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97章 情定(5)
 
第197章 情定(5)

第一百九十七章情定(5)

“采堂戏舞开始了。”

云凌修笑着拉过褚沫,却并不从那条小路上走去,反而跨过那层层青草,朝青草堆里而去。

缀满野花的青草从中显然长满细细尖刺的荆棘,云凌修眼都未眨一下,径直踩踏而上。可脚底却未传来尖刺入肤的痛感,眼前场景骤变。那条蜿蜒的小路不再,两人转眼间已然位于一个小坡之上。

竟又是一个幻术!

对面两个山坡对望而立,一条细小的溪流如同银线一般坠落,从两坡之间的沟壑中穿流而下。两个土坡之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吊脚楼,如蜂巢,如蚁穴,又似鱼鳞般依次遍布于整个山坡。

青山掩映,古书参天,溪河穿寨而过,喑哑的乐音靡靡传来。坡道之上忽然冒出一段火焰,随即消逝,似乎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眼前便是吉洛部落的聚居村落了。

而两人所站之处正是部落荞麦梯田,田地之下便是碧绿的青稞地,圆木围抱而成的护栏立在弯弯的泥路旁,一路延绵至不远处的深林。

“看来…”云凌修牵着褚沫的手,护着她走下田梯,而后望向坡腰之间的村寨中忽闪忽显的火焰,“我们此次进寨刚巧赶上吉洛部落的采堂戏舞…”

见褚沫一动未动,云凌修了然,展眉一笑,“放心,你手腕上已有吉洛部落的氏族咒,吉洛族人见咒,便不会将我们视为异类。”

空中传来忽远忽近的靡靡乐音,褚沫点了点头,打消顾虑,跟着云凌修踏过荞麦根茎架成的草桥,沿着层层石阶上行。

坡腰有一大片平坦之地,稀稀疏疏的吉洛族服的男男女女聚集在此,一排举着一种不知名圆筒乐器的乐人正闭眼吹奏。那种像是芦笙又不似芦笙的乐器,云凌修称之为笙栎,那些喑哑的诡乐,便是这般乐器发出的。

一些着兽皮所制短裙的吉洛人正撑着红黑相间的伞,摇着腰肢,随着乐音以一种诡异的律动姿态,慢慢晃动,缓缓前进。人群之中站着一个黝黑皮肤的男子,正撸着膀子吞吐火焰,火焰喷发之际,人群边缘燃着的圈圈篝火与之交映,升腾于空,如烟火般灿烂。

红彤彤的火光照耀在众人的脸上,映得大伙儿的脸红彤彤的。

周围爆发出一声强烈的喝彩声。

随后,一个个火把相继亮了起来。那些如柱子般又粗又大的火把立在家家户户门前,耀眼灿烂。

褚沫这才发觉这寨子之上挂满了红艳艳的尖尖辣椒,每家每户门前悬挂着白骨森森的牛头骨架,门沿之上点缀着弯弯的黑黑牛角,金灿灿的银饰。

一股神秘的气息弥漫开来,一群青年手持又细又长的小小火把沿着田埂和泥路排列开去。那些青年边走边唱,山歌应和间,一群穿着长裙的少女从家家户户中涌出,手持花束,朝四处奔跑而去。

似乎被这种氛围感染,褚沫脸上漾起了一丝笑意,牵着云凌修的手朝前行去。众人皆沉浸于戏舞之中,漫步其间,果无人有异他们的入族。

“吉洛部落忌明大火,唯有采堂戏舞举行之时,方才有这般红艳艳的热闹场景。”云凌修解释道,指了指顶端的一处吊脚楼,轻道,“这幽冥虎的下落,恐怕还是得去麻烦一下族长了!”

褚沫点了点头,还未言语,便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惊叫。

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婆婆混进人群之中,吓得大伙儿鸡飞狗跳。那婆婆白发苍苍,衣衫褴褛,佝偻着脊背,见人就嘿嘿傻笑,伸出混着各种污垢的手指,朝着人群抓去。

“啊!这个疯子又来了!”

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躲开那只污垢慢慢的手,唾了一口,“你个疯婆子,整天到处跑什么?”

那个疯婆子被如此唾骂,却傻气兮兮地抬起头,嘿嘿一笑,随后朝另一个人抓去,嘴里喃喃说着些什么。

“一边儿去!”那人却不如前边的女子温柔,反手将那老婆婆推倒在地,伸腿便要踢打,“疯疯癫癫的,尽会吓人!”

云凌修注意到,虽然那看似疯疯癫癫的老婆婆被人群嫌恶地推推囔囔,却未有丝毫站立不稳之态。

在这此时,这名壮汉要踢打她时,她的身体竟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幅度弯曲着,完完全全地避开。

云凌修注视着那名老妇人,发现她正迷茫地看着不远处,随后嘿嘿一笑,又朝下一个人走去,似乎并不在意别人的恶意与攻击。

这避开的动作…似乎都是本能。

吉洛部落之人皆擅幻术蛊毒,见众人的反应,竟似乎较为惧怕这名似乎已然失去神智的妇人,虽嫌恶避开,或是出手踢打,却满脸讳莫如深之色,似是不敢使用玄术。

看来…这名老妇人定是身怀奇功…

见那名老妇仍在重复地将手伸向下一个人,被抓住的人极为嫌恶,又蹦又跳,想要甩开,皆是无果。只见那名老妇抓住那人的手臂,似在确认什么,不过片刻,她的脑袋左右摇晃,眼里的希冀似乎正在破灭,嘴里喃喃自语,随后放开那人,朝前行去。

她的动作似在抓人,又似在翻找。且只要是她抓过之人,绝不再碰。

难不成她在找人?

虽这般想,云凌修也未多管闲事,见她并无人身安全的威胁,便拉着褚沫,往族长的住所行去。

吉洛族长满脸笑意地接待二人,不仅亲自到门外迎接,若不是云凌修左右劝阻,恐怕他还要令全族来见,唯恐不能表其欢迎之热烈。言语之间,满是对古族的尊敬与敬仰。

云凌修似乎早已习惯这番攻势,应对自如,拍了拍那名明显渐入中年的族长的肩,笑意盈盈地表达了古族对吉洛部落的赞赏,哄得那名族长长笑不止,与他称兄道弟,恨不得要当场歃血结拜、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话说到这个份上,云凌修刚准备表明来意,便见那名族长笑着挑了挑眉,意有所指地抬抬下巴指向后边安静随行的褚沫,笑得颇为揶揄,“少主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