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04 上官飞羽
 
许三梦抽出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走上前一脚踹开了门。

里面站着五个人,居中一个中年男子,应该是领头的,长的和早上的三少爷有几分像。

但是许三梦没想过的是,这个人其实和他也有点像。

男子长的人高马大,身体壮硕,目光炯炯,看着许三梦。

边上几个老者形态各异,但是看许三梦的眼神都差不多,如同看肥猪一样的眼神,充满了类似野兽看见食物一样的贪婪。

“孽障,跪下!”中年男子自以为颇有威严的大喝一声。

本以为他们会直接动手,没想到冷不丁一声大喝吓了许三梦一跳。

许三梦也不是善茬,立马回击到:“老头吃枪药了吧?说话这么冲!”

边上一个灰衣老者捋了捋自己稀疏的胡须,一派高手风范的喝到:“许三梦,你可知罪?”

“装啥装?有屁就放!”

“放肆!将家族嫡系少爷和随从打成重伤,打死酒楼掌柜,你可知该当何罪!”另一位绿衣老者背着手,也是一副高人风范。

这话让许三梦气不打一处来,合着前身被你们欺负了多少年就活该?

何况自己虽然出手颇重,但是张掌柜一上来就要打人,那小孩一来就一句别打死就好,这是人话吗?

“老头,咱要讲道理好不好?”许三梦也大声说到:“我大清早睡觉,一帮子人虎视眈眈的,想干啥?还说的好听,野种而已,别打死就成。”

“就冲这话,打断腿都是轻的,你们应该感谢我手下留情!”

灰衣老者一听这话,也是来气了,说到:“然后你就将他打成重伤?”

许三梦也炸庙了:“那就由他把我弄成别打死就成?这是何方道理?”

“他是嫡出,你是庶出,莫说没打,即便打了又怎的?”灰衣老者依旧怒气冲冲。

“在我这里,就认一条道理:惹不起就把尾巴给老子夹紧!老子我这么说的,之前多年也是这么做的!”

许三梦也气的大声说到:“一把年纪,居然不懂事,你咋活这么大的?”

“你!你!你!”灰衣老者气的七窍生烟,嘴歪眼斜的,手指指着许三梦。

“你什么你?”许三梦毫不示弱。

“我……我……”老头被气的结巴了。

“滚一边去,学会说话再来抬杠,一把年纪,又不会讲话,又不懂道理,还学人抬杠,真是的。”

“许三梦你太过放肆了!”

另一个老头捋了捋自己不多的胡子,自以为很威严的喝骂到:“他是因你犯错前往教导于你,何况许家养育你多年,你居然狼心狗肺将他打成重伤!”

“养育我?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说这话的时候,许三梦的怒气值已经快满了,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该揍也揍了,该杀也杀了,你就画下道来,我接着!”

“牙尖嘴利的孽种,希望你等会还能这么胆子大,拿下!”一直没发声的中年男子怒喝一声,几人就要动手。

许三梦也已经准备厮杀,拿下我?这帮人怕不是石乐志?就凭你们这些三脚猫?

何况就算之前的事暂且搁置,单就今早的事,本就错不在自己。

气势汹汹来打人结果被揍了,多正常?去打人就要做好反被揍的准备,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好不好?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说到:“此事因我而起,就由在下负责补偿许家损失,诸位以为如何?”

正是那个娘炮富少,扇着他的扇子,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

许三梦和其他一众人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来人何意,都停了手。

“在下住在于许氏酒楼,前因后果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就由在下做个和事佬如何?”娘炮富少双手抱拳,对众人简单的拱了下手。

中年男子几人都愣了一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本来摆明就是欺负许三梦,以此占理,要他主动把自己的武功拿出来。

背后没有人能练出如此高强武功?所以暂时还不能硬抢,但是若是他自己拿出来,这背后之人自然也就说不出个啥,具体的他们师徒怎么处理,和自己无关。

“小子,我许家家事,就不劳你这外人费心了。”中年男子不悦的说到。

“在下与三梦少爷也算有些交情,不算外人。”娘炮富少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硬是要掺和。

“就怕你管不起!”一边的灰衣老者早就吹胡子瞪眼了。

“呵呵,我管不起?”富少说着,从腰间摸出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老远扔给灰衣老者,说到:“看清楚,慎言!”

“啊?这……这不可能……”

“既然……既然阁下出面,那此事……就此作罢!”

一个令牌两句话,老者瞬间从气势雄浑的猛虎变成了没气的气球,说到:“阁下不知下榻何处?不如就由许家略备薄酒,以略尽地主之谊如何?”

一时间老者身边的中年男人等人有点不知所措,为何他忽然变的这般低声下气?这小子什么来头?

“不必了,就住在许氏酒楼。”富少摆了摆扇子,说到:“需赔付多少银钱?你说个数!”

“不用,不用!公子客气了。”灰衣老者连连摆手,说到:“不知公子来定边县所为何事?有需要许家帮忙,您尽管开口。”

“既然不用赔付,那就没事了,我与三梦少爷还有话说,你们……”

“我等先告辞了,随后再来拜访公子!”灰衣老者弯腰行礼,几人就准备往外走了。

谁知几人刚走到门口,许三梦又来了一句:“看你们那样,活生生像条狗。”

“你!”中年男子顿时就怒了,要冲过来,被灰衣老者拦住,硬拽了出去。

外面,中年男子问到:“五长老,那小子是什么人?”

“惹不起啊,惹不起。”灰衣老者摇了摇头说到:“他是天下九姓之一,秦州上官,而且是上官家的嫡系才有的紫金令牌。”

“啊?来头这么大?”

“我去告诉酒楼一声,好生招呼,不可怠慢。”

“这孽种居然搭上了上官家,算他有功,功过相抵,文儿这事就此作罢算了。”灰衣老者五长老说到:“毕竟他也是许家的人。”

院内。

“多谢了兄弟!要不然又得和他们闹腾半天。”许三梦走过去拍了下富少的肩膀。

那富少居然如女子一般有些躲闪。

他摇着扇子,说到:“许兄不请我进去坐坐?”

“这倒是我的不是了,但是我这里颇为简陋,兄弟莫要嫌弃才好,请!”

“呵呵呵,似许兄这等高人的住所,哪里有在下嫌弃的余地?请!”

二人一个坐着那张破凳子,一个坐在床边。

刚刚坐定,就有酒楼的伙计端来了酒菜等物。

“兄弟来头不小,今日沾你的光!”这些酒菜让许三梦一愣,然后也学着这世界人一般,抱拳说到:“我叫许三梦,不知贤弟如何称呼?”

“许兄客气,在下上官家,上官飞羽。”上官飞羽说着,也暗自感叹许三梦的定力,不愧是少年高手,一般人听到上官二字,怕是早就变了色。

可他哪里知道,许三梦压根就不知道上官家是个啥意思。

于是也一抱拳,说到:“那是他们不晓得许兄是悟法境,若是知道了,怕是就成我沾你的光了!”

见许三梦之前表情一愣,富少解释到:“许兄莫要怪在下窥探,昨日就发现许兄似乎有不错的武功,不料今早无意间又看见许兄临战突破悟法境。”

原来如此,这世界管金丹武者叫做悟法境。

但是昨日就身怀武功?自己昨天还没缓过劲,也不很清楚。

莫不是前身真有个师傅?也不对啊,即便有个师傅,还偏偏教的就是和他前世一样的武当纯阳功?

可若不是这样,为何自己体内只有武当纯阳功一种内力?

但是现在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将疑惑压在心里,许三梦说到:“无妨无妨,只是我虽自幼时得遇恩师,但教导时间不长,之后一直独自练武,对外界一切均无所知,能否劳贤弟解惑?”

“看出来了,”上官飞羽笑说到:“一般人可没许兄这般大胆和好运,独自一人突破悟法境,居然还就无惊无险的成功了。”

借着聊天的时候,许三梦这才更加仔细看清了上官飞羽的样子,果真是眉目如画,水灵的一双眼睛,一点朱唇,更加之皮肤白嫩细腻,如同画中仙女一般。

尤其笑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用扇子遮脸,若是个女人,肯定是倾国倾城之貌。

可惜了,生在一个男子身上。

然后上官飞羽就开始讲述,许三梦也从上官口中知道了不少事情,之前他只知道定边县是松鹤派的地盘,其他所知不多。

据上官所说来看,这世界算是个高武世界,也有极少的一些低等法术,但由于高级武者极其稀少,而面对数百人以上的军队,易髓境只能勉强自保,只有合魂境和悟法境才能来去自如,所以武者地位也没有比读书人高到哪里去。

而像他许三梦这般悟法境的绝顶高手,总共也就数十个。

至于原因,上官飞羽说从三百年前开始,不知为何突破悟法境变的很危险,一个不慎就是意识迷失,然后身体死亡,魂魄离体变成异魂。

这异魂没有多少神智,却拥有不下于悟法境的诡异力量,行为怪异,喜怒无常,喜为祸人间。

所以,一般突破都需要修炼同样功法的悟法境前辈用异像为引,才有一定可能保障意识不会迷失。

也是这原因,时间久了悟法境越来越少,毕竟没有人想死,更不想死的的莫名其妙。

这也是上官飞羽对许三梦感兴趣的原因,不单无人护法,甚至一边战斗一边居然就已经开始突破,要一般人没有人护法,绝对变成了异魂。

上官有意结交许三梦这个悟法境高手,许三梦有意从上官这里了解世界,二人也算聊的来。

至于上官的身份,为何那许家见之如虎,许三梦也没问,他对这个不感兴趣。

当然,如果上官飞羽在二人聊天时候能够不要时不时的露出点娇媚气息,就更好了。一大老爷们长的漂亮也就罢了,偏偏还有那么点千娇百媚的意思。

扛不住啊,这一起待久了弄不好会被掰弯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