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十章 蜘蛛精
 
  算不准酒喝得越发狂放,秦侩不但不劝还推波助澜。

  酒多贵啊!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喝得越多赚得越多。

  这是算不准和秦侩这对师徒最真实的想法。

  酒喝多了,哪有不醉的道理。算不准终于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而我们的秦侩已经把能吃的都吃了,现在正在摸着肚皮回味!

  夜晚,本应喧闹的青楼却安静如斯,坊丁持棍,不良人持刀,弓弩手似乎在防备什么。

  聚在大厅的人群,已经失去耐心,小心议论发着恼骚。

  “我说这位军爷,我们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妈妈迫于客人的压力,出口询问,却被坊丁用棍子压住妈妈的肩膀赶了回来。

  就在这靠近的功夫,坊丁似乎和妈妈小声道:“等会赶紧带着姑娘跑,什么不要说,也不要问。”

  妈妈心领神会,退了回来。这里的客人等级低,只是有点小钱,不会有多大的背景,有钱有地位的都在高档场子。

  没人在乎这些人的死活。

  坊丁在楼下维护治安,不良人探子都在二楼,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等什么。

  终于,二楼禁闭的房门,吱呀一声自动开了!

  众人齐刷刷,张目远眺。

  门后却没有人!

  门口的守卫纷纷抽出长刀,持弩却不敢靠近,在慢慢后退,他们似乎对房间里的东西很害怕,这让楼下人群看得莫名其妙。

  “副帅,这是什么鬼东西,宋帅怎么了?”

  “闭嘴,不管什么东西冲出来都格杀勿论!”

  “可是……”

  “听从命令,格杀勿论!”

  “是!”

  一句“格杀勿论”似乎点燃了这群不良人的血性,他们不再后退,严阵以待。

  “下面人给我看住了,不许走掉一个。”

  副帅对坊丁下了命令。

  下面坊丁皆抱手称是。

  这群不良人个个面露狠色,杀气弥漫。

  “哟,这是怎么了?”

  紧张急气氛却被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

  算不准醉得一塌糊涂睡意正浓,却被这群人的杀气惊醒。

  “这楼上死的是不是李三,是不是李三?”

  算不准酒未醒,脑子也不做主了,晃晃悠悠挣扎起身向楼底走去。

  “师父!”

  “师父!”

  秦侩想去拦,可晚上吃撑了,这会难受地起不了身,感觉肚子要炸了一般。

  无力阻止!

  “退!”

  坊丁持棍上前,一下顶在了算不准胸上,向后一推。

  算不准走路都成问题,哪能站稳,一屁股坐倒在地。

  “你个狗东西居然敢推我!”

  算不准平时看到这些人都是绕道走,今天也是酒壮怂人胆,竟敢开骂了!

  坊丁是什么人,那是坊间一霸,平时欺负人那是家常便饭,还很会看人。

  这算不准居然敢骂他,想都不想,一棍子直接抡了上去,这一棍要是打实,头上肯定要开个口子。

  可棍子确实打在了算不准头上,也疼得算不准叫得犹如狼嚎,可头上却没流血。

  “好你个狗日的,敢打你爷爷!”

  “看我今天不废了你!”

  算不准想也不想抓起一张桌子直接砸在坊丁脑袋上,坊丁直接倒地不再哼哼,而一旁众人吓得退到了墙边。

  坊丁其余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更谈不上救援。

  秦侩见师父惹祸,不顾肚子难受,拉住算不准就往外拖,想着赶紧跑路。

  可不知为何,今日师父身体沉重无比,怎么拖都拖不动,急得秦侩一身汗。

  “兄弟们,抄家伙!”

  这边坊丁吃了亏,一拥而上,可一只弩箭“嗖”地一声钉在了他们中间的地板上。

  吓得坊丁连连后退,望向二楼。

  “住手!再敢轻举妄动,格杀勿论。”

  这句话不良人可不是针对算不准一人,连坊丁包括在内,吓得坊丁不敢再放肆。

  算不准倒是没被吓到,还把徒弟秦侩推倒在地。

  “师父,你别闹了!”

  秦侩吓得都要哭了,两腿都在打哆嗦。

  “咦!这短箭不错,应该能值点钱。”

  只见算不准用力,深入地板的弩箭轻易被算不准拔了出来。

  仔细一看,乐得不行。

  “好东西,拿到黑市能值几个钱。”

  “你是什么人,找死不成!”

  楼上一人持弩威胁,却被副帅拦下。

  “不用管他。”

  副帅发话,谁人敢不从。

  算不准朝二楼方向看去,没当回事,居然直接上了楼。

  坊丁想要阻止,却被不良人副帅伸手阻止。

  “由他上来,看他是何路数。”

  副帅一句话,算不准路过的不良人纷纷让道,目送算不准到了门口。

  “里面死的可是李家三郎?”

  算不准站在门口,回头向众人问道,舌头有点大,话说得不太利索,可副帅听得明白。

  “正是此人!”

  “家里开纸坊的那个李家三郎?”

  “已查验,确是此人。”

  副帅像是汇报工作一般,简洁明了。

  “我自己去看看。”

  算不准点了一下头,脑子里还想着那几文钱的事,本能地向屋里走去。

  而不良人没有一个人阻止,任由他进去。

  算不准醉酒悠然不知,他已沦为送上门的炮灰。

  房间的屋顶,已经结满了蜘蛛网,上面爬满密密麻麻的蜘蛛,还有两个白色的大卷。

  这一切恐怖的景象,算不准居然都没抬头去看。

  他的目光却是在底下搜索。

  “这怎么什么都没有,人呢?”

  算不准不满地叫唤,屋外的人拼命向上指,意义让他看上面,可算不准酒喝得太多了,脑子里除了钱想不到别的。

  “咦……这是什么宝贝?”

  这满屋的蜘蛛,他没发现!那床顶巨大的蜘蛛,他没发现!床上的一颗绿色珠子却被他发现了!

  他欣喜地扑了过去,躺在了床上,悄悄把珠子塞到胸口。

  还回头看看有没被发现,看得门口不良人目瞪口呆。

  可算不准再回头时,一个女子睡在了算不准旁边。

  诡异的情景让门口的不良人,手都在发抖。

  “你是芍药小娘子?”

  “听说李三郎就是被你弄得马上疯,死的?”

  算不准见女子妖媚动人,衣着不多,脑子里就是两字,妓女。

  “呵呵!”

  “奴家可不是什么芍药,也不知道什么李三郎。”

  “不过奴家想问郎君,你不怕吗?”

  女子搔首弄姿,谈笑之间,波涛汹涌,浑身曲线隐隐若现。

  算不准有点莫名其妙。

  “小娘子不是芍药,生得倒也不错,不知作价几何?”

  算不准这是色迷心窍,问人家睡一晚多少钱了。

  “讨厌,怎能如此对奴家!”

  “奴家可不是这青楼女子,郎君师从何人?”

  那女子颜笑打骂,却在打听算不准的来历。

  算不准虽酒喝多了,吹牛的本能依然健在,翻了个身躺在女子身边道:“小娘子真有见识,一看就知道我来历不凡。不瞒小娘子,我们这一门知生死,懂一样,上知前五百年,下知后五百年。”

  “这阳间之事我等知晓,这阴间之事,我们也是略知一二。”

  “怎样,厉害吧!”

  “行了,这外面,怎么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看什么呢!”

  “今天这姑娘我包了。”

  嘿,说完,算不准还下床把门给关了。

  床上女子还在思索算不准说的是何门何派。

  “天机宗?”

  “不可能,天机宗一脉单传,传人还未听说出世!”

  “难道是八卦门?可也不对啊!这八卦门弟子出门都是成群结队。”

  “莫非是神鬼宗,不对不对,这神鬼宗弟子厉害无比,不是这货能比。”

  “这算天机,懂阴阳之术,难道是上清宗?”

  “还是不对,这上清宗名门道宗,怎么可能来妓院如此污秽之地。”

  “这货到底是哪门哪派!”

  想到这,女子也是无语了,只能开口接着询问:“郎君果然来历非凡,可不知怎么称呼,又是何门何派,不知家师的名讳是……”

  算不准关了门,摇摇晃晃走了回来:“小娘子别急,价格还没谈好,这样我们先把价格谈好,再慢慢说。”

  算不准在脑子里没有这方面经验,不知道在这找个女子要花多少钱,不过今天他可是挣了不少钱,胆子挺大。

  “郎君,只要你告诉我你的师门,或者家师名讳,奴家今晚分文不取。”

  女子下了床,那近似裸露的身体更是迷人,算不准昨晚见过比这美十倍不止的尤物,定力大涨。

  咂咂嘴:“还不错,既然不要钱就凑合吧!”

  算不准听不要钱,心中暗喜,嘴里确是稍微贬低,不希望对方再抬价。

  “行吧,告诉你也无妨。”

  “我那师门可是了不得,龟门听说过没!”

  女子一听:“鬼门?不对,你敢骗我,你绝不是鬼门弟子。”

  算不准说的是龟,可舌头有点捋不直,女子听成鬼门。

  女子大怒,眼中寒光爆闪。

  “不,不是鬼门,是龟……龟门!”算不准可不知道什么鬼门,他说的明明是龟门。

  “鬼门也好,龟门也罢,小小门派不足挂齿,郎君你看那是什么?”

  女子终于知道算不准来历,也不再掩饰,眼底已起了杀意。

  算不准向着女子玉指的方向看去。

  “怎么这么多蜘蛛网,你们这钱花得不值啊!”

  “这样……你们以后这打扫之事可以交给我徒弟,钱我们可以少收点。”

  “你看看,你看看,还有这么多蜘蛛!”

  “咦!这两大卷干什么的?难道藏着什么宝贝?”

  算不准疑惑地望向女子询问道。

  女子从没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这种人,瞧了半天,没瞧明白,这倒是装得还是怎么着。

  她手指弹动,屋顶一只蜘蛛向算不准脖子跳去。

  就在蜘蛛准备咬算不准时,啪的一声,算不准像拍蚊子一般直接把那蜘蛛拍死了。

  “你瞧瞧,这该死的蜘蛛!”

  “这样,我也不占小娘子便宜,明日我让我徒弟来打扫,就抵今晚的钱了。”

  “走走走,不早了,我们抓紧时间。”

  算不准吹掉掌心的死蜘蛛,拉起女子的小手就向床上走去。

  “放肆!”

  女子怒不可及,她认为算不准一直在耍她。

  她双手掐诀,算不准怀中绿珠绿光闪动笼罩算不准。

  可这绿光却被另一种光芒阻止在算不准的体外。

  “这果然是宝贝,居然还会发光,应该值不少钱!”

  “我跟你说,这可是我的,你可别打主意。”

  这句话把那女子气得浑身颤抖。

  “说,你到底是何人,再不说我要你命!”

  女子飞起,后背贴在了屋顶最大的那张蜘蛛网上。

  那凶狠的语气,浑身的煞气,一下就把算不准惊醒了。

  是酒醒了。

  “妖怪!”

  算不准给了自己一巴掌,又揉揉眼睛,不是做梦。

  “小娘子,你怎么挂蜘蛛网上去了。”

  “这样你等下,我去拿根竹竿。”

  虽说酒醒了,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还有丁点印象,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这时不跑等待何时。

  “这时想走,迟了,孩子们杀了他!”

  女子声音尖锐犹如虫鸣,所有纷纷向算不准射去。

  算不准撒腿就跑,来不及开门用尽力气撞门而出。

  “轰”的一声,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大力,这门不但撞开了,还倒了。

  算不准没掌握好力气,在地板滚了几圈,要不是有木拦,这一下非滚到一楼不可。

  他是逃出来了,可后面的蜘蛛大军依然杀到。

  “快跑!”

  “救命啊!”

  看到密密麻麻的蜘蛛,楼下的众人鸟兽散,坊丁也跟着跑了。

  算不准摇摇晃晃起身正想跑,却看到不良人正持刀弩对着他。

  “自己人,自己人,里面有妖怪,我是来帮忙的。”

  算不准怕的要死,酒醒再看那明晃晃的兵刃,心里凉了半截。

  秦侩倒是没跑,见师父跑了出来,欣喜不已,他刚刚没让上楼又不敢闯,只能在楼下等候。

  “师父,快跑!”

  “你个二呆子,师父捉妖呢!你先出去等我。”

  算不准那是不想跑,走廊全是人堵了路,后面是追来的蜘蛛,跑不了不是。

  他赶紧从撞散的门上撇下一块木头做武器,一边后退一边挥舞着木头。

  “头,点火吧!”

  “太多了!”

  副帅立马组织,“不能点火,这火要是起了止不住!”

  “跟我一起杀了这群蜘蛛,法师殿的人很快会到,兄弟们跟我上!”

  说完弩箭手纷纷射出手中的弩箭。

  蜘蛛被射死很多,可惜这东西太多了,完全不是这箭能射死的。

  “杀!”

  众人齐吼,举刀就向蜘蛛群杀了过去。

  “杀!”

  算不准也大叫一声,不过人家是进,他是退。

  蜘蛛不算厉害,可却有剧毒,只要被咬到或者粘到肌肤立刻会皮肤溃烂,倒地不起。

  不良人死伤很重,不一会也没剩几个人了。

  最后不良人副帅带着几人退了出来,向算不准方向跑去。

  此刻的算不准早已下楼会合秦侩向外跑去,可跑了一半又折返向后门跑去。

  可不一会,算不准和秦侩又止住了步子。

  那楼上的女子,已在前后门都结了蜘蛛网,而她人正在算不准的头顶处。

  “想跑?调戏了奴家这么久,我看郎君还是把命留在这里吧!”

  话语温柔,可话中含义让算不准不寒而栗。

  “好你个蜘蛛精,想死不成,我可告诉你,死在我手中的妖魔鬼怪不计其数。”

  “我念你修行不易,速速离去,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算不准也是没招了,准备不战而屈人之兵。

  “既然知道奴家是蜘蛛精,那你可知奴家是吃什么的?”

  所有通道被蛛网封死,几人已经无路可逃。

  “吃……吃什么?”

  算不准心中想到,不会是吃人吧!

  “就是吃郎君你这种人啊!”刚想到吃人,人家就告诉他了。

  猜得很准。

  “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你要是吃了饿我,我师门不会放过你的。”

  算不准的威胁毫无作用,那女子笑得更加欢喜。

  “鬼门……哦……不……龟门,奴家好怕怕啊!”

  “哈哈哈……”

  女子兴奋级了。

  怎么办,怎么办,那些不良人呢!

  算不准四周看了一圈楞住了,这不良人居然被杀得就剩三个,还躲到了自己的身后。

  太无耻了!算不准狠狠地鄙视了后面几人。

  “师傅,我还没取老婆呢!我不想死!”

  秦侩哭了,他恨自己一开始怎么没跑,非要等师父一起,这不是送肉嘛!

  “娶老婆有个屁用,还不如不娶!”

  算不准还真是这么想的,他可是过来人,对自己老婆只有恨。

  “师父……”

  “蜘蛛精,我肉不好吃,你看我这徒弟肉可是比我嫩多了,要不你先尝尝?”

  秦侩这还在哭诉呢!直接被算不准卖了,后面三个不良人同时露出鄙视目光,后退几步,划清界线。

  “师父……我怕!”

  听到师父让蜘蛛精先吃自己,秦侩吓尿了!

  “其他人都留给我孩儿吧!我今天只吃你一个。”

  “你是想清蒸还是生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