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苏晚晴沈浩霆 > 第21章 事情我已经办好了
 
傍晚,苏昭昭实在是无聊,便拉着玲珑一起去沈府后院的池塘边散步。

“昭姨娘,现在虽然是夏夜,但夜里风凉,奴婢去给您拿一件披风吧。”玲珑见她穿的单薄,担心地说道。

“也好,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苏昭昭点点头,站在池塘边,单手扶着栏杆,等玲珑回来。

她还未想好什么时候和沈浩霆说眼睛已经治好的事情,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要不然沈浩霆绝对会生疑的。

她微微皱眉,盯着眼前的池水,盘算着如何才能把一切办得滴水不漏。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人在她背后用力一推,紧接着她就直接掉进了池塘里。

池水直接涌进她的鼻子和嘴巴,她拼命挣扎却感觉身体越来越重。

“来人啊!救命啊!昭姨娘落水了!”玲珑刚刚把披风拿过来就听到“扑通”一声,她见昭姨娘不见了,又见水里伸出的那只手上戴着的玉镯,便知道落水的人是昭姨娘。

不过她不识水性,只能叫人来救。

不多时,几个下人赶紧跑过来,跳进池塘里,把已经昏迷的苏昭昭救了上来。

下人们都知道她在少爷心中的分量,一刻也不敢耽误就去禀报了。

得知苏昭昭落水昏迷,沈浩霆十分担心,从书房出来就直奔西厢房,走到半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当年苏昭昭救他的时候,水性很好,为何今日掉入池塘却不能自救呢?

他心中满是疑惑,走进西厢房时,一眼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的苏昭昭,竟有些陌生。

李郎中正在给她诊治,见沈浩霆来了,赶紧说明情况:“沈少爷,昭姨娘没有大碍,只是受到了惊吓又呛水,随意暂时昏迷了。”

“嗯,多谢,玲珑,你跟着李郎中去取一些安神的药来。”沈浩霆点头,没什么特别的情绪,站在床边看了很久,才做到床边,盯着她那张苍白的脸,陷入沉思。

如果苏昭昭不识水性的话,那她就绝对不会是当年救他的人,那救他的人是谁?

难不成是苏晚晴吗?

苏昭昭一个丫鬟都不识水性,苏晚晴一个大家闺秀会吗?

他当年仅仅凭着玉佩和事情的细节就相信了苏昭昭,可他忘了苏昭昭是苏晚晴的贴身丫鬟,苏晚晴若是什么都与她说的话……

他一阵心慌,不敢去想万一……

“浩霆,是你吗?”苏昭昭醒了过来,摸到身边有人,便试探性地问道。

“嗯,昭昭,我记得你水性不错,为何会溺水?”他紧紧地盯着她的脸,打算听她有什么解释。

苏昭昭心一沉,她这次明显是被人推入水中的,那人来得悄无声息,难不成不就是为了在沈浩霆面前戳穿她不识水性的事实?

更让她心慌的是,沈浩霆和她说的第一句竟然不是担心她的话,而是询问水性之事。

看来沈浩霆已经怀疑了。

苏昭昭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得自然一点,在心中再三斟酌用词之后,才缓缓开口道:“浩霆,我刚刚被人推入水中之后,着实被吓了一跳了,然后腿就抽筋了,我当时真的是慌得不得了,也不知道是谁要害我。”

她紧紧地抱住沈浩霆,表现出害怕的样子。

当年救人的事情除了她之外,就只有沈浩霆和苏晚晴知道,苏晚晴已经死了,难不成是沈浩霆派人来试探她的?

沈浩霆见她不像是说谎,但心中的疑虑还是没有打消,若真是有问题,那之后的所有事情可能都……他不能打草惊蛇,真相究竟如何,他需要时间去调查。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害你的人,这几日你就好好待在房中休息,我怕还会有人对你不利。”他扯扯嘴角,安慰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忽然有点看不清楚怀中的女人了。

苏昭昭稍微松了一口气,将头埋在他胸前,面色严肃,她不知道沈浩霆到底有没有相信她,明明这世上知道她秘密的人除了李郎中和她自己之外,该死的都死了,到底会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故意害她。

难不成真的有冤魂索命吗?

“昭昭,我还有事要忙,你就好好休息,这几日我会安排李郎中住在府中,好好照顾你。”沈浩霆松开手,扶她躺下,贴心地帮她盖好被子,临走之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让她安心休息。

苏昭昭乖巧地点头,“你也注意休息。”她表现得十分懂事,乖乖地闭上眼睛,直到他走远之后,她才睁开眼睛,吩咐玲珑把李郎中叫进来。

李郎中端着药走进来,回想起刚刚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关好门之后就赶紧来到床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她浑身上下,确定没有其他外伤之后,这才放心地坐在床边喂她喝药。

“怎么回事?”李郎中知道她不识水性,而且沈府里的所有人都不敢怠慢她,更何况是把她推到水里呢?

苏昭昭只觉得药味苦涩,皱紧眉头把嘴里的苦药汁喝下去,缓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和玲珑去池塘边散步,走了一会儿之后,玲珑说夜里风凉,然后就回去给我拿披风,我一个人站在栏杆旁边,我并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感觉后背被人狠狠地推了一下,我都来不及反应就掉进水里了。若不是玲珑回来得及时,我可能就溺水而死了。”

她简单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又仔仔细细地回忆了所有的细节,确定她没有发现是谁推的。

李郎中皱眉,“这就奇怪了,到底是谁干的?难不成是沈浩霆吗?”

“不是,刚刚我也在怀疑,但仔细一想,应该不是他。唯一可能对我下手的人已经死了,我想不到还会有谁。”她摇头说道,这种敌人在暗她在明的感觉很不好,她必须要尽快查出来,否则以后会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

李郎中也毫无头绪,苏晚晴已经死了,至于鬼神之说,他根本就不相信。

“你说,如果苏晚晴没有死呢?”苏昭昭说出她认为最坏的结论,没有亲眼见到她的尸体,她总是觉得不踏实,如果苏婉卿活着,那这一切似乎就说得通了。

李郎中脸色一变,立刻紧张起来,苏晚晴知道所有的事情,如果她活着的话,对于他们可是最大的威胁。

“我明晚去看看,那条河下游多是浅滩,若是没死的话,在那里一定会留下痕迹的。”李郎中面色凝重,低声说道。

苏昭昭点头,她祈祷明晚李郎中可以发现苏晚晴的尸体,只要苏晚晴死了,那她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炖点儿补药。”李郎中握了握她的手,端着药碗,起身走出去。

翌日正午。

苏晚晴这一觉睡得很好,没有噩梦,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都很舒服,看来那个叫漠北的姑娘医术很厉害,她不过是喝了三次药,就感觉好得差不多了。

尤其是嗓子,她现在已经可以小声说话了,只是声音沙哑,实在是不悦耳。

但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一眼就看到放在床边的白色衣服。

她换好衣服之后,尝试着站起来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精神尚可,力气也恢复了一些,便推开门打算去院子里逛逛。

“醒了?我求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漠北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身边,告知她事情已经做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