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三万买房,小镇养老 > 480.第473章 爱的泥爪印
 
第473章 爱的泥爪印

后座一直盯着WB的文熙和杜云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穆景生发的内容,对视一眼后,杜云凯又侧身和文熙头挨头去看副驾的柳望雪,见她仍是低头戳着手机键盘打字,应该仍是在回复信息,俩人就没多言。

许青松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他俩的动作,担心网上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好的言论了,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文熙答。

许青松显然不信。

杜云凯说:“小事,你专心开车。”

许青松就没再继续问。

他们仨的对话柳望雪自然听到了,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回复完大家的关心,退出聊天界面就点进了WB。

说实话,她在看到穆景生发的内容后,心里真的毫无波澜,给许青松转述:“是穆景生,他转发了咱俩秀恩爱的那条WB,说对不起,应该是在跟我道歉。”

穆景生,一听到这个名字,许青松心里就很生气,但更多的是对柳望雪的心疼。

许青松其实很早就喜欢柳望雪了,比他告诉柳望雪的还要再早一点。

刚开始他只是有一些示好的举动,没有半分逾越,是因为他还没有彻底明确自己的心意,他一直都是一个对待感情十分郑重的人。同时也看得出柳望雪对他一点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纯粹把他当成一个还不错的邻居在相处。

后面他自己的心意明朗之后,也没有急切地去跟柳望雪表白,是因为他知道她和穆景生的那段感情,他觉得这段感情一定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担心她的乐观和开朗只是表象实则内心还没走出来。

直到他觉察出柳望雪对他也生出了好感,才一步一步循序渐进有了后面的计划。

俩人之前聊过关于穆景生的事,许青松也看得出柳望雪是真的放下了不在意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生气,又心疼又生气。他想,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总有人不懂珍惜呢?他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许青松听到柳望雪的转述,飞快地转头看他一眼,打着方向盘在十字路口右拐,语气辩不出喜怒:“做了错事本来就应该道歉。”只是这道歉来得未免也太晚了些,而且就轻飘飘的一句“对不起”,他以为就能弥补过去的那些伤害了吗?

柳望雪拿着手机,歪头看他。

许青松再次飞快地转头,视线一跟她对上,就看到她用口型在问:“生气啦?”

许青松重新直视前方,摇摇头。

柳望雪心里打定主意,回家再聊。

前座的眼神交流后座又看不到,文熙见柳望雪主动转述了,许青松也表了态,就知道他俩肯定聊过这件事了,而且肯定已经聊开了,那这就不是禁忌话题。

文熙讽刺道:“网上这群神经病,好多人居然跑到你俩的那条WB下喊你俩回应的,还有人让絮絮重新注册账号!还好你退网注销账号了,不然这种情况怎么办,不回应就被骂,要是回应该怎么回,难道要说一句‘我原谅你了’冰释前嫌皆大欢喜?这群人是不是真的脑子有坑?”

柳望雪担心她是不是又打算亲自上阵去对骂:“熙熙你冷静啊,别理这群人听见没,嘴长他们身上随便他们怎么说去吧,我们就当看不见,无关痛痒。”

文熙还真打算挑几个脑残评论回复几句,闻言只好按住蠢蠢欲动想要打字的手:“可他们说的真的很难听啊。”

“不过就是一群生活不如意的人到处找地方发泄自己的不满罢了,又没有给咱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搭理他们做什么。”柳望雪也去许青松的WB下看了,真如文熙说的那样,这种人还挺不少的。

柳望雪接着说:“这些人喊我回应,也不过是扯一面大旗来满足自己的窥私欲。”

她想,她凭什么要回应呢,她们家许先生又凭什么要回应呢?他们发一个官宣就足够说明一切了。而回应恰是另一种形式的自证,越自证,那些人就越得意。说白了,穆景生道不道歉是他自己的选择,与她和许青松都没有关系。

“没错!就别搭理他!”文熙无比赞同,“对这种人就应该这样,要连个眼神都欠奉。以后咱们就过咱们的幸福日子,离这些垃圾远远的。”

柳望雪放下手机,整个人靠在座椅里,转头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眉眼带着笑意,内心一片坦然:“都过去了,彻底过去了。”

一群人在许青松和穆景生的WB下吵吵嚷嚷,尤其是谈心的粉丝,他们质问穆景生在谈心的事情被爆出来后他为什么连个表示都没有,这时候却为柳望雪出面了。

穆景生发完这条WB后也和凌翎一样,就跟断网了似的,任凭或看热闹或真情实感的这些人揣测和解读,一概不理。

大众见当事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也逐渐都消声了。

而后,筠溪娱乐的官微又发了公告,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说证据都已经搜集完毕,不日将提起诉讼,让那些带头造谣、污蔑以及诽谤的营销号和个人账号都等着接收法院的传票。

大家过去一看,这条公告的@名单里还有那个叫阿薰的主播。

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落井下石,石榴视频平台上那些和阿薰交恶的、看不惯她的、或是曾经被她欺负过的主播纷纷下场爆她的料。

什么造谣同事,打压小主播等这些都是常态,还有人爆出她和直播间里打赏榜前几的大哥私下都有交往,并且把“捞女”的标签贴回她身上。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她曾经还诱导未成年打赏,但据说她和平台管理层的某个人有密切往来,半年前这事儿也被爆出来过,只不过刚出了个苗头就被按下去了。

还有当初和阿薰以及柳望雪都比较熟的人,发WB原原本本地说明了俩人之间的关系,从始至终都是阿薰扒着柳望雪,得了她的帮助却转脸就跟别人说她的坏话,语气酸得不行,明显就是嫉妒。

其实,柳望雪上辈子遭遇的那场网暴,始作俑者就是这个阿薰。

穆景生跟柳望雪在一起时没有透露自己真正的身份,只说是朋友的朋友带他到年会上玩一玩,再加上他说自己在穆氏集团工作,是市场部的一名小职员,柳望雪便以为他就是位普通的富家公子哥,随便找了份工作打发时间。

但阿薰知道,穆景生不是。

年会那天,穆景生过来跟柳望雪打过招呼后就又被人叫走了,接着又有几个主播过来跟柳望雪搭话。阿薰原本就有她自己的计划,好不容易来年会,自然得抓住机会向上社交,于是就端着酒杯默默离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薰喝得有点头晕,去完卫生间后就顺便在阳台边的卡座里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就听到有脚步声伴随着交谈靠近。她听出了声音主人一个是石榴视频的总裁,另一个就是穆景生。她正想站起来打招呼,二人却停在了不远处,靠在栏杆边聊天。

聊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就是一些情感话题,总裁还问穆景生是不是已经把那个叫柳望雪的主播拿下了。

等人聊完走了,阿薰才站起来,看着二人的背影。他们刚刚聊天的语气明显特别熟稔,绝非一般的朋友。阿薰猜穆景生和总裁至少是同一阶层的人,她心里便有了计较。只不过她努力白费,这些人看都不看她一眼。

在上辈子的时间线里,柳望雪和穆景生是在一家餐厅见面的,她出门后把支票撕得粉碎,连同那张孕检单子一起揉吧揉吧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张孕检单子就是被同在餐厅悄悄跟出来的阿薰捡去了,她花钱找狗仔爆的料。

穆景生当时已经在准备和凌翎订婚的事,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喜欢柳望雪,说那些话就是为了让柳望雪别缠着他。

穆景生十分清楚柳望雪的性格,也知道她很喜欢孩子,对三口之家很是向往,认为她一定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所以钱就是给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钱给了,穆景生觉得自己仁至义尽,对柳望雪就没再关注。等他发现网上的事态时,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柳望雪的父亲意外去世,她也意外流产。

一个主播未婚先孕,在当下这个社会并不会引来多大的舆论关注,但背后有推手可就不一样了。

秦芝桦为了讨好凌翎,禾颜为了讨好秦芝桦,凌家尤其是凌翎的父亲不愿意看到女婿在婚前就搞出一个私生子,穆家穆景生的父母也觉得愧对凌家……

这不约而同的几方共同推动,事态很快就变得不可控了。当时的柳望雪就算知道了这背后的缘由也无济于事,她根本无力招架。

热点终有消散的时候,但造成的伤害却永远无法抹除。穆景生觉得他能做的也就是从阿薰开始清算,当然也仅限于阿薰、秦芝桦、禾颜这些人。

这辈子柳望雪和穆景生在咖啡店分手的视频被传到网上是路人为之,但热搜的推手却依然是阿薰。

而穆景生由于对柳望雪的表现过于震惊,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促使着他仍然关注着柳望雪,这才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他甚至还派人跟着柳望雪,得知她去医院做了手术之后,还失手打翻了水杯。

这些事情柳望雪永远都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都无关紧要了。

所有的一切,都彻底过去了,她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

阿薰这边有杜云襄出手,隔天一个狗仔大V把她被六石娱乐收买的事爆了出去,这下都不用买水军带节奏,她的WB就沦陷了,之后被石榴视频节约且联合其他平台封杀、上法庭这些暂且不提,总之她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

同样不好过的还有秦芝桦,两天后禾颜从国外度假回来才知道元旦节网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她了解完详情后也是气愤不已。不过这种气愤并不是为了什么正义之类的,而是为了她自己。

禾颜恨恨地跟助理吐槽:“原来她秦芝桦跟凌翎并不是关系那么好的朋友!你说,她当初跟凌翎打电话是不是故意让我听到的,这个心机婊,她肯定知道月出那部剧是文熙赞助的所以猜测文熙会带柳望雪去剧组,打电话让我听到就是为了让我给她当枪使,好在遇到柳望雪的时候攻击她!你说她怎么这么恶毒?!”

禾颜越想就越觉得是这样,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她,我就不会对柳望雪恶语相向,我要是不对柳望雪恶语相向就不会被杜云凯听到,那么杜云凯就不会跟我分手!”过去那么久了,她还在对被杜云凯分手的事耿耿于怀,这么帅气多金又宠她的人,让她以后哪里去找啊!

助理小覃听了之后丝毫没觉得禾颜的言论有什么问题,她本身就是禾颜的脑残粉,此刻与禾颜同仇敌忾,不仅大骂秦芝桦还为禾颜惋惜:“姐,咱们这下可是得罪了柳编剧了,这可怎么办啊?”

《大昭二十一案》小覃也玩过,她觉得里面的珂儿公主简直就是为禾颜量身定制的角色,她玩的时候都是直接代入禾颜的。这下听闻游戏要改编成电视剧,她第一反应就是激动,禾颜可以去演了啊!

而后就是沮丧:“姐,你说,柳编剧是不是那种很记仇的人啊?”

禾颜想,再记仇也不能记到她头上吧,事情的起因是秦芝桦,结局是六石,虽然她也是六石的艺人,但是同事和公司做的事与她何干呢?

小覃不知禾颜心中所想,把手机给她看,出主意道:“姐,你看,咱们之前安插在秦芝桦粉丝群里的人截的图,柳编剧被网暴这事儿,就是秦芝桦的大粉带头搞出来的!要不,咱们找人给她爆出去?”

禾颜觉得这事可行,一是为她自己出气,二是还原这个事件的真相,等以后有机会和柳望雪见面再提一提,也是卖个好。

说干就干,俩人背着经纪人联系到一个营销号,把这些截图全发过去了。

这件事一出来,秦芝桦身上已经消退的热度再次升起,连热搜都不需要花钱买了,被网友生生刷了上去,引爆了舆论。

年中尤宇霆的粉丝事件还历历在目,秦芝桦的粉丝又搞了这么一出,大众的愤怒可想而知。后面又有穆景生和凌家的打压,秦芝桦的事业一落千丈,再往后她和六石解约换了家经纪公司,只不过凭她再怎么努力,也是难回巅峰了。

谈心那边也接到了警告,安定给她的经纪人于峰打的电话,语气一改往日的随和,严肃异常:“转述杜总的原话,新人培训课程里学的谈心是不是都忘了,咱们筠溪的艺人可以不怕事,但是不能惹事。再一再二不再三,如果还有下一次,你问问她,是不是事业不想要了。”

这正是于峰这些天非常担心的,上面果然还是知道了。他立即去找谈心,先是苦口婆心地劝了一番,而后威胁加警告,让她专心拍戏好好工作,以后千万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

说到正在拍的这部双女主剧,粉丝事件爆出来后,剧组受舆论的影响不敢再用秦芝桦,资方也是这个态度,她就被剧组解约了。解约之后剧组的损失暂且不提,光找演员就又费了很多时间和功夫,差点停工。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时间回到现在,柳望雪他们车开到半路,阴沉沉的天终于落了雪。雪也不大,又夹着雨,二者落地便融为了一体。

路滑,许青松不敢开太快,到小院儿的时候,天已经蒙蒙黑了,不过好在陶家村这边的雪已经停了,也没有下雨。

三小只知道下午柳望雪要回来,吃了午饭之后就开始蹲在院门口等了。

聒聒怕冷,就蹲在碰碰的肚皮底下,既挡风又保暖,可舒服啦。小瓷也紧紧地贴着碰碰,三只齐齐望着村口的那条路。

小可爱们翘首以盼,等啊等,等到天上又飘起了雪花,还是不见许青松的车子开回来。顾雪兰和柳南山轮番过来叫它们进屋,它们也不动。于是顾雪兰就把碰碰的狗窝搬了出来,让它们三躺着等。

三只挤挤挨挨趴在一起,顾雪兰又把碰碰的小毯子给它们盖上,她继续在客厅绣她的十字绣,时不时还站在门口看一眼小家伙们。

等到雪停了,三只都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天都快黑了,还是不见许青松的车子。

碰碰情绪低落:“呜。”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瓷伸个懒腰:“喵~”肯定是玩疯了。

聒聒给自己整理羽毛:“啾!”不会不回来了吧?

下一秒,碰碰就看到许青松的车子出现在路口拐角处,朝小院儿开过来。它一个支棱就站了起来,“汪”了一声撒开腿就跑着去迎接,尾巴都快摇出了残影。

碰碰兴奋的动作过大,它一跑开把小毯子都掀翻落在了地上,聒聒的天然保暖设施加人造保暖手段一瞬间就都不见了,冷风一吹来,小鹦鹉一个哆嗦,立即蹿到小瓷的怀里。

小瓷嫌弃地低头看了它一眼,没赶它,爪爪还往前伸了伸,既是挡风,也是给它留空间。

碰碰迎上车子,又跟着车跑回来。待车开到院门口,柳望雪下车把许青松的院门打开,碰碰便一下子就扑到她怀里,在柳望雪的大衣前襟留下了爱的泥爪印。

柳望雪其实已经做好准备了,还是被它扑得后退两步,半抱半拖着它靠边站,给车留出开进来的空间。

碰碰跟柳望雪腻歪够了,转头看到许青松开门下车,立即放开她,一弹一跳就又扑向了许青松,把他扑得往后靠在了车门上,也在他的大衣前襟上留下了稍浅一些的泥爪印。

许青松抱着它,使劲儿揉了揉狗头。

碰碰放开柳望雪后,小瓷和聒聒也过来了。柳望雪把小瓷抱起来,胖冬瓜前爪在她胸前踩踩,黏黏糊糊地冲她叫,柳望雪抱着它好一顿揉揉和亲亲。聒聒直接飞到她颈边,既是取暖也是蹭蹭,柳望雪歪歪头和它贴贴,一点儿都不厚此薄彼。

杜云凯下车的时候看到这副情景,伸手去摸碰碰的头,笑着说:“你们家的这三只可真够粘人的。”

文熙走到柳望雪身边,一手摸摸小瓷,一手挠挠聒聒的下巴:“好几天没见了嘛,肯定想得慌啊。”

小瓷舒服地眯了眯眼。

许青松和柳望雪跟三只小可爱在一起腻歪着,杜云凯和文熙就打开后备箱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陶华宇买的那些暂时放着没动,等吃过晚饭许青松再送过去。

顾雪兰一直注意着三只,碰碰叫的那声她一听就知道应该是柳望雪他们回来了,跟着出来看,还真是。等车子停好,过来叫他们:“走走走,赶紧,都去喝碗甜汤,暖一暖歇一歇。”

“好。”

四人带着三只跟着她过去,先把东西放客厅。

柳望雪问:“妈,我爸呢?”路过厨房时她往里看了一眼,不在,现在客厅里也没人。

顾雪兰指指二层小楼:“打扫卫生呢,你们先去厨房,我去喊他。”

四人把东西都放在客厅门口的立柜边,一起去到厨房洗了手。

许青松伸手去掀开电砂锅的盖子,香甜的热气顿时散了出来,他把插头拔掉时,柳望雪也从下面的碗柜里拿出了六只小碗和勺子。俩人一个端着锅一个拿着餐具,去餐桌那边。

杜云凯和文熙已经入座等着喝了。

许青松一碗一碗地盛好,柳南山和顾雪兰也过来了,大家坐一起,端着碗喝着小吊梨汤聊着天。

是用雪梨煮的,搭配红枣、枸杞、银耳和话梅,用冰糖提味,清甜顺口,润肺降火,很适合秋冬季节饮用。

小瓷又和往常一样一直窝在柳望雪怀里,好奇地看着她的碗,还伸着脑袋,小鼻子一耸一耸地闻了闻。柳望雪担心它趁自己不备伸爪,就一只手禁锢着它的爪爪,一只手拿勺子舀碗里的东西吃。碰碰安安静静地趴在她脚边,聒聒站在许青松的肩头,也是好奇地盯着他勺子的动线。

柳南山说着房子的事:“本来要节后过两天才能弄完的,老林这人实在,带着他手下那帮兄弟,紧赶慢赶在节前把最后的都弄完了,都想安安生生过个节,节后他们也好接新的活。”

许青松问:“是不是卫生还没打扫完?还剩多少,一会儿我帮着您弄。”

柳南山摆摆手:“不用,你们玩儿这几天也累,好好休息吧。要么我说老林这人实在呢,昨天下午全部完工,他带着人顺手清理了一部分,我今天就擦擦门窗,把剩下的清理清理,现在还剩两个房间的地没拖。没多少了,一会儿吃过晚饭我自己就干了。”

顾雪兰又问了他们在度假村玩得怎么样,四人说了不少趣事,厨房里满是欢乐的笑声。

顾雪兰对柳望雪说:“正好,等春节你小姨和你舅舅过来,我和你爸就陪他们也去玩玩。”

“行啊,”柳望雪问,“他们说哪天来了吗,感觉那边游客还挺多的,早点确定,我早点订酒店,怕到时候临近了没有房间。”

顾雪兰说:“那我晚上再问问。”

一碗喝完后,柳南山又给大家每人添了一勺,把砂锅里的都分完,说:“华宇原先安排的4号把家具送来,我想着到时候房子都弄好了,5号6号不正好双休日嘛,你们看看哪天有时间,就都过来,大家一块儿吃个饭,热闹热闹。对了,小鱼他爸也说要过来看看的,刚好凑一起。”

许青松和杜云凯肯定都行啊,反正一直在这边,但文熙就不行了,她一脸遗憾说:“叔,我可能来不了,我明天就回海市了。”

柳南山有些惊讶:“怎么就回去了呢?你不是刚从Y国回来吗?忙了那么久,不多休息几天?”

文熙既有“春涧”的工作,还要忙“隐喻”那边,现在又答应了杜云凯的合作请求,回去还得跟杜云襄签合约,真的是一大堆事儿啊,肯定没办法在这边多待。

柳望雪当然知道,朝她眨眨眼,跟柳南山解释:“熙熙现在工作室往上跨了一个台阶,很忙的。”

顾雪兰表示理解:“你们年轻人还是事业更重要。”又问:“得忙到什么时候啊?春节总要回来过的吧?”

文熙点头:“春节肯定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