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四章 白虎现身
 
  要说命理六字,白虎克夫,算不准真不知道。

  他家里藏书从不曾介绍,只知当代大神根据观星之法演变而来。

  市井传得玄乎,有鼻子有眼。

  算不准腼腆害羞,张寡妇落落大方,请入席间。

  “这么晚还没吃饭,昨个又不归家,你又惹祸了?”

  张寡妇像是关心,又像是调侃,笑颜如花。

  算不准很是享受,由着张寡妇扶着落座,身体虽略显僵硬,心却飘飘欲仙。

  “瞎说!”算不准调笑道。

  “来只鸡,两碟小菜。”

  “哦!对了,今天高兴,再来半壶酒。”

  算不准挥手叫菜,阔绰大气,声音比平时大了少许。

  “怎么,发财了?你这是要讨媳妇了,还是怎么啦?”

  张寡妇乐得不行,扭着蜂腰肥臀去后厨了。

  偷眼瞧着张寡妇离去的背影,师徒两狠狠咽了声口水。

  算不准一把打在秦侩头上:“往哪看呢,小小年纪不学好。”

  “师傅,没看,没看。”

  秦侩当即否认,在筷筒里抽出一双竹筷,眼巴巴地望向后厨门帘。

  “瞧你没出息的样,别给师傅丢人,要不回去看我不抽你。”

  算不准其实也好不了多少,但他还是管教起徒弟。

  现在不忙,厨房荤菜都是现成的,炒了两盘菜,菜也就齐了。

  张寡妇没别的客人招呼,也同桌坐下,放了一把瓜子磕起来。

  “我说,算命的,你这么不给自己算算,什么时候能讨到媳妇?”

  张寡妇说话,嘴上没个把门,哪壶不开提哪壶。

  原先算不准被张寡妇迷得五迷三道,可听对方提这事,他就垮了。

  “我说,张家娘子,你可不能这么说,我到是想娶,可别家小娘子也要愿嫁啊!”

  算不准说得有点惨,张三娘更乐了,眼睛都笑没了。

  似乎看到别人倒霉,自己浑身舒坦一般。

  “那也不见得,既然你老大不小了,但长得还行,白白净净的不是。”

  “可就是你家,人口太多,就靠你一人操持,确实也累了点。”

  “不过你放心,算命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你为人孝顺,也许哪家招你入赘呢。”

  说完张寡妇那是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算不准也不理会张寡妇那股骚劲,那鸡吃得没吐骨头,那酒喝得滋滋响。

  幸福着呢!

  张寡妇在他眼中就是一陪酒的,想到这,算不准也乐了,美滋滋地哼起小调。

  “我说曹氏,你也别说我,我看你也要为你自己做做打算才是。”

  “真不行,晚上我去敲你门?”

  算不准酒壮怂人胆,说得爽快,一点也不顾及一旁少年人秦侩的感受。

  “我就怕你不敢来,今晚老娘门不栓,有本事你就进来。”

  曹氏这是将了算不准一军,刺激的算不准不行不行的。

  “好,谁不去,谁是小狗!”

  算不准回得激动,曹氏也一拍桌子叫道:“行!谁不来,谁是小狗!我看你尿醒了,敢不敢来!”

  “你……”

  算不准还想说,被秦侩拉了一下,这才没再叫嚷,仿佛酒有点醒了。

  “结账。”

  “先赊着吧!留着钱买点米回去,你家都快断粮了。”

  算不准这才想起,家里还有好几口子等食呢!

  “不赊。”

  算不准豪气喊道,拍了一块碎银在桌上,起身就走,可多年没吃酒,此次吃得猛了些,差点一屁股倒地。

  秦侩是眼疾手快扶了一把,这才没出丑。

  给钱哪有不收的道理,而且还是银子,这可是好东西。

  曹氏眉开眼笑地收起了银子。

  这年头物价还行,可鸡、酒那可都是奢侈品,想吃就得多花钱。

  发了横财,算不准踌躇满志,买了一袋米,一袋面,又弄了点猪下水回了家。

  刚进院门,林氏也就是算不准阿娘,已然在门口盼望多时。

  “怎么现在才回来,瞧你这身脏的,又惹什么事了?”

  说完上前拿着扫帚在算不准身上扫灰。

  “没事就好,怎么一股酒味?”

  林氏嗅了嗅鼻子,确实是酒味,可想到儿子哪有钱买酒,又不太确定。

  算不准傻笑没出声,秦侩拱到林氏面前,把满身粮食露了出来,“师婆,你看,这可都是师傅昨挣来的。”

  “这么多!”林氏大喜,平时不怎么待见秦侩,今天难得给了好脸色。

  算不准回来了,全家高兴地出了门来嘘寒问暖。

  又见带了很多吃食回来,更是笑得脸上褶子开了花。

  算不准趁没人,悄悄给老娘塞了十两银子,把林氏吓了半死,活了大半辈子了,可从来没见过银子。

  就连一件银首饰都没有。

  林氏,又是激动,又是流泪,手握银钱,半晌无语。

  算不准安慰了一会,又编了钱的来历,才算过关。

  可这并没完,钱的来历林氏弄清了,可每日心头压的事却涌上心头。

  “儿,你等着,我这就去找王媒人。”

  “这次无论如何你要给你定门亲。”

  “就算买婚,老娘也给你找一个。”

  话音未落,人已夺门而出,走得甚是急。

  算不准见老娘风风火火,也不在意,传宗接代要说急,也就老娘最急。

  为了这事老娘差点把媒人告到官府,缘由是不能给自己儿子保媒,收脏钱。

  这确实也没冤枉媒人,可也不能全怪媒人,连只鸡的彩礼都出不起,瘸子都不愿嫁到进算家门。

  林氏去找王媒人,不到一顿饭功夫,人又回来了。

  脸色不太好看,像是被气到了。

  算不准可不敢这时候去招惹老娘,回屋睡觉去了,秦侩也不傻,早躲到菜园浇粪去了。

  一觉醒来,天地已陷入黑暗,看不到一点光亮。

  算不准不敢惊扰一帘之隔的长辈,悄悄穿了衣服走出门外。

  “师傅。”

  这声来得突然,吓了算不准一跳,可听闻是徒弟秦侩的声音,心弦松了下来。

  这秦侩不在柴房好好睡觉,蹲门是几个意思?

  “你这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

  算不准语气不佳。

  秦侩傻乐,摸摸头,陪笑道:“师傅,你是不是要去敲张寡妇的门?”

  秦侩有点不好意思,又接着道:“带我一个呗!”

  听到这话,算不准更来火,我这龌龊事能带你去吗,一把掌打在秦侩头上。

  “你个二呆子,带你去干什么?”

  “带你去听老子墙根啊!”

  说完不解恨又一巴掌过去。

  这次秦侩是真被打疼了,龇牙咧嘴:“师傅,我这不是为你老人家着想。”

  “你总需要一个把风的吧!”

  “万一……也有个报信的不是。”

  听到这茬,算不准总算是默默同意了,也是,有个万一也好拿秦侩顶包,少年人和寡妇,这话总比自己好听点。

  “还是你小子机灵。”

  “走着。”

  算不准得意兴奋,像是今晚能成好事。

  师徒两人怕遇熟人,走的都是巷子小路。

  曹氏也算家底殷实,住的地段在三山街附近,她的酒肆虽然在巷子里,可也有点名气。

  这巷子里都是高墙大院,大门紧锁,四周无窗。

  眼下天黑,四处无人,巡夜之人一般也不来这后街小巷。

  推门,没开。

  “曹氏个怂货,说好给我留门,居然骗我!”

  算不准义愤填膺,秦侩在一旁劝道:“师傅,既然没留门,我们还是回吧!”

  “不行!既然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

  “你蹲下,我翻进去。”

  “师……师傅这不好吧!”

  秦侩有点抗拒,可也架不住师傅的淫威,还是让算不准踩肩向墙上爬去。

  这偷鸡摸狗,算不准熟门熟路,翻寡妇墙倒是第一次。

  算不准心里很亢奋。

  估计也是太兴奋,跳下去是一个激动把屁股蛋子摔得生疼。

  一个劲地揉搓,表情痛苦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天黑院里也是黑漆漆的,屋里灯也灭了,估计曹氏也睡了。

  算不准从小条件不好没肉吃,有夜盲毛病,他只能按照熟悉的路线摸了过去。

  就在到曹氏窗下时,脚下不留神似踢到一个物件,发出了丁点声音。

  可屋里曹氏似乎非常警觉。

  “谁。”

  一声厉吼,声音虽小,却如猛虎一般凶猛,威严。

  吓得算不准一屁股摔倒,连滚带爬就像后门跑去。

  “老虎。”

  算不准,吓得七晕八素,这吼声居然带有煞气,有择人而噬的大恐怖。

  想跑,却被人死死踩在脚下。

  “狗东西,晚上敢来老娘这偷食,我看你不想活了。”

  听这声音,算不准知道这人是张寡妇,他没想到这张寡妇居然也会武,而且这般凶狠。

  一句话就像要人命,而踩在后背的力气如有千金,胸口压得喘不上气,再大点力,估计自己就要吐血而亡。

  “是……我……”

  算不准终于憋了口气,吐了两个字。

  “算命的,你大晚上不睡觉跑老娘这来做什么?”

  曹氏这是完全忘了白天赌约,如果算不准一个回答不好,就让他人间蒸发的节凑。

  脚稍稍抬起,算不准胸口好了些,也能说上话了。

  “曹家娘子,我们午时不是有赌约的吗?”

  “你别误会,我就是不想做小狗,过来打个招呼!”

  算不准说的鬼话糊弄别的小娘子估计能成,可这张氏可是人精,天天做的开门的生意,哪还不知道算不准想干嘛!

  “行就是,那我也没给你留门,你翻墙进来又是为何?”

  曹氏这是逗算不准玩了,总归熟人,也不能真杀埋了不是。

  “我能先起来说话吗?”

  算不准小心地提着要求,可曹氏脚下又用力,算不准只能闭嘴不提此事。

  “我说,张家娘子,你真别误会,这片谁不知道我算大师人品好,又胆小。”

  说到人品好,胆子小,曹氏笑了。

  “起来吧!”

  这时,曹氏不但让算不准起了身,还拉了一把。

  这一拉还真把算不准吓到了,抖了几下,想跑又不敢跑。

  “瞧你那点出息。”

  “你算大师要说人品好,这事我就不听了,可胆子小那也不见得,这么多年,你干的那点破事还少吗?”

  曹氏揭着算不准老底,不过话风又一转:“不过,谅你也不敢来招惹老娘。”

  曹氏才二十,比算不准小一轮多,可现在训算不准,就像骂孙子一般。

  算不准也是悲剧。

  “是,是,是!”

  曹氏说什么,算不准都不敢回嘴。

  曹氏也知道算不准的意思,从婚嫁的那一天,第一次相见,她就知道这人的眼神不对。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从来不招惹自己,也只是没事偷瞧自己。

  今天却借着酒话上门了。

  说了半天话,曹氏见算不准总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有些失了兴趣。

  “要不去我屋坐坐?”

  曹氏调侃,算不准听到此话吓了一跳,连称不敢。

  “真不去坐坐?今晚老娘高兴,要不你再给我算上一卦,算我究竟何时再嫁!”

  我的个亲奶奶,就这母老虎,你还想再嫁,白虎命,老虎般凶狠,有人敢娶你才是见鬼。

  算不准心里恨上曹氏了,默默诅咒。

  可他完了,他一般心里想要的却总要不到。

  算不准不敢答话,曹氏也就没了逗弄心思。

  “回吧!”

  算不准听到此话犹如大赦,向来时围墙跑去。

  “走后门,还翻墙,我看你是皮又痒了。”

  背后的声音让算不准脊梁背发麻。

  飞一般开门离去。

  出了门,黑影中秦侩蹿了出来,一脸兴奋道:“师傅怎么样?”

  “得手了没!”

  秦侩刚想说,那张寡妇如何美如何好,又被算不准一巴掌拍在脑袋上痛呼不已。

  “别给我瞎传,这事到此为止。”

  狠狠给了秦侩一巴掌后,又小心翼翼地看向曹氏后门,见没人追来才算放心。

  可曹氏没追来,一女子深更半夜的却向算不准慢慢行来。

  看到这女子,算不准揉揉眼睛,这是人是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