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88章 忆昔(12)
 
第188章 忆昔(12)

第一百八十八章忆昔(12)

“诺儿,之前你在校武场肯定地说云凌修是魔尊之子,这是为何?”说话间,云仲顿了顿,看了看身侧的云重。见云重肯定地点了点头,复道,“众所周知,你的父母仅有你一子!”

云诺已然站起身,闻言抱拳禀道,“禀尊长,弟子下山十年有余,斩杀过不少蕴魔,却从未出现今日这般情形。”

说话间,云诺顿了顿看向了云凌修,肯定道,“凌修师弟方才与我的铁扇碰触之时,跟我体内的那团戾气有了感应。”

说话间,云诺顿了顿看向了云凌修,肯定道,“凌修师弟方才与我的铁扇碰触之时,跟我体内的那团戾气有了感应。”

“我能确定,这两股气息,本是同根同源!”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

大殿之上,虽是云凌修熟悉的师兄师弟,也不免轻声嘀咕起来。

云渊皱起了眉头。

可听闻这般言语,云凌修却不慌不忙,似早已有所准备,紧张全无,甚至眉开眼笑道,“就因此,云诺师兄便断定我的身世,未免太过于武断了?据我所知,我父母也仅有我一子!我云凌修,生于古族,长于古族,成于云氏,为古族现今族长古焱独子,古族唯一的少主——古枳修!”

“难不成…”云凌修眨了眨眼,颇为无辜地看向尊位之上的诸位尊辈,“这还有假?”

“当年一战,凝华宫四分五裂,嫡传者迫不得已自成体系,化为古族。按理而言,我古族当与蕴魔势不两立,应是不存在混淆子嗣一说吧?”

这一连串的话语可谓是正中问题中心,环环相扣,句句在理。

众人心下明了,也连连点头表示认可。

云诺立即抱拳道,“凌修师弟所言极是,在下失礼了。”

“哪里哪里!”云凌修也笑嘻嘻地抱拳回道,“师兄的推测也不无道理,难免这般设想,无碍!若真是与大师兄为同胞兄弟,凌修自是喜不自胜!”

云诺闻言,知他好意,微微一笑,缓步退去。

见尊位之上的尊辈皆未有反驳之意,想来是也认可他的话语,云凌修心下松了口气。又云仲并没有发话之意,他立马乘胜追击,张口就来,“大家都从大长老口中得知,当年的凝华宫便是古族的前身。”

“我古族流传下的修习心法,或许与出身凝华宫的魔尊所修习功法为一脉功法,这才有了这异曲同工之处。”

这番说辞,也可谓是毫无破绽。

众人松了口气,云凌修见长老们面色稍霁,顿时心花怒放,还要说些什么,便听云仲沉声道,“凌修!你入云氏多少时日了?”

尊长面上毫无表情,甚至也称得上是温和,可这一问,却让云凌修心下发麻,不明所以地打起鼓来。

他收敛起笑意,正色道,“弟子入云氏已然十年了。”

“十年…”云仲喃喃道,忽然目光如炬,盯着云凌修,肃然道,“十年之久,本尊可了解你?”

“尊长自是了解弟子!”

“既如此,这十年来,你未曾使用过这套心法,怎出门历练一番,便有如此成就?”云仲沉下眸子,盯着云凌修看了片刻,忽然看向他腰间所悬的坠子,“可是借助了什么神器?”

云凌修九岁痛失金丹,这才上云氏拜师学艺,十年来,他未能使用任何灵力功法,而此刻,他竟忽然与旁人无异。

而这功法,显然与蕴魔之气韵无异!

云凌修心下一咯噔,知晓已然骗不过师尊与尊长,立马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腰间的堕魔坠,朝后退了两步,解释道,“尊长!师尊!我并未入魔!”

“这物件之气韵与蕴魔一脉相承,有些诡异,终归是祸患!”云仲沉声道,“你如今并未入魔,可今后当如何保证?!”

“清心静气,不存私心!”云凌修眸中璀璨,神色坚定,望向云仲,肃然驳道,“如此,便不为戾气所左右!物件终归是物件,只有使用得宜与否,何谈被物件左右一说呢?”

云仲不语,看向了一旁一直未曾言语的云曜。云凌修本就是云曜的关门大弟子,当是由云曜全权决断。可此事涉及蕴魔,自是由云氏族氏一并处理。

这一看,便是在征询云曜的意思。

云曜敛眉思索了片刻,朝着云凌修伸出手,沉道,“凌修!”

此举,便是要云凌修主动交出堕魔坠,以便云氏尊长等人检核。可云凌修内心深知这堕魔坠之内的乾坤,若是交由到云氏诸位尊辈手中,定是会被销毁的。

云凌修盯着向来尊敬有加的师尊,生平第一次抗拒他的命令,摇着头,往后退去。

“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来日你我兄弟二人联手,定要剿灭蕴魔,为你的父母亲人报仇雪恨!”数月前的承诺尚在耳边,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向来淡然的云渊手足无措、张惶苦痛的模样。

那般深刻。

以至他胸中怒火燃烧,生平首次痛恨自己为何失去金丹,为何丧失修为。不能与他并肩,这项承诺不过是信口开河。

程天一死去时的无助与绝望迎面而来,他似乎又站在那个血气弥漫的河边。湿哒哒的血迹似乎顺着皮肤攀爬进心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绝望、窒息、张惶、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那些令人顿足捶胸的情绪,一点点爬上心头。

云凌修摇着头,紧攥着腰间的堕魔坠,一步步后退。他转头看了看,便看到褚沫一脸担忧的脸。

擎天试炼中的与贺予搏斗的画面尚在眼前,自己狼狈逃跑,只能以计取胜的无助,恐怕只有自己的内心清楚。

就在那时!就在那时!他差点就要因为自身毫无修为而没能保护好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女孩了。

若是那时褚沫未能恢复一些灵力,后果…

后果…他从不敢想…

而自己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重新获得力量,好不容易可以凭自己的力量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就要这般轻易地丢失吗?

“凌修!”见云凌修千般不愿的模样,云曜皱起眉头,挥手甩出一道灵力。那道灵力雄浑有劲,化作一缕白光,从云凌修腰间拂过。

完全来不及反应,不过呼吸之间,那枚坠子已然到了云曜手中。云凌修瞳孔一震,便要扑上去。云曜已然将坠子转手递给了云仲,反手挥出一道灵力,困住云凌修,使其动弹不得。

云凌修双目赤红,声音中已然有了哽咽,“师尊!”

“凌修!”

云渊上前一步,便要掀袍跪下,却听到大长老的惊呼——

“魔物!当真是魔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