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精灵不能胖 > 第十七章 孔龙让离
 
  离开了老板娘的房间,黛西往三楼走去,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的台阶,饶是月光明亮,楼梯仍然有点昏暗。

  微风拂面,她的脸颊还有些烫。

  “莉娜姐姐也太放得开了吧……”

  她不由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发出了轻轻的叹息。

  “好好看,并且真的好大……”

  “莉娜姐姐是好人呢。”

  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就这样笃定,非要说的话只能说是直觉。

  从小就被保护的女孩子总是会很容易相信人性的善良,黛西就是这样,虽然很怀疑头一天带她来旅馆的小混混可能不怀好意,但是当她看到老板娘望向她的目光时,她相信莉娜姐姐是一个好人。

  这一点很奇妙,并不一定是越复杂的人看人就准,和阅历没有多少关系,清澈的眼睛更容易看穿浑浊的水,千帆阅尽的人则容易想得复杂。

  善良与否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确认,黛西不知道老板娘的过往,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

  房间的门被关上,莉娜重新回到了水中,她的嘴角还带着没来及散去的笑意。

  她想到自己也曾经像黛西一样,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小女孩,曾经的妹妹也是。

  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水里,她不由得想到了很多事,有好的,有坏的,有开心的,有不幸的……一件一件地从她的脑海中飘过,直到桶里的水渐渐变凉,才发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或许是水里泡得太过安逸,她仍旧并不想离开。

  她缓缓地捞起一捧水,再放松指缝,任由水从手里流走,如同春怨。

  只是手心里剩下的水还没来得及逃脱,便化作了一团蒸汽,紧接着变作了一团火焰……

  心情在摇曳,忽明忽暗。

  她的本名不叫莉娜,莉娜只是她用过的无数代号之一。

  奥德旅馆的上一任老板实际上并不是她的父亲,仅仅是一个提前准备好的角色,扮演了那么久就是作为一个备用的落脚点——只是没想到居然用到了,并且一呆就是很多年。

  但是三楼的房间确实是她留给妹妹的,不过就算有一天妹妹来了,估计也不会选择住进去。

  高高在上的人啊,怎么会选择如此简陋的房间。只是个残存的念想罢了,这里面的故事太长了。

  “不甘心,更不想作为。因为怎么选都是错的。”

  火焰坠入桶中,偏偏又固执地不想熄灭,于是水温又变得温暖起来。

  她是一位人族法师,至少曾经是。

  化名是为了生存,因为她真正的名字还停留在在帝国的通缉令上,那封通缉令上的画像还是她初入法师学院留下的影像,青春靓丽,对未来充满希望。只是底下的文字不再是“皇家预备法师”,而是充满讽刺的“叛逃”……

  “我那么相信你,包容你,为了你的事业,我甚至不在乎父母的想法,当我的世界唯独剩下你的时候,你却说我背叛了你。”

  “叛逃?这个世上,除了你,我还有什么可以背叛的?”

  “我从未背叛你,因为没有谁可以背叛她自己。”

  她的眼里蕴含着水汽,却迟迟没有眼泪滴落,只是如同桶中的水一样逐渐冰冷。

  “妹妹……”

  ……

  查理斯的头有点大,新任务要求八组众人尽快打入风铃堡内部,通过任何方式打探洛萨城主的近况。

  虽然像这样的潜入被分散成多个部门多个小组,八组只是其中的一条线,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查理斯并不觉得轻松。

  一是八组是刚刚成立的小组,急需要立功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二是洛萨的事情也同样勾起了查理斯的好奇心,对于风铃堡的事,他也很想一探究竟。

  总之就是,进度必须得加快了!

  日常的交流还算不错,几天里,黛西和队员们已经很熟悉了。晚上和大家了商量下后,查理斯决定利用研究新的剧本的机会,看看能否进一步打听到她家里的情况。

  逃家的少女已经出来有些日子了,按道理,她应该想家了。

  通过舞台剧的交流,查理斯发现这个世界里,文艺方面更加接近于他所了解的西方世界,尤其是故事,虽然很多名字不一样,但是内核都是那些东西。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没有东方故事的时代。

  那就好办了。

  查理斯构思了一个剧本,剧本的名字叫《孔龙让离》。

  故事是这样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贤者叫榛子,他家很穷,只靠着养一头猪过日子。

  有一天,榛子的媳妇儿要到集市去,儿子孔龙哭喊着要跟着去,榛子的媳妇儿就说“你乖乖在家等着,等妈妈回来了杀猪给你吃。”孔龙信了母亲的话。

  媳妇儿到集市后回来了,榛子就要抓住家里唯一的猪把它杀了,妻子制止他说:“刚才只不过是与小孩子闹着玩儿罢了。”

  榛子说:“再苦再累不能委屈孩子,人要讲诚信!小孩子是不懂事的,是要靠父母而逐步学习的,并听从父母的教诲。如今你欺骗他,是教他学会欺骗。当妈的欺骗儿子,做儿子的就不会相信自己的母亲,这不是把孩子教育好该用的办法。”

  于是他还是把猪杀了。

  在吃饭的时候,一盘猪肉摆在桌上,大人和哥哥们让孔龙先吃,孔龙挑了一块最小的肉,

  榛子问他为什么,孔龙说:“我年龄小,食量小,按道理应该拿小的。”

  榛子又问:“你还有个弟弟哩,弟弟不是比你还要小吗?”

  孔龙说:“我比弟弟大,我是哥哥,我应该把大的留给弟弟吃。”

  榛子听了很高兴,认为孔龙是个好孩子。

  可榛子的媳妇却不乐意了,她觉得既然猪都杀了,就应该好好吃肉,还磨磨唧唧不是逗我玩呢。

  于是榛子和媳妇因为这事吵了起来,甚至要闹离婚。

  大人们问孔龙的看法,孔龙想:“他们现在谁也不服谁,也不知道互相体谅,以后也不会幸福的,还是离了好。”

  父母听了孔龙的话,都反思了自己的行为,互相体谅了对方,最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就是《孔龙让离》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