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聊斋炼丹师 > 469 记忆
 
  张巍豁然前进一步,双手虚空勾画,一道灵光闪过,一个阵法就被他勾勒出来。
  这个阵法,正是星炼阵。
  此阵在他心中是无比熟悉的,以前还要靠着玉石之类的布阵,现在能力上来了, 可以免材施法了。
  双手勾勒中,阵法显现,一下就朝着那降魔杵笼罩而去。
  下一刻,阵法勾连星力,瞬间就将降魔杵给困住。降魔杵微微一愣,随即发出更明亮的光芒,发出更多的刀枪剑戟虚影, 向着荧光闪烁的星炼阵打了过去!
  此时的山精看到这一幕, 哪里还不知道遇上高人了。他畏惧的向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张巍。
  他虽然是一只不吃人的山精,但是拜同行所赐,他们山精的名气在人类之中并不好。有些高人见到他们山精,可是不管三七二十,直接提刀就上的!
  他深深的看了张巍一眼,发现张巍现在正在专心对付这团金光,他就忽然向着黑夜中一扑,手臂上的皮膜一展,就飞进黑暗之中。
  张巍瞥了他一眼,也没有管这个小心谨慎的山精,而是继续控制着星炼阵,正在强行炼化这宝贝。
  这降魔杵应该是某个佛门的大能留下的宝物,尽管时日过去很久,这降魔杵上还残存着大量的佛力, 本能的发挥着作用。
  如果遇上合适的人,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厉害的宝贝。
  “玄姬,走进去。”张巍对张玄姬说。
  张玄姬此时已经有些跃跃欲试,她走向星炼阵中。下一刻,就陷入到一片金色的海洋中。
  一尊头戴五老冠,身穿袈裟衣,脚踏荆芒履,似佛似道的人影出现在星炼阵中。他看了一眼张玄姬,然后化成一道光进入张玄姬身体中!
  “呵呵,还想夺舍。难道我的星炼阵是假的?”张巍早就预料到这一手。这宝贝能有如此智能,定然是有原主人的执念,甚至就是原主人的魂灵苟延残喘在其中!
  张巍的星炼阵可以炼化万物。区区一个残魂自然也不在话下!
  漫天的星力涌入大阵中,星力在大阵的作用下,开始‘炼化’张玄姬和那魂灵。
  渐渐的,张玄姬身上发生了变化。她的头上出现一顶五老冠,身上的衣服也变成袈裟……
  但是下一刻,这些东西都化成一道金光消失。取而代之的,还是张玄姬原来的样子。
  那根降魔杵也渐渐安静下来,贴着张玄姬的手,金光逐渐收敛起来。
  星炼阵还在继续,张巍抬头看看天色, 待到日出, 星光黯淡。这炼化也基本上结束了。
  然后他对五人说:“你们小心的看着你们的圣女。”
  说完,他也盘腿坐下,一道魂灵从他的身体飞出,没入到阵法之中。
  他进入阵法,当然是为了那魂灵的传承的。
  张玄姬吸收魂灵的力量,这魂灵的记忆传承就归张巍。张巍很好奇这个世界的佛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世界,佛门的佛法不显,那些被和尚供奉的佛祖菩萨也毫无反应。所有的佛陀菩萨都是修士修成的。这就让张巍很好奇。
  记忆的碎片如同星点一样悬浮在大阵中,如果没有人捡取,这东西很快就会消失。
  然后张巍手一挥,将这些星点收集起来,没入他的魂灵之中。
  瞬间,一段人生如旁白一样,进入他的脑海中。
  ‘吾少年学道,三年有成。家中长辈无不欢欣甚喜,吾也甚喜。自认道门道士,无非手到擒来。’
  第一段记忆,是他少年得志的记忆。少年时期的他,年少轻狂,轻车骏马。三年时间,从普通人修到中等道徒,是家中的希望,人们口中的天才。
  他也迷失在这一声声的‘靓仔’中,有些忘乎所以,认为道士不过是手到擒来之物。
  ‘三年又三年,三年何其多!十二年而过,吾蹉跎人生,浪费时光。修为竟然无寸进。吾甚哀!’
  和其他少年成材的人一样,他在接下来的日子受到了严重的挫折。修啥啥不成,练啥啥不对。很快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他还是中等道徒,毫无存进。他已经成原来的天之骄子,成了别人严重的笑柄。
  ‘青梅竹马,二十年陪伴,竟敌不住三场之醉!惨!惨!惨!恨!恨!恨!从此往后,我与她恩断义绝!’
  蹉跎了人生,也让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三场酒局之后,就投入他人的怀抱中。关键是,这几场酒局,还是他带着未婚妻去的……
  人生……就是一场大型NTR,对他来说是一场大型的打击。
  ‘道不成……吾不就!转而出山,寻访它道。’
  呵呵,既然国军不留爷,那爷投共了!
  他觉得是道路不对,于是他开始寻访儒道,寻访佛道。
  ‘大觉寺,名刹也!吾拜入其中,感悟佛力。修为终有所动,吾之道,得矣!’
  这个时候,他感到了久违的修为精进,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不过十几年的沉淀下,他知道不能得意忘形,人也沉稳了很多。开始专心的修佛道。
  ‘道修神体,佛修己身。神佛入体……此事有异!’
  多年的苦修,让他触摸到士阶的边缘。但是想要晋升士阶,大觉寺给出的办法是,将一块佛陀的血肉,植入体内!
  道门之中,是凝结符箓。而佛门之中,是凝结己身佛。但是凝结己身佛也很难。但是在门派之中,总是有投机取巧的办法。
  植入一块已经是己身佛修士的血肉,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以此为种,能很快的将身体转化成己身佛,达到入阶的目的。
  他积攒功勋,很快就能植入血肉。然后就被带到一间佛塔之中,这佛塔之内,就有一具已经被削得差不多只剩骨架的己身佛。
  带他入佛塔的师傅对着己身佛拜了拜,然后用小刀从己身佛上割下一条肉,然后对他说:“佛有大智慧,有大无畏。今日割肉舍己,你也承担一份因果,切记切记!”
  说完,师傅将这条血肉植入他的体内……
  接下来的日子,他就在这佛塔之中进阶。在佛塔之中,他很痛苦。每日有挖心刻骨之痛,有幻灭幻影影响。有的时候,他觉得他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叫‘觉远’的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挺了过来,身体已经转化成了己身佛,他也晋升到了佛士!
  当他离开佛塔走出去的时候,隐隐约约有感觉,那被削得只剩骨架的己身佛,似乎有些不甘心……
  ‘因果沉沦,报应不爽!大觉寺中,恶佛出世!’
  晋升佛士后的一百三十年中,他化妆成外人,灭了当初他的青梅竹马一家,那对不要脸的夫妇,也被他毙与手下。那对夫妻所生的孩子,被他阉割之后,买去当娈童。
  因果了解,念头通达,他的修为也不断提升。终于,他到了能阶的边缘……想要晋升能阶,必须植入一块能阶佛门修士的血肉。这才是正理!
  大觉寺有一尊能阶修士的己身佛,这尊大能被镇压在大觉寺之下,血肉就是大觉寺和尚晋升的资粮!
  当他能晋升的时候,就去到大觉寺地下,然后和这个大能打了一场,割下他身上一块血肉,接着植入自己的身体中。
  下一刻……
  下一刻,他就疯了!
  庞大而肮脏的灵魂向着他扑来,周围是一片血肉的红色,是一声声扭曲的佛音。
  他的身体刹那间就晋升到了能阶,而他的灵魂,去被折磨着!想要突破,就必须灵魂得到升华。而灵魂要升华,就必须吞下这个肮脏和庞大的灵魂!
  这个灵魂,仿佛是一团灵魂的聚合体,无数灵魂被简单的缝在一起,就形成这么一团污秽。
  吞下这团污秽,就能晋升能阶。但是,这团污秽,难道不会污染自己的魂灵?
  他迟疑了,迟疑的结果就是,那团污秽反过来吞噬了他!
  然后,恶佛从地下冲出,在大觉寺大开杀戒。
  血染红了寺院的地面,冤魂在院中的空地呐喊。寺院中的人,没有一个能抵挡得住这个能阶佛修的杀戮……
  一夜杀戮之后,他忽然短暂的清醒过来,看着被他毁坏的寺庙,他忽然悟了……
  ‘千秋万载一场梦,缘尽缘空入梦来。终归一切将入土,悔恨当初不自如!’
  他闭起眼睛,将手中的陪伴他多年的降魔杵从天灵盖狠狠的砸了下来,了却自己的一生……
  …………………………………………
  张巍看完他的记忆,前期的记忆明媚而阳光,中期的记忆晦暗而沉重,后期的记忆混乱而邪恶……
  这就是这个人的一生……
  也是佛门的诡异修行。
  难怪佛门如今如此式微,这等动不动就变成神经病,然后痛击队友的门派,怎么能活得长久?
  张巍摇了摇头,重新将魂灵回归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此时天色将明,张巍睁眼看了看地下,下面镇压的东西,也被‘他’给杀掉了……
  这个时候,星力收敛,星炼阵也慢慢的消失,张玄姬也缓缓的睁开眼睛。
  她的小手一挥,降魔杵就绕着她的身体飞行,然后她握住降魔杵,降魔杵忽的一变,就变成一把长剑。
  然后这剑又是一变,变成了一把长刀,长刀又一边,变成了一杆长枪!
  这降魔杵可是能千变万化成各种武器的。张玄姬玩着有趣,在手中不断的变出各种东西。
  原来有些觉得降魔杵丑,不适合她,现在也没有这个想法了。
  张巍看着她玩了一阵,就说到:“好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韦德正五人连忙准备,过了没多久,几人就在晨曦中离开这座寺庙。
  在离开之前,张巍取来一块石碑,然后以指为笔,在上面刻出一篇《佛尊不动势》,这是他参悟了那人的功法,稍加改编之后的功法。
  他将这块石碑埋在后院中,然后说:“既然我拿了你们的机缘,自然是要还一份给你们的。原来的机缘太大,你们遇见也只会丢了小命。而这个,就算是给你们的补偿吧。”
  其他人看见张巍神神叨叨的念着,都不知道他这是在干吗……
  不过他们也不会追问。
  张巍他们在晨曦中离开。而不久之后,一男一女在正午时分到来这里。
  “峰哥,这就是大觉寺?”
  “清妹,这就是大觉寺!”
  “你说的宝贝就在这里面?”
  “应该把,这也是我重金从山民口中得到的消息,说是每天晚上这里都有金光闪烁,而且还有一只吃人的山精在这里徘徊。”
  “呀!这里还有山精?好可怕!”
  “清妹别怕,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山精只有晚上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快一些寻找,傍晚之前下山就行。”
  “恩!那我们快点。”
  然后,这一男一女就在这寺院废墟翻找起来。
  不久之后,他们就找到了张巍埋下的那块石碑。
  “峰哥你看!!《佛尊不动势》这是一篇功法啊!”
  “我看看……恩!还真的是一篇功法!清妹,这定然就是那宝贝。”
  “既然宝贝到手,那我们走吧,不然山精就出现了!”
  “好好好,我们离开!”
  然后,这两人就抱着石碑,兴奋的离开这里。
  等他们两个离开,山精才从断壁残垣中走出来,他郁闷的说:“我又不吃人……”
  这个时候,一个头戴冠冕的人从他的身边走出,然后问他:“怎么样?愿不愿意成为我麾下的阴神?我可以给你一个巡游山神的职位。”
  山精看了看后院,说:“既然那个东西被高人取走了,我也没有守护这里的必要了,那我同意跟你走!”
  阴府天子点点头,说:“谁又能知道,一个吃人的山精不吃人,而是在守护着这里,不然那失控的宝贝危害山林。”
  “你这样的人,定然不能埋没在山林之中。”
  这山精笑了笑,说:“走吧,这个世界上,估计又少了一个不合群的山精吧……”
  阴府天子点点头,他的手一划,一道光门出现。山精毫不留恋的走进这个光门之中,而阴府天子也跟着一同进入。
  等他们消失在这寺庙中,那寺庙的大殿忽然变得斑驳起来,然后‘咔嚓’一声,整个殿顶,一下就垮塌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