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王爷他假正经 > 第一章 梦魇
 
  四周乱糟糟的,齐国皇宫的宫门大开,将士的喊杀声和宫人的哭喊声混合在一起,脚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谢韫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些士兵像是被鲜血蒙蔽了神志,如同木偶人一般挥刀、落下、再挥刀,谢韫想让他们停下,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有人扯他的衣角,他低下头去看,那人面容被血污覆盖,早已看不出原先样貌,只有身上的蜀锦华服昭示着他宫人的身份,他嘴唇一张一合的,谢韫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他俯下身子,只听得那人一字一顿:“煜、王、反、了,快、逃。”

  谢韫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他何时反了?他答应过蒋婉永世不出斳州,他怎么会食言?一定是有人借着他的名声谋反,一定是这样。

  “殿下,淳德帝与一众嫔妃躲在岁华阁。”

  就在他要说服自己的时候,一位穿着盔甲、满身带血的青年出现在他面前。

  谢韫盯着青年看了许久,终于确定他就是自己的侍卫江风,脑袋里乱糟糟的,他皱了皱眉,是谁那么大本事,为了让世人确信反的是他,竟然连江风都搬出了来。

  他握紧了手,却发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正是他的佩剑,剑刃上沾满了鲜血,一看便知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

  他退后两步,手中的剑落在地上,耳边江风叫他的声音渐渐模糊,他眨了眨眼睛,面前的江风不知何时变成了淳德帝,刚刚被他扔掉的那把剑又重新回到了他手上,他控制不了自己,看着剑锋朝淳德帝刺去却无能为力,眼看着要刺中淳德帝的时候,右侧突然冲出一个人,剑锋一时来不及转,狠狠地刺进了那人胸膛。

  谢韫呼吸一窒,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两个字:“蒋婉!”

  对面的蒋婉抓着剑,疼痛让她蹙了眉,她叫他:“小皇叔......”

  -

  蒋婉从梦中惊醒,她猛地坐起身子,整个人如坠冰窖,梦中一剑贯穿身体的痛感还在脑中挥之不去,她慢慢摸到心脏处,待清楚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后,她长舒一口气,这才觉得整个人重新活了过来。

  抹了把额角细汗,娟秀的眉宇皱起,她有些不明白,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煜王与圣上一向关系和善怎会谋反?再者,她一介女流,与煜王殿下鲜少有交集,煜王杀她作甚?

  有人推门进来,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吵到她,她循声看去,与正在撩珠帘的霜降四目相对,霜降一愣,倏而笑了:“天色尚早,姑娘怎么醒了?”

  蒋婉调整了下呼吸,问:“什么时辰了?”

  霜降边回答边将珠帘卷起来:“刚过三更呢。”

  卷好珠帘后她走向蒋婉,瞧见蒋婉额角的细汗忙拿了绢帕来擦:“姑娘做噩梦了?”

  蒋婉没回答,等她细细擦了汗才开口问:“卷珠帘做什么?”

  一般有人来做客才有将珠帘卷起的道理,这夜半三更的,还有人会上门做客不成?

  听得蒋婉开口询问,霜降笑的更开心了,她附在蒋婉耳边:“太子殿下托人来了消息,说是今晚要过来。”

  蒋婉看了眼霜降,那笑眯眯的模样就跟谢窕是来找她的一样,蒋婉突然笑了,打趣她道:“太子来找我怎么你这么开心?”

  “奴婢当然开心,您是准太子妃,太子这么晚了还来找您,这不是代表心上有您吗?这自古两情相悦最是难得。”

  霜降将两根食指对在一起,而后轻轻撞了一下蒋婉:“奴婢当然为姑娘高兴。”

  蒋婉撇嘴,点头算是附和她说的话。

  谢窕和她是不是两情相悦她不知道,谢窕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这倒是真的。

  且不说这么些年的感情在这,单就是她外祖父是国公,父亲是兵部侍郎,姨母是贵妃娘娘这身份,谅他谢窕也不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这也是她对这桩婚事颇满意的原因。

  蒋婉裹了衣服下榻,霜降给她倒了杯水:“姑娘可要梳妆打扮一下?”

  蒋婉喝水的动作一顿,旋即摇头:“不用了,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场合。”

  霜降没再多话简单的替蒋婉更了衣,蒋婉又坐着等了一个多时辰谢窕才姗姗来迟。

  谢窕是翻了墙进来的,美其名曰让人瞧见对蒋婉名声不好,蒋婉翻了个白眼,没有当场揭穿他的鬼话。

  喜事将近的新人半月内是不宜相见的,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说什么怕对她名声不好,是他自己怕被宫里那两位知道受罚吧。

  谢窕走上前去,先前隔的远,走的近了他才发现蒋婉散着头发,素粉色的纱裙罩着纯白的中衣,腰部的绸带很好的将她腰部的线条展现出来。大概是刚睡醒,领口处有些许凌乱,不至于让人看见太多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谢窕喉结动了两下,感觉耳根处隐隐发烫。

  蒋婉是美的,他一直知道。

  但像今日这样凌然于世的美还是他第一次见,仿佛……仿佛一不留神她就会飞走了似的,谢窕不由得看出了神。

  许久没见谢窕开口说话,蒋婉抬起头,瞧见谢窕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还不过来?你准备就这样站着到明儿个清晨?”

  蒋婉开口的瞬间,谢窕猛然回神,他一面在心里骂自己轻薄,一面恢复成往常笑嘻嘻的模样往蒋婉身边靠。

  谢窕在蒋婉对面坐下,轻车熟路的拉开椅子,满脸笑意:“今儿个合庚帖你知道张天仙说你什么吗?”

  “说了什么?”她看向谢窕,一双眸子里水盈盈的好似有星星。

  谢窕脸色变了变,放在桌下的那只手不动声色的握紧,面上却不显,他嗤笑出声:“他说你温婉贤淑,当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谢窕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声愈来愈大,大到让蒋婉觉得他是要吵醒整个蒋府的人。

  “温婉贤淑......蒋婉,你除了名字里有个婉字,除此之外,浑身上下哪有半分温婉贤淑的样子。”

  蒋婉:“......”

  她就不该期待谢窕这人嘴里说出什么像样的话,她怎么就不温婉贤淑了?她可是明州大家闺秀的典范,论礼仪她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蒋婉抬眼瞪他:“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谢窕这才收起嘻嘻哈哈的模样,一本正经的看着蒋婉:“你要成为太子妃了。”

  蒋婉倒是没有多少即为人妇的喜悦,她抿了口茶:“所以呢?”

  “没什么”,谢窕耸肩状似不在意侧过去去抿了口茶,却在蒋婉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勾了唇角。

  他十岁认识蒋婉,至今已有十年之久,从一开始她跟在后面装模作样的叫他“太子殿下”,到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叫他“谢窕”。

  天知道他有多想蒋婉成为自己的太子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