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武道邪剑仙 > 02 醒来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直到天快亮,许三梦才睡踏实。

梦里的许三梦虽然对前身的事情感同身受,但是却并没有按照前身的习惯忍着,而是一直处于极度愤怒之中。

即便后来睡踏实了,也习惯性的时不时咬牙切齿一番。

然而许三梦还没睡多久,狗剩再次来叫他上工,这是狗剩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狗剩摇了摇许三梦,说到:“许三梦,起床,该上工了!”

许三梦翻了个身,用破被子蒙住了脑袋。

“嘿,你还长胆子了,狗剩大爷都叫不动你了!”说话间,狗剩就掀开了许三梦的被子。

但是他看见的,却不是惊恐的脸,而是一双怒气值爆满的眼睛。

紧接着就是一只手,一个大耳刮子。

许三梦还是按前世的习惯,自己武功不错,所以打人时候一般都控制着自己,不用内力。

否则单这一下,狗剩的脑袋都能打碎。

但是这边的狗剩顿时炸庙了,怒到:“你敢打我?我弄死你个杂种!”

一个杂种戳中了许三梦的痛点,毕竟梦里得到的记忆也不少。

被子随手一掀,一只脚就踹中了狗剩的胸口。

狗剩应声而飞,跌倒在六七米外的院子里,嘴里喷出鲜血,然后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想爬起来却失败了。

这回许三梦用了三成力,下意识的依然留着手,怕弄死人。

还好留着手,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力道似乎增加了不少,因为脚踹中的时候,他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咔嚓声。

虽然力道有点失控,但许三梦不会就这么算了。

随即他猛的站起,但是身体却好像是酒醉一样,差点从床上栽下去,晃了晃发晕的脑袋,抓起墙上挂着的剑,将剑鞘随手扔到一边,光着脚提着剑,杀气腾腾的就冲着狗剩去了。

走到近前,他还是又下意识的把剑收了起来,毕竟他来自法治社会。

紧接着,啪啪啪啪,给了狗剩几个耳光。

狗剩嘴里开始吐血沫子了,脸上涂满了自己吐出来的血,许三梦没有理会这些,说到:“之前欺负老子好玩不?再有下回我弄死你!还特么打搅老子睡觉!”

然后长剑在狗剩的脸上拍了几下。

不是许三梦有多瞌睡,而是刚一轱辘爬起来,忽然感觉脑袋晕的厉害,加上昨晚做了一晚的梦,并没有睡踏实,脑袋实在难受的很。

“三……三……我……我知道了……咳咳……”狗剩嘴里吐着血,咳出了几颗牙齿,话语不清,身下已经湿了,吓尿了。

“滚!告诉姓张的掌柜,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睡醒了就去宰他!”

说着,脚下少用了一丝内力,冲着狗剩的脸就是一顿猛踩,又踢了几脚。

接着掌握着力道,一脚把狗剩踹的从酒楼后面飞进去,感觉脑袋难受的紧,就晃晃悠悠的回去睡觉了。

话说到底许三梦还没有完全清醒,受了前身记忆的影响,居然回去睡觉。

酒楼里。

狗剩呼吸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活不成了,满脸都是自己吐的血沫子,一只手捂着塌陷的胸膛。

“掌……柜……的,傻子……疯……了,他……想杀我!”狗剩说完,脖子一歪,昏死过去。

“这,这,这……”眼前的情况掌柜的也傻眼了,这样子他自问没那么大的力道。

但是每天被欺负的人忽然反抗了,作为欺负人的人,自然是第一时间暴怒,喝到:“反了他!”

说着,就往怒气冲冲的往后院走去。

“许三梦!”掌柜的怒喝一声,许三梦转过身。

然而,掌柜的看见的并不是寻常唯唯诺诺的许三梦,而是一副满脸杀气却又有些冷漠的样子,手里提着一柄剑,吓的掌柜的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去找族长!反了你!”掌柜的说着,想到自己对傻子做的那些事情,心虚的转身跑了。

……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按说一个许三梦一个酒楼伙计应该早就起床去上工了的,然而屋内传出的阵阵鼾声说明,许三梦睡的正香。

  后门,另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穿着华贵,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一身素色锦缎的深衣,腰间挂着两个玉佩,走路时候玉佩叮当作响。

  华贵少年身边跟着几个人,一个正是张掌柜,另外两个是两个壮年人,穿着普通的江湖人士常用的短打衣着,人高马大,二人腰间一个挂着刀,一个挂着剑,太阳穴鼓鼓的,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练到一定境界的人。

  华贵少年在张掌柜的带领下,带着两个外家高手大摇大摆的从后门走进了酒楼的后院,直奔许三梦的房子,也没敲门就走了进去。

  许三梦虽然睡得很沉,但是听见有人进来,眼皮子还是闪了一下,却又继续沉沉睡去。

  华贵少年走进来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许三梦,皱了下眉头。

然后没等华贵少年说话,张掌柜就走上前,摇了摇许三梦,狗仗人势的大声喝到:“许三梦,起床了许三梦。”

  许三梦本就梦了一晚上悲惨人生,心中有气,前面被人吵醒,这会子又被人吵醒,语气不善的说到:“谁呀?干……干啥?”

  脑袋依旧有点晕,勉强坐正之后,许三梦使劲摇了摇头,然后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几个人,愣了。

  说话的时候,许三梦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语气停顿了一下,说完后有点迷糊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鼻子和下巴,摇了摇有点发晕的脑袋。

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驴脸的张掌柜身上,记忆里的悲惨人生一一浮上心头,接着身上散发出了一丝杀意。

但是随即那杀气又一闪而逝。

许三梦前世虽然是和平时期的兵,但是作为一个有五年军龄的特殊兵种,手里也有不少敌人的生命。

张掌柜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许三梦身上发出。

  因为杀气不是冲他的缘故,华贵少年倒是没感觉到啥,而且对许三梦的话似乎也是颇显意外。

眼里一丝厌恶闪过,说到:“父亲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怎么回事,张掌柜说你最近不怎么听吩咐,昨天糟蹋了一壶醉仙酿,早上还差点打死狗剩。”

  许三梦有点不明所以,脑袋里发晕的同时,前世的记忆和梦里的记忆,让他有一种时空混乱的感觉,于是也就没有理会华贵少年的话。

  “问你呢许三梦!”华贵少年口气严厉,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许三梦似乎沉浸在那种状态或者回忆之中,随口就文不对题的答应了一句:“哦,好的。”

  “呵呵,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华贵少年摆了摆衣袖,说到:“父亲说了,给你一条活路本就是他仁慈,你却不珍惜。所以他让我来教育你一下。”

  说罢脸上带点猫戏耗子的残忍笑容。

  许三梦还在迷糊着,脑袋发晕比刚才厉害了一点,所以这话只听见了几个字,教育?教育什么?教育谁?

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对着自己龇牙咧嘴,身边站着一个驴脸恶人,还有两个壮汉虎视眈眈,想干啥?

  然后,他觉得自己脑袋发晕又严重了许多,身体也开始有些不舒服,难不成和人家晕车晕船一样,晕穿越?

  还是算了,自己身体不舒服,也不清楚目前的状况,暂时就不和这些人瞎白活,于是就摆了摆手,说到:“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似乎是身体真的不舒服,翻身准备躺下。

  “许三梦,你放肆!”华贵少年很明显受不了被刺激到了,红着眼咆哮了起来。

驴脸张掌柜,之前被许三梦的杀意吓得一激灵,这会子有点恼羞成怒,华贵少年一声怒喝,他已经忍不住,冲过来就准备打许三梦。

  一声咆哮让原本脑袋发晕很严重的许三梦心中无比烦躁,也没有听清这傻孩子胡言乱语说了些什么。

但是眼前驴脸张掌柜已经冲了过来,梦里的记忆里那些被张掌柜欺负的画面快速闪过。

接着,许三梦嘴里念叨了一句:“还好穿越把内力也带来了,要不然还真打不过。”

一把抓住张掌柜伸过来准备纠自己衣领的手,反手一拧,只听见咯嘣嘣几声脆响,对方的手臂已经成了一条麻花。

接着拽着张掌柜的脑袋,冲着脑袋就是一记冲膝,然后冲着胃部几记重拳,接着又是一脚,张掌柜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倒飞出去,死了。

  然后继续光着脚,瞪着眼睛就往还没明白过来咋回事的华贵少年身边走去。

  边走嘴里也是边骂的说道:“nnd,大清早打扰老子睡觉,还大呼小叫的,还特么要揍我?欠锤的玩意!”

  两个保镖岂能让许三梦如愿?一大步跨到华贵少年身前挡住,然后伸手就往去抓许三梦的肩膀。

  许三梦自然也不弱,脚底下步子一闪,肩膀一晃,如同一条泥鳅一般就从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然后伸手抓住华贵少年的胸口,然后对着华贵少年的胃部就是一拳,然后看似很随意的就扔了出去。

  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料到眼前的情况,本以为对方小孩子,记忆里似乎没有他的影像,所以已经收着劲的。

可为啥这小子一下就飞出去好几米远?看撞墙的劲道,没有墙挡着再飞三五米也没问题。

稍远处,张掌柜也是嘴里吐着血,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完了,下手重了,一死一重伤。

  “三少爷!”两个狗腿子惊呼一声,往外跑去,快速的扶起华贵少年,挂剑的保镖恨恨的对着屋子里面的许三梦说到:“许三梦,过分了吧?”

  “好!好!咳……”华贵少年吐了一口血,然后喘了口气说到:“没想到,所有人都小看了你,原来你早就在练武!”

  “一个野种而已,别弄死就成。”华贵少年对着两个保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似乎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前后不过几秒钟而已。

  两个保镖抽出各自刀剑,气势汹汹的就冲着许三梦杀了过来。

  许三梦这时候也清醒了一点,知道自己出手重了,然而这时候对方都说了别弄死就成这种话,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既然不肯善罢甘休,那自然就是敌人咯。

  好在还有一柄剑。

  一步跃起,从床上抓住那柄剑,冲了出去,双方战作一团。

  对方一剑直取许三梦咽喉,许三梦上辈子就练到骨髓里的醉八仙剑开始舞起,本就不舒服的身体跟喝醉一般的看似随意一晃,就躲了过去。

  “仙姑采莲!”许三梦大喝一声,剑从很刁钻的角度往对方腋下刺去。

  对方眼见这一招无从防御,迅速往后退了一步,这时另一人的刀劈了下来。

  “曹公望月!”许三梦身体往边上稍微一晃避开要害,长剑用力一荡,只见剑身发出微弱的毫光,然后刀剑相撞,发出嗡嗡的声响。

  剑本身轻薄,所以震动传到许三梦手上已经没有了多少力道,但是刀本就以势取胜,所以厚重的刀身震动传到对方手上,差点脱手。

  身后对方的剑再次刺来,看起来似乎是避无可避。

  “拐李指路!”对方的剑被许三梦从剑身上卸了力,把攻击引到了一边。

  “湘子横笛!”

  “纯阳背剑!”

  “钟离挥扇!”

  “果老观天!”

  “采和提篮!”

  就这样双方打来打去,每次看许三梦都是晃晃荡荡、跌跌撞撞,好像喝醉酒的样子,每次好像快要被打中了,但每一招都被许三梦巧妙的化解。

  而许三梦则是越打越舒坦,原本身体和灵魂不协调的感觉越来越小,脑袋发晕也慢慢的减轻,体内跟着穿越而来的武当纯阳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自发运转。

  二人越打越费力,许三梦则是越打越来劲。

  好在许三梦每一次都只是刚好划破皮肤,没有下死手。可是二人想抽身却也做不到,因为许三梦这会子已经进入了某种特殊的情况,连眼睛都闭上了。

手上出招收招一切似乎都变成了身体的本能。

一剑紧过一剑,紧追不舍,

一招快过一招,招招致命。

醉八仙三十三剑被许三梦来来回回舞了好几遍。

“八仙过海!”

最后一招八仙过海,许三梦的剑是发出一道尺余长的剑气,长剑挑飞了对方长刀,剑气则是挑飞了另一人长剑之后余势未尽,那保镖根本来不及躲闪,匆忙间只来得及避开脑袋,然后就被削掉了半边耳朵。

许三梦提气收剑,没有继续攻击。

没了耳朵的保镖捂着耳朵躺在地上,只是痛苦的呻吟,另一个则是如同死狗一般的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眼珠子转着圈,好像在怀疑人生。

二人伤虽然不重,却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华贵少爷同样目瞪口呆,嘴巴半张着,结结巴巴的念叨:“三……三哥……我……我错了……别……别……别杀我……”

“滚!”

许三梦简短的说了一个字,三人连滚带爬,抬着已经死透的张掌柜,逃命般的走了。

见四人出了门,许三梦就地盘腿坐了下来,长剑横在了双膝上。

只见口鼻之中气息如龙,凝而不散,脑后一个一尺大小的太极图虚影慢慢凭空浮现,若隐若现,整个人仿若神仙一般。

“看来穿越者的福利已经到账了,丹田里的内力居然已经完全成了传说中的金丹真气。”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前面阁楼上有一双眼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可不正是昨天那个富少。

尤其看见许三梦身后的太极图,手里的水果都掉在地上,嘴巴长的老大,有点语无伦次的自语道:“天呐!悟法境!天之骄子啊!傻子变天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