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沈月容燕城 > 第10章 早点休息
 
春茗十分纳闷:如果皇帝有一堆政事要处理,怎么会在白天照料皇后、晚上夜宿贵妃的情况下不慌不忙呢?而且刘贵妃最近得了盛宠娇纵得很,如果皇上真的毫不在乎皇后娘娘,想必早就有下人来凤鸣宫找麻烦了。

沈月容却不愿意想这么多,先前挡箭一事就已经能看出自己对燕城的爱慕之心未能冷却,现在既然燕城有意和她彻底划清界限,她也好找机会逃离皇宫这个密不透风的鬼地方。

“皇后娘娘。”从殿外慌里慌张的跑进一个不甚起眼的丫头,“参见皇后娘娘,见过春茗姑姑。”

沈月容看着眼前这个面生的丫头,疑惑地看向春茗。

感受到自家娘娘投来的眼神,春茗小声在沈月容耳边说道:“娘娘平素太过平静,向来不知争些什么。春茗也是担心娘娘,这丫头是奴婢安插在贵妃娘娘那儿的,若是那位有什么风吹草动,娘娘您也好做准备。”

春茗是沈家当时精心挑选的送来的陪嫁丫鬟,自小和沈月容一起长大,遇事向来都是波澜不惊,就连脾气都和沈月容有些相似。只是为了能够让沈月容在后宫可以比较安然地生存下去,春茗现在的性子已经要比从前谨慎许多,她在不影响沈月容的情况下早就做了不少打算,生怕自家娘娘吃半点亏。

沈月容还是很放心春茗办事的,有许多的事情不需要她说,春茗就会替她全都准备好。“丫头说吧,有什么大事吗?”

那个小丫鬟怯生生地回话:“贵妃娘娘,有身孕了!”

“什么?”饶是冷静如春茗,此时也不得不感慨一声世事变化之快。

而对于沈月容来说,晴天霹雳,莫过于此。原先只是做着假设,现在正儿八经听闻这个消息,沈月容几乎支撑不住。

如今想来,这段时间燕城所谓的“真心话”真是讽刺!

这么快就有一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而且还是她最恨的女人!

而她沈月容最终只是陪在他身边的一个不重要的过客而已。

不论他的嘴上说的有多好听,恐怕都改变不了他已经变了的那颗心。

……

刘贵妃其实怀孕不足半月,照理来说是瞧不出来的。只是可能是因为第一胎的缘故,妊娠反应大了些,成天成天的头晕想吐,平素常爱的海鲜鱼虾,现在连味儿都闻不得,稍有一点就忍不住拍拍胸脯顺气。

一开始刘贵妃还没想到怀孕,不过以为自己吃坏了东西就好奇传唤了太医来看看。谁知道太医激动地贺喜她,说是喜脉。

刘贵妃立刻叫人捎了这消息回了刘家,左相巴不得全天下都能得知这个消息。朝堂上下很快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送贺礼的、上赶着巴结的络绎不绝,皇后如今已经小产,刘贵妃现在又正得宠,不少人都想趁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一夜翻身。

这个孩子若是可以顺利的产下,那就是皇长子,自古以来都是长子即位居多。若是这盛宠可以持续,未来怕是可以成为刘家的天下了。

就算不能,那趁现在也可以拉到足够的势力,以便日后助这孩子走上皇位。

左相这么想着,不断搜寻身边的能人异士,隐隐有打压沈家的意思。

得意的刘家一点也没发现往常早该冷嘲热讽的沈家此回一点反应也没有,沉着冷静的仿佛没听说过这些事一样。

……

一如既往的,入夜,燕城还是出现在了刘贵妃的寝宫。

刘贵妃现在已经怀孕,那个奴隶近期也就不必作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只需要晚上守着这女人,让她以为自己时刻都陪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刘贵妃最近诸事顺利,还怀上了孩子,春风得意,但是也还是会对燕城的某个行为感到不满,语气中也带了些恃宠而骄的意味:“皇上,皇后娘娘的身子不是好多了么,皇上又何必日日去凤鸣宫亲自照顾呢?”

没错,在刘贵妃眼里沈月容一直都是一个眼中钉肉中刺。沈月容一日不死,她就没有办法完全放心。总是还会担心燕城有一天会突然又念起了那个女人的好。虽然现在燕城日日留在她这里过夜,可为什么还要每天都去看护沈月容呢?身边的丫鬟和宫人难道还不够使唤吗?

燕城假装听不懂刘贵妃话里的试探,温柔地揽过女人的肩膀,在她耳边吹着气:“爱妃这是吃味了?放心吧,朕心里早就没了那个女人。只是怎么说也是她救了朕一命,若是朕不做做样子怎么能安抚沈家,沈家现在还是有些实力的,朕也不好为了个女人就和沈国公闹崩。说白了要不是那个刺客,朕早就和那个女人划清了界限,要是让朕查出来那是哪个好事者做的,定然叫他人头落地。”

燕城自然知道刘贵妃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自己白天去沈月容那里的行为让她感到了怀疑,只是他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得知,上次的春猎刘家参与了刺杀。所以现在提起这件事,刘贵妃定会转移话题,不再与他纠结太多。

“皇上说的可是春猎时的那个刺客?”

说到这个事情,刘贵妃心里有一些心虚。

“可不是吗,若是没有那天的事情,朕早就可以把沈月容废了,然后立你为后的。你看你现在有了朕的孩子,刘家的家底也雄厚。日后给这孩子立个太子,那你不就高枕无忧了?”燕城说着承诺,眼底的厌恶与恶心呼之欲出。

或许从前的他还把刘贵妃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对她抱有一些愧疚。

她和沈月容不一样,燕城这辈子都不愿意放开沈月容,因为他坚定了沈月容必须得是他的女人,他想要占有她的全部。而对于刘贵妃他从未生出过半点爱情方面的情义,可从上一世的结果来看,倒是他过于放纵了。

刘贵妃虽然没有得到家中准确的消息,但之前燕城心里都是沈月容这个女人,她不由得在心中暗骂家中的那些动手不动脑子的人。

刘家在知道她连皇上的床都没爬到之后,恐怕有不少人都动了篡位的心思。那支暗箭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刘家的手笔。

不过,这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她现在这么受宠,肚子里也有了孩子。这件事情只要她不说,并且叫刘家的人把动手的人灭口,就不会再有人知道。

“皇上别老说这些,臣妾现在怀了身孕,孩子听见这些不好呢。”她娇笑着缠上燕城的胳膊,“今天不如就和臣妾早些休息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