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二十九章 口袋里装妖怪
 
  洞窟内瞬间恢复寂静,只能听到诸葛胖血液落在泉面的滴答声。

  “滴答,滴答。”

  无形的压力让算不准喘不上大气,他知道来人厉害,不自觉地后退两步。身后诸葛玉更是,连手中匕首都已抖动,难以自持,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吓得又蹲身去捡。

  而我们的英雄秦侩、司徒婉儿在那黑人出现瞬间已经倒地不知生死。

  “主……人……”

  一声凄惨,悲伤、害怕、绝望,更多的是恐惧的声音回荡在洞内,算不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来人一脚踹在戚微微跪倒的身躯上,戚微微仰倒在地,又迅速爬过去,如此几次,等那人不在踹时,她又不停地磕头。

  原来这人就是当年收留戚微微,并教她本事的妖人—吴齐。

  他那黝黑大手一把揪住戚微微的头发,狠狠用力拖到自己面前:“你个贱货,又敢背着我偷偷溜出来,还把我的宝贝也卷跑了,你是不是不想回去了。”

  戚微微连哭泣都不敢,任由吴齐施为,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流着,那钻心的疼痛她只能忍着,连眉毛都不敢皱一下。

  虽挂满眼泪,还是一副讨好的表情:“奴不敢,奴不敢……”

  只有这一句求饶,不停在空中回荡,算不准那紧绷的心,一绷再绷。

  诸葛玉更是不堪,一个匕首捡了半天,又见妖女那恐惧模样更是不能自己,跪坐在算不准脚下瑟瑟发抖,不时用悲伤而又绝望,不舍又期盼的眼神看向她爹爹,心中仍然祈求有奇迹。

  “谅你也不敢,再敢偷跑出来,我就把你送给我那大哥。”

  “主人,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戚微微又是不停求饶,吴齐眼中淫邪,轻勾嘴唇道:“要是把你送与我大哥还真舍不得,像你这般能伺候的还真难找。算了,我大哥也不喜这个。”

  他又指了指司徒婉儿和诸葛玉:“又去报仇了?这俩女子还算不错,是捉来孝敬主人的吗?”

  戚微微连忙称是,吴齐瞪大眼睛看着诸葛玉,鲜红的舌头带有倒刺舔在自己嘴唇上,意思不明而已。

  吴齐身影一晃出现在司徒婉儿身边,大手掐着她脖子,直接提了起来。先是凑近闻了闻,很是享受,那淫邪笑容更浓,恶心的大舌头长得惊人,在司徒婉儿身上舔了又舔。

  “不错,不错,娇嫩可口,煮来吃一定味美。”

  他用力一甩,司徒婉儿便被僵尸装进了一个大黑袋里面,看来没少干这事。

  装好司徒婉儿后,他慢慢向诸葛玉和算不准走来。

  诸葛玉先以为是吴齐要糟蹋她们,脸上已有绝望之色,后又听是要吃了她和婉儿,吓得跑到算不准身后抱住,抱住算不准大腿,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嗒,嗒……”

  那慢慢接近的脚步声,诸葛玉感觉像是踏在自己的胸口,让她再也承受不住,大吼一声:“不要过来,我不要被吃,爹爹……”

  喊完便晕厥过去。

  受她刺激,半空中那铁链剧烈摇晃颤抖,诸葛胖舌头已经被割了,只能发出一声声野兽般嘶吼。

  不一会便没了气息,死了。

  死的死,伤的伤,就一个算不准,人家也没放在眼里。

  “你跟那个一起的?”吴齐问道。

  算不准点头应是。

  “看在那位的面子上,就不跟你们计较打伤我人奴之事,你带着他走吧!不过这两个人,是我的血食,可不能给你。”

  算不准暗暗心惊,这曹英什么时候能跟这人扯上关系,似乎对方还要卖面子给自己媳妇。

  不过算不准真留下二女让这人吃了,那还是人吗?

  难办至极啊!打就别想了,说道理,估计能把自己搭进去。这面子想给,那是以后换人情,不给也就那么回事。

  算不准和吴齐讨价还价,他没这个资格,可又不能见死不救,毕竟是同伴,虽然刚刚认识不久。

  “拼了。”算不准暗暗咬牙。

  “小的这有点值钱的玩意,献给大王,谢大王不吃之恩。”

  算不准说完,吴齐露出鄙视眼神。

  他可不认为算不准能有什么值钱玩意是他能看上的。

  算不准也不管吴齐答不答应,手摸腰间口袋一下扔了出去。

  那口袋很是神奇,迎风便长,一下套住吴齐,算不准赶紧上前拉了口袋绳子。

  “好宝贝,好宝贝,哈哈……”

  算不准得意忘形,他一时忘记还有个戚微微在一旁看着呢。

  前一秒戚微微惨绝人寰,垂泪让人怜,吴齐被捉了去,她解脱绳索,回归本性。

  “啧啧,想不到你就是那个,金陵城中名声在外的小白脸算不准,没看出来啊!还有如此宝贝。”

  戚微微瞧得仔细,那口袋光芒笼罩十丈,瞬间就把吴齐套了起来,吴齐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不过,宝贝再好,那也得看在谁手上。就凭算不准,也配拥有这宝贝?

  她现在是翻身农奴做主人。没有吴齐压制,没了司徒婉儿和秦侩虎视眈眈,这里还不是她说的算。

  “奴还要谢谢你,这黑豹精可恶得很,这么多年,奴一直想逃出他魔爪不得,想不到他也有今天。”

  “哈哈……”

  戚微微的笑中有泪,有重获自由开始新生的喜悦,也有有多年被蹂躏的愤恨和不堪,当然更多的是来自心灵的解脱。

  “把宝贝给我!”

  她伸出手,朝天厉吼三声。眼中充满杀机,那黑色火焰四处飘荡,长发飞舞,原来她学的是妖法,人学妖术,不人不妖。

  算不准这口袋在手里捂了多年,怕被人知道,一直小心翼翼,今年新立大功怎会交出去。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想要爷爷宝贝,你有这能本事吗?刚刚还一副生无可恋要死不活的模样,转头就惦记起爷爷的宝贝来!是不是要爷爷把他放出来,让你好好伺候。”

  算不准不但言语相激,还去接口袋绳索,一幅要放人架势。

  戚微微傻吗?她明知算不准不敢真把那黑豹精放出来,可心里还是激动紧张,黑色火焰和飘荡长发忽明忽暗,忽起忽落,挣扎激烈。

  “你敢!要是放他出来,他还会看在曹白虎面子上饶了你?他一定会吃了你。”

  算不准掏掏耳朵又吹又弹,一幅那又怎样,爷爷不在乎。

  “好,好,好。”

  戚微微连道三个好,又道:“宝贝奴不要了,奴家先走了。”

  想走?算不准可不敢把自己事外泄,伸手叫道:“慢!”

  戚微微飞起的身体在空中停顿,她连一旁宝贝僵尸都没带走,看来是真怕算不准放出黑豹精。

  “你还想怎样!”戚微微顿在空中,想走,又怕走后,算不准还是放了黑豹精,她知道,无论怎么逃都不能摆脱黑豹精魔抓,除非……

  她又缓缓落下,站在泉水上,看来这洞只有算不准背后一个出口。

  “别急,别急,你个娃娃好生心急,爷爷替你收了你那便宜主人,你这一走,爷爷要是一不小心放了……”

  算不准挤眉弄眼,话就是不说全,“你可别拿放他出来也会吃我来威胁我,爷爷也不傻,爷爷可以回家找我那口子,她脾气可不好。”

  算不准见戚微微心意已乱,泉面荡漾打湿她的鞋,接着道:“再者说,把他捆了打晕,等他醒来,爷爷他可是找不到,而你这小娃娃呢……”

  算不准一口一个娃娃,每句话都带暗示威胁,戚微微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

  “哗啦”一声掉进泉水里,湿了身。

  “恶贼,你到底想怎样!”

  戚微微飞出池潭,怒火攻心,突然间身份颠倒,似她才是受害被欺压的一方。

  算不准快速打开口袋看了一下又系上,吓得戚微微一身冷水又添汗水。

  “不要!”关心则乱,她大吼一声想要上前,又是惧怕算不准口袋后退一步。

  “奴求你了,你就行行好放了奴。”

  戚微微跪了,奴性的她对待持有她主人的算不准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吴齐还在,她大仇得报,人间再无留恋,可她主人被收了,她再也不用过那暗无天日的生活,对生活又有了那一丝眷恋。

  算不准可不管她跪地求饶得意道:“娃娃,你这是作甚?别人看到还以为爷爷对你做什么呢!

  放了你可不行,这样以后你怎么伺候你这主人,就怎么伺候爷爷我可好。”

  算不准那猥琐模样让戚微微又想到从前,身体莫名颤抖,难道出了豹穴又入虎窝?

  “不不不……”

  她内心不断挣扎,她抬起头缓缓起身,双眼红得妖异,如妖如魔。

  她身体不断颤抖,像是逃出牢笼的妖魔现世,那股疯狂,那股怨恨,积压多年彻底爆发。

  “去死!去死!都去死!”

  算不准知道自己玩过了,可也不能让她翻盘喊道:“徒儿,快快,别挺尸了,起来干活。”

  那到底,嘴里吐血秦侩果然起身道:“师父,这魔头被你这么玩,真入魔了不好对付。”

  “没事,趁她现在怒气攻心,引她过来,绝不能让她跑了。”

  师父二人配合默契,戚微微虽然法力大进,实力大增可没脑的很,只知道横冲直闯,毫无章法。

  算不准也不费什么力,用口袋装了回来系上绳子又是大喜道:“好宝贝,真是好宝贝,以后我算不准跟着你,还不是降妖除魔手到擒来,功德在身,成神成佛。”

  想到这算不准肆意大笑。

  “师父,师父,能借徒儿看看吗?”

  秦侩从来不知算不准居然还有这等法宝,羡慕的直流口水,刚刚吴齐来时一个回合,他便败下阵,自知不敌只好装死,可没想到师父还能用宝贝收了那妖人。

  真是意想不到,看着这宝贝,他眼馋得紧,偷偷上前摸了几次都被算不准打了手,见师父一幅会摸坏的表情,只好作罢。

  “师父,这装进去然后呢?”

  算不准也是头疼这茬,说道:“这戚微微好对付,我们先放她出来,要是防抗,你捅她一枪了事。”

  秦侩点头趁好,这里私下无人,又不是好人,杀了便杀了。

  “徒儿,你稍稍退后,我抓她出来。”

  算不准打开口袋伸手去摸,抓住一个长头发拎了出来。

  “师父这是怎么?”

  戚微微出来后根本没有防抗,睁着眼浑身发软,没有一丝力气。

  “好宝贝,好宝贝,还有如此奇效。快快把她法力封了,捆起来。”

  秦侩真从包袱里拿出绳索捆了戚微微,绑得那叫一个专业,应该受过训练。

  不一会,戚微微终于能动,想想以后命运哭得跟个泪人一般。

  算不准又把吴齐放出查看,果然一般无二,让秦侩缴械后又收回口袋中。

  “师父,你看这个。”

  秦侩在二人身上搜到很多新奇物件,可惜一样不识,只好扔在一旁,唯有这件兽皮画拿来让师父过目。

  “这画的什么鬼东西,人,鬼,妖,魔,神?看着都像又不像。娃娃这可是从你主人身上搜到的,说给爷爷听听这是什么?”

  算不准和秦侩好奇的四眼盯着戚微微,她已是阶下囚,只好慢慢道来。

  原来这黑豹妖吴齐,因此图得仙缘化形成人,此图他看得很重,无时不刻不戴在身边。

  这图至于什么来历一切不知,吴齐原主估计会知道点,可想从他口中知道算不准不抱希望。

  戚微微对此图很是渴望,她修炼根源也在此图上,可惜当年吴齐只给她观想了三日。

  “怪不得藏得那般隐秘,居然藏在小腹下面,要不是我秦侩,估计一般人找不到。”

  秦侩得意不凡,算不准气的兽皮直接砸在秦侩脸上。

  “怎么不早说!”算不准想着刚刚摸兽皮的手指恶心不已,冲到泉边洗个不停。

  “快快,拿来洗洗,这该死的黑豹精。”

  既然是宝贝,算不准师徒准备好好研究,司徒婉儿和诸葛玉醒来后诸事已毕。

  诸葛胖已然放了下来收拾了衣容,死得也算完整,其他妖人算不准都收在口袋里,只说皆打杀了。

  二女哭泣,大难不死,又得报父仇,感激零涕,一口一个恩公不断,可秦侩等了诸葛玉说了半天,一句以身相许的话都无。诸葛玉说要带着他爹爹的骨灰去找她表哥。

  青梅竹马,家住金陵,她们是打算先回转金陵去了。

  师徒望着离去二人的背影,算不准道:“可惜了,答应诸葛兄送他回去,却死在了这。”

  秦侩道:“师父,玉儿不是说做牛做马报答吗?为何送都不需要我们送了?还有婉儿为何说以后报答?那是什么时候报答?怎么报答?”

  秦侩连问,算不准深深叹息,这孩子还是不了解人心啊!

  秦侩又问:“师父,就让她们这样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