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二十一章 戏耍小妖反被嬉
 
  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算不如天算。

  你以为,只是你以为,老天的安排岂是算不准一个凡人能琢磨透。

  不过还是应了他说不准名言,没积口德,积了阴德。

  也不知为何,这孩子来带这世界以后,一直哭,不停的哭,怎么哄都不能让他安静。

  算不准开始烦躁不安,他怕这孩子哭声带来灾难,不敢再逗留。

  “既然母子平安,算总算放心,可吕坊令还处在危险,算速去告知追回才好。”

  此言得到众人共鸣,既然已经母子平安,哪还用寻宋医。

  打了招呼,算不准独自去了。

  可还没出地窖后面一个娇滴滴声音传来,似很急迫,这声音算不准耳熟知道是章茜追来了。

  她来干什么?

  “大师,大师,带上茜儿,茜儿与你一同寻我阿翁,家里路我熟。”

  章茜应该是跑得急,气喘吁吁,那耸动的胸口看得算不准眼晕。

  带路?路熟?不合常理啊!算不准怎么也想不到章茜要同去的理由。

  “章娘子不再地上好好呆着,跟着算作甚?路就不用章娘子带了。”

  “你回吧!”

  有美女相伴算不准巴不得,可一个不知心思的美女就另但别论。

  这外面妖人说不准就是她招来的。

  “大师,你就让茜儿跟着吧!茜儿一人在下面害怕。”

  章茜说话娇滴滴的,一双眼睛明亮无比,亮晶晶地看着算不准,好似算不准是她的天一般,算不准看一眼,那颗老男人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想拒绝的话怎么也开不了口,像是有什么在干扰他的决定一般。

  “那你跟紧算,不要乱跑。”

  见算不准答应,章茜欢乐跳起,像个不韵世事小姑娘一般,忽又觉失态赶忙闭嘴保持安静,又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眼神,算不准感觉像是自己最爱的孩子一般。

  “呸,我算不准还没后呢!怎么想这章娘子是我闺女。”

  “呸呸呸。”

  算不准连呸三下,用手摸摸脸,好了很多。

  “你看,这有你阿翁与吕管事脚印,应该往这个方向走没错了。”

  地上青草有踩踏,脚印明显,还很新鲜,应该是吕言两人不错。

  跟着足迹两人寻了很久,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后来发现妖人天亮之前已经离去,又回去通知了地窖下吕家众人。

  这吕家是不能待了,众人找了借口跑了个干净。

  “章娘子怎么不先回娘家避难?”

  人都走光了,吕言又不知所踪,这账也不知找谁结,只有章茜一人孤零零站在屋檐下,独自抽泣。

  不见一个服侍她的下人。

  章茜悄然回头,见来人是算不准,由原先小泣变成嚎哭。

  “大师救我,如今吕家只剩茜儿一人,家又离金陵遥遥千里,茜儿再无一人依靠。”

  女人眼泪无解,算不准举手无措,不知怎么安慰。

  “章娘子夫君,也许不时便回,等你夫君回转便好。”

  算不准不说这话还好,说完章茜哭的更似泪人一般,也不知为何。

  他对付女子没什么经验,只好摇头准备走人,他可不想再管这家事,到现在一文都没看见,危险到是见了不少。

  “大师难道,真的忍心丢下茜儿一人?”

  章茜那肯放算不准走,这算不准像根木头一般也让她有些头疼。

  算不准正觉该说些什么时,忽然天昏地暗,人似没有重量一般飞起,被一阵狂风卷走。

  大风中算不准紧紧抱住一人,开口大叫,可那妖风实在厉害外面根本听不到他的喊声。

  盏茶功夫两人落地时,还是紧紧抱住,看上去,就像一对狗男女被捉奸,准备浸猪笼一般。

  头发衣服凌乱不堪。

  “起来,快起来!”

  这小妖,眼熟,算不准看到此妖想哭的心都有了,又是瘦猴那帮人。

  他赶忙放下章茜,连头发衣物都来不及整理。

  “妖爷饶命,妖爷饶命,不知妖爷找我夫妻二人有何差遣?”

  算不准有些不舍章茜那诱人小蛮腰,还有那柔软身躯,滋味无穷,见这五只小妖手拿大幡,晃动间妖风阵阵。

  知道是厉害宝贝,他在书上见过。

  那小妖拿着帆慢慢挥舞,得意的很,这宝贝可是他们第一次拿来用。

  顺手的紧。

  “你这老头,别跟俺们来这套,俺们大王早已料到你们会自己跑出来,果然不出大王所料。”

  小妖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纸,那画上人不就是算不准、秦侩、宋医、章茜四人吗!

  一个都不少!

  “一根毛,你说这人是画像上这两个吗?”

  那叫一根毛的名字取得还真贴切,眉毛旁长了一根特别长的毛。

  他左看看,右看看,歪头有手指牢牢脑袋。

  “这人啊都长的一般模样,不好分,可不像俺们灵山猴族,好认的紧。”

  其他小妖猴立刻点头附后,很是认同。

  “巴哥,要不我们再去守着?画上四人,就算这两人是其中两个,应该还有两个。”

  那个叫巴哥的仔细想想到:“你这老头,说,你是不是这皮上所化之人,还有其他两人在哪?老实交代,要不然哥几个把你烤了吃。”

  算不准一听,这几只傻猴妖居然分不清人类长相,机会来了。

  “这位巴哥大爷,你看我两长的像吗!这画上之人才看看我二人。”

  算不准指指自己又指指那副画,确实不怎么想,现在的算不准和章茜被风吹得蓬头垢面,再看看画,确实不好辨认。“

  几只妖猴,左看看右看看,像是认同了算不准的话。

  “几位妖爷爷,估计是抓错了,不如选放我俩回去如何。”

  算不准想的到是美,几只猴子可没有算不准想的那般傻。

  “巴哥,兄弟们再去把其他人都抓来便是,这两只丑猴绑起来,让小鼻涕看着如何。”

  这个建议非常好,既然不知道自个抓的对不对,全抓了肯定没有错。

  “一根毛,想不到你小子越来越有办法,这次要是立了大功,俺在大王面前给你请功。”

  巴哥说道大王面前请功,一根毛笑的嘴裂开,龇着牙。

  “多谢巴哥,这一切还不是巴哥功劳,俺们这些做小弟的,哪还能跟巴哥抢功劳,只要到时候大王上次丹药,巴哥也给小的们尝尝就行。”

  想到那丹药美味资源,其他几个小妖一同吞咽口水。

  那声音算不准听了也跟着咽了一下口水。

  几妖商量好,也不客气,直接把算不准和章茜绑一块了,那绑的叫一个结实,用的绳子也很特殊。

  “妖爷,能松松吗?我们夫妻二人绝不会跑,你这绑的太紧了,我两都快喘不上气了。”

  算不准和章茜是背对背困在一根石柱上,这里应该是个底下石窟,石柱很多,不远处有条地下河。

  叫了半天压根没有一只妖猴理睬。

  五只走了四只,留了一只叫叫鼻涕的妖猴。

  那叫鼻涕的小妖,还真是名副其实,那鼻涕,不停嗅啊嗅的,落得老长,真有点恶心。

  算不准还一口一个爷的叫着。

  “你这么不叫?”

  算不准见自己搞不定这小妖,责怪起章茜来,章茜自从被掳来一言未发,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你倒是说话啊?”

  章茜在另一端算不准看不到她的表情,自然也猜不到她心中所想。

  “在等等,估计也快了。”

  章茜这话,算不准听的莫名其妙,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他对那鼻涕哥叫道:“鼻涕爷,你可想吃那丹药?”

  听丹药二字,那鼻涕本能起身盯着算不准。

  “你有丹药?”

  “不可能,大王的丹药,你这臭猴怎么会有。”

  “你骗我的,我阿娘说了,这世上坏人多,都会想着办法骗鼻涕,俺千万不能上你的当。”

  这鼻涕,看似笨到是聪明的很,从一开始惊喜,慢慢思考,抓住事情重点。

  他这么可能会有大王炼制的丹药。

  在他心目中这个世界只有他的大王才会炼制这种美味的东西。

  算不准急了,这鱼刚有点动静哪能让他跑了。

  “真的,我不骗你,你过来,摸我怀里。”

  鼻涕走到算不准身边问道:“在哪?”

  “这,这”

  鼻涕用手去拿,摸了半天终于从算不准怀里摸出一个小布袋,提在手里在算不准眼前晃了晃。

  “你说的就是这个?”

  算不准立即点头:“对对,就是这个,这里面有丹药。”

  鼻涕狐疑的望了算不准一眼,打开布袋闻了闻,嗅嗅鼻涕。

  “这是丹药?不对,这是你们丑猴炼的点心。”

  “我阿妈偷偷拿来让我尝过。”

  “阿妈说的果然是对的,外面的人都喜欢骗人,还是俺们灵山好。”

  “呸!”

  这鼻涕很气愤,口水喷了算不准一脸,算不准恶心坏了,手不能动,那口水带点黄,顺着脸颊缓缓往嘴角流。

  “呕……”

  压制不住,算不准连连敢呕,幸亏从昨晚到现在没吃东西,要不然他这一身都是自己呕吐物,更加恶心。

  章茜似乎想到这般恶心场景,不自觉干呕了一声,算不回头就想骂。

  可想想,骂她有屁用,立刻闭嘴,脸摇成拨浪鼓状,希望能甩掉那恶心口水。

  “鼻涕爷,这真不是点心,这丹药是为了还吃做成点心口味,他真的是丹药,要不你吃吃看。”

  算不准没有因为他一脸恶心口水开骂,而又好言劝鼻涕吃那点心。

  这更让鼻涕警惕,他又闻闻,确实香,早上还没吃,那桂花味让他长虫翻滚。

  “这个点心闻起来,比当年阿妈给俺吃的还香,应该很好吃。”

  算不准见鼻涕不停抹嘴,暗笑。

  “鼻涕爷,这可是上等丹药,你先尝尝绝对美味。”

  鼻涕听言,肚子都咕噜叫,口水是越咽越饿。

  “你没骗俺?”

  鼻涕还是不信,阿妈可是说外面人都会骗人,可要好好问清楚了。

  “丑猴,你拿这好吃丹药送我吃,有什么目的?”

  “俺可告诉你,俺是不会放你走的。”

  鼻涕又离算不准近了些,他把头伸到算不准面前,四眼相对,鼻子都快碰在一起。

  “阿妈说,骗子眼睛都会闪躲,看你不想是骗我。”

  “好吧!俺相信你了。”

  鼻涕收回身子,算不准暗暗松了口气,他刚刚使用了龟息功保持气息平稳,又用多年练就绝学。

  吹牛,眼不眨,心不跳,过了一关。

  正暗自得意,你这泼猴,精明似鬼也逃不出你家爷爷手掌心。

  忽然刚张嘴,准备趁热打铁让这鼻涕吃了这点心,可嘴里已经被塞了一物。

  知道不好,赶紧要吐,嘴却被一绒毛大手捂住,肚子又挨了一拳。

  那被塞在算不准嘴里的东西,被鼻涕强灌进了算不准吐里。

  “你……”

  “呕……

  想吐可这么也吐不出来,那鼻涕仔细观察算不准。

  这鼻涕大智若愚,算不准一直想忽悠他吃这点心,最后自己却吃了。

  真是造化弄人,世事无常,算计他人必被他人所算计,至理名言。

  “阿妈说,越是让你占便宜的越是想骗你。“

  “你这丑猴刚刚要是说想让我放你你们,拿这个做交换也许俺还能多信你一份。”

  “阿妈说的果然都是对的,你现在这般模样像是吃了迷药一般,哦!原来这里面下了迷药。”

  “你这丑猴……”

  大嘴巴抽,算不准昏迷到是没什么感觉,脸却是肿了,幸好他的迷药效果绝佳。

  “扑哧”

  章茜突然笑了,伴随那笑声似有一道粉色气体弥漫空气中。

  整个空间变的非常特别。

  “你个母丑……”

  鼻涕说到一半忽然发现,原来在他心目中丑陋不堪的母猴,似乎不一样了。

  他想了想:“这位姐姐,这么越看越好看?”

  章茜声音似有魔力般,让人轻松,迷离,感觉她是自己亲人一般,那种感觉鼻涕似乎她就是阿妈。

  鼻涕走到章茜面,歪头仔细打量,从头看到脚,最后停留在章茜眼睛上。

  “姐姐,你真好看,阿妈说见到漂亮,自己喜欢的就抢回去做老婆,你能跟俺回去吗?”

  在算不准竭尽全力忽悠鼻涕昏迷后,章茜一个小小魅术搞定了鼻涕。

  鼻涕对他如母般,无一不从。

  解开绳子,鼻涕像伺候阿妈一般扶章茜坐下,算不准就没这么好待遇,解绳瞬间软倒在地,那脑袋可在石头上看着就疼。

  章茜抽开自己胳膊,指指对面石头,鼻涕很听话坐了过去。

  “小鼻涕,你大王带了多少人过来啊?”

  鼻涕毫不犹豫把自己主子卖了,乐滋滋到:“你是不知道,俺这回可是第一次出门,俺阿妈说了,要多开开眼界,多跟巴子哥学学。”

  章茜依旧谈笑,像鼻涕阿妈一般没有任何不耐烦,鼻涕絮絮叨叨,像是章茜孩子一般。

  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一切,章茜指了指算不准拿袋子点心。

  “饿坏了吧?”

  “吃吧,吃饱了睡一觉,刚刚一切把它忘了,把姐姐永远藏在心中,就算阿妈也不要说。”

  鼻涕拼命点头,如孩子一般。

  过了一会,算不准被水泼醒。

  “呜呜呜,怎么屋子漏雨了?”

  展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那漏雨茅草屋顶,而是章茜绝美小脸,手里拿了一大树叶。

  “哎呦!“

  ”这么这么疼!“

  算不准费力起身用手搓脸,根本不把章茜美色看在眼里,像是不解风情傻子一般。

  “刚刚是这破猴打我的?”

  见章茜点头。

  “你看我打死这畜生!”

  算不准拾起一块石头便冲将上去,章茜下句话,算不准怂了。

  “大师,你可不能打,他是自己吃了你迷药睡着的,要是他醒来,我们可就走不了。”

  算不准是那种为了报仇不要命的人吗?

  他只好放下手中石块,他可没信心打死这小妖。

  “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次绕了他,下次才敢为非作歹,一定灭了这妖怪。”

  他又拍拍手,很是自信到:“看来这畜生,再怎么聪明还是只畜生,早知道他这么傻明知是迷药还喜欢吃,本大师也不用费这么大力气。”

  “章小娘子你是这么挣开这绳子的?”

  算不准有看看地上绳子,似是被割断的,不像解开,好奇问道。“

  章娘子似早有答案到:“这好要亏大师你了,刚刚这小妖灌了你迷药点心,又很是揍了你,终是抵不过桂花香甜,吃了点心便睡了。”

  “茜儿费了好大力气用这簪子割断了绳索。”

  章茜这簪子看样子很是锋利,算不准点头相信,

  “我们快走,要是迟了,等其他几个妖人回归,我们又要被绑回去。”

  说走便走,临走,算不准还顺了鼻涕怀里一个令旗,也不是派什么用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