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03 吃饭
 
“爹,爹,救命啊爹!”县城一座富豪大院,衣着华贵的三少爷在两个保镖搀扶下,双腿打着摆,又哭又喊的进了门。

“是三少爷!”几个护院家丁之类的人一听见声音立马赶来,一众人抬着三少爷进了内院。

“什么人这么厉害,把许五许六打成那个样子?”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对身边几个岁数差不多的小丫鬟说到。

“不是听说他俩跟着三少爷去找什么三梦少爷的么?”另一个丫鬟说到。

第三个丫鬟眼珠子左瞧右瞧的看了一下,确定没人,说到:“你们不知道啊?据说昨天那个三梦少爷给客人送酒,送错了。”

“我知道,听说上个月那个三梦少爷少收了几文钱,就被二少爷找借口打了一顿。”

“你们说这个三梦少爷其实也挺可怜的啊,要不是前年他娘去世,我们都不知道他原来还是许家少爷。”

“是啊,每次哪怕一点点错就要挨打,比咱们还不如……”

“我告诉你们,你们别说出去:我刚去酒楼,听路过的齐老三说他们几个是从三梦少爷的院子里爬出来的。”

另一个小丫鬟一边比划一说到:“还有人看见他们在三梦少爷院子里和三梦少爷打架,据说三梦少爷好厉害的,几下就把许五许六打趴下了!”

“是不是三梦少爷也像那些话本里讲的一样,遇上了白胡子老神仙?”

“兴许是,我见过三梦少爷一回,长的挺好看的!”

“三梦少爷运气真好……”

“都干活去!再嚼舌头根就把你们送去青楼!”远处似乎是管家的声音大喝一声,丫鬟们吓的脸色一变,都安静了下来,各忙各的去了。

……

内院的一间屋子里,一个和许三梦长的有两分像的中年人,坐在床边凳子上。

床上躺着三少爷,床的另一边一位大夫在诊断。

中年人关切的问三少爷道:“文儿,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哎呦呦……”三少爷躺在床上呻吟着说到:“被许三梦打了呗,还能怎么着?哎呦呦……”

“被许三梦打了?”中年男人一脸的怀疑,问到:“他居然敢打你?许五许六又是怎么回事?”

“爹呀,咱被玩了,许三梦好久之前就应该练武了。”三少爷连哭带嚎的说了起来。

“我被他一拳就打飞了!掌柜的三拳就被打死了,许五许六是练武人,可是两个人在他手里都没有还手之力,被他搓扁捏圆的,甚至还闭着眼睛和两个人打,他俩都打不过!”

中年男人应该是三少爷之前和许三梦说的那个爹,长的和许三梦有几分像,不过眉宇间多了一份阴鸷。

“没听说过他练武,也没听说过他从哪里得到什么武功秘籍啊?”中年男人摸着自己不多的胡须说到:“这几年掌柜的给他安排的活都排的满满的,每天都在掌柜的眼皮底下,怎么莫名奇妙就成了高手?”

“爹呀,你问我我问谁?哎呦呦……”三少爷说到:“你赶紧找人把他废了是正经!哎呦呦……”

“废个屁啊,我就说你跟你那蠢货娘一样!许三梦是怎么学会武功的?”

“许五许六两个人也算习武多年,居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可见许三梦武功不弱。”

中年男人继续说到:“而且还无人教导,若是能搞清楚这背后的原因,我许家岂不是要发达了?”

“我不管,哎呦呦……我都这样了你还惦记这些!”

“儿子,我的儿,你怎么了?”远处一个妇人急匆匆的声音由远而近:“听说你被那个野种打了?”

就在这时候,大夫也结束了诊断。

“王大夫,我儿怎么样,没事吧?”远处来的妇人已经进来了。

“许老爷,许夫人,三少爷断了三根肋骨,需好生静养一些时日,回头我再开些药,差人送来。”大夫对许老爷夫妇说到。

“有劳王大夫了!”许老爷下了逐客令。

“老爷,你可要为文儿做主啊,被那个野种打断了三根骨头,三根啊!”许二夫人开始表演女性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传统保留节目。

“你一定要把那野种打断三十跟骨头,不,要三百根……呜呜呜……”话说到这里,许二夫人忽然擦了擦泪,说到:“话说,老爷,人身上拢共有没有三百根骨头?”

许老爷脑门一黑,说到:“此事我自有主张,你就别掺和了!”

“老爷呀,文儿可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你说的轻松,可我能不掺和么?”

“哎吆……哎吆……”三少爷文儿一边呻吟,一边咬牙切齿的说到:“我不管,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好生养伤,此事自有爹替你出气!”许老爷说完,又对着许二夫人说到:“照顾好文儿。”

随即,许老爷嘴角带着笑意,在门口对着一个小厮耳语了几句就走了。

不一时,一间密室里,许老爷和几个老头。

“三长老,凭他能把许五许六玩转于股掌之间的实力,我一个人拿下那孽种怕是有些吃力,所以才叫你和五长老六长老一起行动。”这是许老爷的声音。

“那孽种能有这般实力确实令人惊讶,但是却不可用强,万一教他武功的人我们惹不起怎么办?”

“教导出一个如此少年高手,老夫是合魂境,自问做不到。”

“他敢和文儿动手,想必是有所依仗,但是家有家规,我们依家规办,谁也说不出个什么。”这是另一个声音。

“五长老所说不错,只要拿下,他毕竟小孩子,从他对文儿没下死手看来,他对于许家应当还是有些惧怕的。到时候即便不用刑罚,威逼利诱总有办法的。”

“那就这般决定了?”

“嗯,走吧!”

……

下午,经过了半天时间,许三梦终于稳固了境界,结束了修行,伸了个懒腰。

这时候,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是三十六计之空城计。

“该出去吃点东西了!”许三梦手里提着剑,从三少爷进来的门就晃晃悠悠转到了街上,都忘记了前面那个门进去就是酒楼。

对于自己的穿越,他倒是也没多想,反正想了也没用。

昨晚穿越前和分别好多年的战友一起喝的酒,自己穿越了,正好不怕没人照料后事,只是别连累了哥几个才好。

社会上蹦哒了好几年的许三梦自然知道这份情意有多珍贵。

反正自己前世就是单身狗一条,从大学当兵,复原后回去继续上大学,走入社会,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

朋友也不少,战友有一群,大学关系好的同学也有不少,除了一直单身之外也没啥大的遗憾。

至于什么时候破除单身魔咒,至少现如今还有机会。

街上人不少,颇有点熙熙攘攘的感觉。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早上那个三少爷叫自己三哥的事,许三梦也大约猜到是咋回事了,自己应该是个被人瞧不起的私生子。

而且结合自己昨夜从梦里获得的一些记忆,很大可能是那个所谓的父亲酒后乱性有了这个前身。

酒醒之后又觉得丢人,于是就不认,又不让出去。

对于这一切,许三梦没多少兴趣理会,难不成还能把这身体的父亲杀了?

至于许家,许三梦也懒得理会,自己有一身的能耐,这世界又不是前世的法制社会,根据前身傻子的一些记忆,这里是武者的世界。

即便这里是高武世界,自己金丹武者总还是能有一席之地。

毕竟傻子不是真傻,只是被环境逼得有些疯癫而已,所以他的记忆应该是可靠的。

自己一个金丹武者,天下之大大可去得,钱财自然也是大把大把的。

想到这里许三梦忽然有点懵,钱?钱?吃饭?没钱吃个屁!

许三梦琢磨着,吃啥都要钱啊,到目前为止,自己穿越不过一天多,除了昨天的银豆子,连这世界寻常的钱长啥样都不知道。

就算去偷都不行,因为他许三梦就不认识这里的钱,怎么偷?总不能偷个钱包找人问问:“您瞅瞅这包里哪样东西是钱?”

难不成挨着?可是这肚子里空城计都唱了许久,实在唱不下去了。

看来只能去找地方吃白食了,这个需要动点脑子,还要确保吃完白食不会打起来。

在街上转了好久,转到一处巷子里,一家有点偏的酒楼,招牌上写四个字:清风酒楼。

店小二似乎认识许三梦穿越的这具身体,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唷,客官来了?”

许三梦一看这店小二狗眼看人的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想到自己是来吃白食的,就又把气咽了下去。

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但是瞧这小二狗眼看人的眼神,许三梦也没了负罪感。

“嗯,来了。”许三梦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声。

“客官吃点啥?”小二皮笑肉不笑的问到。

“有面条么?”

“有有有,三鲜面,阳春面,牛肉面都有。”

“来碗牛肉面。”许三梦说着,大大咧咧的找了个空位子坐下,把剑往桌子上一放。

不一会,小二端着一碗面条出来了。

许三梦看了一眼,说到:“你这也叫牛肉面?这牛肉切的,能隔着牛肉看见人,你家怕是一头牛能做一辈子牛肉面吧?”

小二一愣,试探的说到:“要不,换一份?”

“嗯,换一份,要肉多面多,嗯,再换个大点的碗,对了,不用加钱吧?”

“呃?不用不用!”小二说话的时候脸都黑了。

小二把碗端进去,不一会换了一个大点的碗,放到了许三梦面前,果也多了一些,然后往许三梦桌子上放的时候,力道自然也重了一些。

许三梦自然看的出来小二憋着坏,但是也没计较,你憋着我也憋着,看谁憋的过谁。

三下五除二就吃的一干二净,拍了拍屁股,说了句味道不错,就准备走人。

小二终于觉的自己该耀武扬威了,走过来拦住许三梦,带着点憋了好久的狠劲说到:“许三梦,你还没给钱呢!”

“给钱?给什么钱?”许三梦梗着脖子故作不知的问到,但是脸还是有点微红。

“你刚才吃的大碗牛肉面!你总不能吃饭不给钱吧?”

“给什么钱?大碗面是用小碗换的,给啥钱?”

“可是,可是小碗你也没给钱啊!”小二有点紧张了,虽然这货的许家待见,但是事涉许家脸面,真要扯下脸吃白食自己也落不到好。

“小碗我又没吃,不是还给你了么,你这小二真逗!”许三梦故意装作无辜样子。

“这…这……”小二词穷了,被许三梦饶了进去,自言自语到:“小碗端进去,换了个大碗,大碗是小碗换的,不用给钱,小碗没吃退了,所以也不用给钱……”

“话虽如此,为啥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小二还是念念叨叨的,没明白过来到底哪里不对劲,只觉得自己智商瞬间不够用。

“噗!”里面一个一身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没憋住,笑喷了。

许三梦瞧了一眼书生,面白无须,有点娘炮的样子,正是昨天的那个富少,不过换了身衣服。

想到昨天的事,许三梦还是递了个笑脸,说到:“昨天多谢阁下了,许某欠你个人情!”

富少也回了个笑脸,说到:“许兄客气了,些许小钱不足挂齿!”

那富少果然娘炮,笑起来和女孩子一样好看,杏脸桃腮,一双大眼睛,还特么有点娇羞的样子。

“再会!”

“再会!”

回过头,许三梦对着小二摆了摆手,说到:“小二哥,以后多学着点,连个账都算不清楚,真替你家掌柜担心。”

吃饱了饭,许三梦提着自己的剑,晃晃悠悠准备回去了。

许三梦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出了门之后,那个富少叫住小二,替他给了钱。

其实以许三梦的为人,要不是实在没钱他还真不会这么干,丢不起这个人。

但是转到自己门口,许三梦听见里面的脚步声,似乎还有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

难不成是早上打了小的,这会出来老的?许家还没完了是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