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三十八章 落难水帘洞
 
  说曹操,曹操到,不知何时秦侩已然回转,站在算不准不远处疑惑不已。

  这师傅怎么又和小仙女搞在一起了,难道自己这么没有女人缘,事情总发生在自己不在的时候。

  他不解归不解,还是拍拍算不准肩膀道:“师傅,仙子何时来此,也不通知徒儿,也好让徒儿有点准备不是。”

  算不准那颗颤抖的心差点奔溃,一个公孙离还不够,这被拍了肩膀猛然回头看到秦侩那副鬼样更是吓的不轻。

  “你·····你是谁?”

  在算不准眼中哪有自己徒弟模样,完全不成人样,一般黑一半白,满头焦法,衣服破烂,隐隐有烤肉的问道。

  “别……别过来。”

  算不准已经认怂,一个公孙离再加一个真是难缠,而回头看公孙离时,她已经不是一个人。

  这是要他老命啊!

  “各位大仙,哪来回哪去,明日我多买些纸钱烧给各位可好!”

  秦侩一脸迷茫,摸摸疼痛的半边脸,难道自己模样这么惨!

  而公孙离和那公孙红却是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开始治疗,上药。

  秦侩道:“师父,我是秦侩,唉!还没死呢,不用烧纸给我。”

  算不准可是知道鬼话不能听,哪能上当道:“你就站那!别过来。”

  见那死鬼又想靠近自己,算不准赶紧阻止,眼睛警惕这三人。

  “师父,我真是秦侩,我还没死呢,刚刚大战一场受了点伤。”

  秦侩知道师傅误会赶忙解释,自己心中悲苦,刚刚一场大战差点丢了性命,还好逃出一劫,可惜这伤不轻,没想到回来师父把自己当了鬼。

  上哪说理去。

  “你真是我徒儿!”算不准再问。

  “真是,师父。”秦侩赶紧点头,算不准也点头。

  公孙离顾着疗伤,见秦侩回来,公孙红受伤也重,没再戏弄算不准。不过,她不时用阴森的眼神看过来,吓得算不准一惊一颤。

  “主人!”

  戚微微一声呼喊算是救了算不准老命,他一个激灵晃过神,大喜,知道戚微微回来,“嗖”地一声跑到戚微微身后。

  “微儿,这几只鬼来着不善,还夺了爷爷宝贝,赶紧拿了。”

  算不准抓得戚微微胳膊有点疼,不过她一句没说,掏出法宝长鞭,头发飞舞,那眼睛瞬间血红。

  她法力化为黑色火焰,慢慢向公孙离二人飘去,那魔性让算不准这主人都有点畏惧。

  “戚微微,我是秦侩,师父以为我死了,我不是鬼。”秦侩受了重伤根本不是戚微微对手,再加上戚微微自从那日化魔又炼了神秘兽皮越发厉害,他可不想真的变鬼。

  戚微微血红的眼睛望向算不准,只要算不准说秦侩是鬼,不是鬼也是鬼。

  算不准看着她血红眼睛想到那种兽皮上人像那双魔眼,心中立刻平静。

  他指向公孙离:“她抢了爷爷宝贝,先抢回来,这小子等会处理。”

  戚微微那气势给了算不准信心,这魔女越厉害他越高兴,管你是人是魔,能听我的就行。

  唰,鞭子空中向公孙离飞舞而去。

  公孙离重伤未愈还在疗伤,手指掐诀剑光起挡了长鞭一击道:“好郎君!快快住手,宝贝还你便是。”

  说完,公孙离真把混元乾坤袋扔了回来,算不准一把接住,戚微微可没有住手,魔威更胜,像是受到挑衅,法力全开,空中隐隐有一个人像显现。

  那虚影和那神秘图想有三分相似。

  见戚微微还要动手,那黑色火焰让公孙离后背更加剧痛。再下去恐怕真的变女鬼了,公孙离赶紧道:“郎君且住,奴家还没死呢,你再不让她住手,真要应了你那墓碑之言了。”

  “微儿且慢,待我问问她到底是人是鬼。”算不准站了优势,恢复本性,宝贝又在自己手里,安心很多,人家认怂了,听听她说什么也不妨事。

  “没了呼吸,下了葬还能活?”

  算不准疑惑问道,戚微微直接道:“主人那两女不是鬼,是筑基期高手,趁她们伤未愈还是赶紧打杀了好,等会恢复些许法力,很不好对付。”

  “我C!”

  算不准感到无语,还真没死,他省略了戚微微后面几句,又问道:“那这个呢!”

  他指的是秦侩,戚微微感觉这主人今天怎么问的问题很傻,没有一丝鬼气怎么可能是鬼。

  “那不是主人你徒儿吗!”

  算不准立刻瞪大了眼睛,这戚微微可真听自己的,要是刚刚说干,估计宝贝徒弟和未来二房都要成尸体了。

  他很不解问道:“你怎么不早说!”

  戚微微眼睛恢复黑亮道:“主人,没有问奴奴啊!”

  她更是无辜,说打的是你,说不打的也是你,说是鬼的还是你,自己好像一句话没说啊!

  怎会怪自己。

  戚微微不知道这个主人到底想怎样,只好收了法力,站在一般等待。

  算不准揣起宝贝,拢拢衣袖赔笑道:“刚刚冒犯仙子,算不准这里赔罪了。”

  公孙离在赵雄来时闭了六识,封印了自我,前面发生的事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算不准错有错着也是救了她二人。

  不过公孙离总是想戏弄算不准,收了功道:“郎君倒是狠心,离儿这后背伤成这样,衣服也破到没法穿,就这样下了葬,难道离儿没过门,算家就如此轻薄?”

  公孙红还在原地盘膝疗伤,公孙离起身向算不准走去,那白皙的后背,鲜红的血肉在蠕动,撕裂的衣衫看得一清二楚。

  她这句话说得算不准有些尴尬,本来是想占死人便宜,没想到被抓个正着。

  算不准尴尬道:“仙子是天上的神仙,我算不准何德何能,误会误会。”

  公孙离收了宝剑,走到算不准近前,那美丽容颜看得算不准师徒直呼受不了,戚微微倒是没感觉,她怕公孙离伤害算不准,悄悄掐诀准备战斗。

  公孙离确实有些忌惮戚微微不敢再上前,停住脚步,那满脸俏皮的模样还有那瞪戚微微的眼神让算不准狠狠咬牙。

  “师父,徒儿马上回来!”

  秦侩跑了,算不准知道这小子在仙子面前失了颜面,去梳洗打扮了,要赶紧下手才是。

  “三次见面,不知仙子可否告知仙名?”

  算不准准备在秦侩回来前先把事情搞定,等那小子回来让他吃土去吧!

  “公孙离,你也可以称我离儿。”

  对待救命恩人,公孙离大度得很,虽没有表现得很亲切,可这句话就是一个信号。

  算不准大喜,这离儿可是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叫的,他可不知道什么救命之恩,以为是人家自己本事。

  不过,他向来不会拒绝这种好事,“离儿,有件事可不可以为算解惑?”

  “请讲!”

  “算离去时这仙家洞府好端端的,可不知为何回来后怎会变成如此不堪?”

  算不准对此耿耿于怀,公孙离心里暗骂算不准呆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可不能告诉他真相。

  公孙离于是俏皮笑道:“郎君真是问错人了,离儿都被你埋到地底下了,这地上之事离儿怎会知晓,离儿那姐妹看样子还需好久才能恢复,不知郎君可有安生之处助我姐妹疗伤?”

  算不准不知道前因后果,哪能猜到此女想法,说了有个道观可以去,可被拒绝,只好带人到了水帘洞。

  这洞泉水失了灵气,居住没有问题,而且赵雄搜过这里也不会再来,很是安全,公孙离欣然同意。

  她可不敢出去,这赵雄外面是天罗地网,自己有伤在身,还有公孙红一个拖油瓶,留下是正合她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