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233章 破罪天谴台(2)
 
第233章 破罪天谴台(2)

第二百三十三章破罪天谴台(2)

“你...还有什么话说?”

姬玖儿眸光湛亮,臻首微昂,眯着眼睛斜睨霍五雁。

霍五堰缓缓抬头,对上她恨极的眸光,摇了摇头,叹道,“我并非蕴魔!但洛兄确实因我而死!”

向来豪爽的大汉此刻面容憔悴、毫不辩解,仿佛一心求死,轻道,“我霍五堰绝不逃脱罪责,愿以死谢罪!”

见他这幅大义凛然的样子,姬玖儿胸中仿若涌出了一团烈火,怒意更甚!她说不上来自己为何生气,冷哼一声,随手一扔,便将那枚天谴令抛向空中,而后缓缓坠落!

“咻!”

一声裂帛之音破空而来!

一支穿云箭凭空出现,猛地将令牌对穿而过,死死地钉在墙上!

“何人胆敢冒犯于此!?”

天谴令未落地,天谴之刑便不会从天而降!姬玖儿柳眉倒竖,怒容满脸,反手便朝穿云箭的射来的方向甩出三根长针!

无人应答!

那三根长针也消失在空气尽头,再无反应!

匿声罩中,“鸿”之队的几位少年齐刷刷地将头埋在墙头之下,屏住呼吸!那三根长针赫然被柏毓儿用刺刃鞭收进鞭中。收针乃是下意识的举动,见母亲大怒,柏毓儿一时也是惴惴不安,不敢出声!

见无人现身,贺翊看着那只穿云箭眯了眯眼,而后起身朝墙壁之上的天谴令走去,伸手便要去取箭放令!

眼看贺翊的手便要触碰到那只箭。

电光石化之间,三道人影腾空而起,不过呼吸之间,便出现在了贺翊身侧。云白色的身影犹如一道闪电,掠过长空,手中剑光闪烁,横斜一指,云渊已然站立在贺翊身前,将夕晕剑抵在他的喉间!

贺翊不敢上前一步,亦不敢退后一步。姜颉站在他的身后,手中已然持有辟觺,抵在他的后腰处!

而那抹淡蓝色的身影,飘然落下。褚沫转身,挡在了令牌之前!

三人皆面无表情,神色清冷,眸间却是毫不迟疑的坚定!

这阵势,显然,“鸿”之队是无论如何也会坚定站在霍五堰那边的了。

“沫儿!”

见状,褚子奕急得猛然站起身,惊得唤着褚沫。褚沫垂眸,并无应答,身形却是一动未动!

被前后夹击的贺翊挺直腰板,唯恐被云渊与姜颉二人误伤,虽语气中已带了微微颤抖,却还算沉稳,缓缓问道,“姜…姜师兄,这是何意??”

“得罪了!”

姜颉微微颔首,手中的辟觺却未曾后移分毫,低声道,“如此情形,此举实属无奈,请勿怪罪!”

贺翊望着面前冷意泠泠的云渊,缓缓放下了去取箭的手。

“怎么?诸位家主皆不能管教好族内之人?”姬玖儿冷笑一声,坐回座位,微微偏头讥讽地看向了云仲。

云仲轻咳一声,微微欠了欠身,朝着云渊怒道,“云渊!!做事需得看看场合?!还不快放下长剑?!”言语凌厉,眸中却无半点责怪之意。

云渊朝着云仲的方向点了点头,手中长剑却纹丝不动!

“云渊!!”云仲再次冷喝,却再未有话语以施威压。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有趣!”

“啪!啪!啪!”姬玖儿抚了抚身侧的座椅扶手,咍笑一声,斜眼看着愣在原地无计可施的褚子奕,又看了看假意怒容的云仲,最终将目光落到被挟持而一动也不敢动的贺翊身上,嘴角冷意愈加深重,而后凝聚成两簇星火,抬手拍了三下巴掌,猛然站起身,“既然你们管教不了族内弟子,那今日,便由我代劳吧!”

话音刚落,她忽然化作一道幻影,随后转身抽出一根金色长鞭,猛地朝云渊等人那处挥了过来!无法正面与一家之主为敌,云渊等人并未反抗,三人直直而立,看样子是准备硬接下姬玖儿这一鞭!

“云渊!”

深知姬玖儿那一鞭是怎样的威力,柏毓儿内心焦急,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探身而起,便要飞身而下!宁雉手疾眼快,猛地将她拽下了墙头,“毓儿!别冲动!你这一下去,只能是火上浇油!”

宁雉所言非虚,若是柏毓儿此刻露面,反而不利!柏毓儿只得伏在墙头,泪光连连,却无可奈何!

天谴台内,云仲已然闪身而过,一掌将长鞭击偏,褚子奕这才放下心来,收回了想要出手阻止的手。

面对姬玖儿的怒意,云仲退步拱手作了一揖,笑道,“姬家主何必动怒!我云氏门下弟子,云仲尚能管教,不必劳烦您亲自动手!”

语气虽十分谦和,给足了姬玖儿面子,言语间却已然带了怒意。姬玖儿深知自己当着诸位家主的面动手,已然失礼,见云仲这般说,便放下长鞭,抬了抬下巴,不再言语。

“云渊!”云仲眉头紧皱,面上已然带了怒色,喝道,“还不放下长剑向诸位家主赔罪!?不要逼本尊动手!”

知晓此时不宜再僵持下去,云渊抬头望了望天谴台外,并未言语。

天谴台上,被五花大绑的霍五堰望向云渊,微微一笑,神色中仍旧是慈爱非常,“渊儿!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可我…自愿服罪!”霍五堰脸色惨白,唇间干裂,劝道,“放下剑吧!”

霍五堰如此说,云仲也有些不忍,可此时并非五大家族内讧之时,因而冷喝道,“云渊!”语气中,警告的意味已足。

云渊深知其中利害,霍五堰也无任何求生之欲,左右两难之际,只得缓缓转身,极为不情愿地放下夕晕剑,垂首跪于地面。

见此,姜颉也收起辟觺,褚沫也让开身子,皆跟随云渊跪地,已然算是妥协!

姬玖儿冷哼一声,倒是并未追究,运气收回钉在墙面之上的天谴令,便要再次抛于半空。

霍五堰望着那名一心想要处死自己的女子,已然闭上了双目。

“且慢!”

正在这时,半空传来一声熟悉的嗓音。一人凌空而来,云白色衣衫飘逸灵动,身形诡谲,速度极快,眨眼便到了众人眼前。

那人运起灵力,挥出右掌,在姬玖儿出手之前拿到了天谴令,握在手里!

云渊内心松了一口气,想到几日前,在东山与云凌修分别之时,少年附在他的耳边,轻道,“无论如何,拖延时间,等我回来!”

云渊深知,即便是出了这等事,能够困住霍五堰这么久,说明他本身并无逃脱之意,因而并不会轻易跟他们走!而他们几人若是想要对抗五大家族的势力,强行带走意志消沉、一心求死的霍五堰,根本不可能!

更遑论,他们本就是生长于各个家族,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根本不可能完全忤逆长辈,行事不管不顾。因而,方才一举,只为拖延时间!

所幸,他来了!

……

“凌修?”

云仲大惊,皱起眉头,正待说点什么,便见云凌修微微一笑,向来潋滟的眸子此刻蕴满神采,长身而立,朝着诸位家主微微欠身,高声道,“古族少主古枳修此番来迟,还请诸位家主莫怪!”

而后,抬步走向了古族家主之位!

这一自我介绍,显然已经表明他此次前来的身份,并非作为云氏弟子,而是作为古族代表。

“古族此前已传讯来此,言说此事涉及古族长老生死,不便参与审判,因而缺席。”姬玖儿深深颦眉,看向云凌修,“此时,这是何意?”

“姬前辈!”云凌修施施然落座,把玩着手里的天谴令,回道,“此次受害者毕竟是我古族长老,且天谴台规定怎能随意更改?于情于理,我古族皆应参与此事!”

话音一落,他已然翻开面前的令牌,显现出令上的“赦”字!

“你??!”

姬玖儿气结,呵斥道,“这死的可是你古族长老古洛!他向来宝贝自家少主,整个苍垠大陆谁人不知!?你既为古族少主,为何要徇私放过这杀人凶手!难道你古族竟是如此忘恩负义之辈吗?”

“并非要放过杀人凶手!”云凌修眸色一沉,面上的微微笑意猛然散去,迎着姬玖儿怒意满满的目光,肃然道,“而是不因私心,枉怪好人!”

“真正的凶手,我古族自不会放过!”朗朗嗓音掷地有声,云凌修目光森然,一身正义,“但此事尚有蹊跷,还需调查!”

“凌修兄!你…”贺翊轻道,却也别无话语。

“呵…”姬玖儿听完,气极反笑,冷冷问道,“此时柏氏、褚氏、贺家皆认为该处罚霍五堰,即便是你古族出面,也该按规矩办事吧?”

言下之意,五大家族投票处决霍五堰,此时赞成处罚的票数更多!

几位少年不由得又紧张起来,却见云凌修面色如常,似丝毫不被这番话语所动,仍旧淡然地坐于古族家主之位上。

“怎么?你还想破苍垠大陆上公认的天谴台规矩不成?那今后古族当如何立足于世?”

“修自然不敢忤逆这世间公认的规矩!”云凌修微微一笑,仿佛极为谦虚,眸色中却透出一股倔强的意味,极为笃定道,“可这决定似乎有些草率!”

“草率?”贺翊转头反问道,“处决已定,何谈草率?今日你们接二连三地扰乱天谴台规矩,难道一点也未将我等家主放在眼里?!”

言语间,已无半点之前的温和笑意,冷意连连,仿若换了个人。高墙之上,南荣璞初看着这样的贺翊,心下大惊,吸了一口气,喃喃道,“阿翊…阿翊怎么这个样子了!”

柏毓儿冷哼一声,嗤道,“做了贺家家主,气势自是今日不同往日而语了!”

……

“凌修兄!”天谴台内,褚子奕也转身看向云凌修,“即便你代表古族表态,可大局已定,何必再胡闹下去?我等知你性情洒脱、不拘于世俗礼节,倒也无妨!可若是苍垠大陆上众人知晓你今日所作所为,岂不是贻笑大方!?”

可他哪里是惧怕世间流言蜚语之人?!

无论是身为云凌修,还是身为古枳修,他似乎都不将这世俗眼光放在心上,闻言,当下冷笑一声,从袖中掏出了一块玉牌腰坠,举到众人面前,邪邪一笑,问道,“若是褚氏也不同意今日处决呢?”

什么?褚氏?

褚氏家主褚子奕方才已然表态,云凌修这厮难道疯了不成?

在场之人闻言,无不大惊。

“云凌修!你这话…”褚子奕大怒,正要皱起眉头反驳云凌修,以报上次当众羞辱自己之仇,便见那块玉牌腰坠已上举到自己眼前,顿时大惊,“你!你怎会有这褚氏家主玉牌!?”

褚氏的家主玉牌?

众人闻言,顿时呆立当场!

褚沫也心下震惊,猛地抬起头,看向那块玉牌!

那块玉牌浑身莹白,但仔细看去,玉牌周身微微透着湛蓝清透之色。阳光照射下,光芒涌动,好似浪花拍岸,犹如深远的海面层层涌动而来。玉牌正面,一只踏浪戏水的魑龙神兽傲视群雄、睥睨世间!

正是褚氏的家主玉牌!

那家主玉牌本是褚氏每一任家主所持信物,褚氏之人见信物如见家主。此物本应由上一任家主褚昱传于本任家主褚子奕,可褚昱走得突然,并未来得及告知褚子奕信物何在,便撒手人寰!

褚子奕继位之后,曾派人四处去寻,皆未找到此物,可此时,它竟出现在云凌修手中!褚子奕只觉得气血上涌、一时天旋地转,运起灵力才堪堪稳住身形,指着那块玉牌,沉沉问道,“这玉牌为何在你手中!?”

“为何?”云凌修举起那块玉牌,缓缓站起身,微微一笑,“自是褚氏上一任家主褚昱临终前传与我的!”

“见此玉牌,如见家主!”云凌修凌然望向褚子奕,“我本无意争夺褚氏家主之位,因而这么久从未言说此事!可此时事关霍五堰前辈的生死和清誉,我不得不出面告知!”

“哐!”闻言,褚子奕猛地砸向桌面,那张桌子顿时四分五裂!木屑飞溅间,他右手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低吼道,“云凌修!”

“我确然陷害过你,可你也当众羞辱于我,你我二人本已两清!可今日,你再次于大庭广众之下辱我颜面,我褚子奕今日便与你割袍断义,从此势不两立!!”

“随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