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19 丐帮2
 
晚间,许三梦依旧在破庙里喝酒,大小乞丐们三三两两的回来了。小乞丐们很乖巧的站成一排排,准备上贡。

  许三梦也懒得看,懒得理会,说到:“银钱放桌子上,吃的自己拿去吃。”

  只有五个铜板,但是要到食物的小乞丐倒是不少,纷纷开吃。

  又过了一阵,大乞丐们也回来了。

  许三梦也是今天才知道,大乞丐们大部分在打短工,每三天必须回来一次,把钱交给那个帮主,就是昨天被自己杀了的那些蠢货。

  昨天本来不是大乞丐们回来的日子,是大乞丐们听说居然有好几个小孩要被打断腿,赶来拼命的。

  李狗蛋也回来了,不过稍晚一些。

  “狗蛋,你去买些吃食,记得给这帮没吃饭的小子们也带些,给他们要素的。”许三梦吩咐李狗蛋到。

  “晓得了师傅!”

  不过一会功夫,李狗蛋就回来了,大乞丐们开始训练,小乞丐们开始吃饭。

  但是许三梦发觉小乞丐里似乎少了个人,就是那个讨到了钱,吃了那半块饼子的伶俐的小家伙。

  “怎么少了个人?”许三梦疑惑到。

  “不知道!”

  “不知道!”

  “可能是在县城随便哪里睡觉了……”

  “应该是!”

  大小乞丐乱哄哄的说了起来。

  “算了,你们继续练功!”许三梦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乞丐们街边随地睡觉也不算大事,不奇怪。

  过了一阵,许三梦忽然想到了些事,说到:“你们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零零碎碎,一来容易被人欺负,应该找个固定的地方,有谁需要短工或者苦力,就去那地方找你们。”

  许三梦一边喝着酒一边说到:“也省的人家要找你们,有时候找不到,因为你们在到处乱跑。”

  “可不是么师傅,城东那李家,叫了三个人干了五天活,今天最后一天,结果最后一个铜板也没给!”大乞丐们这时间刚开始,还有力气讲话。

  “这好办,没事就围着他家乞讨吆喝,他来人你们就跑,过后再围着他家吆喝,直到他们不胜其烦,给了钱为止。实在不行,每个人提一坨翔去他家门口叫卖,恶心死他。”

  “好吧,呼……呼……师傅你厉害……”李狗蛋因为训练,已经开始喘粗气了,说到:“可是那家心黑,而且有个护院会武功,打人不会打断骨头之类那么严重,但是却打的很疼……呼呼……”

  “无妨,不会武功我不便出手欺负人,会武功就好办了,有我在,明天我陪你们一道去。”

  “哦,多谢师傅!”

  大乞丐们还是继续练习,马步弓步各种步伐,然后是体能力量训练。

  因为许三梦还没有想好教他们什么,内功心法他们不行,没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练内功容易出岔子。

  但是没有内力的武功架子,又有什么用呢?

  当时给松鹤派留下的八卦掌算是最简单的了,算基本上是外家功夫为主的,但是依旧有内功。

  松鹤怕那些光头不知道怎么样了,八卦掌练的入门了么?

  光头?光头……对啊,怎么早前没想到啊,少林寺那帮光头的《易筋经》不就是专门锻炼肉身的吗?

  这些东西前世因为已经用不了了,所以大家都公开了的,网上一搜一大堆,许三梦身为练武之人,肯定对大名鼎鼎的《易筋经》《洗髓经》感兴趣,所以记了下来。

  前世军队那种擒敌拳,其实就是简化普及版的八卦掌掺杂了散打的部分招式而来的。

  用它搭配易筋经,练个几年,也能有所成就。

  《易筋经》是纯外家功法,练到极点,据说能成就佛陀金身。

  但是这个,放他们这里就不用想那么远了,要成就佛陀金身,少不了绝高的佛法修为,这些大大小小的乞儿们,佛经上的字都不认识,能指望他们练成佛陀金身?那绝对是痴心妄想!不过,能有自保之力也就足够了。

  在这世间生存,要么你就卑微如同一坨翔,那样子就没人敢踩你;要么你就强大如一只虎,独占一座山林,没人敢靠近。

  其他居于中间的都不好过,所以对于他们,刚好有自保之力足以,再高的实力则是福祸难料。

  但是许三梦忘了一一件事,前世古代佛家的六祖慧能好像也不识字……

  “好了,休息吧,老规矩,活动一下吃东西,吃完后再活动活动,就睡觉吧。”

  ……

  第二天一早,许三梦晨练过后就跟着几个大乞丐出发了,依旧带着妹妹许梦琪。

  走了约摸一刻钟,才到地方。

  这李家看起来挺有钱的,从他家的大门就能看出来,装饰的颇为豪华,门口两个石狮子,做工精细,大门也很高大,钉着一排排的门钉。

  刚好斜对面有个酒家,有个窗户正对着李家大门,许三梦带着妹妹就准备上二楼那个窗户。

  但是进门就悲催了,许三梦和妹妹被拦住了,小二理由是本酒楼不招呼乞丐。

  许三梦有点恼火,但是自己的道袍却是已经有些破了,真的是像乞丐多过像道士。

  从葫芦里摸出一个银锭,给店小二扔过去,问到:“可以了么?”

  小二也没有丝毫的尴尬,立马换了一张截然不同的笑脸,说到:“够了够了!客官里面请!”

  “楼上靠窗户那张桌子,随便上点你们的拿手菜,再来一坛子好酒,钱不够再说话。”

  “够的够的!”小二连连点头,招呼到:“客官楼上请!”

  兄妹二人走上了二楼,此时还早,上面也没客人。

  小二先端上来一碟花生米,一碟素炒豆腐,一碟小炒肉,几个馒头,一坛酒。

  梦琪还是有点紧张,毕竟从小过苦日子,被人欺负,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难免有些不适应。

  坐在凳子上有点坐立不安,许三梦对着梦琪笑了一下,说到:“没事,别紧张,有哥在。”

  这种事情时间久了习惯就好了,说了不管用。

  许三梦一边吃,一边拿着小二送来的酒碗,一碗一碗的喝酒,一边看着下面的一帮大小乞丐,围在李家的大门四周。

  只见李家的偏门打开,里面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几个大乞丐和两个小乞丐就一起围了上去,纷纷出言:“大爷,给点吃的吧!大爷行行好!大爷善人一定有好报!”

  乞丐们靠的很近,身上的臭味让管家觉得自己都快被臭晕了,怒到:“滚!”

  几个小乞丐跑了两步,见得大乞丐没动,就又回去了,蹭着这个管家。

  大乞丐则是知道许三梦就在某处看着,他们不会有危险。

  管家见这帮乞丐根本驱不散,硬着头皮没理会,继续走自己的路。

  但是这些乞丐却不管,管家走哪跟哪,一个劲的大爷长大爷短的,吵的人脑仁疼。

  “滚!”走了没五百米,管家终于忍不住了,脑袋上青筋暴露,怒喝着,甚至伸手打人。

  但是他又不是武者,四十多岁哪里能比十六七的小伙子利索?管家拳还没出来,几个大乞丐就已经散开来,一个大乞丐笑嘻嘻的说到:“大爷别生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看着这帮叫花子,管家越发生气,怒气冲冲的转身又回到李家大院。

  不一会,管家带着四五个拿着木棒的家丁,凶神恶煞的就来了。

  门一开里面的人还没出来,众乞丐一听脚步就知道人不少,不知谁喊了一声:“跑啊!”

  一时间,十几个乞丐,大的抱小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临走还撂下一句话:“管家大爷,咱一会见!”

  管家气的直跳脚骂娘,却无可奈何,跑了怎么办?去追?

  无奈何,管家只好打发家丁回去,自己独自一人出了门。

  然而管家出门不过一刻钟时间,回来后门口依旧站满了乞丐,笑嘻嘻的:“大爷,您老回来了?嘿嘿嘿……”

  一声大爷,让管家顿时怒气上头,却又无可奈何,进了李家大门,依旧恨恨的。

  一会,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带着两个丫鬟。

  一个乞丐的一句话,让许三梦成功的记住了他,他拿棍子挑着一坨翔,对着那个小姑娘说到:“小姐,买点吧,上好的肥料!”

  楼上看的许三梦当时就一口酒喷了出来,呛到了。

  小姑娘的反应可想而知,一声尖叫,然后嫌弃的往后躲,把两个丫鬟挡在前面,有点哆嗦的说到:“快拿走,恶心死了!”

  这时候,昨天的那个回春堂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了旁边,还带着两个丫鬟。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拍了一下许三梦的桌子,厌恶的说到:“这就是你教他们的东西?然后用讹来的钱供你在这里享受?”

  “呃?”许三梦不知该怎么解释,这场面怎么看都是这女子看见的这样子,解释不清楚。

  但是又转念一想,这小妞脾气这么坏,我为啥要给你解释?你老几啊你?

  于是就开口反问到:“干你何事?”

  “你!”女子被一句话噎的半天喘不过气。

  “小姐,你需要些什么?”店小二很没眼色的凑上来挨训。

  “啥也不要!你走开!”

  就在这同时,楼下李家又发生了变化,那小姑娘带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许三梦也没有再理会这女子。

  门一开,那小姑娘单单指着刚才卖肥料的乞丐说到:“张叔,就是他!刚才拿一坨粑粑吓唬我!”

  那五大三粗的汉子眼睛一瞪,问到:“就你们这些臭要饭的,也敢吓唬我家小姐?”

  说着就准备揍乞丐。

  楼上的许三梦怎能让他如愿?刚好这烦人的大小姐和店小二说话,立马抓了几粒花生,拇指中指一弹,嗖,一粒花生就飞了出去,嗖嗖嗖,几声,花生全飞走了。

  先后击中汉子天突、颤中、神阙、外劳宫几处穴位,汉子站着颤抖了几下,软到在地。

  然而这个大小姐最后还是隐约看见了许三梦弹花生,然后外面的汉子摔倒。

  汉子对乞丐们留了手,许三梦自然也不能把事情做过分了。

  见会武功的汉子倒地,乞丐们则是一阵欢呼:“你张叔昨晚睡觉被子没盖到屁股,着凉了,哈哈哈……”

  乞丐们也知道汉子之前留手了,所有调笑归调笑,却没有动手,任由李家家丁把汉子抬了进去。

  然后许三梦就没有管下面了,他之前也嘱咐过大乞丐,凡事不可过分,否则引起公愤,丐帮将无立足之地。

  而且许三梦等的就是这个人,解决了他,剩下的乞丐们就能自己搞定,不怕李家不付钱。

  其实点穴就是这样,不过是用巨大的力道攻击人体的薄弱部位或者神经密集区域,然后以点破面,从而产生比较大的攻击效果,至于前世电视上演的那些什么笑穴定身穴之类,只是剧情需要的戏说而已。

  这女子既然看见了一些许三梦弹花生的画面,自然神色怪异,疑惑的问到:“你会武功?”

  “不会!”许三梦摇了摇头,说到。

  “你会武功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赚钱?他们只是一群可怜人而已!”女子依旧不依不饶。

  “我都说了我不会武功!”许三梦也是打算背着牛头不认账,但是这女孩子一句可怜人,让他对这个脑袋有点瓦特的女子顿时另眼相看。

  “可我刚才好像看见你丢了几粒花生,李家的张护院就趴地上了……”女子不相信的问到。

  “丢几粒花生……”许三梦眼角憋了一眼,抓了几粒花生递给女子,说到:“说的容易,你试试丢几粒花生让一个武者趴下?”

  “呃……”女子还是有点不信,说到:“当真不是你干的?”

  “废话,没听下面说吗?张老头昨晚睡觉没盖住屁股,感冒了。年纪大了都这样。”许三梦说完,摆了摆手,开始赶人道:“至于你,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吃饭。”

  “真的是这样么?”女子疑惑着。

  随后,好像怎么又转过劲了,坐到了许三梦的对面,和梦琪坐到了一起,说到:“哼!我就不信了,我一定会发现你的秘密,让你心服口服!”

  她的丫鬟也跟着站在了身后。

  “随你,但是现在一边去,别妨碍我!”许三梦皱了下眉头,合着这是和自己卯上了?

  “哼!就不走,这酒楼我家也占股份,算是我家的地盘,该走一边去的人是你!”

  “不可理喻!走就走,谁怕谁!走了梦琪!”许三梦没有理会她,转身领着梦琪就下了楼。

  “客官,您要走了?”小二在门口对许三梦说到。

  “小二哥,今天是你家小姐撵我出来的,饭都没吃完,不能算钱的啊!那锭银子下回吃饭再说。”

  “呃……客官,这样不合适吧……”

  “合不合适去问你家小姐……”

  许三梦走出酒楼之后,这个大小姐居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话:“不过他几粒花生就放翻了张护院,那样子倒是蛮帅气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