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五章 女鬼
 
  月光下,女子身影若隐若现,诡异莫名,那黑色秀发长长地披散在脑后,无风飘荡。

  脚不沾地,看似很远,却又瞬间出现在师徒面前。

  这一幕看得两人那是心肝巨颤。

  双腿如同灌铅,迈不动脚步。

  双手握拳紧紧发白。

  “郎君。”

  声音空灵、宛转、哀怨,回荡在四周,居然不是从女子嘴里发出。

  算不准知道来的不是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四肢无力。

  可这一声“郎君”却唤醒了他的求生欲望,他那灌铅的双腿似是开始恢复能力。

  慌不择路,拔腿就跑。

  同时秦侩终于崩溃,嘶吼尖叫。

  “啊!!!!!!”

  引起狗吠不绝,惊起无数人美梦,诟骂不断。

  也惊动了巡夜护卫。

  算不准运气不错,顺着来路推开后院门跑了进去。

  而曹氏刚刚准备栓了后门,正巧听到有人尖叫,这手才顿了片刻,让算不准有机可乘,进了院子。

  而秦侩也是本能地跟在师傅后面,可算不准进了院立马关了门,而秦侩却一头撞在门上昏死过去。

  尿也顺着裤裆流淌。

  “你怎么又回来了,外面是谁?”

  曹氏以为算不准是怕人瞧见,才又回来,所以有此一问。

  而算不准呢!

  还没缓过神,脸色苍白,像是失了魂魄般死死抵住门,并没听到曹氏的问话。

  “我跟你说话呢!”

  “到底怎么了?”

  曹氏语气不佳,像是要发飙。

  算不准吓得“啊”了一声,看了眼后背的母老虎,这真是刚出虎窝到鬼窟,出了鬼窟又回虎窝啊!

  “有人追来,有巡守追来?”

  算不准没敢说有鬼,这说的谁信?

  那凶猛的母老虎还不把算不准扔出去完事。

  “那撞门的又是谁。”

  见曹氏听到刚刚声音,算不准也不能否认说道:“不知道啊!要不你瞧瞧。”

  “我告诉你,算命的!你可别整什么幺蛾子,要不我非宰了你不可。”

  说完,拉开门向外看去,屋外没人,自家门却睡了一人,曹氏黑夜识人跟玩似的,一看便知,这人是算不准的徒弟秦侩。

  “你敢耍老娘,这不是你徒弟又能是谁。”

  “赶紧带着你徒弟滚。”

  曹氏认为这是算不准串通徒弟耍无赖,毁自己名节。

  气不打一处来,准备采取暴力。

  算不准见曹氏似乎没看到女鬼,心里松了一口气,可他又不敢走夜路回家。

  “我说,曹氏,你这就过分了,你见死不救我也认了,我这要是被巡守抓到,我们怎么解释这大半夜的干什么去了。”

  曹氏抓住算不准的后领,想把他扔出去。

  而算不准死死顶着门,张氏手劲很大,他却死不撒手,疼得脸都变形了,依然如故。

  这疼总比死好,这曹氏还真能把自己杀了不成。

  “别耍赖,我看你是心里有鬼,再不走我真不客气了。”

  曹氏不知这算不准抽的什么风,就是不肯走。

  她手上力气加重,可算不准还是忍痛,宁死不屈。

  她还是第一次感觉算不准居然这么有尿性。

  曹氏不忍再加重力道,皱眉,松了小手:“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心里也是火大,可这算不准撒泼成这样,要是被人见着,以后哪还有脸在这讨生活,更是坏了自己名节。

  忽然她听到有脚步身往这地方赶,知道不好。

  “快把你徒弟拉进来,有人来了,这要是被人瞧见,我真宰了你。”

  曹氏嫌弃秦侩,便让算不准动手,算不准有母老虎壮胆也没敢出去,硬是拉住秦侩的手拖了进来,关了门。

  过了一会,巡守队脚步慢慢远去,不曾发现这边的异常。

  “你刚刚出去,有没看到什么?”

  算不准问得甚是小心。

  曹氏白了一眼算不准,指着柴房,“你们就在这待着,天不亮就走,那时没人,要是被人看到,我就宰了你们。”

  曹氏眼神凌冽,杀气毕露,吓得算不准差点也尿了。

  这绝对是只老虎成精!

  算不准,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心到是大得很。

  他把秦侩丢到柴房草推里,就离得远远没再管,他自己也安心的找个地方准备睡上一觉。

  白虎张寡妇居然能辟邪,女鬼愣是没追来,这让他庆幸不已,认为自己还是福星高照。

  算不准这两天折腾的够呛,疲惫不堪,少时便沉沉睡去。

  “郎君。”

  算不准回头,这不是赵月婵小娘子吗!

  还是那么漂亮迷人,叫他郎君的也就只有这位小娘子了。

  “赵小娘子,你没事了?”

  他还记得,赵月婵被仇家追杀,而后再无音讯。

  “郎君。”

  “没事就好,赵小梅小娘子我已安排妥当,你放心。”

  见赵月婵一个劲地叫自己“郎君”,而面无表情,说话生硬,好似不太正常,难道是被打傻了?

  算不准心中有些疑问却未说出口。

  “小娘子,没事,我就回去了?”

  算不准有点心虚,毕竟把赵小梅卖了,虽然赵小梅武艺高强,可要是在没醒来之前,别人做点什么,他也是难辞其咎。

  “郎君”

  还是只有这句话,没有别的,赵月婵好似只会说这句一般。

  “这……”

  算不准察觉不对,这声音好似在哪听过。

  而这人确实赵月婵,可声音却似是而非。

  难道这是……

  刚刚遇到的女鬼?

  算不准脑海想到这,一下惊醒,一身冷汗。

  这是那女鬼又追来了,还化为赵月婵的模样?

  想到这,他起身就跑,也顾不上徒弟秦侩,往他心中那棵救命稻草奔去。

  曹氏睡得正香,忽一人从窗口蹿了进屋。

  吓得她赶忙飞出,一掌向来人劈去,劲风肆虐,这一掌断金裂石。

  “我。”

  幸亏算不准出声及时,幸免血溅当场。

  曹氏武艺高强,收放自如,抽了掌。

  “算命的,我真是小瞧你了。”

  这话确实在夸算不准,见过不要命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为了窥视自己居然连小命都不要了。

  “你说,姑奶奶是直接把你活埋了!还是杀了再埋?”

  黑暗中,算不准看不清曹氏的表情,不知她说得是真话还是气话,不过语气却没刚来时那么凶狠。

  “曹……曹氏……我估计……我跟你说……我遇鬼了……你可能也不行。”

  “废话。”

  算不准话音未落,就被骂了。

  “有鬼,我看真是你心中有鬼!你也不看看老娘是谁,鬼也敢来老娘这放肆!”

  曹氏说得倨傲无比,薄薄的亵衣居然压不住那高耸。

  可惜算不准夜盲的厉害,哪能瞧见这等福利。

  “给我滚出去。”

  曹氏小脚用力,踢在算不准屁股上,疼得他哎呦叫唤。

  “闭嘴。”

  算不准害怕地止住了声音。

  使劲揉搓屁股。

  “真的有鬼,曹氏,真的有鬼。”

  算不准说得悲切,不知是吓得还是被踢疼的。

  “你个狗东西,赶紧滚,不滚我一脚踹死你!”

  轻轻一脚对算不准来说却是力大无穷,栽倒爬不起起来,疼得直哼哼。

  “郎君。”

  正在曹氏下狠手时,那句“郎君”又不时响起。

  算不准刚刚还睡倒在地要死要活,可就两个字让他生龙活虎,爬到曹氏身前抱住大腿急迫道:“救命,救命,她来了。”

  这边算不准占了张寡妇的便宜,抱着人家大腿瑟瑟发抖,而曹氏也惊呆了。

  她可不像算不准是吓的,她这是吃惊自己的命格,还有武艺,这女鬼居然敢来找她晦气。

  这让她兴奋不已,话说长这么大,还真想见见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聚精会神,四处搜寻,居然忘了那抱着她大腿占他便宜的算不准。

  “郎君!”

  叫声再起,只见曹氏内力震动,算不准被震到床边,而曹氏飞身而去。

  可惜事与愿违,曹氏无功而返骂道:“什么鬼东西,只知道躲躲藏藏,要是被老娘抓住打得你魂飞魄散。”

  她这边,没抓到鬼浑身不爽,而算不准可是爽了,被震的七晕八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师徒两人终于都不省人事。

  日晒三杆,师徒两人才悠悠醒来,可两人同时发现已经被捆住身体,捂住了嘴。

  算不准一猜便知,这坑定是曹氏那母老虎干的。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曹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进门来。

  “哟,这两是谁呢!”

  “怎么被捆住扔我柴房了,太不像话了。”

  曹氏松开算不准的嘴,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翘起了腿。

  “说吧!这事该怎么了?”

  “老娘的便宜可不是白占的。”

  曹氏说道这算不准到是回忆起了昨日之事,而他又想到最后抱住曹氏那光光的大白腿诱人的场景。

  心里一颤,这该如何是好。

  算不准依旧装傻:“曹氏,昨天那女鬼你也瞧见了,怎么怪起我来了!”

  “这鬼可是你家招来的,我也是受害者。”

  曹氏笑了!

  笑得艳如桃花,双腮酡红,眼神撩人。

  那绣花鞋,在算不准眼前晃啊晃的。

  师徒两人都看呆了,刚刚还挣扎的秦侩也老实起来。

  这哪像昨夜那母老虎,难道被女鬼附身了?

  “曹氏,你笑什么呢?”

  算不准心虚,被曹氏笑得心里更是不安,对方不生气也就罢了,还笑得那么撩人,怎么都觉得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女鬼不女鬼的事,我也没瞧见,到是你昨夜闯我闺房,又见我身子,还摸了我。”

  “这事,可不能说算就算了!”

  曹氏说的还真是,可不是看了人家身子又摸了人家大腿,虽说算不准有夜盲,可这怪得了谁!

  “栽了!”

  算不准知道,这事要是不处理好,今个他也别想出这个门了。

  秦侩乍听这么八卦的事,激动地两眼放光,羡慕又嫉妒地看向算不准,又看看曹氏,像是在意淫自己就是昨天那个他。

  在秦侩那是八卦,可在算不准这确实如闻噩耗。

  “曹氏,要不我赔你钱?”

  “你看如何?”

  那说的是情真意切,小心翼翼,生怕曹氏翻脸。

  “你有多少钱?”

  曹氏不为所动地悠悠问道。

  话说到这,算不准也安心很多,这只要有的谈,也就钱多钱少的问题,那就不是什么大事了。

  算不准挣扎起身,靠着柴房的立柱。

  “五十钱,如何。”

  “哟,没想到你个算命的居然存到这么多钱啦!怪不得昨日你老娘找了王媒婆做媒。”

  “是是是,这你都知道了,这样,我再给你加点,八十钱。”

  “这可是我全部身家了,再多我可没了。”

  算不准像是在跟曹氏谈买卖一般,讨价还价。

  可曹氏却轻蔑地瞧着算不准,依然不为所动,晃着绣花鞋。

  “你想要多少?”

  “你开个价。”

  算不准吃不准,曹氏到底想要多少,也只能让她出价,自己才好讨价还价。

  “昨个,你老娘找王媒婆,又使了钱对吧?”

  “这个!”

  算不准思考片刻想起,昨日老娘确实去了王媒婆那,以她的性格使了钱也属正常,便点头应是。

  “那就好办了,今个我放你回去,你就跟你老娘说,王媒婆许的事你应承了。”

  说到这,曹氏低下头和算不准双眼对视。

  “这事成了,那昨夜之事也就了了。”

  “行!”

  算不准答应的干脆,这有什么不行的,就算王媒婆给自己找个瞎子瘸子,一闭眼也就过去了。

  这也不算什么事。

  曹氏见算不准答应犹如松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既然定了,你就别反悔,要是让我知道你出尔反尔,这就是你的下场。”

  “砰”的一声,曹氏把柴房磨刀的一块大青石给劈碎了。

  曹氏拍拍手,松开了算不准的绳子,扭着大屁股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