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102章 百城会(4)
 
第102章 百城会(4)

第一百零一章百城会(4)

当晚,十一位少年再次重聚,自是激动不已。不知是谁提议,大伙儿聚在一起喝了些酒。

荨芏双颊微红,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讲起自己在北境的封印经历。

“我们在一个村落发现了暗芒星阵,可那里却是北荒赶尸人的老巢,多亏了褚子奕调老虎离开的计谋,没有战斗就轻松封印,真是厉害呀!”

褚子奕谦虚道:“哪里哪里,不过小聪明而已。”

荨芏眯了眯眼,端着酒杯,走向了褚子奕,“人长得好看,性子还这么谦虚,我敬你一杯。”

褚子奕也站起身,微微躬身,极为有礼地接过荨芏递过来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荨芏瞥见了他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不待思索,荨芏便伸手顺走了那块玉,拿在手里琢磨了片刻,不解道。

“咦~这玉佩贵不贵我不懂,可为何它只有一半呢?”

褚子奕猛地红了脸,急急地朝荨芏伸手,肃道:“荨芏!还我!”

荨芏拽着坠子,晃了晃手里的玉佩,笑嘻嘻道,“是哪家女子有如此福分,真是好生羡慕!”

向来温润的少年极为少见地急了,运气劈手去夺。荨芏侧身避过,匆忙地将玉佩扔给离自己最近的人。

“云凌修,接着!”

云凌修一愣,下意识伸手接住,心下暗道,“这小丫头还挺淘气!”

荨芏见玉佩安全,直接坐在桌子边上,把玩着自己的辫子,笑嘻嘻地道,“褚子奕,这是最近的好事儿吧!咱儿在北境封印的时候可没见你戴过!”

那玉佩拽在手心,质地温润,显然不是凡物。

云凌修低头看了片刻,手心的玉色泽纯白,糯性细腻,唯边角中断,但缺口整齐圆润,显然是精心从中断开。

民间有语,落玉为德,断玉作诺;情深于此,愿君知矣。

断玉之意,不言而喻。

眼前忽然浮现出初到灵城之时,褚沫腰间也悬挂着类似的玉。这两块玉,一块缺口为左,一块缺口为右,显然是一对儿!

云凌修看着手里的玉佩,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手中的玉忽然变得烫手和刺目,云凌修沉了沉眸色,转手交给了褚子奕。

褚子奕接过凌修递来的玉佩,朝荨芏解释,“此乃儿时师父所赠,如今他老人家逝世!逝者遗物,怎可玩笑!”

此言一出,荨芏立马意识到自己做错了,顿时手足无措,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嬉笑的表情,规规矩矩地从桌上跳了下来,抿着嘴躲到程天一身后,默不作声。

得知褚昱身陨,贺罄等人无不唏嘘感叹。

“难怪褚兄接到信便匆匆赶回。”程天一叹道,“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哎…”

贺罄俊眉微皱,想到不久前,兄长也是这般忽然离去,不由得眼眶微红,安慰道,“世事无常,人死不能复生,万望节哀。”

褚子奕掩住了眸中失去至亲的痛意,极为愧歉地看了看身旁的褚沫,“我定会替师父照顾好沫儿。”

“师兄…”褚沫低着头,咽下了多余的话语。

褚子奕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发顶。

如此亲密的互动,云凌修盯着褚子奕的手,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荨芏从程天一身后露出小脑袋,酒后的她粉颊微红,喃喃道:“褚子奕太温柔了吧,真是…嗝…人间极品啊。”

南荣璞初定定地看着荨芏,见她眼里只关注褚子奕,嘴里还赞叹不停,不由得黑了脸。他思索了片刻,起身故作关切地提议,“褚兄,你多日未眠,今晚早些休息吧。明日启程,不知又是怎样的境遇!”

褚子奕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袖,揖了一礼。

“既如此,你们先聊。”

随后他柔道,“阿沫,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褚沫点了点头,也站起身,朝同伴们一一告别,跟着褚子奕走出了大堂。

南荣璞初莫名松了口气。

不料,褚子奕刚走出大堂,方才双手托腮、一脸痴相的荨芏忽而兴奋地跺了跺脚,由衷赞道,“褚子奕温文尔雅!对褚姐姐更是细心体贴,真是我见过的…除师兄外最好的人了!”

“褚家向来温雅,褚子奕更是褚氏之翘楚,自是如此!”柏毓儿点了点头,赞同道。

云渊转头静静地看着柏毓儿。

大厅之内忽然安静下来,云凌修和南荣璞初如出一辙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房间内莫名弥漫着丝丝哀愁之气。

贺罄站了起来,道:“我们也早点休息,大伙儿散了吧!”

夜已渐深了。

眼前总是浮现褚子奕宠溺的眼神和过于亲密的动作,耳边荨芏天真稚嫩的话语也挥之不去。

云凌修满腹烦闷,翻身便起,郁道。

“我长得不好吗?!我也挺温柔的啊!”

夜色如水,云凌修拎着一壶酒游荡在流云客栈的后院之中,正要去庭院中的长亭内坐下,便见一褐色长衫的男子正坐在那处对月饮酒。

“璞初?”云凌修俊眉微皱,小心地确认了一遍。

南荣璞初俊脸微醺,嘴里一边念念叨叨,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他的脚边歪歪扭扭地倒着好几个酒坛子,见云凌修过来,微红的眼睛一亮,立马站起身将他拽了过来。

“凌...凌修兄,来得好!

南荣璞初举起手里的酒坛子,豪道,“来!我们不醉不归!”

“你这小子…到底喝了多少啊!”

云凌修看着他脚边的酒坛子,气不打一处来,顿时自己喝酒的兴致也无,劈手扯过他手里的酒坛子放在一边,愤愤道,“喝什么喝!”

“凌修兄!”那厮手中无酒,竟伏在石桌上碎碎念起来,“你说…情爱究竟是什么呀!”

云凌修被这问题一噎,呆坐在原地。

“是什么呀!”南荣璞初伏在石桌上,肩膀微微耸动,竟是哽咽起来,“到底是什么呀!”

“你小子…不会哭了吧!”云凌修急忙去拉他,他却坚持要将脸埋在石桌上,不愿起来。

云凌修扯了片刻,任由他趴在那处了。

“你倒是说呀!”

南荣璞初竟像个孩子般不依不饶起来,虽仍旧将脸摩擦在石桌上,却伸出一只手扯住云凌修的衣襟,“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

“……”

云凌修扯了扯他的手,又扯了扯自己的衣襟,这厮喝醉之后,力气大得出奇,一时竟没扯动。

南荣璞初却在这时将脸抬了起来,直视着云凌修,双眼微红,亮得出奇,似在静静地等着他的答案。

“所谓情爱,实则是一种缘分。”

“所谓缘分,便是有缘还要有份!”

云凌修偷瞄了一眼璞初,那厮正满脸疑问地盯着自己,满脸认真。

“咳咳…”云凌修被这样的目光直视,复又解释道。

“有缘即是相遇相识!”

云凌修回想起初见褚沫她蒙着面纱,从黑夜中而至,原以为不会再相见,却又在擎天试中再次相遇,更分为一组共患难。

“遇见了,还要相知相惜。”

一起度过危劫,他了解了最真实的她,而她也不惜放弃试炼也要去崖底寻他。

“之后,便是相守相伴。”

说到这,云凌修忽然想到那个伴她十年之久的人,面色微沉。

南荣璞初听的一脸茫然,忽然愤愤道。

“你说褚子奕有什么好的?!难道本世子长得不好吗?!”

这个问题,方才云凌修已然在内心问过自己,早有答案,忙道,“你我容颜,完全碾压于他!”

“那...那他有本世子有钱?!”

“他就比我富裕点儿,跟你无法抗衡!”

“还有什么温柔体贴,本...本世子做不到吗?!”

“你的气质温文尔雅,世人不懂!”

“荨芏如此盛赞于他,可本世子觉得,他就是个斯文败类!”

“对!他有什么好!我看他不及璞初百分之一!”

“他不及凌修兄千分之一!”

“不及你万分之一!”

“不及你万万分之一!”

……

原打算喝酒解闷的云凌修便这样扶着醉鬼南荣璞初回房了,酒没喝,闷也未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