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79章 忆昔(3)
 
第179章 忆昔(3)

第一百七十九章忆昔(3)

凝华宫宫法绝妙,且不问出生,入宫即可修习,凭修为高低定职,因而是整个苍垠大陆修道者人人向往、趋之若鹜的之所,说是苍垠大陆修为最高者聚集的圣地也不为过。但随着讨伐神兽的大战后,到凝华宫求道之人的愈来愈多。不过十年,凝华宫弟子竟占据了整个苍垠大陆的三分之二之多。

“天下英才如此之多……”云重陷入回忆,缓缓道,“天赋异禀者频出,渐有超过神嗣之势,凝华宫内渐重提神嗣身份之尊,隐隐有不再以修为高低定职之意。”

随着凝华宫宫主年龄渐长,便迎来了宫主大会。凝华宫宫主之位向来是广招宫内众人比试,拔得头筹者登此高位。因而,整个凝华宫人皆跃跃欲试。

神嗣古麟、黧瞳神者与后来的魔尊萧云凡本是本次宫主争夺赛中最有望夺魁者,可黧瞳神者与萧云凡却在决赛那日双双缺席,并未参与。

“大伯?”

云凌修听到古麟的名字,内心一惊。古麟正是古族上任族长,乃是云凌修的嫡亲大伯,因而不由得惊呼。

“不错!”云重看向云凌修,点了点头,肯定道,“最终仍旧是神嗣古麟登上了宫主之位,也就是后来的古族先代家主。”

古麟任宫主后,双双缺席的黧瞳神者与萧云凡很快便喜结连理,两人十分恩爱,不久便有了一个孩子。凝华宫人皆戏言两人郎才女貌,恩爱不已,定会携手白头,谱写佳话。

讲到此,云重忽然眼眶通红,下意识捏紧了拳头,“可殊不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萧云凡那厮不知是如何花言巧语,骗取了黧瞳神者的芳心。黧瞳神者不仅放弃凝华宫宫主之争,还甘愿嫁他为妻,为他生子育儿。可那孩子诞下不久,他图谋不轨的嘴脸便渐渐暴露了出来!”

那时的萧云凡忽然之间性情大变,不仅暴躁易怒,还目空一切,凡不入他眼或与他相悖之人皆被其一句斩杀。

他,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

不仅如此他还四处宣扬“天下独尊、修为至上”的想法,认为一切是否对错皆应在修为决斗中解决,认为一切沟通、解释都是费时之举,不值一提。

他修为极高,本就在整个苍垠大陆少有敌手,更遑论其后期修炼了魔族禁术,更是诡谲难测。他凭着自身修为,日日沉迷于决斗胜利的快感,不顾妻儿的感受,不顾宫规,更不惜整个苍垠大陆的人命。

黧瞳神者不能认同这般做法,两人渐行渐远。萧云凡四处宣扬自己的想法,集结拥护自己的势力,凝华宫便这般被其煽动四分五裂。矛盾逐渐在宫内激化,以萧云凡为代表的提倡“修为至上”的势力自封为蕴魔,不受任何规矩约束,只以修为武力为尊。

而以古麟为代表的凝华宫正统神嗣之力不苟同这般作为,这场天魔大战便这般开始了。

这一战,凝华宫元气大伤,萧云凡大获全胜,霸占凝华宫。可即便如此,他却仍不知足,大放厥词“要铲除异己,让整个苍垠大陆臣服于他的脚下!”

这般作为自是受到苍垠大陆其他修仙者的强烈反击,可他拥有的那股神秘的魔力实在太过强大,整个苍垠大陆血流成河,不知损失了多少修仙者。

“黧瞳神者是我娘?”听到这儿,云诺紧皱眉头,泪眼朦胧,朝着云重求证,“是吗?”

“是!”云重慈爱地看向云诺,“你是黧瞳神者与萧云凡之子!孩子,你并非是罪孽之子,你也是神者黧瞳之子啊!”

听到这么一个惊天消息,众人皆愣在原地,不知作何表情。云重叹了口气,继续道,“那时,黧瞳神者虽与萧云凡意见向左,渐行渐远,便带着你归隐而居,可仍旧不断地受到萧云凡仇家的挑衅。后来,她才得知,萧云凡如今暴虐残忍,正屠杀整个苍垠大陆之人。”

“得此消息,黧瞳神者忧心不已,”云重的拳头越捏越紧,“她以一己之力取得五大神兽金丹,献祭自身,以血为引,将魔尊萧云凡封印在苍垠大陆之外,最终血枯力竭而死!”

而魔尊被封之后,凝华宫受此重创,不解自散,神嗣自成一派,隐于西南边陲溪黎境内,称为古族,不再面世。后来的两年中,苍垠大陆皆在集众修仙者之力,清扫蕴魔势力,直到将蕴魔除至不敢霍乱苍垠大陆,这场天魔大战才算落下帷幕。

其余四大家族这才逐渐发展壮大,形成如今五大家族并立之势。

“就在黧瞳神者决心要与魔尊一战时,”云重眼中已然浮现出点点泪花,嗓音哽咽,“她将你托付给了我。”

见云诺满脸疑惑,云重哽咽道。

“而我…我是你的亲舅舅啊!诺儿!”

这句话犹如一道电光直直地击中云诺的心脏,沉浸在苦痛之上的男子猛然抬起了头,看向了相伴多年的父亲,见他泪眼朦胧却满脸关爱的模样,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模糊的影像。

“舅舅…为什么大家都很讨厌我?是因为诺儿不够乖吗?”小小的孩子抹了抹额头上的灰,吸了吸鼻子,晶亮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怨恨,满满都是委屈。

“不是的。”小孩子面前的白衣男子蹲下身,将他拥入怀中,极其轻柔仔细地擦去他额头的污渍,“是不懂事的大人犯了错,而另外一些不明事理的大人迁怒了你。”

“那他们为何要迁怒我呢?”小小的孩子大眼睛里满是纯净与无辜,极其真诚地问。

男子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将他抱得更紧。那个怀抱特别宽大而温暖,将小小的孩子紧紧地包裹其中。幼时丢失的父爱似乎在这一瞬间以其他形式补全,让他心底格外安心和幸福。

那个男子,与面前的云重竟有七八成相似。

“舅舅!”幼时的记忆从脑海中闪出,云诺眼眶通红,抱住微微发疼的脑袋,下意识叫出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