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口袋里有妖怪 > 第一章 “大吉”
 
  震为雷雷地豫雷水解雷风恒

  地风升水风井泽风大过泽雷随

  黑云滚动,天昏地暗,惊雷响起。

  “震卦!”

  “这是何解?”

  “难道,今天不宜出门?”

  “可不出门,吃什么?这一大家子!”

  “徒儿……出门了……”

  “来了,师傅。”

  来人十四五岁,面容干净,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衣物已经洗得发白,补丁满身。

  “师傅,您吃点。”

  徒弟把手中半块面饼,递到师傅面前。

  “秦侩,你吃吧!我不饿!”

  见师傅不吃,秦侩撕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剩下的揣进怀里,拍了拍,像是藏了黄金一般。

  “师傅,戴个雨笠吧!”

  秦侩抬头看天,伸手接雨,可哪里有雨。

  “雷声大,雨点小,这雨下不来。”

  “走吧!”

  话毕,刚走两步,哗啦啦的雨直往下扑,吓得师傅赶紧接过雨笠戴上。

  “又玩我。”

  秦侩见师傅狼狈,一旁偷笑,脸憋得通红。

  “你个二呆子,笑个屁。”师傅一脚踹了过去,这动作又急又快,应该是常练。

  师傅踢得也不重,秦侩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疼,揉搓了一下屁股蛋,便奔跑在雨中。

  升洲金陵白鹭洲江东门,离三山街不远,算不准,也就是秦侩的师傅常常都是在这一带活动。

  他今年三十有六,上有老父老母,再上有太公,再上太太公都还健在,往下就没了,一脉单传,背负人伦压力。

  可重负在身,家无良田,谁家姑娘愿许给他?

  媒婆迫于官府制服也曾保媒,可······

  以至于,算不准单身至今,每到梦里都渴望软玉温香在怀,心中迫切不已。

  秦侩是算不准摆摊时捡回来的,至今已有三年有余,为人勤快好学,善于拉生意,本家姓秦,排行老二名唤二呆。

  算不准赐名秦侩,意思以后两人合作,一个摆摊,一个拉客,都不至于饿死。

  三山街经常有庙会,平时也不少人在这做买卖,算不准每天风雨无阻在这摆摊撞机缘。

  何为机会?还不就是天天在这看人。

  看从谁的口袋里能掏个一文、两文钱。

  刚刚还下雨,这到了地方,雨也就停了。春雷响,惊蛰起,这也算到夏天了。

  师徒二人来到老地方,开始忙活起来,把寄放在老李家的桌子搬出来,铺上褂布,上画八卦,外露算字。

  桌上一个铜铃,一个龟壳,六枚磨得发亮的铜钱,齐全,这就是算不准的全部身家。

  “二呆,行了,你赶紧去拉客。”

  “今天天不好,人少,你多撘点。”

  算不准嘱咐秦侩去做托拉客,秦侩激灵得很,小眼睛贼亮,连忙拍拍身上灰,给了算不准一个“师傅你瞧好的眼神”。

  既然秦侩去拉客了,算不准赶紧端坐,闭眼养神,嘴上念念有词。

  天气差,出来游湖赏花的人又少,秦侩半天也拉不来一个,算不准有点困意,睁开眼,不能再装了。

  “咦,这两姑娘,一身剑袍,雨伞名贵,来历不凡。”

  “走着。”

  算不准摇动铜铃,三两步追到面前,速度潇洒,有点味道。

  “两位小娘子,请留步。”

  算不准左手铜铃,右手托龟壳,摆了一个世外高人的pose。

  两女突然被叫停,眼中不曾有一丝惊讶和紧张,像是习以为常。

  见来人打扮,便也明了。

  不过,她们仔细打量了古董龟壳,半晌默不作声,似有所觉。

  算不准尴尬不已,这套路不对啊!连忙换了一副表情。

  算不准嘴角上扬,低头抱拳行礼,估计习惯两手有物,动作熟练异常。

  “两位小娘子好。”

  “我观这位小娘子,心中有急,而面相上看,有喜,是事有成之兆。”

  “两位,不嫌弃可以算一卦,必定有所成。”

  算不准说得是套话,谁没有一点事,青春年华,情情爱爱,事情繁多,欲望更多。

  两女收回目光,打量算不准一眼。

  这两女容貌绝佳,尤其黄衣女子更为俊俏。

  青衣女子拉了下黄衣,在她耳边悄声道:“姐姐,这相师看着不起眼,可手中之物来历不凡,要不算一卦,这次风险极大……”

  “小梅!”黄衣制止了青衣,轻呵。

  黄衣的声音悦耳动听,语气急迫。

  算不准,江湖闻名已久,耳朵更是灵敏,听得一字不差。

  观其言,知其意,算不准心中微动,笑得更从心。

  “两位都是贵人,我这卦也就两文。”

  见两人无动于衷,算不准知道是大鱼,两眼放光,腰更直起。

  “我这上古神龟壳,来历神秘,保证算无遗漏,两文不多,算得准,希望两位贵人抬抬手。”

  两女对视一眼,主意已定,青衣女子上前一步道了一句好,一副上等人施舍模样。

  算不准非常不介意,什么人没见过,听名字就知道不过一丫鬟,比自己高贵不了多少。

  “来……来……来……这边请。”算不准引路摊前,三人落座。

  这只要坐下,三瓜两枣的肯定是跑不了,饭钱有着落了。

  “贵人求什么?”算不准注意观察黄衣,衣食父母不得不重视。

  青衣嫌弃算不准看自家小姐的眼神,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会不会算,求什么告诉你还用你算,赶紧开一卦,要不然砸了你的摊。”

  青衣脾气可不好,一言不合就要砸摊子,可不是什么好相于的主,再看她面容英气,动作熟练怕是个练家子。

  算不准知道不好,这两女穿剑袍不带剑,原以为是喜好,结果……

  错了,错了。

  “别动气,我开。”

  “请坐,请坐。”

  算不准被逼开卦,青衣依旧嫌弃凳子,坚持不坐!

  真是翻身的农奴比地主狠。

  算不准手拿龟壳,桌上抹去,六枚铜钱不见。

  龟壳摇得哗哗响,算不准嘴上念念有词,究竟念得什么,鬼才知道。

  铜钱出壳,卦成。

  “大吉啊!”

  算不准夸张地跳起来,激动不已。

  “卦象所说,此事必成,且有贵人相助。”

  “恭喜,恭喜。”

  知道两女会武,算不准不敢再忽悠,赶紧打发二人。至于准不准?怕甚,又没说什么事大吉。

  两女听闭,青衣喜于言表,落座,黄衣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小姐,看来这贵人就是张六郎,信他肯定收到了。”

  黄衣依旧沉思,盯着桌上龟壳,她对算不准不太信,可这龟壳让她信了。

  “贵人!”

  算不准做了一个要钱的手势。

  “走!”黄衣说完,起身离开。

  青衣丢了一块碎银,赶紧追去。

  “发财了……发财了……”算不准不再欣赏离去俏影,一把捂住桌上的碎银,偷偷打量下四周,才拿到手心中细看,又咬了咬。

  “大气,注定有好命。”算不准小心地将银子塞到裤裆口袋,有点猥琐。

  这时秦桧走了回来,叫道:“师傅,你刚刚说谁有好命?”

  算不准偷偷一乐,一屁股坐下,一副前辈模样。

  “刚刚两个小娘子来算卦,面孔生得很,估摸是外乡人,我开了大吉之卦。”算不准得意不已,本还想说,得了一块碎银,但是又怕贼人惦记便绝口不提。

  这一句话把秦桧说得跳了起来,吃惊不已,激动地小声说道:“师傅,你又闯祸了!你开大吉,人家还不死!”

  “见鬼!”

  “走,师傅!我们赶紧走,过几天没事,再回来。”

  秦侩说完,不等算不准答话,连忙收拾。

  “死了,死了,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都怪那穿青衣的小狐狸精,泼辣凶狠。”

  “对,对,赶紧走!”

  算不准这时突然想起自己开卦是不能说好的,可当时情况他也是逼于无奈,一时失常。

  “呸呸呸,好得灵,坏得不灵!”

  “师傅,没用!别吐了,等会渴了没水喝,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秦侩有点着急,为这事没少挨过揍,每次师傅跑得快,自己都是出气筒。

  “走,走,桌子老李会帮我搬回去,我们先走。”

  算不准说完,慌张地带着秦侩向离江东门而去。

  每次只要算不准管不住自己的嘴,都会去城外避难。

  这雨下得也很奇怪,城里暴雨,这城外一滴雨点子没有,路都是干的。

  师徒两人很庆幸不用走泥路,要不然到了牛首山,鞋肯定废了。

  动作再麻利,这几十里路走下来,人也累了。

  安居观,坐落于牛首山脚下,山上有个牛头禅寺很是出名,香火鼎盛,型男信女众多。

  而师徒俩落脚的安居观,那就小巫见大巫了,可以用破观来形容。

  连年大战,民不聊生,人命如草,这不知名的小道观,早已人去楼空,破败不已。

  “先去打点井水。”

  “渴死我了!”

  算不准一屁股瘫在道观的蒲团上,不肯起身。

  道观还算干净,不漏雨,不漏风,只是显旧。

  正堂供奉三茅真人,茅盈、茅固、茅衷。

  观小,正堂院后是起居室,园中因师徒常来倒没什么杂草,显得很是空旷。

  秦侩煮了井水,拿出面饼,小心地撕了一半,而怕撕得时会有碎屑,故撕得很慢。

  一杯热水,一半面饼,递到算不准面前,他也不客气,这一路饿急了,狼吞虎咽,吃得那叫一个香。

  算不准三两口吃完,灌了口井水吞下,有点食不果腹。但是他没去打扰秦侩细嚼慢咽,享受美食,毅然出了后宅,向正殿走去。

  他知道,徒弟很孝顺,见他吃完,肯定再会分半块给自己,可这让他于心不忍。

  “多好的孩子,世道艰难,生活不易啊!”

  “三茅真君在上,弟子算不准,拜上。”

  算不准磕了三头。

  “三茅真君,不要见怪,这次行色匆忙,未带贡品,莫怪,莫怪。”

  “给您老人家磕头,也算赔礼了,这次又打扰了。”

  “好久没人给你擦拭金身,你看又脏了,我给你擦擦,你下次一定要保佑我。”

  算不准继续唠叨,开始打扫正殿,一看就是常做的,手脚麻利,一丝不苟。

  一会秦侩食完,也打水来帮忙。他还让算不准坐着不要动手,一人忙碌。

  徒弟孝心可见,算不准也由得他表现,一人坐在后院藤椅上,抬头望着满天的星辰,可惜没有一杯茶,情怀不在。

  显得落寂,生活如此,心境不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