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10 悟空
 
又是一天,许三梦昨天喝完酒,就带着悟空回来了,悟空兴高采烈的跟着来了,晚上趴在许三梦的脚边,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许三梦一起床这猴子就跟来了,许三梦练剑,它拿根树枝有模有样的比划着。

见此情景,许三梦昨天的想法更加坚定,教这猴子练武,这事情一定好玩。

说干就干。或许是出于对前世的怀恋,许三梦让松鹤派的弟子找来两根棍,一根照着猴子身高拿了根松鹤派刚入门幼年弟子用的短棍。

《三十六路疯魔棍法》

许三梦拿着棍子一招一式的做着,猴子有模有样的学着,松鹤派弟子大老远咬着牙看着,不知道在想些啥。

猴子天赋不错,但是难免出错,毕竟是动物。许三梦当即停手,提着棍就要过去纠正。

谁知这悟空以为许三梦要打它,扔了棍子就跑,一路跑,时不时回头龇着牙对着许三梦笑。

堂堂悟法境高人会拿一只猴子没办法?开玩笑。许三梦一大步跨过去就抓住了猴子。

拎着猴子到刚才的地方,把棍子交给它,小家伙拿着棍子,看一看许三梦,看一看棍子。

许三梦摇一摇头,只好再次开始做示范。

猴子还是没做对,这次不能让它跑掉,一定要抓住它。

谁知,许三梦刚一转身,悟空丢下棒子撒腿就跑。

松鹤派弟子站的远远的捂着嘴嗤嗤笑。

“嘿,我就不信拿你一只猴子没办法,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许三梦一早上就这样和猴子捉迷藏,上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坐在一边的石桌上喝着昨天打来的酒,笑的合不拢嘴。

整整半天,猴子才知道了许三梦要干啥,也终于不再逃跑。

上官的酒也喝完了,和许三梦的葫芦一起递给悟空,悟空自然知道要干啥,拿起葫芦就跑了。

就这档口,吴掌门从远处走了过来。

“老吴啊,你运气不好,酒刚喝完你就来了。”许三梦坐在另一张靠背凳子上,看了一眼吴掌门。

吴掌门也不客气,随便找了一块石头上一坐,面色有些凝重的说到:“许公子,我们松鹤派的弟子下山得到一条消息,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吴掌门的表情让上官眉头轻微一皱,问到:“什么消息?吴掌门说来听听!”

“许家散布消息,说你依靠许家秘法突破的悟法境,并且带走了许家的秘法。”

许三梦有些意外,说到:“这也有人信?真要有秘法,许家为何自己没有悟法境高手?”

“许公子,人心叵测,尤其对于突破无望的人来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们松鹤派的弟子传来的可靠消息,金城郡李家家主朱钱张已经在其父,老牌悟法境高手朱无剑的陪同下往这边来了。”

“老吴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事有我!”

“你心里有谱就好!”吴掌门见许三梦胸有成竹,就转移了话题,道:“还有一事,这……许公子……你这武功猴子都能学,是否……”

“随你,但是我不会刻意指导他们,能学多少看他们自己的造化。至于内功心法,猴子不会讲话,自然不会外传。你,明白?”

“好吧!”吴掌门神色有一点点果然如此的表情,说到:“那老夫就先走了,许公子你忙,有事招呼门下弟子就成!”

那边,吴掌门走到弟子附近,说了一声,许三梦教猴子武功,他们可以看,可以学,但是不能问。

一刻钟后,猴子回来了,手里提着两壶酒。

许三梦和上官接过酒葫芦,猴子就乐呵呵的蹲在地上。

“许兄,真的有把握吗?”上官有点担心的说到:“不行我可以用上官家的名义把让朱无剑罢手。”

许三梦喝了一口酒,说到:“上官兄弟多虑了,你以为我就这几下子?”

“那就好!”

……

下午教猴子练内功,这个简单,伸手贴在猴子后背,体内庞大的气息瞬间进入猴子体内,按照武当纯阳功的法门运行半个小时,然后留一点引子。

猴子不会讲话,教了他也不怕他外传。

练内功不比外功,身体会很舒服,这个只要体会到了,猴子会主动去练,而且悟空不比人类,心无杂念,自然入门快。

但是猴子就是猴子,许三梦引导的手刚松开也就是十分钟,猴子就坐不住了,兴高采烈的跳起来,双手挥舞着,嘴里吱吱呀呀的喊着。

没办法,许三梦一把捏住脖子,把悟空强按到地上,悟空毕竟聪慧不比人类差多少,马上明白了,学着许三梦之前教自己的样子,就继续了。

路过的松鹤派弟子暗暗捏汗,一个许三梦还不够,再调教出一只猴子,这是为自己走了之后做准备啊,怕没人折腾我们……

许三梦就这样和猴子卯上了,每天教猴子练招式,练内功,闲了和上官飞羽喝喝酒,直到有一天二人喝酒,许三梦说错了话。

“我说上官,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干嘛长这么千娇百媚?”二人已经非常熟悉了,算是无话不谈了。

“怎么,你有意见?”上官已经快醉了,说话有点大舌头了。

“你说你要是个女人该多好?”许三梦摸着自己没有胡须的下巴。

“你娶我?”上官没头没尾的忽然来了一句。

然后,许三梦就发现自己很危险了,虽然心中是拒绝的,但是同样因为拒绝而有点舍不得。

完了,弯了。

我需要冷静一下,许三梦心里安慰自己,我一定是喝醉了,对一定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舍不得男人?

看着许三梦脸色忽青忽白,上官醉醺醺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许三梦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这货该不会真是个女人吧?

从长相、言行举止,各方面来看似乎都像女人多一些,男人娘炮自己前世不是没见过,但是娘炮在言行举止模仿女人方面都会有一些刻意,没有这般自然,他这个更像是女人在模仿男人的言行举止。

而且,从身材看来,上官肩膀比一般男子要窄许多,按说他也是练武之人,应该肩膀比一般人宽许多才对!

找时间刺探一下。

又是数天后。

《三十六路疯魔棍法》悟空已经耍的有模有样了,内功心法已经有了火候。

悟空本就是猴子,天性顽劣,暴躁易怒,且好动,疯魔棍法正和猴子天性,但是最神奇的不是这个。

最神奇的是猴子的内功,或许是心无杂念的缘故,入定极快,而且即便睡觉,那武当纯阳功都在缓缓运行。

自己都还没到这种有意无意都会运转功法的境界。

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种类的猴子,居然一开始就是铸骨,直接省略了练体和锻筋。

不过这一点其实想想也不奇怪,猴子们本就身体结实筋肉虬结,加上还会耍些拳脚,应该算是有些底子的。

而自从那天之后,不知为啥,上官和自己喝酒已经不敢看自己眼睛,躲躲闪闪的,那些莫名的眼神也更加浓厚,搞的许三梦更加的不自在。

难不成,这货真是个女扮男装?这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

夜晚来临,月黑风高,一片漆黑。松鹤派十分安静,密密麻麻的松树如同张牙舞爪的魔鬼一般静静的矗立,被偶尔掠过的风一吹,摇晃之间,显得越发狰狞恐怖。

山间无人,只是偶尔会有夜间巡山弟子发出一些声音。

许三梦和上官飞羽住在两隔壁,许三梦睡得昏天暗地,上官飞羽则是有点睡不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松鹤派的山后隐隐有似哭似笑的声音传来,让人心绪不宁难以入睡。

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总想些异魂和鬼怪的恐怖故事,心里也念叨着,自己犯啥病了跟着许三梦这个神经病呆在松鹤派来受这罪。

忽然,外面好像有人在窗户纸上抚摸,隐隐绰绰看不清是人是鬼。

上官飞羽长这么大啥都不怕,就怕传说中的鬼怪和异魂,很小的时候他的奶奶经常会给他讲些奇奇怪怪的故事,他奶奶不是练武之人,眼界有限,所以上官飞羽小时候的催眠曲,就是鬼怪异魂之类的恐怖故事。

窗外的声音大了一些,上官飞羽心一阵猛跳,然后才发现原来刚才是一阵风吹过,树枝晃动。

终于,远处传来脚步声,应该是巡山弟子。

上官飞羽快速起身,他本就和衣而睡,穿上鞋子,乘着外面有人,快速的出了门,然后钻进许三梦的房子,悟空倒是机敏,立马从入定中醒来。

“喂,起床了,”上官飞羽把许三梦一阵连摇带晃:“许三梦你起来下。”

第一次,许三梦翻了个身,继续睡。

第二次,许三梦拿被子直接捂住脑袋。

第三次,许三梦终于醒了,揉了揉眼睛,很不高兴,许三梦本就起床气非常大。

但是当眼睛睁大,看见上官飞羽之后,顿时没了气:“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

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好衣服还在。

一看这样子,上官飞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要吃亏也是我吃亏好吧?”

“好了好了,算我错了,”许三梦说到:“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半夜三更出现在我的房里,我一下子接受不了。”

“你,你看出来了啊?”上官飞羽脸色有点红,有点尴尬道:“我也没啥破绽啊?”

“我又不傻,当然能看出来!”许三梦说到:“刚开始只是有点怀疑,都这么长时间了,再看不出来那就瞎了。”

“原来你都看出来了啊?害我白藏这么费劲。”

许三梦笑了笑,搓了搓手说到:“说吧,上官兄半夜三更来我房间啥事?别说太刺激的,我受不了,嘿嘿嘿……”

悟空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许三梦笑着搓手,它也有样学样搓着手。

上官飞羽脸一红,嘴里带着点嘟囔,被许三梦说的有点脸红的:“我也不是故意隐藏啊,女孩子行走江湖,女扮男装比较方便一些。我真名叫上官非玉。”

“你还没说半夜三更跑我房里干啥。”

“这个……我有点发毛,这山后面好像有人在哭。”

套路,绝对套路。果然穿越者都有福利,神马美女主动投怀送抱都是老戏码了。

“嘿嘿嘿,了解,了解!你……”

话说到这里,许三梦忽然也听到一些不对劲的声音,一点微弱的声音,似哭似笑,侧耳倾听,似乎又没有了。

“走,咱们给他来个夜探松鹤派!”许三梦顿时兴趣大发,提起手里的剑,下床穿鞋,二百五病瞬间就发作了。

“啊?”上官非玉一脸的不情愿,说到:“我害怕,要不,你一个人去吧!”

开玩笑,我是有点害怕才来找你的,你居然要带我去更可怕的地方?

“走了,怕啥怕?人就要越怕才越往前,要克服恐惧,连内心的恐惧感都克服不了,练啥武?你看你还不如悟空呢!”

悟空见许三梦穿鞋,早就拎着它的棍子,跃跃欲试。

然后上官非玉一犹豫,觉得许三梦说的也有道理,就被许三梦连拉带拽的拉着出了门。

二人一猴就这样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