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王爷他假正经 > 第八十三章 吟诗会㈡
 
  李明瑶与蒋茹之间的事,蒋婉没多大兴趣,这边事情处理完,她又回了桌边,青柠已经停下吃,正百无聊赖的同许娇闲聊。

  大抵是说了什么开心的,许娇正用帕子遮着嘴巴笑,蒋婉在她们身边坐下:“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许娇瞧见她回来,笑意敛了几分:“小郡主同我说了一些秦州那边的趣事。”

  许娇又看向刚刚围了很多人的那处:“那边解决了?”

  蒋婉点头,对细节却不想多说,许娇也识趣的没问,倒是青柠看不出蒋婉的排斥,她看向蒋婉:“小婶婶,那孟姑娘是什么身份?如此不将小嫂嫂放在眼里?”

  蒋婉喝水的动作一顿。

  孟思义算什么身份呢?大抵就是孟家从军,举家报国难能可贵,圣上便对孟家格外宽厚吧。

  蒋婉摇了摇头,没回答,青柠难得也没追问。

  吟诗会具体流程,蒋婉都交给了蒋茹,自己落得个清闲,台上一众官家小姐跃跃欲试,没多时,擂台上便站满了人。

  蒋婉坐在下面看她们争先恐后的表现,有些感慨。

  她们这些人,家中富贵,父兄从政,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可为了这一席地位,总是闹得不体面,明争暗斗,她有时候……真的挺烦这些女儿家的腌臜手段的。

  吟诗会除了最初孟思义闹了事,后面基本上也还算顺利,傍晚时分,太阳挂在光秃秃的枝头上,萧瑟的秋风将原就不多的叶子又吹落几张,蒋婉拢了拢披风,感慨道:“深秋了啊。”

  一众女眷皆被自家马车接走,蒋婉因为处理擂台和那些从蒋府庄子搬来的花呆得久了些,待再出太子府大门,天色已经渐渐黑了。

  在门口遇到了办事回来的谢窕,大抵是那日话说的重了,谢窕连眼神都没分给她一丝,蒋婉也不甚在意,甚至觉得这样最好,至少她不用再辛辛苦苦的应付。

  两人擦肩而过,距离愈来愈远,谢窕突然停下脚步叫住她,问她:“若是皇叔不能再庇护你了,你要如何?”

  蒋婉觉得他这话莫名其妙,她回过身,蹙着眉问:“什么?”

  但谢窕没回答她,只轻蔑的勾了下唇角,而后进了院子。

  蒋婉暗骂他有病,出了太子府,江风已经等候在原地,她小跑着走到马车边,问江风:“事情处理的可还算顺利?本以为还要和霜降多等一会儿,怎么是你们先来等我们了?”

  蒋婉欣喜的往马车上去,霜降替她掀帘子,她正准备弯腰进去,江风突然开口:“夫人,殿下他……没回来。”

  蒋婉动作一顿,困惑的看着江风:“你说什么……”

  话未说完,她呆愣在马车上,风吹开帘子,蒋婉看向里面,马车里空无一人,根本没有谢韫的身影。

  她蹙眉,强迫自己冷静后她看向江风:“出事了?”

  江风没说话。

  但这种时候,没说话便是肯定。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她故作轻松道:“先回府吧。”

  黑夜笼罩着煜王府,府上因着两位主子都不在大多数房间没有点灯,看着不由得有些阴森压抑。

  就像此刻蒋婉的心情。

  脚下步伐加快,待进了陇院,蒋婉拒绝了管家婆子问的晚膳,让霜降将一干人等清了出去,屋里只留霜降和江风。

  西北侧的窗子没有关好,隐隐有风吹进来,吹的烛火东摇西晃的。

  烛火下蒋婉的影子有些高大,象征着此刻煜王府由她一人撑着。

  蒋婉沉默了好一会儿:“同我仔细说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江风拱手,将事情大概说了。

  漳州县令李玉因私吞赋税,苛刻百姓一事被押解进京,却在进京途中遭人杀害,押解官张谦身受重伤,凶手逃离匆忙,在犯罪现场留下一枚煜王府令牌。

  于是,谢韫便理所当然的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蒋婉闭上眼睛,虽说一枚令牌不足以证明凶手是煜王府的人,但煜王府也不能将自己从此事中摘出去。

  谢韫虽身份高贵,是皇室血亲,但李玉已身死,自古便讲究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旦有心人拿李玉做幌子对谢韫下手,到时候群臣激愤,百姓责难,众怒难平下便是圣上也保不住他。

  事情太过棘手,她睁开眼看向江风:“他可有派人去过漳州?”

  江风眸光一凉,语气已没有了尊重:“你怀疑殿下?”

  蒋婉垂下眼睛,没替自己辩解,她得先了解一下谢韫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做过,她便想法子替他掩盖了,没做过,她便想法子替他澄清了。

  但依着江风的态度,谢韫多半是没做过的。

  她眯着眼睛:“没做……”

  指尖在桌上敲了两下,她拧眉:“李玉犯下这么大事到如今才被揭发,背后定有人帮衬吧,那人是谁你可知道?”

  “太子殿下。”江风虽对蒋婉有些不满,却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她的话。

  “谢窕?”

  蒋婉垂下眼睛,突然回想起谢窕对她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便意味着谢窕知道此事了,但是事发前就知道还是事发后才知道的呢?

  蒋婉有些发懵,她与谢窕认识十多年,可她突然发现她并不是很了解他,从他退婚这件事便可以看出来。

  眉宇微拧,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决:“李玉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江风又毫无保留的说了。

  蒋婉点头,李玉府中一位夫人,八位姨娘,如今李玉突然去了,那些财产又被充公,这剩下的九人要如何生存呢?

  她有些口干舌燥,舌尖下意识的舔了下下唇,她计上心来:“你伪装成李玉的小厮,去漳州,将李玉的夫人寻来,告诉她,李玉收了钱答应给太子殿下作伪证,却因价钱没谈拢,被太子殿下在途中害死。”

  蒋婉走到书桌旁,提笔写了几句话,让江风带着:“你将这封信给她,告诉她,这是证物,让她带着这封信去大理寺击鼓喊冤,务必还她家老爷一个公道,顺便提醒她,让此事闹得越大越好,同她说清楚,闹得越大,她能得到的钱也就越多,她的后半生就不用愁了。”

  江风忙将信揣在怀里,因守着规矩他走正门,刚迈出一条腿,他听到身后蒋婉声音有些发颤:“务必快些回来。”

  他回过身,发现蒋婉眸子里写满了担忧,他拱手:“夫人放心。”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他又退回到门口:“夫人,殿下被关在大理寺,您若是没事,还烦请您去看看他,江风定尽快将事情办好回来。”

  蒋婉点头,挥手让他快去,莫要让旁人抢了先。

  江风这才放心的离去,脚下生风,没多久便消失在黑夜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