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王爷他假正经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将计就计㈢
 
  谢韫离开两周,蒋婉偶尔能收到他寄来的信,有时说一说北疆的天气,有时说一说北疆的战事。

  老夫人病重的消息是某一天夜里送到煜王府的,彼时蒋婉正在熟睡,一听霜降说完立马从榻上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下就往蒋府去了。

  三更刚过,蒋府灯火通明,老夫人住的永康苑里人声鼎沸,未进院子,便听到蒋权声音凌厉:“什么叫不知道?老夫人每日膳食皆由你们动手,哪里出了差错怎么会不知道?”

  膳房的人被蒋权呵斥的不敢开口,一群人瑟瑟缩缩的站在一旁。

  蒋婉拧了下眉,走上前去:“这是怎么回事?”

  蒋权回过头看,瞧见蒋婉有一瞬间的怔愣:“他们连你也通知到了?”

  “父亲的意思是,若是赵嬷嬷不派人通知女儿,父亲准备瞒着?”

  没了谢韫在身边护着,蒋权完全不畏惧蒋婉,他冷着声音:“自从进了煜王府,你是愈发不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你眼里可还有尊卑?”

  蒋婉侧头睨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她冷着脸走近屋子,老夫人平静的躺在榻上,赵嬷嬷在一旁候着,大夫正在诊脉。

  蒋婉握紧了手,她走上前去,在赵嬷嬷身前站定:“嬷嬷,这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赵嬷嬷便有些后悔:“老夫人最近觉得寒,老奴便命膳房每日里煮些姜茶,今日姜茶刚喝一半,老夫人突然倒下了,寻了好些个大夫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蒋婉点头,没再说话。

  她拧着没看面前的大夫扎针,待一切结束后她才开口问:“如何了?”

  “老夫人肺腑发虚,此为阴毒之症,你们这是在膳食里加了什么有毒的?”

  大夫话音一落,赵嬷嬷立马愣了:“不可能,永康苑的膳房是单独僻出来的,人手也都是信得过的家生子,万没有生出这种歹毒心思的。”

  “那就奇了怪了”大夫道:“这脉象明显是中毒之症。”

  赵嬷嬷还要说什么,被蒋婉打断:“依大夫看,这毒可有得解?”

  大夫摇头,没给准确答复:“不一定,且先用药汤吊着吧,能不能从阎王手里将人夺回来,皆看老夫人的造化了。”

  蒋婉敛去眸中不虞,看着大夫写了房子,让霜降两人送出去。

  霜降离开后,屋里只剩蒋婉和赵嬷嬷,赵嬷嬷跟着老夫人已几十年,蒋婉断没有怀疑她的道理,她拉着赵嬷嬷在一旁坐下:“嬷嬷,你且细细与我说说,今日祖母用了什么?喝了什么?包括穿的衣裳,带的珠钗,皆同我说一说,且想一想这里面可有与往日不同的地方?”

  赵嬷嬷这才仔细回忆起来:“今日用的是老夫人素来喜欢的酥肉,配了青菜,喝的就是普通的茶,衣裳……”

  赵嬷嬷顿了顿:“衣裳也是之前穿过的,首饰也没加,若说与往日的不同,大概……”

  “大概就是徐姨娘今日出现在小厨房过。”

  “徐媚?”蒋婉扬眉,有些惊讶。

  “是,在小厨房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最后被张嬷嬷发现,说了句不着调的话又走了,依老奴看,这嫌疑属徐姨娘最大。”

  蒋婉了然的点头,霜降去而复返,赵嬷嬷站起身,试探道:“那,没什么事老奴先下去了,老夫人的药方子得找人看着的。”

  蒋婉点头。

  目送着赵嬷嬷出了屋子,霜降看向蒋婉:“夫人,这事儿?”

  话说一半,她突然想起在屋外站着的蒋权,提醒道:“老爷还在外面呢。”

  蒋婉神色一凛,站起身来。

  看到台阶下蒋权神色不虞,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她低垂着眼睛,看不出眸中思绪:“徐姨娘在哪里?”

  蒋权本意是想责备,突然听她问这么一句,诧异道:“你问她做什么?”

  蒋婉凉凉的看了蒋权一眼:“祖母病的这样重,她身为妾室看都不来看?是不将祖母放在眼里?”

  “你……”蒋权自知说不过她,索性不再开口,他侧头吩咐身边人将徐媚叫过来。

  不一会儿徐媚出现在永康苑门口,瞧见蒋婉也在她晃了下神,瞬间恢复如常,她挽着蒋权的胳膊:“这么晚了,老爷寻臣妾来做什么?”

  蒋婉目光凉凉的,看不出喜怒,她冷嗤一声:“老夫人病重,你这姨娘倒是睡得舒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会儿这么舒坦,这病是因你而起呢。”

  “你说什么呢?”徐媚突然跳脚,连带着声音也大了几分。

  蒋婉抬眼看她,微微拧眉,她还没说什么呢,徐媚便这么沉不住气,果然是徐媚做的。

  就算不是她,她也参与了此事。

  蒋权也觉得徐媚反应太过奇怪,他斥责道:“你吼什么?吵到母亲怎么办?”

  徐媚瞬间安静下来,这蒋家一个两个的都看她不顺眼,既然这么不顺眼,让她过来做什么?

  瞧出徐媚的想法,蒋婉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提出自己的困惑:“听赵嬷嬷说,姨娘今日在永康苑的小厨房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怎么了?我小厨房没有鸡蛋了,我过来看看,不行?”

  蒋婉扬眉,徐媚此刻在她眼中特像……

  被猜到了痛处的猫。

  蒋婉点头,似是附和徐媚的话:“不是不行,只是,拿鸡蛋这等小事,也要劳烦姨娘亲自动手?”

  徐媚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她握紧了手中帕子,指尖泛着白,一双眸子此刻紧紧的盯着蒋婉,生怕她口中又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

  蒋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微微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还是说,姨娘干的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比如,下毒?”

  “你……你……别血口喷人。”徐媚看向身侧的蒋权,生怕他因此信了蒋婉那小贱人的话,她阴沉着脸:“大姑娘自回府便一直针对臣妾,难道大姑娘已经出嫁,也不能体会到臣妾的苦楚吗?”

  “大姑娘”徐媚见她,似有千言万语:“同为人妻,大姑娘能不能也为妾身考虑考虑?”

  闻言,蒋婉扯了下唇:“别,我可不敢,毒害太后,可是死罪,要诛九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