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三十一章 收妖
 
  文明交流总比凶残厮杀有效,花寻最喜做人,喜欢看人世繁华,赏人间百态。他为了做好人类,喜读书,好诗文,讲道义,施礼仪。

  他向往女子的千娇百媚,男子的彬彬有礼,阴阳传继,生生不息。

  他善于学习,不结因果,寻仙问道,就两字形容,好妖。

  一个脱离本性,一心仙道的好妖。

  他那二弟却背道而驰,多次说劝不果,只好作罢,每次相邀只是着山头坐坐。

  而这次事发,正好借他人手稍稍教训也好,省得往后惹下大祸牵连于他。

  可虽是如此,他还是暗自叹息。

  “当年有缘相聚,本是共享仙道,脱了这皮囊,可为何只有自己走了这条路,与兄弟几人渐行渐远。”

  算不准可不是他肚里蛔虫,见花寻想以理服人,不动刀兵这是好事,机会难寻。

  “花兄提议甚好,算闻花兄这酒芳香扑鼻,可愿舍算一杯尝尝。

  花寻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算兄请。”

  花寻相邀,婢女伺候,秦侩、戚微微站在一旁,花寻多次提及曹英,算不准避之不谈。你来我往,换盏推杯好不快活。

  竖琴响起,仙乐入耳,两婢女花丛起舞,你来我往,人比花娇,翩翩兮如花中仙子,美不胜收,更添仙气,好一幅仙家景象。

  就在这最放松时,算不准突然道:“花兄,你看我这口袋如何?”

  他从腰间解下一小口袋,左手一抛向花寻罩去。

  “不好,袋里有乾坤,这是赵家混元乾坤袋。”

  正所谓人心险恶,善恶难别,学做人来不是人,花寻哪能想到算不准突然拔刀相向,赶紧抽身离去。

  花寻大妖之身,比之吴齐强上数倍。像他这样的大妖,对于危机有着天然的敏感,所以这法宝出手瞬间,他已发现不对,毫不迟疑地逃起来。

  这口袋虽了不得,可也有范围限制。花寻反应敏捷,速度又快,瞬间移出了数十里,逃出了乾坤袋的抓捕范围。

  而他婢女反应不及,尽数被算不准收入袋中。

  算不准眼中一花,走脱了花寻,气得直跺脚,又担心花寻去而复返暗中偷袭,收了口袋道:“晦气,这样都被他脱了身!我们快走,此地不宜久留,等他回过神,知道我是靠了法宝犀利再回转,我们准没好果子吃。”

  说罢,也顾及不了那满亭的宝贝,顺手拿了一个便跑。

  果不出算不准所料,花寻懊恼回归,可哪还有算不准等人影子。

  他只能收了亭子,再动身追去。

  走了花寻,那杂草山头,哪还有一点神仙气息。

  算不准不管不顾骑驴当马,一路西去东躲西藏,隐姓埋名再不敢提金陵算不准。

  青袍换道袍,黑驴成白驴,俊美男女扮道童,要问贫道哪里来,东海龟岛有神仙。

  “师父,前方有人家,我去问问可不可以借宿一宿。”

  秦侩去了便回,说是一家三口愿意腾出一间,山民稀少,前方人家更远,算不准称大善。

  猎户见是一位道长两位道童借宿,十分热情,妻儿一起招呼,生怕怠慢了道长。

  月光斜照入窗,隔壁呼噜声,虫鸣声交相呼应,而算不准三人如惊弓之鸟无法安眠。

  “师父,龙虎山还去不去?”

  秦侩先开了口,算不准思虑半晌苦笑摇头:“这次买卖亏大发了,看来要想个辙补回来才行。”

  秦侩眼中一亮,师父什么时候吃过亏,这次帮了诸葛家,师父宝贝漏了陷不说,还被一个大妖追杀。

  戚微微一旁没敢插嘴,继续冥想修炼,她那颗心全然只有那神秘兽皮,心里别提多美。

  算不准实在是睡不着道:“走,上山,房主说这上山顶有间道观遭了灾,一直空闲,正好适合我们落脚。”

  留了点铜钱,夜黑行路,清晨到了那猎户人家说的道观。

  崖山高绝入云,山路陡峭无人烟,好一幅荒凉景象。

  “师父,这道观牌匾都被砸了,我看肯定是得罪什么人了!”

  秦侩一脚踢在底牌破匾上,那匾随着风儿去了。

  瞧这道观青砖红瓦,殿群分明,想必曾经辉煌无比,今日见来,瓦落墙倒,一片狼藉,再无一丝原本样貌。

  算不准找了间断房下榻,这房塌了一半,里面收拾一下勉强住人。

  “你们说这几只妖怪如何处理?”

  算不准问询秦侩道:“请师父做主。”

  这小子倍懒,算不准不去理会,又看向戚微微。

  “单凭大老爷做主,奴毫无怨言。”

  算不准点头道:“待会我一个个拿出来问话,如敢反抗直接打杀。”

  “喏!”

  秦侩、戚微微二人唱毕,拿出武器严阵以待。

  算不准见二人准备好,从口袋中提了一个出来。

  这是一只浑身火红的小狐狸,眼睛修长,皮毛顺滑光亮,非常有卖相。

  算不准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了一个心魂咒再说,见小狐狸悠悠醒来。

  “爷爷告诉你,问你什么答什么当敢反抗,你瞧爷爷徒儿那枪没有?一枪穿了你脑袋。”

  小狐狸哪敢反抗,眼泪水哗哗流,一个劲点头。

  “家住何方,家中可有兄妹姐弟,朋友亲戚?”

  小狐狸怕得要死,难道这贼子想把自己给一窝端了?赶紧摇头,口吐人言道:“大老爷明鉴,小妖只是一只修行百年的野狐,家中早没了人,还有一群徒子徒孙都是未开化的野兽。还请大老爷放了小妖,小妖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

  算不准鄙视不已,你跟我玩这个!

  “别废话,爷爷问你什么答什么,你个狐狸精,都赴人肉宴而来,还说自己没干坏事。”

  小狐狸吓得赶紧道:“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小妖也是被那黑豹妖逼着吃的,他说如若我不吃,就吃了小妖,那黑豹乃是渡了劫的大妖,小妖哪敢不从。”

  算不准可不相信这狐狸鬼话,直接忽略,暗想这狐狸品相不错,要是找个好买主,估计价格不低,听说这世界不但有金银,值钱东西还多的很。

  他咂摸两下嘴,先留着用,不行再卖,大妖花寻都得罪了,这头上虱子多了,还怕个屁。

  “爷爷给你两个选择,你可听好了,这一嘛,你以后跟着爷爷做个伺候人的小丫鬟,你可愿?”

  这狐狸精野惯了,哪能愿意,问道:“爷爷,二呢?”

  算不准拖了长音道:“这二,就是把你卖了,要是整的卖不出去,分开卖也行。”

  小狐狸听了这二,气得差点去咬算不准,分开卖,剥了皮哪还能活!

  想她几百年来,哪受过这等鸟气,到哪不是呼风唤雨,就算黑豹吴齐大妖,也凭自己本事认了哥哥,自己只要有所求,这个便宜哥哥都能应下。

  小狐狸心中虽然都要气炸了,但是到底没敢作妖,那闪闪发光的枪尖,可不是闹着玩的,再加上戚微微那小贱人手中的法宝,她只能寻思还是先从了再找机会。

  “拜见大老爷,奴家愿追随大老爷左右,服侍大老爷。”

  算不准见狐狸服了软大喜,就怕你不答应,只要答应还能让你翻了天不成。

  他拿出一根黑绳道:“化为人形,把这个戴上。”

  秦侩一看这不是路上师傅用他自己头发编的绳子吗?

  “师父,这是?”

  对于秦侩所问,算不准正好要说与小狐狸听,对着变成人身的狐女道:“以后你就叫红红,叫起来顺口,这大红皮草确实好看。”

  红红吓得赶紧退后一步,怕算不准剥她皮去卖,这可要不得。

  “瞧你那紧张样,跟了爷爷,以后就知道爷爷的好,你那红皮子自己留着吧!爷爷可告诉你,这发圈是爷爷炼制的法宝,你要是敢跑,爷爷可一清二楚,要是被爷爷抓到,大鞭子抽你。”

  红红赶紧上前一步拜道:“大老爷请放心,奴绝不敢跑。”

  “行!你屋外候着,还有你几个兄弟等我收拾。”

  算不准又掏出一只猫般大小的灰毛老鼠,见它如此肥大,直接动粗,上了咒,接着问话,敢顶一句嘴,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等结束老鼠精化为人形,那贼眉鼠目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好一个惨字了得。

  老鼠出了门暂且不提,这次算不准又抛了一头猪出来,又大又臭,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

  其一抗揍,其二浑,两眼一闭,你看怎办。

  算不准没法只能问道:“老猪啊!这黑豹虽是你兄弟,最多也就是个酒肉朋友,你以后只要跟着我好吃好喝,那还不是应有尽有,人肉有什么好吃的,爷这可是人间各种美食,仙中各种美味,说出来怕你咬了舌头。”

  这老猪一吃货,哪能经得起这般美食诱惑。

  他心里门清,黑豹确实如算不准所说的便宜兄弟。既然黑豹栽了,这到哪还不一样,圆圆眼睛转个不停道:“真的?俺老猪可不好骗,你要是不管饭,俺可不答应。”

  算不准心里骂了句吃货,微笑道:“你上外面候着,等会开锅造饭。”

  “呃呃,好好,主公放心,老猪在外面给你守着,外面那俩怂货,要是敢跑老猪我一头撞死他们。”

  果真,老猪出了门,死死盯着先出去俩兄妹,完全忘了以前交情。

  算不准见此,对这吃货厚脸皮无比佩服,哈哈一乐,又扔出一只秃鹫,这秃鹫样貌丑陋还不如一只猪,看得算不准完全没兴致,准备把他卖了可对方先开口了。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不要再把小的丢进去,小的怕黑,只要不把小的丢进去,什么都行。”

  算不准手定在半空道:“这看家护院你可行?”

  “行的,行的,爷爷放心只要小的在,连只蚂蚁都进不来。”

  算不准心中迟疑,这货会飞,要是逃出自己心魂咒范围,自己可一点办法没有:“我如何相信。”

  秃鹫赶紧道:“好叫爷爷烦心,小爷发个誓言便是。”

  这才让算不准安了心,放他出了口袋。

  剩下的狗那是更好对付,扔了一块骨头还不乖乖上了算不准贼船。

  最不好对付的是乌鸦,黑熊和黑豹。

  大妖黑豹那是偷袭得手,算不准肯定是容不下,黑熊看似蠢笨实则大智若愚,要不利用了它对黑豹的信任,哪能那么容易捉了去。

  乌鸦精这货高傲的很,为了捉她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算不准伸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把乌鸦精找出来,可出来的不是鸟,却是一裸体美女。

  怪不得这乌鸦精如此高傲,原来是只母的,还是刚刚渡了化形劫大妖。

  这乌鸦精也是霉运当头,刚刚历劫,法十不存一也不等法力回复,先找上门显摆,本以为这次能压过其他人,在排名上也能升升,可没想到被骗惨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还是怎滴,再看小心老娘啄瞎你两狗眼。”

  乌鸦浑身发软没有法力,可气势嚣张得很,秦侩脸薄转了过去,算不准哪能如了她的愿,不但看,还细细品尝。

  “啧啧,想不到一只母乌鸦的身材也这般好看,乌鸦不是黑羽毛吗?怎么皮肤这般白。”

  算不准上前在乌鸦身上一顿折腾,乌鸦看着胸前的小乌龟,气得浑身颤抖,话都说不出,刚刚恢复了点法力,立刻裹了一件黑羽毛披风在身上。

  “你这贼子,乘人之危,卑鄙无耻。”

  黑乌鸦开口就骂,没完没了,算不准也不还嘴,直接念动心魂咒,那乌鸦精立刻闭了嘴捂住胸口。

  算不准见他死鸭子嘴硬,不肯求饶,继续念着,那心碎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忍受的。

  “你个贼人快杀了老娘,想让我屈从,你休想。”

  二人耗了半天,乌鸦那撕心裂肺惨叫震得屋外几妖心惊胆战。

  当声音平息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最终算不准走了出来,他身后带着大黑熊、秦侩和戚微微,而那惨叫的乌鸦没了人影,而自从今日以后,每日晚上都能听到那乌鸦心碎的叫声。

  一晃多日,山头的碎石被清理,又重新修整了屋子,算不准师徒这方面手艺还是没得说,再加上众妖帮忙,想不快都难。

  这道观没有仙气袅绕脱俗气象,却有了人间烟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