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225章 再遇凫篌(3)
 
第225章 再遇凫篌(3)

第二百二十五章再遇凫篌(3)

这边,柏毓儿与云渊联手将菱央完全压制在攻击之中,而另一边,姜頡也对炅奇穷追不舍。

此时,炅奇也感受到了,姜頡的修为剧增,早已不同往日而语矣,并非两年前那般好欺负。

他并不想与之正面一战,只得与其来回周旋。眼看飞速旋来的辟觺就要刺中后颈,炅奇急忙转身,用法杖挡住,堪堪避过一劫。

然而,那把看似短小的匕首却力有千钧,被这一挡,仍旧直直往前,带着十足的杀气,击于炅奇的肩膀。与此同时,他的胸口也重重挨了一拳,猛地仰面倒地!

姜頡收回拳头,冷冷地看着仰面朝天、猛然倒地的炅奇,咬牙怒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以你的贱命,纵是死上百次、千次、万次,也不足以祭奠我将军府上上下下几百条壮士英雄的亡灵!”

“姜頡啊姜頡……”炅奇眯了眯细长的双眼,伸手擦了擦唇边的血迹,慢慢爬起,眼神阴狠毒辣,慢悠悠道,“你功法的确精进了不少,可即便如此,你以为…你就可以杀了我吗?”

“你试试便知!”

姜颉冷笑一声,面上满是刻骨的恨与冷酷。

“哈哈哈哈哈…”炅奇仰天大笑。

“知道我为何绕着树木跑吗?”大笑几声后,炅奇缓缓抹掉了嘴角的血迹,神情异常兴奋,“方才跑动时,我已设好了法阵!”

“阵中的你灵力全无,你凭什么杀我?凭你的大话吗?凭你的自命不凡吗?哈哈哈哈哈哈……”

他几乎笑得岔气,脸上黄褐色斑点被肌肉抽动着挤到了一起,眼睛里满是毒蛇般的阴狠,看上去颇有些狰狞。

闻言,姜頡面无表情,死死地看着眼前之人。

见姜頡并未言语,炅奇法杖一挥,那根法杖黑雾弥漫,条条藤根于黑雾中舒展开去,如同根根爪牙般袭去,瞬间便穿透姜頡的胸口。

随着一声“噗嗤”的破体声,一大片鲜血喷涌而出,如同一朵血色之花傲然绽开。浓烈的血腥气弥漫,炅奇眯了眯细长的眼,舔了舔嘴角,嗤笑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眼前一幕,让他微微一愣!

只见方才被自己杀死的姜頡此刻竟正站在不远处,仍旧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跟方才得表情如出一辙!

“装神弄鬼!”

炅奇不屑冷哼,随后立马甩出法杖!藤蔓不断延长,化作黑雾中的触手,再次击穿姜頡身体!

可待炅奇看清后,才发觉那分明只是个残影!

“糟了!”他内心大叫不妙。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残影一个接一个凭空出现,团团围绕着炅奇,死死地盯着他,而后皆抬腿,缓缓朝他走去。

“不可能!不可能!”

炅奇心下大乱,内心颤抖不已,紧张握紧法杖,疯狂地地挥动起来!

漫天飞舞的树藤招摇伸展,如同一个个尖利的长爪,不断来回穿梭,凶狠地刺穿那些残影的胸口。

那些残影瞬间消失!

但是,新的残影出现的速度,却远比消失的速度还要快得多。

那些残影丝毫不够他的攻击影响,一寸寸逼近,将他包围其中!

他惊恐万分,跌倒在地!

“你设阵之时,我早已布好虚灵乱。”

炅奇双眼瞪大,全身发怵,只听见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如同死神恶魔般可怖,阴冷地附在他的耳膜深处。

他浑身发冷,缓缓转过头。

伴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晕满灵力的辟觺已然扎进他的喉咙!

辟觺发出嗡鸣,兴奋异常,仿若为品尝着鲜血而激动不已!

“不...不可......”

喉咙已破的炅奇已然发不出完整的字符,只能颓然地倒在地面,任凭鲜血从脖颈处肆意横流。

”若不是我的朋友们正在奋战,你岂会死得如此轻松?”

言罢,姜頡不再多看他一眼,断然飞身离去,只剩下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

林中,“鸿”之队正与霍五堰并肩作战、共同迎敌。

魔尊座下几位护法自是修为高深,招式诡谲,一时也难分胜负!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诡异的笛声,笛声高低起伏、诡异莫名,由远及近,逐渐尖锐!

为首的那名头戴黑色斗篷的护法正是祥乌,听闻这串笛声,正与霍五堰与云凌修打得难分难舍的他立马收势而起,点足飞速退去。

“主上来了,撤!”

话音刚落,那几个人立马点足飞退,滑出缠斗,化作黑影,瞬间消失不见。

见几人已走,紧张万分的南荣璞初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松了口气,“这…这就吓跑了吗?”

“不…不过如此嘛。”

“叮!”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刀剑相击的声响,噬魂刀猛然落地,失去光亮。

随即,霍五堰浑身脱力地单膝跪地,用手撑着身体,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此时,姜頡已然赶来,众人立马围上前。

“霍前辈!你...”云凌修话未说完,嘴唇便颤抖起来。

柏毓儿捂着嘴,豆大的泪滴猛然说着面颊流下。

只见霍五堰的后背的衣衫早已破烂,破损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那道道深刻的刀痕之下,甚至能看清脊椎上的森森白骨。

看上去极为可怖!

“无…无碍。”霍五堰已然站立不稳,见他们围拢过来,仍旧摆摆手虚弱地安慰道。

话音刚落,便轰然到地!

待魔尊的几位护法走后,霍五堰便全然放松下来。在放松的那一刻,早已透支的身体便轰然倒下了。

这一段时间的鏖战,用尽全力仍旧苦苦支撑背后的坚毅,为的不是自己,而是这群年轻的孩子们。

“前辈!”少年们大惊!

“疗伤!”见此,云渊凝眉沉道。

几人立马围着霍五堰,盘腿而坐,将灵力蕴满双手,向中心输送。

灵力氤氲间,层层白光浮现。

“没…没了!我…我有一事交代。”见少年们如此担忧他的安慰,霍五堰扬起一抹满足的笑意,虚弱地撑起身体,缓缓道。

少年们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

前辈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十分坚定,“剩下的两处结界,万万不可修复!”

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