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重生后,贵妃她人美路子野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戏多了喂
 
  胤禛回府的时候看着一脸笑意盈盈的年素心,眼见她这般明亮的笑容,哪能不知她是为何?
他若知道这么做能让年素心这般高兴,他早就做了,从局势上看,隆科多死了比活着对他的好处更大,毕竟他和年家这两年的筹谋,纵使不能让人取代隆科多在康熙面前的地位,却能在京中驻军起到一定的作用。
没有宠爱,没有帮手,没有母家,这些从前看来都是缺陷的问题在时间的促使下,一样一样的得到了解决,而当初那个渴求温暖的男孩,如今已然成长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未来也可能是个杀伐果断的帝王。
“就这么高兴?”胤禛上前两步,高大的身子瞬间来到年素心面前。
年素心被一大片阴影直接笼罩在内,抬头的瞬间对上胤禛带着笑意的眼眸,她抬起精致的下巴,呲着牙得意地道:“高兴,当然高兴,毕竟没有什么比踢开踩在自己头上的脚更让人高兴了。”
都把她当垫脚石,那她凭什么要顺着他们的意!
说白了,佟家那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
胤禛清楚的看到年素心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嫌弃,似乎每每提及佟家时,她都是这副表情,虽然她每次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是胤禛却看的清清楚楚。
这丫头自己都没有弄清她的愤怒到底是针对她自己被欺负还是源自于他被人苛待,那模样竟是生怕他会受到伤害一般。
胤禛顿时心中一软,抬手的瞬间就将人揽进了怀中:“你这是觉得为自己出气了呢,还是觉得为爷出气了呢!”
“为爷出气也好,为我自己出气也罢,反正只要能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吃亏,对我而言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是吗,可爷觉得能为你出气让爷觉得更高兴。”
“啊?”年素心一脸懵逼,总觉得这事没有分不分你我都没关系。
胤禛扬眉,薄唇微抿,语调却带着一丝认真:“比起爷受的那些委屈,你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若没有爷,你可以平平安安的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而不是一踏进这京城就蒙受旁人的算计和陷害。”
年素心眨眨眼,她当然记得自己受过的那些委屈,只是她并不认为没有胤禛,她就能真的平平安安,毕竟作为秀女,她根本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她的家人也不行。
“爷何出此言?难道为了所谓的平平安安,年家就该偏安一隅,不思进取……”
“可若不是因为爷,佟贵妃不会对你出手,乌拉那拉氏不会算计于你,钮钴禄氏也不会陷害你,佟家也不会……”
年素心:“……”
“总之,这都是爷欠你的,若不是因为爷,你该被人捧在手心里,而不是一次次的受伤害。”
年素心听着胤禛这般感性的言论,脸上的表情顿时黑了几分,就连内心的感动也瞬间消散了,她总觉得胤禛可能也许似乎是对她的行为有所误解。
年素心忍不住磨了磨后牙槽道:“爷是不是误会了,我确实是因为爷受了算计刁难和陷害,但有些事就算不是爷,涉及宠爱地位,我依旧会遭受这些,所以爷不必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潜意思就是,少胡思乱想一点,戏多了喂?
胤禛不为所动,只当年素心在宽慰他,语气真挚地道:“爷现在或许做不了什么,但以后爷一定会补偿你的。”
年素心听着胤禛的话,眼睛睁得大大的,略有些不可思议,但也没有再推脱。
有人对她好还不成,她要是什么都往外推才是脑子进水,再说了,上一世她不懂推拉之意,该表现的时候没表现,谁推辞的时候没推辞,以至于让胤禛心中有了疙瘩,从而得了个表面光,这一世她活学活用,事事观察,努力思索,自然不可能再重蹈覆辙。
既然胤禛想要补偿她,她接着便是。
胤禛见年素心一脸温顺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服了她,顿时觉得安心不少。
他可不能让一心为他着想的年素心只付出没回报。
“不过还是有点儿可惜,这事闹得虽大,隆科多却伤得不重。”
年素心听了胤禛的话,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要知道上一世的隆科多可是胤禛顺利继位的杀手锏,这一世纵使胤禛早有准备,可谁能保证没了隆科多就一定能成功,所以隆科多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全身而退,那只能说明上天都不想让他死,否则怎么别人说死就死,他隆科多怎么折腾都不死呢!
“能出气就行,真要把隆科多给杀了,爷的计划想要完成怕是就难了。我瞧着皇上对隆科多可是相当看重,若无意外,他或许会成为下一任的顾命大臣。”
胤禛嘴角一挑,看向年素心的目光带着一丝赞赏:“这一点爷也想到了,只是有些事世事多变,一如隆科多自己,总像墙头草一般唯利是图,那爷就不担心在最后一刻他不倒向爷。”
说白了,胤禛看透了隆科多,不再把他放在眼里,甚至早早地就想好的对付他的法子。
佟家再大,没了康熙也不过一个二流家族,他们若是团结一致,多培养些有才识的子弟,也不至于到了如今,号称‘佟半朝’的佟家只剩一个隆科多被康熙硬拉着才能发声。
年素心眼角一抽,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给年家多制定些规矩,千万不能再像上一世那般在最顶盛的时候跌落,也不能再像佟家这般恃宠而骄,仅仅几十年就沦落到连个名号都不保的地步。
“爷心中有数便成,妾身不过一介女子,生意上的事我可以出些小主意帮着爷解决问题,可这朝堂上的政事却一点儿都不懂。”
“这样就足够了。”胤禛看着面色有些黯然的年素心,反而觉得心安。
当初的乌拉那拉氏能得他信任,是因为他们少年夫妻,携手前行,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团结一致,少有冲突,之后他之所以对乌拉那拉氏不再信任,不仅仅是因为乌拉那拉氏对他的子嗣动手,还因为她心大,想着手朝政,这恰恰都踩了胤禛的底线,至于乌拉那拉氏对付年素心的事,那只能说是一个引子,一个引爆所有不满的前提,而非胤禛的偏颇。
而年素心做事向来分寸,纵使她没有后院的女人来得温顺,却让胤禛有了一个可以放松的地方,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性子冷硬如胤禛,他渴望亲情,渴望温柔,却并非缺爱,他有着作为皇子阿哥的高傲,宁缺毋滥才是他的本质,所以年素心从来不会同情他,也不会可怜他,她只会引导他,让他发现真相,自行做主。
而正是因为所有一切都是胤禛自己做的决定,他才更能接受年素心对他的关怀和维护,而非像之前那样,按部就班地生活,对于后院的女人,有偏爱却无真爱,只看谁能让他放松。
年素心显然不是那种事事都追根究底的人,当话题进行到适当的时候,她便主动转了话题,拉着胤禛一起庆祝,至于明天朝堂上会是怎样的盛况,她其实一点儿都不关心。
她受伤害无人管,现在旁人受了伤害,又干她什么事。
还有胤禛,说的难听点,这可是朝堂上的老油条,若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他有何颜同在朝堂上立足。
隔天一早,胤禛看着吵成一团的朝臣,再看坐在上首眉头紧皱的康熙,一脸的面无表情。
所有的计划都按他的要求完成了,今儿个又正好是大朝会,就算朝臣不提,康熙也不可能让这打脸的事情有就此揭过,不然他作为帝王的威信何在!
朝堂上一向都是火花四溅的胤祉等人,此时也难得的安静,唯有得了康熙暗示以及那些涉及利益的朝臣上窜下跳,唯恐事情闹不大,你一言我一句的,瞬间就把不少人给扯了进去。
事实上包衣世家虽是奴才,却也不都是奴才,不然这些人为何冒大不韪行事,还不是想为家中的子弟铺路。
“够了!”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面,康熙最终还是忍不住发怒了。
站在下首的朝臣贵戚顿时缩着脖子,收了声,个个垂首敛目的,哪看的出刚才有多活跃。
“老四,你来说。”康熙扫了众人一眼,最终把目光停在胤禛身上。
胤禛被点名,表情微微一怔,随后出列,低声回道:“依儿臣所见,敢在天子脚下生事,理当严查,且佟大人依命办事,代表的就是皇阿玛的颜面,那些人胆大包天,依儿臣所见,理应追查到底,严惩不贷。”
“说的不错,敢在天子脚下动手,若不严办,日后岂不是谁还把朕放在眼里。”康熙看了掷地有声的胤禛一眼,只觉得胤禛实诚,他可以不把年素心遇刺的事放在心上,但胤禛不可以无视他的需求。
朝臣贵戚看着合了圣意的胤禛,心中纷纷感慨胤禛会做人,于是个个都附和起康熙的话来,就好似之前反对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胤禛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异常虚伪,他还记得年素心遇刺时,他也说过这番话,可是那些人只想坑隆科多一把,并非想要帮他,现在倒好,一个个倒是鼓吹起所谓的正义公平来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高呼,随后就见绑得满满都是布条的隆科多从外面踉跄地跑了进来,然后跪倒在殿中,哑着嗓着一声高呼:“皇上,还请给奴才做主啊!”
众人看到这场面,均是面色抽搐的表情,若是可以,也想说一句:戏多了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