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95章 情定(3)
 
第195章 情定(3)

第一百九十五章情定(3)

据两年前兀息对云凌修控制堕魔坠之法的说法,此行云凌修需前往苍垠大陆各地,取当世五大神兽体内神丸加以驯服。

五大神兽分别栖息在五大家族各个地界之内,向来行踪隐秘,隐于山野之中,极难寻获。如今烈凤鸟的神丸已然在手,剩下的四大神兽分别栖于溪黎古族、绮帘褚氏、梦遗柏氏和无名岛东山之上。

与玄灵云氏的两人合计一番,按脚程计划,选择路途最近的路线,决心先去溪黎边境。

“你在玄灵十年未归,此番可是首次回族?”褚沫拉了拉云凌修的手,饮下一口水,问道。

连日来的赶路使二人面上皆有些许劳累和风霜,云凌修拍了拍褚沫身上沾染的尘土,笑道,“此行不必回族。”

“不必回族?”

“那幽冢虎栖于吉洛境内的,这是是我自小便听闻的传说。吉洛边境乃是吉洛部落所制辖区,位于溪黎与玄灵交界之处。”云凌修放开褚沫的手,站起身,眺望南边,轻轻将原委告知,“吉洛部落与古族以吉洛岭为界,虽依附古族而存,却也是古族避世多年、无人能寻其踪迹的屏障。”

“此行并不需要翻越吉洛岭,因而并不会入古族境内。”

“如此…你早已知晓那幽冢虎所栖之所?”

“非也。”

云凌修宠溺地看了看褚沫,笑道,“幽冢虎不喜生人,因而独自幽居于丛林深处。具体方位,我也不曾知晓。”

“俗话说,‘天魂生白虎,地魄产青龙。’想必这幽冢虎乃是吸收天之精华而生,食日月神韵而息,定喜幽居于妙林山巅。”

“那倒未必。王者仁而不害,则曰白虎现。“云凌修眸光潋滟,浑身自信飞扬,未曾因风尘仆仆而磨灭丝毫明媚之意,“可那幽冢虎可非那传闻之中代表仁义王者之星的白虎。”

“溪黎境内向来有传言,幽冢虎生于冢茔之地,居于幽冥之穴,吸食夜风冥韵,吞吐毒息,设霾域为祭弋,因而幽冢虎极有可能栖于毒雾泽。”云凌修朝着褚沫招了招手,指了指天边青黛色的山峦起伏的线条。

褚沫也随着他站起身,将目光投放至云凌修眺望的方向。

那处山峰连绵起伏,峰峦叠嶂,云雾弥漫间,浓雾随风飘荡,似在山顶间戴了一顶乳白色的绒帽。

“看!那处便是吉洛边界,那处有十里秃岭,荒山遍布…“云凌修指着那方起伏的山峦,“吉洛荒岭怪石嶙峋,山势陡峭,毒雾弥漫,猛兽频出,是颇为凶险之地。怕是有一番罪受了…”

褚沫微微一笑,似乎毫不畏惧。

“怎么?不怕?”云凌修挑眉一笑,颇为揶揄。

褚沫摇了摇头,并不言语。

“放心!有我古族少主在此,即便是畅游整个溪黎,那也定是能安然无恙的!”云凌修说着这番话语,看向褚沫之时,眸中却满是疼惜,摸了摸褚沫的发顶,那句“这一路颠簸劳累,辛苦你了…”的话语却仍旧未曾说出口。

“好!”褚沫并不多言,轻道,“既知晓幽冢虎栖于毒雾泽,为何不直接前去,反而要先绕行至吉洛部落呢?”

“即便我猜测那幽冢虎栖于毒雾泽,毕竟仅是猜测。”云凌修眉眼含笑,不知在笑些什么,耐心解释,“况且那毒雾泽地势辽阔,毒雾弥漫,沼泽丛生,若是贸然前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吉洛部落之人知晓幽冢虎的存在?“

见褚沫仍旧面带惑色,云凌修看向那方山峦之下,指了指东边一处方位,“那处便是吉洛岭山脊,山脊之下有一方平地,便是吉洛部落!”

“吉洛一族虽早已淡出苍垠大陆,但从‘欲进溪黎,先行吉洛’这句传言中便能对其神秘和强大略知一二。吉洛部落是上古部落,世代以巫咒语古术为传,精通天文地理、巫毒蛊医,因而乃是真正的上古神秘氏族。若是吉洛氏族之人皆对幽冢虎去向一无所知,那我们可真是掐了头的苍蝇了。”

“所以…先去吉洛部落碰碰运气…”

“走吧!”

褚沫点了点头,转身背起行囊,却见云凌修的手朝她眼前虚晃一招,径直朝向她的发顶。

似乎是一只发簪,由云凌修的手斜插入鬓,稳稳地落于她的发间。阳光透过那方簪子折射而出,竟是蓝光莹莹,点点映于侧边。

云凌修转过她的身子,仔细地端详着她的鬓发,笑赞道,“真美!”

褚沫微怔,脸色微红,颇为羞怯地取下鬓间那枚发簪,放置眼前。泛着蓝晕的通透灵玉温凉光滑,簪间刻有“沫”字;簪头刻有几朵五星状的花朵,四周荧光忽闪,萤火虫扑闪着翅膀招摇而过。

是仰星草!

像是将东山之巅那晚的星光搬运到发簪上一般,那簪头所刻之像竟活灵活现!阳光拂过,蓝蓝荧光涌动,竟似那些萤火虫活了似的,漂浮于空。荧光流动间,那绽放枝头的五星花瓣也傲然绽放,未曾消散。

“你看!”

云凌修直直地注视着褚沫的眼睛,深情涌动,嗓音低沉,“星星与仰星草,一直同在!只要有光的地方,它们便会永远永远…一同沐浴于荧光之下!”

“而这苍穹星光,不过是万物给与的定义。”

“此刻,荧光落为星光,化作夜空,星光便会永远随着仰星草花瓣绽放。”云凌修指着那只簪子,眉眼含笑。

这是用蓝玉所作,有收光幻象之能,传闻乃是古族至宝,而他竟用此为自己亲手做簪。

曾在东山山腰,她首次见到那般独特美好的植物,却遇星光而散,化作漫天荧光消逝。

那时她曾以为漫天星辰被运至于身边,以致于忍不住问出那句,“仰星草一生都在仰望缀满星辰的夜空,却遇光即散,连殒身都在宣告自己的心意,可是,星星知道吗?”

那时,荧光消散,站在点点遥远星光的幽暗中,少年坚定而认真地回道,“星星迟早会知道的。”

星星迟早会知道的…

褚沫眼底含泪,捏住那只簪子,点了点头,笑道,“星星知道了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