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15 变数
 
第二天。

“这妹夫到底是怎样的人物?上官云皓一路骑着快马,一边就琢磨着。

等的快到松鹤派了,他忽然眼珠子一转,琢磨出一个损招,自语道:“待我试探他一番,瞧瞧他对妹妹到底有多用心!嘿嘿嘿……”

自言自语的说着,还嘿嘿嘿的偷笑着。

“反正有妹妹在,他最多生生气,嘿嘿嘿……”

……

这边,许三梦正在湖边小屋和上官非玉说话,悟空拿着一根松鹤派专门定制的铁棍站在一边。

“非玉,要不咱们过段时间上你家转转去?”许三梦笑说道。

“好啊,你不怕我爹揍你?”上官非玉也是微笑着反问到。

上官非玉笑起来越发美丽,许三梦的心都快化了。

“怕啥?”许三梦大大咧咧的说到:“他肯定打不过我!”

“你敢!”上官双眼一瞪,说到:“我咬死你!”

说着,上官就开始追许三梦,二人嬉笑追逐,打情骂俏。

在许三梦眼里,此时的上官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般动人心弦。

然而,好事终须多磨,二人正在高兴时候,扫兴的人总是会不期而至。

“许公子,上官小姐,上官家的人来了,掌门让我通知你们!”

“好吧,你先去,我们随后就到。”

打发了传信弟子,许三梦也整理了下衣物,二人便一同前往,悟空依旧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还是那天松鹤派宴请二人的地方。

来人长的比许三梦可精神,一张脸白白嫩嫩,收拾的干干净净,衣着华贵,都是锦缎缝制的,走路时候腰间玉佩叮当作响,还挂着一把剑,剑鞘上镶着几块宝石,只是一脸的怒意。

但是若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怒意深处带着一丝贱笑。

再一对比许三梦,脸色虽然不能说黑,但是比起人家白白嫩嫩可就差远了。

衣服还好,朱钱张早上派人送来一套细布道袍,后背背个巨大的酒葫芦,头发虽然也梳的很整齐,但是比起人家的一丝不乱那就差远了。

不过许三梦也有长处,就是气质中自有一番出尘之意。

上官走过去,和来人双眼一对视,然后来人就很强硬的把上官揽在了怀里。

上官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下,然后给了来人一个白眼,就没反抗了。

许三梦心中一怔,上官家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以后的大舅哥了,没错,兄妹拥抱很正常。

对,一定是这样。

却不料许三梦正欲开口,那人却抢先喝到:“许三梦!听闻你少年高手,我是上官非玉的未婚夫郑允浩,前来讨教!”

所有的美好在一瞬间破灭,一切都在那一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许三梦感觉世间的一切在那一瞬一起失去了色彩。

上官非玉明明就在眼前,可就在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上官和自己的距离好遥远好遥远,好像两个世界那么远。

眼前的男子已经出剑,怒眼圆睁。许三梦心中一阵烦乱,衣袖一挥,嘴里轻喝一声:“剑指八荒!”

身后太极图依旧缓缓旋转,八柄飞剑已经顶住了来人的咽喉。

许三梦脸色铁青,说到:“讨教?你还不够资格!看在你未婚妻帮助过我的份上,老子今天不杀你,滚!”

一声滚字,许三梦动了一丝真气,郑允浩被声浪冲的连退几步,才站稳,脸色有点发白。

悟法境太强大了。

说完,八柄飞剑随着许三梦一挥衣袖消失不见。

郑允浩脸上一阵奇怪的尴尬,心里则是滔天的大浪,那些飞来飞去的剑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忽然就指着我的咽喉的?然后又是怎么忽然消失的?

妹夫果然厉害!告非……

许三梦则是转脸对着上官非玉,依然是一脸冰冷,说到:“既然他们已经来了,那么剩下的就交给上官姑娘了,在下也就告辞了,我欠上官家的人情,有需要可以拿着那柄剑找我。”

说完一转身,对着吴掌门和许成虎,说到:“我该告辞了,那套八卦掌,吴掌门不可外传。还有我大哥,就拜托吴掌门多为关照了。”

“大哥,好好练功,那套八卦掌练到顶尖不比我这一身功夫差,再有,就是要突破悟法境的话,记得等我来再突破。”拍了拍许成虎的肩膀。

之前对于许成虎所做的一切,更多的来说是恶心许家,许成虎本人很小就去了松鹤派,基本上和许三梦没有交集,更别说欺负他了。因此相比其他兄弟,许成虎算是不错了。

被上官耍了,自然会想到唯一和自己没有矛盾又有血缘的许成虎。

说完,手一挥,八柄飞剑再次环绕许三梦身体,随着许三梦一个手印,八柄飞剑飞在一起,铮铮铮几声响,合成一把大飞剑,许三梦站了上去。

然后强忍着心中苦痛与怒火,对着上官非玉还是脸色冰冷,一拱手道:“上官姑娘,江湖路远,就此别过。”

上官非玉已经呆了,正欲上前解释,却见郑允浩似乎缓过了劲,笑嘻嘻的往前一拱手:“许兄慢走……”

“疾!”一声轻喝,许三梦也不听,也不回头,飞剑就直上云霄,只传来两句歌谣和带着些悲怆的大笑声。

“世人皆道神仙好,红尘凡俗忘不了。哈哈哈……”

悟空追了几步,眼见的许三梦飞上天空消失不见,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走到上官身后,冲着上官非玉吱吱呀呀比划了一阵。

这许多时日许三梦和上官都泡在一起,许三梦不在了,它自然就跟在了上官非玉身后。

许三梦之所以立马就走,是怕自己扛不住情绪失态。

地面上,上官非玉也傻了,眼睛当时就红了,接着泪珠就往下掉。

手里提着许三梦给她的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照着郑允浩出手就是杀招:“上官云皓,我和你势不两立!”

上官非玉一动手,悟空自然也不示弱,三十六路疯魔棍法也是呼呼的舞开,照着上官云皓的身上就招呼开了。

其他人一听名字,再看看和上官非玉长的有几分像,不用问就知道了,应该是上官非玉的兄长或者弟弟。

玩笑开过头了,上官云皓终于知道恋爱中的人有多可怕,一边抵挡自己妹妹的攻击,一边抵挡悟空的攻击,连连求饶:“好了三妹,我只是开个玩笑,谁知道妹夫这么不经逗。”

然而上官非玉终究还是留着手的,但是悟空就未必了,心眼实诚,处处不留情,上官云皓已经吃了好几棒子,只是躲开了要害,还好他也练武,身体不弱,要不然已经被打趴下了。

然而他的求饶并不能让上官非玉停手,嗤啦一声,上官云皓衣服被划破,还带出一点血丝。

知道是自己的错,上官云皓也没有生气,只是苦笑着装腔作势的喝到:“停手!你要再砍我就回去告诉爹,那悟法境高人逗你玩呢,让他把你嫁给天海派的少主!”

“你敢!”上官非玉手里的攻击丝毫没有减弱,话语里带着杀气,说到:“你信不信你今天强迫我嫁给天海派,明天三梦要是知道了,上官家和天海派所有人全部都得跪!”

“你有砍我这功夫,你去追他呀!我错了还不成吗?好疼的!”上官云皓一边苦苦抵挡,一边说到。

“人家是用飞的,你去追一个我看看?”话语间,上官非玉停了手,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上官云皓浑身被猴子打的不轻,见妹妹停手,提着剑就往同样停手的猴子身上开始招呼:“打的挺高兴是吧?”

悟空龇牙咧嘴的傻笑着,但是反击却毫不留情。上官云皓的攻击终究只是徒劳,悟空本就比一般猴子体型巨大,又和一般猴子一样身手敏捷,又是和他一般的铸骨境,他哪里是对手?被悟空又是几棒子招呼到了身上,大喊到:“妹子,快来,快来救命,这猴子怎么这般邪乎?”

“悟空,回来!”上官非玉一边哭,一边喊了一声,说到:“你当悟法境养的猴子和你养的一般?连只猴子都打不过!”

猴子停手,依旧龇牙咧嘴的笑着,站在了上官非玉的身边。

一边的吴掌门也不劝架,不说话,心里直道两个字:活该!

也就许三梦这两天谈恋爱懵了,脑子不够用了,然后炸庙直接走人。要搁前几天,不定怎么炮制你呢,啥人都敢惹,啥玩笑都敢开。

看来胆子大也是一种病,很明显上官家这小子就是胆子大的病发作了。

想到这里,吴掌门不由得再次想起那天许三梦酒醉之后给他们松鹤派讲的课了,第一条,别惹自己惹不起的人。参照眼前的一切,再一次觉得果然这话是至理名言。

……

飞在天空的许三梦忽然觉得,这世界如此之大,如此多彩多姿,人生却这般无趣,这般孤独,一种天地之大,自己居然无处可去的感觉。

人生有生老病死,有三灾八难,又有悲欢离合,当真是无趣至极。

不如将这一切都毁去算了。

许三梦知道自己心魔已经动了,但是没办法,人是感情动物,他不可能强行压制自己的感情。他做不到,毕竟人非草木啊。

太阳落山了,再次灌了自己一口酒,许三梦醉醺醺的落到了前面的城市里,不知道自己一路飞行喝了多少酒,也不知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落到地上,他已经醉了。当然其实真正醉了的是许三梦的心,金丹武者如果不想喝醉,来多少酒都没用。

抱着个葫芦,许三梦醉醺醺的在大街上不知所以的转了几圈,也不知道自己转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得很困,酒劲上头之下,就地一躺,呼噜声就传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