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12 松鹤派5
 
“收获不错!”许三梦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手里拿着那个大葫芦,掂了掂轻重,说到:“刚好,不轻不重。”

上官最先回过劲,跑过来问到:“你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真气消耗颇多,有些累。”说完干脆躺在了地上。

上官这会子也忽然觉的身体有点疲惫,干脆也就地在许三梦身边一躺,二人两眼望着天。

“你知道吗?那颗星星。”许三梦指着天空说到:“银河这边的那三颗中间亮,两边稍暗一点的星星。”

“怎么了?”上官非玉很快找到了许三梦说的那三颗星星。

“那叫牛郎星,很久以前,牛郎是个放牛的孩子……”许三梦开始讲前世华国人人都知道的故事。

上官仔细的听着,许三梦慢慢的讲着。这一刻,这周围的一切都因为异魂被清除,变的不那么阴沉,林子里虫儿开始嗤嗤作响,还有夜莺也开始传来一两声轻唱。

猴子在一边这会子也安静了下来,这些天来它已经习惯,只要许三梦一躺下它就不吭声了,因为吭声有很大可能会挨揍。

天空星星清晰可见,银河横跨天穹。

上官非玉仔细的听着,表情跟着故事里牛郎织女的分分合合不停变换,时而舒展,时而紧蹙。

“就这样,在大臣们的求情下,王母同意了。每年七月初七,让天下喜鹊上天搭成鹊桥,助他们夫妻相聚。”

“好可怜的两个人哦!”上官非玉轻声说到:“不过也算还好,至少他们有一段美好的生活,而且不仅可以隔河相望,每年还能见一面,算是不错了。”

“有些人怕是一生都只能相望,不能相守。”不知想起什么,上官感慨道。

二人谁也没说话,只是听着彼此的心跳声,呼吸声,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但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没眼力劲的人,松鹤派的六七个人窸窸窣窣走了上来,领头的吴老头面色沉重,一见二人躺在地上,急忙说到:“快,看看怎么样?”

许三梦一脑门黑线的坐起来,气呼呼的说到:“吴老头!你来的很不是时候你知道吗?”

上官则是坐在地上,脸有点红没讲话。

“对不住许公子,刚才我们巡山弟子发现这里封印破了,”吴老头到底是过来人,也不尴尬,说到:“而且刚才剑气冲销,担心你俩安全,我们才赶上来。”

“没事了,异魂已经灭了,回吧!”许三梦轻描淡写的说到。

“前面这里剑气冲霄,金铁之声密集,我没看错的话,许公子好像还会飞剑之术?”吴老头惊奇的问到。

“不错,会一些飞剑之术,有问题吗?”

“许公子所言当真?可是那传说中御剑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之术?”吴掌门惊讶的问到,说到这里,松鹤派其他人也都是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哪有那么玄乎?千里之外,呵呵。”许三梦说到这里,众人松了口气,可是随即又被许三梦提了起来:“最多几十里,顶破天了。”

所有松鹤派的人自从那天被许三梦群挑以后,就失去了对所谓许家秘籍的兴趣,惹不起啊。

至于现在,更是坚定了抱大腿的想法,如此金大腿不抱,那真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本来应该早些上来的,但是那些雾飘散甚多,许公子或许不知道,那毒雾能夺人神智,所以我下去查看了下弟子。”吴掌门一路说着,眼神时不时往许三梦手里提着的葫芦瞄几眼。

上官非玉把一切瞧在眼里,问到:“吴掌门,这葫芦什么来历?”

“哎,实不相瞒,这里封印的,是二百年前我们松鹤派一位前辈,突破失败化成异魂,门里其他前辈就用他的葫芦把他封印在了这里。”

“这葫芦也就大一些,除了能封印异魂之外也没有其他功效,许公子若喜欢,就拿走吧。”

“放心,不白拿你的!”许三梦说到。

一行人很快到了山腰弟子居住区,此时天已经亮了。

果然,中招的弟子不少,痴痴傻傻的人不少。

有些吊着鼻涕,有些坐在地上,还有些转来转去,还有几个光着屁股,没中招的弟子正在给穿裤子。

而且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眼神呆滞,没有神采,只有本能。

“他们怎么办?”许三梦指着这些痴傻弟子问吴老头。

“异魂被诛,他们要么等待,半月后有五成可能会康复,但是武功退步是必然的。要么就是用上官家的百草还神散,用后即可康复,且不留隐患。”

吴老头说话的时候,满眼的期望看着上官。

许三梦也转过脸看着上官,没说话。

上官被看的有点不自然,说到:“看我干啥?那玩意好贵重的,平常又用不到,我不敢随身携带啊。”

“这样,这事因我而起,”许三梦略一思索,说到:“这把剑算是我的信物,算我欠上官家一个人情。”

上官非玉表情有点不自然,许三梦说到:“先别拒绝,咱两是咱两,上官家是上官家。”

上官非玉说到:“算你有点良心,可是没了剑你怎么办?”

“无妨,待我将飞剑之术再稳固一番,有剑无剑已无区别。”

这飞剑之术,也是许三梦前世偶然得来的,连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是武当一位无名前辈在观看了蜀山派剑法之后,依据醉八仙三十三剑所创。

但是只成功放出过一剑,其他都只是理论上的。

前世末法,比这世界还不如,寻常练武都要逆天资质,所以这些东西不值钱,连网上随便一搜一大把,随便搜一下就是几本几十本。虽然当时觉得这剑法没多大用,但出于好奇和侥幸,就看了几眼记下了。

上官非玉把许三梦的剑视若珍宝般的抱在怀里,然后又从腰间摸出那天的那块令牌递给许三梦,脸微微一红,说到:“这是我的身份令牌,你拿着。”

许三梦看在眼里,心里则是一阵畅快,那令牌还带着上官的体温。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是这样一种感觉。

心里甜甜的,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好像和她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觉得她就是自己的全部,心里每时每刻都被一种幸福感填的满满的,哪怕分开一秒钟都觉得很久。

“掌门派人持此物和我的一封书信前往上官家,言明事情经过,我爹自会安排人送药过来。”上官说着,从腰间又摸出一块小一点的玉佩,递给吴掌门,又让吴掌门安排弟子准备笔墨纸砚,写了一封信。

那弟子拿起信物和书信,就离开松鹤派大殿,到后面牵马出发。

二人虽然没有挑破,但是却都明白对方心意,许三梦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个两辈子加起来快四十的人,终于要结束漫长的单身狗生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