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205章 伫候劫(7)
 
第205章 伫候劫(7)

第二百零五章伫候劫(7)

萧云凡将坠子放到黧瞳手心,轻道,“我以神树起誓,萧云凡此生,只钟爱黧瞳一人。”那枚坠子印在手心,正面上赫然刻着两排小字,“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凝华宫神树,乃是凝华宫圣物,氤氲天地灵气而生,至今已有千万年生命。传闻神树延绵灵术之根本,有通天长生之效,有通古达今之能。凝华宫一直守护神树根源,以保种族之繁荣!因而神树一直是众人敬仰膜拜的神圣存在,何人胆敢对神树不敬?!

可这坠子,这竟是神树枝干所刻!

擅自动用神树,被宫主知晓可是会受重罚的!

黧瞳眸光颤抖,握住那枚坠子,便听闻萧云凡俯首耳语,轻轻一笑,“瞳儿,我放弃宫主之争了...”

“什么!?”明朗清润的嗓音尚在耳边,黧瞳立马将神树一事抛之脑后,心中掠过万千不解与惊诧,细眉横立,愕然道,“为什么?”

“我决心放弃参加凝华宫宫主大会...”萧云凡扶着黧瞳的肩膀,冲着她轻轻弯起眉眼,“我对凝华宫宫主之位本就无意,我坚信,你会带领好凝华宫的!”

黧瞳深知此次凝华宫宫主大会,只有萧云凡和古麟能与自己一战。在平常比试之中,古麟从未胜过自己,可论实战,萧云凡却是略胜一筹。

自幼时三人携手降服神兽起,多年来一直为凝华宫宫主之位夙兴夜寐、朝乾夕惕,何曾有一日放松过?

三人从幼时起便约定,要凭实力争取这宫主之位!不论结果如何,不留遗憾即可。可如今...

黧瞳站在原地,面无表情。

“瞳儿?”萧云凡见她这番反应,一时手足无措,轻轻唤了她两声,才见她抬起头,直直地望着自己,眼里的光已然寂灭,漆黑低沉,深不见底。

萧云凡心口一滞,便见那少女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近乎薄凉地反问。

“你以为这样,我便能心安理得地参加凝华宫宫主之争吗?”

“你以为这样,即便我成为了凝华宫宫主,便会高兴吗?”

“你以为这样,凝华宫众人便会信服于我吗?”

......

一字一句,压得萧云凡喘不过气来,总觉着面前的少女仅仅只是在这片刻之间,便离他十分遥远。

“不是的!”萧云凡心下愈发慌乱,伸手去拉黧瞳,“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什么?”黧瞳冷笑一声,眼底已然有了泪意,“听你说不战而退?听你说你一边说相信我的实力,一边却全然否定我的努力?听你说你如此大度谦让而我却不知好歹、毫不领情?”

说到此,黧瞳猛然抽回自己的手,挺直肩膀,直视着面前男子,眼中溢满蓬勃的战意,坚定地宣言,“萧云凡!我会凭自己的实力战胜你!”

“不需相让!”

说完,她转身便走,走到一半,忽然想到什么一般,扭头将手中的坠子朝萧云凡掷去,敛眉沉道,“擅自动用神树,乃是重罪,你尽快将此坠还回神树身边去!”

“无碍...”萧云凡接住那枚坠子,心下有些怅然,但仍是轻轻解释道,“我施了术法,若非宫主亲自查看,无人能发现...”

想到宫主最近忙于宫主大会之事,应是不会前去神树那边。黧瞳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决然道,“若你缺席宫主大会,这辈子我们便不必再见了!”

言罢,坚决转身离去,再未回头。

直到那抹红云一般色身影远去,萧云凡仍旧紧握那枚坠子,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摇了摇头,轻道,“傻瓜...”

“我在意的...向来只有你啊!”

......

幻象到此陡然停止,茯妤呆呆地看着画面,似乎愣在原地。

云凌修取下腰间的坠子,凑到眼前,皱起眉头打量了许久——那方坠子已不似最初那般黑沉如铁,愈发轻盈起来,露出丝丝褐色的材质。

他看了许久,也未在自己的坠子上看到那行小字或是刻在背面的树叶,不由得困惑起来,“难不成...不是这方坠子?”

在这白光闪过之际,那一直跪在石像之前的老妇忽然间神情清明起来,眸光冷厉,微微转头,看向云凌修见它摆弄着手里的堕魔坠,冷嗤道,“你这小子,倒是好福气!”

“诶?”听闻这句话,云凌修朝茯妤看去,却见她精神抖擞,面带厉色,一改之前的混沌,立马正色地试探道,“前辈?”

“你这混小子,现下倒是会用尊称了?”茯妤嗤笑一声,似乎仍停留在之前与云凌修的对话中,忽然开口问道,“你既是古族之人,可否知晓墨昭之名?”

早从茯妤断断续续的回忆中确定墨昭身份的云凌修,联想到幼时听来的传言,不由得迟疑片刻。

见他不语,茯妤轻笑一声,“何必纠结?我只不过想知晓他是否安好,这些年过去了,有的疑问早已有了属于它的回答。”

“没有答案...”白发苍苍的老妇端坐在石像面前,微微一笑,似有释然,“或许便是一种答案了...”

闻言,云凌修心情一沉,轻道,“墨昭前辈,早在三十多年前,便已然殒身了...”

据古族传闻,墨昭乃是凝华宫宫主最小的弟子,自小不在凝华宫长大,行踪极为隐秘,从不在凝华宫众人面前露面,因而许多人并不识得他的模样。可他却是凝华宫宫主手中最隐秘最快的一把刀,不知私底下为其解决了多少不能上明面上的事。

传闻此人冷酷无情,阴狠毒辣,虽并无是非道德观念,却所行多为正义之事,是众多常行阴损之事者最为惧怕之人。

关于他的记载本不多,可云凌修还是清楚地记得,在幼时的传闻中听到了他的结局——与性情大变后的魔尊萧云凡志同道合,极为交好,为其南征北战,收服众多异首,后战死于阮羽之岸,葬身于阮羽海底,尸身遍寻不回!

竟是尸骨全无!

无论如何,茯妤也未曾想到苦等多年之人竟早是如此结局,心中的怨恨瞬间消散,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嘴里喃喃叹道,“怪不得...怪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