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206章 伫候劫(8)
 
第206章 伫候劫(8)

第二百零六章伫候劫(8)

“怪不得...怪不得...”

撕心裂肺的哭嚎从那名早已不再年轻的老妇喉间爆发而出,她哀哀欲绝、声泪俱下。

“怪不得...最终...你也失约于我...”

哭了片刻,她忽然又大笑出声,仿若大彻大悟般叹了口气,“本以为是我一直在等你,可这次...你一定等了我太久太久了...”

说话间,她手起刀落,动作仍旧如年少时那般利索。云凌修和褚沫来不及制止,便见一柄匕首正中她的心口,胸前已然晕开了大片血色花朵。

“前辈!”

云凌修大惊,怎么也未想到,她竟忽然如此决绝地了结自己的余生,连忙要前去扶她。

她却摆了摆手,端坐起来,极为认真地捋了捋鬓边的发,理了理衣襟,仿若即将前去赴一个最为美好的约会般,粲然一笑,极为满足道,“下边冷,我不想让他等我太久...”

“前辈!”

见她胸前血迹弥漫,止不住一般汹涌,看上去格外怵目惊心。褚沫心下一惊,想要帮她止血。

那名老人却拉起她的手,将一个物件放置她手中,笑道,“小姐...你的东西,茯妤便交还于你了...”

“幽冥虎,请恕茯妤不能陪您去寻了。”

褚沫知晓那定是寻幽冥虎的关键,来不及看那个物件,便见那名老妇人瞳孔已然开始涣散,显然已灯枯油尽。

她身体一晃,似乎意识又开始模糊,嘴里喃喃自语了些什么,随后看了看云凌修,和蔼一笑,拉起他的手,放到褚沫的手上,笑道,“姑爷...这次,小姐又交给你了...”

“可别再让她受伤害了...”

说完这话,那双手,便毫无预兆地垂了下去...

褚沫下意识地拉住那双垂下去的手,心头一痛。不知为何,与她虽为萍水相逢,褚沫却悲从心起,竟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二人将茯妤安葬在存放黧瞳石像的庙外桃树之下,心头唏嘘不已,久久未语。正值初春,桃花开得正艳,微风拂过,桃红色的花瓣翩翩飞舞,如落一场花雨,漂浮在那个一生孤独的坟头之上。

她一生孤苦,仅有温暖便是黧瞳与墨昭了吧。

此行,她前去寻墨昭,如今葬在黧瞳石像之侧,已是她此生最为幸福的时刻了。

云凌修与褚沫十指紧扣,站在那片桃花飞舞的青草地上,朝着茯妤安葬的方向鞠了一躬。

“走吧...”云凌修轻道。

褚沫点了点头,二人朝谷外行去,越过这方山岭,背后,便是毒雾泽了。茯妤临死前放在她手心的,是一根状似长笛的物件,名曰管钿。

管钿小巧精致,一手可握,虽仿照长笛之貌,却不似长笛那般仅有几孔,而是刻有无数细孔,细孔之上嵌有不知名的透明细粒,遍布整个管钿之上。

褚沫运起灵力,注入管钿之上。那些细小的细粒忽然有了光亮,沿着一条弯曲的线亮起,最终定格到一个位置,正是毒雾泽的方向。随着那些细粒的缓缓亮起,空气中忽然带了一股淡淡草木香气。

“这管钿难不成是用植物根茎所制?”褚沫好奇地将那管钿凑到云凌修眼前,“你看,这条细线是不是便是寻幽冥虎的路线?”

云凌修细细瞅了片刻,点了点头,“这是毒雾泽内一种含有剧毒的荆棘根茎所制,荆棘所含有剧毒皆在其刺与花叶之上,其根茎坚韧,具有解毒之能。”

“而这些细粒...”云凌修指了指管钿上镶嵌的细粒,“便是那荆棘所结之籽,对毒气极为敏感。这类草籽需在刚刚结成之时便从花瓣上剥落,收入囊中,并加以秘术炼制,而后将其置于某某种毒气之下,便能自动识别那类毒气,因而有引路之用。这方管钿所作着实精妙,以细孔所布简易代替毒雾泽,以细孔莹亮之线代替所行路线,无论所寻毒气位于何处,皆能从这管钿身上寻之!”

“想来,黧瞳神者让其记住了幽冥虎周身的毒气味道,因而才能总是精准地找到它的所栖之地。”

毒雾泽中竟有这般神奇的植物,褚沫点了点头,将那管钿放于袖中,跟跟那管钿所指示的方向,和云凌修朝毒雾泽行去。

毒雾泽,地如其名,是一块被毒气环绕笼罩的沼泽地。沼泽边缘为种植了一圈挺拔高大的树木,树木之外更有高岭环绕,将那圈毒气雾霭隔绝在那片沼泽之上,不至蔓延至整个苍垠大陆。

云凌修指了指那排挺直高大的树,轻道,“这是暹罗树,树身气孔较小,不吸收毒雾等气体,因而有隔绝雾气之效。这片地区本就湿气颇重,气体下沉,因而毒气聚集。”

“加之,此处施有术法,即便是晴天,雾气稀薄,那毒气也难以溢出毒雾泽。”

褚沫点了点头,跟着云凌修朝内行去。那片沼泽地淌着浊水,上边覆盖了层层茂密的藻草,灌木与树林交织其中,那些灌木与树林枝干,皆呈鲜红色,漫漫生长在一片盈盈雾气之中。

那些看似浅滩的浊水之下,不知隐藏着多么泥泞深沉的沼泽。褚沫捏紧手中的万毒袋,那些带着毒气的舞体遇见她,便自然朝两边分开,似乎不敢接近。

这是一片林木丛生的树林,枝干生于幽幽水域,上无任何草类覆盖,浑浊不堪,无数不知名的小虫游在水中,莹着五颜六色的亮光,显然都带有剧毒。

那些树木也不似寻常树木那般主干直立、枝干细小、朝上生长,仿若一把大伞;而是枝干朝下,犹如一个有无数手指、朝下抓握的手掌,枝干粗壮,从主干的四面八方扎入水面。

放眼望去,绿意盎然的枝叶与那些枝干竟似隔绝一般,竟皆为枯爪般的根茎与枝干。每棵树木皆被这些枝干围成了一个个独木,远远望去,这篇林域之中,像是扎满了一个个能够行走的树木,与水面接触以上两尺以内长满无数个触角,如同一个个顶着一棵大树的章鱼。

云凌修一边探路,一边带着褚沫从那些树林枝干之上越过,而后借力点足掠过浅滩浊水,避开低洼浅泽,一路朝毒雾泽中心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