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鸿镜诀 > 第25章 情之初(4)
 
第25章 情之初(4)

第二十四章情之初(4)

鞭影重重,如银蛇飞舞;劲风呼啸,所过之处枝断树折;长鞭有力地朝硕樾狼群袭去。两匹硕樾狼被长鞭击中,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了野兽的战斗欲,群狼嘶吼。丛林深处响起此起彼伏的狼嚎。

它们逐渐缩小包围圈,将柏毓儿困在其中,冒着绿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敌人。

柏毓儿神色肃穆,脸上却未有半分怯色。

群狼骚动起来。一匹黑狼伺机待发,它弓身蹑步到柏毓儿身后,猛的朝她直扑而去。

“小心!”灰衫男子慌然提醒。

柏毓儿反应迅敏,侧身避开,反手就是一鞭,那匹狼应声倒地,重重的砸向了地面。群狼见此,不敢轻举妄动,只围着柏毓儿来回踱步。

突然,为首的硕樾狼仰头长啸了一声,狼群纷纷朝她扑去。

柏毓儿挥舞着长鞭,旋臂甩出一个漂亮的圆弧。鞭影幻行,灰衫男子尚未看清,柏毓儿已将还未袭至眼前的狼群,挨个扇了出去。随即,一鞭甩在地面上,“叭”,顿时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山谷间。鞭声震动,尘土纷飞,似在警告着硕樾群狼。

“太...太厉害了。”灰衫男子张大了嘴巴。

但硕樾狼群仿若不知疲惫和疼痛,轮番攻击的受挫以及这一记警告,不仅没有吓退它们,反而使它们更加兴奋地咧开嘴,伸出舌头,舔了舔尖长的獠牙,集体低吼一声。

“不好,它们在召唤同伴!”柏毓儿暗忖。

果然,丛林中一阵尘土弥漫,一大群硕樾狼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将三人团团围住。

“先上树!”柏毓儿见状,朝同伴喝道。

面对下面数量众多的狼群,三人纵身上树,神色紧张。尤其是灰衫男子,脸色惨白如纸。

“敌众我寡,咱们先跑吧。”柏毓儿微微皱眉,忖道。

两名队友皆点头表示赞同,然而还未有动作,下面的狼群一番观望后,忽然围成了一个方阵。

四匹异常高大的硕樾狼站在方阵的四个角,阵成之时,群狼身上氤氲着褐色的光华。一个圆形的褐色光罩从众人头顶笼下来,将其扣在其中。

“啊……是……硕樾……阵法!”灰衫青年见状,吓得声线颤抖,断断续续,好半天才将想说的话语表达完整。

硕樾狼群生性高傲孤孑,从不轻易群居,倘若群战,便会使用一种阵法。传闻,这阵法集硕樾狼群之力而生,会如钢铁罩般将敌人困在其中,只能被群狼轮番进攻、撕咬,直至力竭而死。

“区区野兽,也配使用阵法与我梦遗抗衡!”柏毓儿紧盯着面前的群狼之阵,冷哼一声,右手一拧长鞭,长鞭中瞬间飞出数根银针,朝四个角的头狼袭去。头狼腾空飞起,避开银针。

与此同时,鞭身上竟显现出密密麻麻的尖刺。柏毓儿躬身挥鞭,四下一扫,顿时最内圈的十几匹硕樾狼被长鞭上的尖刺扎中,瘫倒在地,随后被长鞭卷起,砸到阵外的空地。

阵光动摇,柏毓儿运气而起,脚尖轻点树梢,朝方阵中心西北角的硕樾狼袭去。这正是硕樾阵法的破绽之处。

“救命……救命……救命啊!”

正在这时,传来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

柏毓儿回头一看,便见灰衫青年已被两匹硕樾狼扑倒在地,前面一匹硕樾狼已张大嘴巴,露出獠牙,正朝青年的脖颈咬去。

柏毓儿迅疾地空翻回身,挥出长鞭,一鞭扇飞那两匹饿狼,随后长刺收回,鞭尾缠住灰衫青年,将他往回一拉。

灰衫青年脱离困境,站至树端。

而柏毓儿身后却瞬间飞腾起数匹眼冒凶光的硕樾狼,朝她撕咬而去。

硕樾狼的攻击近在眼前,避无可避。

少女瞪大双眼,慌乱至极。她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失声惊呼,“啊…”

“小心!”一路沉默无言的黑袍少年脱口而出,虽声如细蚊,但仍难掩关切,一向无神的灰色眼瞳流露出些许慌乱。他挥袖而出,围在脸上的黑色粗布瞬间散开,如烟似雾般,朝柏毓儿身后的群狼袭去。

正在这时,一把光剑破空而来!几匹硕樾狼群一触剑锋,瞬间被拦腰折断,血肉模糊。柏毓儿受到极度惊吓,从半空跌落下来。

伴随着一声稚气的叫喊——“毓儿姐姐!”

一个云白色的挺拔身影自半空中翩然而至,片刻便到眼前。云渊情急之下,伸手一揽,双手从半空接住少女,将其护在怀里。

那块来迟一步的黑色粗布,从空中缓缓跌落,无人知晓。

众人都盯着抱住娇俏少女的俊逸少年,心下一缓,长出了一口气。

耳边风声呼呼,柏毓儿只觉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接而至,鼻翼间传来阵阵清冽的冷香,令人心安。

略一抬头,便见到一个精致白皙的下巴。再一抬头,便撞进一双寒星般的眼睛。这是一个容颜俊逸的少年。他神色淡然,眸色清冷,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泠然。

少女猛地低下头,她的耳朵恰巧贴在少年的胸口,听到一阵有力的心跳,蓦然间红了脸。

心口处一阵酥麻。

云渊抱着柏毓儿缓缓落地。

一落地,柏毓儿便一把推开了云渊,满脸通红地抽出长鞭,娇蛮一抽。

云渊并未注意到她的小情绪,落地转身,“唰”地接过飞回的长剑,悬空一劈,云白色的光华炫目,如若九天月华,直直地斩向群狼组成的硕樾阵。

褐色光罩在云白色光华的压迫下,层层龟裂,片刻后,碎裂开去。

硕樾阵破!群狼竟齐齐瘫倒,口吐鲜血!片刻后爬起来,如遇猛虎般飞速撤退,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你……你……”灰衫青年瞠目结舌,“你竟可强行用灵力……破开硕樾阵!”

云渊收剑而立,并未言语。

“毓儿姐姐!”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不远处跑过去,撞进柏毓儿的怀里,伸手抱住她的腰,软糯懦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关切,“你没事吧?”

“阿濯?”柏毓儿蹲下身子,与他面对面,惊喜道,“你也在这儿!”

“是啊,我们刚刚遇到树怪!可把我吓坏了!是云渊师兄救了我!”

云渊?

“如云淡泊,似渊深沉。”

柏毓儿心中默念了两遍他的名字,抬头望去。俊逸非凡的少年逆光站在丛林草木之中,身形顷长,身姿玉立,长剑在背,如芝兰玉树,又如峭柏挺竹。那双寒星似的眼睛逆着光,她却一下子想到他淡然清冷的眸光。

脸颊越发滚烫,柏毓儿竟一时呆在原地。

“毓儿姐姐!”齐濯将小手举到柏毓儿面前挥了挥,试图挽回她的注意力,“你怎么了?”

见柏毓儿不答,他扭头朝云渊喊道,“云渊师兄,你快来看看毓儿姐姐,她是不是吓呆了……你……唔唔唔……”

闻言,柏毓儿立马回神,像一只被踩到脚的猫儿一样跳起来,一手捂住齐濯小小的嘴巴,一手胡乱地挥舞,慌乱得鞭子都掉在了地上,“我……我……我……我没事……”

柏毓儿: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柒柒:情之初,爱本擅,抱相近,心不远…

三一:你这功底…求你别写了…咱看看书,好吗!

柒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