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25章 帝王心术(10)
 
第125章 帝王心术(10)

第一百二十四章帝王心术(10)

皇城宫内。楼阁殿宇,檐牙高啄。皇城宫外,三山环立,高耸入云,权作屏障。贺府作为皇族道法权力执掌之所,向来是守卫皇城的盔甲,与世俗权力集聚之所——将军府并立,坐落在皇城之外。

除此以外,三品以上官员皆住皇城之内。

皇城,可谓名副其实的权力中心。外有天屏人障、防高卫重,乃是整个苍垠大陆最为铜墙铁壁之处,实属固若金汤。

若是寻常之时,君王自可高枕无忧。

乾承殿乃皇城宫内主殿,君王议事之所,其建造之唯美气派,为各殿宇之最。大殿之内夜明珠颗颗晶莹,珍珠为帘幕,金石作浮雕,白玉台阶之上端坐着一位气势凌然的中年男子。

他身着金褐色的君王朝服,朝服之上一只睥睨众生的勾陈神兽正霸气嚣张地踏步而来,桀骜的眸子沉沉地望着前方,正如它的主人般,沉沉地望着殿内众说纷纭的官员大臣。

“依大祭司所言,这皇城之内有奸臣勾结蕴魔,意图弑君。众爱卿于此何意?”顺泽帝一句不温不火的话语,却使殿内议论声戛然而止。

众人心下惶恐,不过片刻皆跪于地、屏息凝气,连大气都不敢呼一口。

殿上瞬间鸦雀无声,无形的压力没顶而来,无人敢语,仅有贺诚心下一惊,转头看着南宫喆,问道:“大祭司,可有实证?”

南宫喆垂首,刚准备回话,顺泽帝指尖向下,轻轻扣了一下桌面。

一声轻响,在这落针可闻的大殿之中尤为刺耳,像是一声警告,又像是一拳重击。眼神轻轻扫过殿内众臣,众人如芒在背,将背脊更深地弯了下去,那目光才缓缓落于贺诚身上。

帝王嗓音沉沉,重复着之前的问话,“朕是问,你们如何看待此事?”

顺泽帝对待贺诚与南荣司烨向来和颜悦色,此次语气略有加重,明显对贺诚不悦。群臣惊惧,也心知肚明,圣上问的“此事”,便是关于封城一事。

贺诚心下俱是一惊,正思索之时,便有人轻禀,“圣上,仅凭大祭司的猜测便妄自封城,臣深觉不妥。”

一跪于右侧首位的褐色朝服官员微微直起背脊,跪在原地,恭敬回话,“若是蕴魔在城外肆意妄为,封城之举,恐失民心。”

“南荣司烨!”

见他反驳之词一针见血,大祭司南宫喆抬起了头,直呼他的姓名,语气里已带了些不快:“东山坍塌之时,蕴魔便倾巢出动!若皇城之内无眼线相告,蕴魔行事怎会如此迅速?难不成…全是巧合?”

南荣司烨并未理会南宫喆,双眼直视顺泽帝,双手交合,缓缓扣了一个头,高声谏言:“圣上!此事尚未断定,还望周全考虑!眼下当务之急,乃城外百姓的安危啊!”

“若城内确有勾结蕴魔之人,结界一开,里应外合!如此,圣上安危,你可担当得起?”闻言,南宫喆气急甩袖,语气中的敌意已然不加掩饰。

“报!”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殿外传来了一声尖细的传报。

守在大殿之外的大内总管,朝殿内的君王禀报道,“圣上!南荣世子殿下求见!”

璞初!?

听到这声通报,南荣司烨皱起了眉头。

顺泽帝脸上露出一抹情绪不明的笑意,高声朝殿外的大内总管吩咐,“宣!”

“宣!”得此皇令,殿外守候的总管立即高声朝外唤道。

“宣南荣世子殿下觐见!”

这声传召将将落下,便有一少年风一般地跑了进来。

“皇伯伯!”

南荣璞初从殿外奔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下边跪着的老爹和贺诚,当下奔了过去,“爹!贺叔叔!你们都在啊!”

“我可算找着你们了!”

一路担惊受怕的年轻世子眼见瞅着了亲近的长辈皆安然无恙,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也不再害怕,反而如往常一般絮絮叨叨起来,“这皇城咋回事啊?怎么还封城了呢?外头全是蕴魔,百姓们得有人管啊!是出什么事了?”

见他行事仍旧是如此不分轻重,南荣司烨额头青筋直跳,也不抬头,仍旧跪地伏首,朝南荣璞初喝道,“跪下!”

“皇伯伯之前特赦我与阿罄不必下跪见礼的!”南荣璞初扬了扬头,笑嘻嘻地还想说些什么,便被随后赶来的贺罄一把按住头,两人双双跪了下去。

“朝中议事,注意举止……”

贺罄朝南荣璞初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提醒。

南荣璞初这才反应过来,伏地朝后偷偷瞄了片刻,发现身后一众官员皆跪地伏首,顿觉方才不分场合、举止不当。正在懊悔之际,便听皇座之上传来一声轻笑。

“有其父必有其子,世子殿下倒也十分关心朕的皇城百姓!”

饶是璞初再傻,也听出了圣上这话里有话,虽不知之前殿内发生何事,但南荣璞初从小到大仅有一个优点——认错向来不问缘由,只讲求一个快!准!狠!

这不!他立马就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高声将心中迅速组织好的夸赞之词一一道出,“圣上向来勤勉睿智,爱民如子,实乃百年难遇的明君,家事国事天下事全由圣上做主,哪里轮得上璞初说话呢!”

“圣上所举,其内定有乾坤!璞初年少无知,天生愚笨,圣上之深意,实难窥其一二!璞初口出狂言,还望圣上恕罪!”

此番言语一气呵成。南荣璞初嘴下生花,几乎一口气也不敢停,说得贺罄都微微怔住。

听闻璞初这一通话,顺泽帝瞬间爽朗大笑,“璞初外出这些时日,这嘴皮子功夫倒是长进不少。”随后豪迈一笑,挥了挥手,“都别跪着了,起来吧。”

众人心下皆松了口气,然而起身还未有片刻,顺泽帝面上风云变幻,此刻已然面沉如水。

方才的笑意仿若昙花一瞬。高高在上的帝王收起笑意,如同审问般,严肃地问道,“你们……”

“是如何进的皇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