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王爷他假正经 > 第十三章 退婚㈡
 
  “母后!”

  谢窕觉得自己快哭了,从小父皇就不喜自己,母后为了在父皇面前争面子,对他严苛他认了,可蒋婉……

  她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光。

  她是齐国公放在心尖上宠爱的外孙女,是颇得对父皇赞赏的官家小姐。

  他同她成为朋友那天,他高兴了好久。

  甚至一向不喜欢吃米饭的他,那天因为她多吃了两碗,还得了母后的夸奖。

  天知道,父皇那道圣旨传到太子府时他有多开心。

  他期盼了十年的事终于有了着落,他喜欢的姑娘即将成为他的太子妃。

  “母后,让她做儿臣太子妃不行吗?”

  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楚姚有些不忍:“皇儿,日后母后给你寻个更好的,比那蒋家丫头好千倍万倍的。”

  “可为什么?”谢窕嘶吼道:“为什么不能是蒋婉?”

  楚姚直起身,蹙眉,已有些不悦。

  “为什么非得是她?”

  她盯着谢窕,一双眼睛像是无形的利剑,盯得谢窕头皮发麻。

  “一个两个的”,楚姚眯着眼睛:“谢家男人怎么每一个都败在她齐家女的石榴裙下,果真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不成?”

  谢窕不敢说什么,他一直知道母后因为蒋婉与舒贵妃的这层关系,自赐婚起就对蒋婉不满意。

  “母后……”谢窕有些不敢说话,楚姚现在的状态着实很吓人。

  “行了!”楚姚打断他:“你若是真想娶她就娶吧。”

  谢窕抬起眼睛,眸中光亮好似复燃,他忙谢恩,生怕楚姚下一秒又反悔。

  然而待他准备退下行至宫门口时,楚姚又开了口:“你若是真的要同她在一处,本宫也不能做那棒打鸳鸯的事,你便去吧,留下太子之位便是。”

  留下太子之位?这是要削了他太子的身份么?

  谢窕有些震惊,怎么说他也是母后唯一的孩子,这齐国唯一的太子殿下,若是他不当这太子,还有谁能当?

  “太子这个空缺”,楚姚看着他:“你父皇兄弟只余煜王一个,他尚未成婚,自是不好过继皇子的。

  楚姚顿了顿:“那便只有从你舅舅家寻了,你舅舅家男儿多的是,依本宫看,焕儿就不错,明日本宫去同你舅舅说说,让他过继到本宫膝下来,本宫再去同你父皇说说,择个良辰吉日行册封之礼。”

  “母后?”

  谢窕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姚,面前的人明明是他的母后,可他却觉得如此的陌生。

  “皇儿,人不可太贪心”,楚姚走至谢窕身边拍了拍他的胳膊:“你若想要太子之位,日后成为九五之尊,你就得放弃一些东西。”

  她顿了顿,看向宫门口:“比如,那些所谓的情与爱。”

  何为情爱?

  年少时她第一次见谢之行便对他芳心暗许,后来成了他的皇后,她本该开心,可那时谢之行有心悦之人了,甚至为了那人,他连接亲都没来。

  听说,那人是谢之行心头的白月光,可那又如何?她将人掳了去,百般折磨。

  虽说后来还是让谢之行找着了,可……那人消失的那些日子里是她一直陪着谢之行,这才有了谢窕,有了齐国这唯一的皇子。

  她握紧了手,颇有不甘。

  所以说,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情深不寿,有的只是虚情假意!

  “你可想清楚了?”楚姚目光复又落在谢窕身上:“本宫不是个慢性子的人,你可得快些想。”

  谢窕知道楚姚这是在逼迫自己,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第一次觉得无能为力,可……太子之位本就该是他的,他又怎能让给旁人。

  他握紧了手,骨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泛出青筋,“儿臣,退婚!”

  “这才是本宫好皇儿”,楚姚笑出声来:“既如此,也不用等明日了,今日就将婚退了吧。郝昭……”

  听到楚姚唤自己,郝昭立刻出现在前厅:“你送封退婚书给蒋府,就说,蒋家大姑娘有辱斯文,不配为太子妃。”

  “母后……”谢窕艰难的叫了声楚姚。

  楚姚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谢窕垂下眼睛,避开她的视线,朝楚姚行了个大礼:“儿臣先行告退。”

  谢窕浑浑噩噩的出了凤合宫,郝昭盯着谢窕的背影,颇有些不忍:“娘娘是否对太子殿下太过严苛了些?”

  “哦?”楚姚回过头去看郝昭:“你也觉得本宫对他太过严苛了?”

  郝昭拱手:“奴才不敢。”

  楚姚看着他,他同她一道入宫,数十载年华都是他在陪着她,她将他扶起来,无意间瞥见他鬓间几缕白发,她叹了口气:“你也老了啊。”

  “郝昭”,楚姚看着他:“并非是本宫心狠,待皇儿严苛,实在是,本宫对他严苛好过将来百名老臣上书请求退位来得好。”

  郝昭没接话,只静静地看着楚姚,他忽然觉得,她好似一瞬间也老了许多。

  -

  永康苑里老夫人和蒋权还在僵持着,里面气氛不免有些剑拔弩张。

  徐媚没等下人通报,快步走进去。

  赵嬷嬷眼尖,徐媚一只脚刚踏进来,便已发现,她附在老夫人耳边:“老夫人,徐姨娘来了。”

  老夫人看过去。

  徐媚一脸焦急走至蒋权身边:“老爷,我听说您在这与老夫人起了争执,特来看看……”

  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在蒋婉红肿的脸颊上停留数十秒,她眯眼,只觉心上大快。

  昔日打了她一巴掌,今日挨了蒋权一巴掌,真是山水有轮回,风水轮流转呐。

  她面上不显,快步走到蒋婉身边:“大姑娘这是怎么了?”

  说着抬起手想要摸一摸蒋婉的脸,却被蒋婉侧头躲开。

  徐媚敛下眼眸,看上去颇有些失落:“妾身只是想看看大姑娘伤势。”

  老夫人在此,蒋权不好责罚蒋婉,只将徐媚扯过护在自己身后:“她既不领情,你何须死皮赖脸贴上去任她欺负。”

  “我倒是没看出来婉丫头欺负你这姨娘了。”老夫人冷哼一声,开口。

  “娘……”蒋权无奈极了:“这丫头干下此等错事,您还护着她,私会情郎,不管是与不是,事情已经传了出去。若是皇家传到皇家耳中,这可是……”

  “私会情郎?”徐媚故作惊讶:“大姑娘你果真私会情郎了?”

  “什么意思?不是你让人给我送的纸条吗?”蒋权看向徐媚,听她语气她好像知道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徐媚没理他,看向蒋婉继续开口:“说句实在话,那日妾身去大小姐院子,大小姐就该让妾身进去搜查一番,如今也能证实大小姐清誉,可……”

  “也怪妾身”,徐媚看向蒋权:“那日妾身听下人说大姑娘院子里进了人,想带人进去搜查一番,可……却被大姑娘打了一巴掌便放弃了。”

  徐媚惋惜道:“若是,那日妾身执意进去查上一查就好了,也不至于现如今谣言四起,只能凭一张嘴证明清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