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80章 忆昔(4)
 
第180章 忆昔(4)

第一百八十章忆昔(4)

回忆一帧帧闪过,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冲破头颅,猛然现出原本的模样。云诺抱住头,任凭脑海中的幻像不停变换,最终定格在一个画面。

“舅舅…”

画面中,小小的孩子泪流满面,抽噎着抓住面前男子的衣角,仰起头请求道,“带我走吧!诺儿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被抓住衣角的男子身形一顿,便听闻那个小小孩子断断续续的话语——

“诺儿…想要一个…新的开始…”

“诺儿可不可以…不是爹爹的孩子?”

“诺儿难道就不可以…是舅舅的孩子吗?”

难道不可以是舅舅的孩子吗?

原来,这本就是自己幼时最真切的愿望和最恳切的请求。云诺哽咽难鸣,盯着画面中的孩子,缓缓伸出了手去,似乎想要抱抱他。

可是,迟了一步。

不知道哭了多久,小小的孩子终于哭得累了,不自觉地枕在舅舅的腿上睡着了。即便是睡梦中,他似乎也睡得极不安稳,紧紧皱着眉头,一阵阵惊悸伴随着身体微颤略过脸庞。

男子轻柔地擦去了孩子脸上的泪痕,小心翼翼地抱起了他,稳稳地托在怀中,顿了顿,朝外行去。

迷迷糊糊,不知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小小的孩子终于听到了他一直想要的回答——

“好!”

似有感应般,舒展了眉头,稳稳地睡了过去。

“诺儿!”见云诺痛苦地抱住了头,准确地叫出了自己的称呼,双眼苦痛而迷离,似乎沉浸在回忆中。

“是舅舅的错!都是舅舅的错!”向来沉稳的大长老不禁一急,朝他而去,一把握住他伸出的手,语气里满是自责。

就在回忆幻象中,男子抱住小小的孩子,用自己的怀抱温暖他时,云诺眼前一个人影闪过。

紧接着,一双手稳稳地握住了云诺伸出的手。

掌心传来丝丝温暖的气息,就如同幼时那个轻柔的怀抱,似乎有魔力般,一寸寸抚平了心底的焦虑与难堪。

眼前的回忆幻象,似乎正一点点与现实契合——回忆里,舅舅抱住了小小的自己;而此时,舅舅伸手握住了自己落空的掌心,填补了心底里一直不曾忽略过的空缺与期待。

可舅舅温暖的、填满的,似乎从来都不仅仅只是那块孤独和空缺而已。

“都是舅舅的错!”

云重满是自责,喃喃自语。

原来那时,小小的云诺日日噩梦、郁郁寡欢,云重别无他法,仅有陪伴,却并未好转。

在那日云诺那般请求后,云重忽然想到之前应承黧瞳嘱托时的情境——那时,黧瞳立于山顶,对着云重缓缓道,“我如今只有一个愿望。”

说话间,女子眼里淡然无波,曾经眉飞色舞的生动面庞此刻如深海般沉寂下来,望着云重淡淡一笑。

随后她看向了怀中安然熟睡的小云诺,扬起一抹悲哀却慈爱的笑意,极轻道,“阿重,我如今只望诺儿,能够忘记过去、快乐生活,好好长大。如此,我别无所求了。”

“可要忘记过去谈何容易?”云重皱起眉头,“诺儿已是记事的年纪。”

黧瞳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心底已有答案。

云重这才意识到她所言的忘记过去是何含义,立马出言反对,“不可!阿姐!诺儿才五岁啊!难道他要永远忘记自己是谁吗?”

“阿重…”黧瞳仍旧静静地望着面前的弟弟,沉道,“诺儿只有忘记过去,才能重新开始!”

“你也知道,不是吗?”

“你也知道,不是吗?”这句话问出,云重一时语塞,不知该作何回答。

……

“忘记过去。”

云重喃喃重复,几经思索,咬咬牙,这才下定了决心——带着仅有五岁左右的云诺独闯神坛,请求神嗣古焱为其施法。仍是少年的古焱怜其年幼无知,便为其施展了古族的上古之术,封印了他幼时的记忆。

从凝华宫内出来后,小云诺已然不记得前事,云重便带着他前往玄灵,在云氏安定了下来。

“怪不得……”云诺喃喃道,“怪不得…关于五岁之前的记忆,我一丝也无…”

而一边,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云凌修一怔,念念叨叨道,“这老头子…竟背着我做了这么多事…难怪…”

幼年时丧失金丹的经历仍在眼前。古族族长古焱膝下仅有一子,年幼便天赋超群,乃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是整个古族之望。可一夜之间,作为古族少主古枳修金丹顿失,修为尽毁。

这般遭遇,不仅他父子二人心下痛极,那些族内虎视眈眈之人,不知又会有怎样的动作。

为了爱子之安危及族内安定,古焱几经思索,最终才咬牙下定决心将其送往云氏长大。

那时,小小的云凌修还不知自己将会前往怎样一个陌生的四地方,只茫然地看向似乎猛然间老了好几岁的父亲,问道,“云氏会接纳我吗?”

“会的!”

不料,父亲却坚定地望着她,给与了肯定的回答。父亲眼底光亮曜目,似乎极为笃定,不仅让小凌修盘桓于心底的恐惧与疑惑也缓缓消散,最终点头同意父亲的决定。而在云氏的这些年,无论是师尊还是云氏长老,对他皆是照顾有加,从不加防范。

想来,这其中…也有此缘故吧。

云凌修一阵恍惚,便听闻身边的云曜轻飘飘道,“剑尊入门弟子,自是剑尊的决定。”

只是轻轻一句话,云凌修却立即领会了师尊的含义,“剑尊收徒,只遵从内心,不听从其他缘由。既入门剑尊门下,自是皆有自身过人之处。若自己并无所长,即便入云氏,也不会被云曜收入门下!”

云曜向来寡言,此刻却立即注意到云凌修的情绪。

云凌修回头看他,师尊却并未看向他,只看着不远处的云诺,似乎从未言语。但云凌修却知晓,那是师尊给他的肯定与回答,顿时心领神会,心下暖意融融,不再言语。

不远处,仅想起一些细枝末节记忆的云诺已然停止了回忆,逐渐冷静下来,将另一只手搭在云重握住他的手背上,诚道,“不是你的错,舅舅,是诺儿…自己要求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