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09 松鹤派3
 
“我受不了了,这姓许的一再羞辱我松鹤派,即便有上官家面子,我也顾不上许多了!”光头合魂境实在是忍不住了,刚才许三梦那句话落地之前,他还觉得许三梦原来人不错,就是爱开玩笑一些,但是毕竟自己错在先,开玩笑就开玩笑吧,毕竟人家要传授自己门派一些东西,总的来说是个好人。

但是那话一落地,那种落差感顿时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这种羞辱倒不是纯粹的侮辱,而是无视,彻底无视你的实力,当你面就拿你当蝼蚁。

“围住他!”

“把他绑起来,揍一顿!”

“打他!”

“可恶的骗子!”

上官飞羽想劝阻,怎奈众怒难犯,他一个同样喝的七七八八的醉酒之人,哪有力气阻拦?自己还被其他人保护呢,早知道就不喝这么多了,不过,应该不会有事吧。

那天许三梦刚醒来迷迷糊糊的揍许五许六,他在二楼窗户看的一清二楚,从当时的身法步法能看出来,他的剑法酒醉了才有威力。

一群人群情汹涌的就围了上来。

许三梦已经是悟法境,对于有敌意的气息自然十分敏感,手里剑一抓,就开始舞剑。

上官飞羽忽然想起那日许三梦突破悟法境时候醉醺醺的步伐,顿时一惊,然而想阻拦已经来不及,只是大喊一声:“你们快跑!”

“青海长云暗雪山!”许三梦一边吟诗,一边舞剑,脚下的步伐也是看起来乱七八糟,东倒西歪的。

倒是一边的上官飞羽一听这句诗,心中大为赞叹。

一句诗,两个剑招,靠的近的几个弟子有提着裤子的,有没了袖子的光胳膊的,还有一个被剑从裤子脚腕划开,直到上衣全部划破,只剩下一条裤腿穿在身上。

“千里江陵一日还!”上官飞羽一听,这诗好像不对劲?一种你正在喝的雪碧忽然变成二锅头的感觉。

许三梦前世就有这习惯,尤其喝醉之后喜欢舞剑,喜欢乱凑诗。

什么叫乱凑诗?就是东一句西一句,最后还挺押韵那种。

又是几个弟子中招飞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上官飞羽彻底崩溃了,这什么和什么呀?原本听了第一句以为定然回事一首好诗,谁成想先是雪碧变成二锅头,然后又变成陈醋的感觉,倒不是陈醋不好,只是用来形容这怪异的感觉最合适不过。

围攻的弟子也崩溃了,原以为人多,许三梦又喝醉了,揍他一顿应该不难,谁能想到百十号人居然都近不了身?

不过念了三句诗,已经躺下了十几个人,要是再念个十句八句的还了得?而且很明显人家还没下杀手。

“一片冰心在玉壶!”望着再次倒飞出去的几个弟子,和其他不敢上的人,上官飞羽已经说不出心里是啥感觉了。

没有人敢上,许三梦感觉不到敌意,再次原地一躺,就地睡着,呼噜声震天响。

上官飞羽只好强忍着脑袋的眩晕,把许三梦扛到了客房,其他人已经不敢上前了。

还好上官飞羽也是练武之人,要不然还真扛不动。

……

第二天,许三梦起床很早。

他在松鹤派的演武场练功,松鹤派的弟子一见是许三梦,纷纷避而远之。

练功快结束的时候,许三梦随便叫了一个人:“你,过来!”

“许公子手下留情,我下个月要大婚,光头很难看的……”那弟子连忙求饶道。

许三梦在演武场边上的石墩子上一坐,说到:“看你挺识相的,就不剃光头了,坐吧,有事问你。”

“许公子请问!”那弟子没敢坐,而是恭恭敬敬的站着回答。

“这山上可有什么好去处?”

“这个……”那弟子略一思量,说到:“山后树林尽头有一个葫芦很奇怪,敲起来声音是木头的,却重愈千钧,搬起来纹丝不动,不知道算不算。”

“一个葫芦有什么好看的,我问的是有没有风景秀丽之处,或者好玩有趣的地方,我好去瞧瞧。”

“这个……”弟子说到:“倒是有个去处,此处往南四里地,那是我派百年前一位前辈隐居之地,有河流瀑布湖泊,还有一处奇观,一个山洞内有天生的酒窖,但凡野果之类放入其中,不出半月必成美酒。但是那位前辈生前养几只身形巨大的猴子,常训练猴子采摘野果之类放入酒窖。现在那猴子好像还有十几只后裔。”

“且那位前辈生前似乎曾教导猴子武功,加之猴子天性敏捷伶俐,除非合魂境前往将之打败,方能拿到一些那里的酒。”

听到有酒,许三梦顿时来了精神,恰巧此时上官也轻轻摇着他的折扇姗姗来迟,于是安排这个弟子拿几只装酒的葫芦后二人一同前往。

不一时,二人到了,前方果然风景不错,和定边县其他地方处于缺水的北方不同,这里怪石嶙峋,但是有一瀑布从高山而落,至山下形成一湖泊,雄伟壮观。

瀑布稍远处的另一边,一座石屋,石屋外七八只十来岁岁孩子一般大小的猴子瞪眼看着二人。

猴子都是胸前一坨白毛稀稀疏疏,然而其他地方毛发金色发亮,猴脸瘦长,双臂同样光秃秃的,且长愈过膝,筋肉虬结,一条猴尾如同铁鞭竖在身后。

许三梦和上官飞羽没有多耽误,许三梦施展轻功如履平地般从湖面划过。上官则有点费劲,似乎是八步赶蝉一类的轻功,中间需一处借力。

所以在湖中央时候,许三梦长剑往侧方一伸,上官一只脚轻轻往长剑上一点,二人一同到了湖对面。

七八只猿猴如临大敌,俱都摆出一副迎敌的架势,许三梦颇感意外,那架势居然和太极拳起手势有几分像,果然不能小看天下人。

许三梦也来了兴趣,太极拳的法门和心法他都知晓,前世是武学末法,所以这东西不难找。

只是内功心法他不曾练过,招式么,太极的招式精妙,各家都会有所借鉴,所以还算熟悉。

那猴子见许三梦将剑插在地上,也摆起了和他差不多的起手势,愣了一下。

倒是上官有些意外,这许三梦到底有多少秘密?

一般人似他这岁数,即便从三五岁开始练内功,最多也就易髓境顶峰,而且武功招式一定是稀松平常,因为人精力终归有限。

然而这许三梦不仅一身内功达到悟法境,那天那剑法之精妙,自己在许家客栈二楼看的清清楚楚,就四个字:生平仅见。

一招一式各有神韵,却又相互关联,看似东倒西歪,却能出奇制胜。

眼前许三梦和猴子交手所用的拳法和他的剑法在神韵上倒是颇为相似,似乎同出一门。

猴子每次用的力气都很大,但是打许三梦要么打空,要么被许三梦借力将其甩出,一时间气的几只猴子哇哇直叫,好像在发号施令。

然后,一群猴子就开始围攻许三梦,还有两只猴子过来看住上官,好像也在跃跃欲试。

然而太极拳最不怕就是围攻。

猴子一拳打来,许三梦只是小臂从其手肘处轻轻一推,另一只猴子脸上就出现了一只拳印,另一只猴子被许三梦一拨弄,整个身体都扑到了另一只猴子。

上官彻底懵了,世间居然有如此精妙绝伦的拳法?借力打力,猴子的进攻不是被许三梦引导空处,就是被引导别的猴子身上,自己总共也没出几分力,就把一群猴子打的人仰马翻。

许三梦却是依旧如法炮制,总共还没三分钟,许三梦抽身,几只猴子因为被自己“人”打了,自然有怒火,接着就打成了一团。

这回不光上官懵逼,连一边看守上官的两只猴子也懵了。

许三梦也摸到了猴子们的门路,是有点太极拳的意思了,懂得一点借力,也就这样而已。

所以要说入门还差得远,应该是那位前辈自己也摸索了这么多,否则松鹤派不会没有这门拳法。

加上猴子这种动物本身性格暴躁易怒,生性跳脱,太极这种需要修身养性、调和阴阳的功夫,本就是事倍功半。

那位说是前辈,可实际上生前修为应该没自己高,他都能教猴子练拳,我也能行啊。到时候需要打架时候一挥手,一帮猴子小弟,那场面想想都觉得很带感。

又七八分钟分钟后,猴子们终于打完了,各个鼻青眼肿,看向许三梦的眼神带着些惧怕。

许三梦也看见了,这些猴子已经有了复杂的表情,应该是有一定的智慧了。

没有理会猴群,许三梦二人进入了石屋,茅屋有点破败,里面有一张床,一副桌椅,墙角一只柜子,里面放些木碗之类。

除了柜子里的碗以外,其他东西都有些腐朽了。

果然,见许三梦盯着柜子,一只猴子里拿出一只木碗,屁颠屁颠的走了,不一会屁股一摇一晃的端来一碗酒。

老远就闻到一股酒香,带着些野果的酸香味。

猴子恭恭敬敬的把碗里酒递给了许三梦。

许三梦本就是好酒之人,端起碗也不讲究,喝了一大口。

甘甜清冽,沁人心扉,完全没有野果的酸涩,而且后劲带着一股子雄洪。

应该和前世的黄酒差不多度数。

将碗递给上官,上官接过碗,犹豫了一下,将剩余的酒一口喝干。

略一品味,然后开口道:“好酒,甘甜清冽,回味无穷,差点错过了这绝世佳酿。”

见二人满意,眼前端酒的猴子也是兴高采烈,其他猴子也没有了恐惧,围了上来。

甚至有一猴子爬到了许三梦的肩上,往肩膀上一坐,开始扒拉许三梦的头发。

“它们怕是把你当猴王了。”上官脸憋红了,强忍着笑意说到:“猴王的妃子会为猴王整理毛发,然后……然后……哈哈哈……”

上官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扇子捂着脸,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许三梦一膈应,把那只猴子抓起来扔到了地上,猴子笑着跑开了。

许三梦一脑门黑线,看着开怀大笑的上官,有点无奈。

“好了,我不笑了,不笑了……”

二人走出门,只见猴群似乎已经聚集,大大小小的约摸二十几只。

许三梦想了一下,拿起木碗对着前面端碗的猴子比划了一下,猴子似乎明白了意思,屁颠屁颠的拿起木碗,就要走。

许三梦打个手势,示意上官跟上,猴群见许三梦走了,也跟了上来。也就二百米的样子,还没看见山洞就已经闻到了酒香。

二人进了山洞,只有那只猴子跟了进来。

山洞里面很大,两个巨大的台阶,上面一个台阶有个坑,里面都是正在发酵的野果。下面是个池塘,里面是已经发酵完成的酒液。

约莫有三四立方的样子。

“不少啊!”许三梦感慨一句。

“如此好酒怎可无肉,刚好快中午了,许兄稍等,我去逮几只野兔。”上官说着,就出了山洞。

许三梦坐在原地,没有接猴子递来的碗,而是把自己的葫芦灌满,喝了一口,把葫芦递给了猴子。

猴子接过葫芦,看了看许三梦,学着许三梦的样子喝了一口酒。

然后兴高采烈的跳了几下,把葫芦还给了许三梦。

这猴子挺聪明的,不禁让许三梦想起了前世神话故事里那位顶天立地的美猴王。

要不就先用这只猴子试一下,能不能教会它们武功?

如果有一日这猴子被自己调教成一方高手,会不会把定边县也闹得天翻地覆?

“猴子啊,你家祖宗可是极厉害的人物,下九幽大闹阎王殿,上凌霄大闹天宫,一棒子打退十万天兵。你家那位祖宗可是个胆子大过天的主,怎么到你这就有变成舔狗的趋势?”

然而猴子当然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只是龇着牙笑。

“从今天起,你就要肩负起复兴猴族的重任啊!不要辜负孙悟空这个敢于大闹天宫的伟大名字!”

“等我教会了你武功,你至少要大闹定边县才行!”

如果上官这时候进来,一定会发笑,许三梦不光给猴子取名,居然还在和一只猴子语重心长的聊天,也是没谁了……

正在这时候,上官门口喊了一声,打到兔子了。

“走吧,悟空!”许三梦早已经打满了两葫芦酒,喊着猴子就走了。

不远处的湖边,上官已经生起了一堆火,地上两只兔子。

许三梦觉得上官这种娘炮应该下不了手杀兔子的,没想到上官居然动手杀了一只,而且杀的很血腥。

那兔子死的是真惨啊,连着皮就被开了膛,皮毛已经被血完全染红,但是两只脚却时不时还会扑腾两下。

此时的上官面对着两只兔子,颇有些老虎吃天无从下嘴的感觉。

另一只兔子被捆住脚放在地上挣扎着。

许三梦笑着摇了摇头,拿起另一只兔子,在兔子脑袋顶上用力一弹,兔子尖叫一声,蹬了两下后腿没了气息。

然后剥皮开膛,前后几分钟就搞定了一只,接着从有点脸红的上官手里接过另一只兔子同样洗剥好,架到火堆上烤了起来。

不一时,肉香四溢。

许三梦和上官飞羽一人提一只兔子,开始吃了起来,猴子悟空在一边仔细的看着。

上官似乎不太习惯这种吃法,撕下一条兔腿,看了一阵才开吃。

悟空看着两人吃的满嘴香,直冲许三梦龇牙,发声。

许三梦笑了下,撕了一条前腿递给猴子。

哪知道猴子兴高采烈的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半,全吐了出来,颇有点人性化的样子,带着怜悯的眼神看了许三梦二人一眼,然后把兔子腿一扔,跑了。

不一时,悟空带着几只猴子猴子抱着各种野果,吱吱呀呀的来了。

猴儿酒,兔子肉,还有餐后水果,果然是神仙一样的生活。

“若是日后有了妻小,找这么一处地方隐居倒也不错。”许三梦仰面往长满野草的地上一躺,说到。

“是啊,那当真是神仙过的日子。”上官说着,一双美目带着些莫名的情愫看着许三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