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极武元年!破天! > 雷凌音的身世
 
  “你还真是惨啊!”

  我缓步走到了雷凌音面前,一众下人见我出现脸上瞬间满是惶恐惊乱,撒开腿便四散奔逃,而雷凌音见我再一次出现眼中满是对我的愤怒与仇恨,就算浑身无力雷凌音也是向我猛扑过来却被我一抬脚踹飞出去。

  “呃!”

  这一脚力度不大却也把雷凌音踹的口吐鲜血,随后我便用意念收回了血锁龙城走向了早已死去的雷历尸体旁边。我为什么回来,是因为雷历之前使用的阵盘,原本我都快要离开雷府了却被那屏障给挡了回来,就在我以为这阵法的屏障很好解除的时候却发现我怎么解都解不开,奇怪后世的阵法还有比极武元年牛逼的?

  无奈我只能折回来找到阵盘破坏掉,要不然我还真出不去!折回来才发现雷凌音差点被一群下人侮辱。不过这跟我没关系,来到早已死去的雷历身旁翻了翻他的衣服直接找到了屏障的阵盘。就在我打算打碎阵盘的时候雷凌音却开口说道:

  “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

  回头看了一眼雷凌音,只见她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湿透的紫色长发挡住了雷凌音秀美的脸庞,但雷凌音的话语中却处处透着滔天的恨意。

  “呵呵...呵呵呵呵....”

  忽然间雷凌音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自嘲与不甘,倾盆大雨不停地下,黑暗的天空似乎已然成了雷凌音心中的真实写照,没有光明没有希望只有下不尽的暴雨与不停刺激她内心的雷电...

  “杀了我吧...”

  雷凌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空洞麻木的双眼中满是绝望与不甘,她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似乎每走一步都极其费力。

  “你想死自己去死,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我没有理会雷凌音转身就要捏碎阵盘离开,雷凌音见我要走却猛地扑上来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求你!我的灵根被废以后只会是一个废人,我只想用我的命求你帮我做一件事!”

  “...”

  回头看着雷凌音充满哀求的眼神与那楚楚可怜的表情我没有说话,而是摸了摸下巴想了想。

  “你想让我干啥?”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不!是他家里的所有人!”

  雷凌音说道这眼中却又惊现出一抹仇恨,脸上的表情也因为心中的仇恨变得狰狞起来。

  “谁?”

  “鸣霄帝国的周家!”

  “你这条命不值得我走一趟啊!”

  虽然我这么说但雷凌音口中的鸣霄帝国我却一定要去,虽说距离远了点,但是那里有一处凶地,名为千魂崖而我要去的地方则是千魂崖下的万魂深渊,那里也封存了一位极武元年的强者神魂,不对应该是两位!但对我来说雷凌音的命确实不足以我去鸣霄帝国屠灭周家。倒是雷凌音听到我的话后抓住我胳膊的双手愈发用力,脸上的表情也又一次变得满是哀求与急迫。

  “如果...如果你真的帮我屠灭周家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

  听到雷凌音的话我摸着下巴低头看了看雷凌音那妖娆的身体,被雷击又被拉扯让雷凌音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天空的大雨还洗刷了雷凌音身上的污尘,再加上雷凌音那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那真是相当诱人了!而雷凌音也看到了我那炙热的目光,这一次雷凌音没有犹豫直接开口向我说道:

  “只要你想我也可以给你!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最后你杀了我或把我卖到青楼也可以!”

  “停停停停!”

  听到雷凌音越来越夸张的话语我嘴角一抽急忙打断了雷凌音的话。我虽然有些猥琐但我可不无耻这么变态的事我可做不出来,睡完了还卖到青楼这种无耻的事情我是绝对办不到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

  “...”

  一把抱起雷凌音虚弱的身体随后我便捏碎了手中的阵盘,伴随着阵盘崩坏雷府外的屏障也随之碎裂,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屏障之外居然有十几道人影。

  “交出子午华清丹!”

  其中一人怒声对着我和雷凌音说道,而其他人也同样对我和雷凌音虎视眈眈,我无语地看着在大雨中漂浮的众人真是有事的时候就有人来烦我!

  “看!飞碟!”

  “!!!”

  半空中的众人一下子被吸引了注意,我则是脚底抹油瞬间开溜,那群修士也恍然自己被我耍了,转身便飞速地向我追来。

  “好烦!”

  感受到身后十数道气息我十分气恼,各种境界都有最狠的是其中居然有登仙境的人,虽然之有一个但速度明显要比其他人快,不过你再快也快不过我!全力运起灵力我的速度直接拔升了一大截直接看呆了我身后的登仙境老者,破空境飞的比登仙境快!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我身上有什么灵宝!想到这老者眼中浮现出一丝阴险的笑意,没想到除了子午华清丹还能得到其他宝贝!

  我怀中的雷凌音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在急速的飞行中雷凌以蜷缩着身体缩在我的怀中。而我则是又一次飞到了之前的森林之中。

  “出来!”

  一落地我便放出了几十只幽夜刺狼,其中还有一只羽化境的幽夜刺狼的狼王,上一次围攻两名化仙境我发现有两只幽夜刺狼受了轻伤,这一次不仅有化仙境还有悟仙境和登仙境多放出一些幽夜刺狼还是有好处的,而我则是抱着雷凌音来到了森林深处的一颗大树下。

  “天地无极!万法归一!匿!”

  我将雷凌音放下随后掐出几个手印设下了一个小型禁制,这个禁制可以隐匿气息还能挡雨,好让那群追杀的修士难以发现我和雷凌音,剩下的就让那群幽夜刺狼去解决吧!

  “坐!”

  雷凌音靠着大树缓缓坐下,伸出手接过了我递给她的一件长袍。

  “呵~tui!”

  升起一团篝火我便盘腿而坐坐在了雷凌音的对面。温热的火焰发出亮光缓缓烤干我与雷凌音湿透的衣物。

  “刚刚那是什么?”

  雷凌音紧紧地扯着身上的长袍低头向我问道。幽夜刺狼的出现让雷凌音感到陌生,那种像狼又不是狼的东西连她也没见过。但从那群幽夜刺狼的身上雷凌音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说幽夜刺狼?那是杀了你手下的异兽我专门养来玩的!”

  “...”

  听到我的话雷凌音扯了扯长袍,她的手下居然死在了我的宠物手里,这怎能不让人气愤!

  “来谈谈合作吧!”

  “!!!”

  听到我的话雷凌音一下子抬起了头,眼中的激动与兴奋让雷凌音浑身颤抖,我居然会答应她的哀求大老远地跑去鸣霄帝国屠杀周家。

  “我想问问你荣鑫行会的事。你是经商的应该知道一些。”

  “荣鑫行会是南州大陆上最大的一家行会,他背后的势力听说是中州大陆的人,势力庞大实力惊人,在南州大陆几乎是一家独大,没有人敢和荣鑫行会抗衡,而荣鑫行会也因为这垄断了南州大陆的大部分交易市场。”

  “...”

  此刻的雷凌音没有丝毫隐瞒把她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可我听了雷凌音的话却陷入了沉默,怎么又跳出一个中州大陆,我想通过荣鑫行会查到那颗子午华清丹的寄拍者,这样才能知道灵溪是否还活着,或者极武元年的其他人是否还活着,但在我看来那颗子午华清丹还是灵溪炼出来的几率大一些,若是想要深查的话我估计还要去中州大陆一趟。

  “你能不能通过荣鑫行会的人找到那颗子午华清丹的寄拍者?”

  “你为什么对那颗子午华清丹那么执着?”

  “如果你还想让我帮你的话就不要多问!”

  雷凌音的回答让我冷笑一声,淡淡的杀意涌现让雷凌音一下子就闭上了嘴。

  “我只要一个回答!能!还是不能!”

  “我只知道荣鑫行会在南州大陆的一处港口城市有一个总部,那里是荣鑫行会在南州和中州来往的中枢,所有运来或者运出的货物都要通过那里,而且荣鑫行会所有举行的拍卖会记录都会保存在那里,买主卖主寄拍者都有记录,如果你去那里的话应该可以通过记录知道。”

  “...”

  听到雷凌音的回答我陷入了沉默,这里灵气稀薄根本不适合极武元年灵药的生长,既然无法生长灵药那么炼丹就缺少材料,那么那颗子午华清丹应该就是来自中州大陆,中州大陆的人带着子午华清丹来南州大陆寄拍实在是说不通,按理说中州大陆所拥有的珍宝要比其他大陆多,莫非真是天道发现了遗漏让他的走狗在寻找我?

  “你为什么要让我去杀了鸣霄帝国的周家全家?”

  “因为周龙那混蛋和那个贱人杀了我的母亲!还想把我送给一个城主当玩物!我母亲家族的三位长老拼死带着我逃离了鸣霄帝国,可母亲的家族却在那一日被周龙带人杀得一干二净!自那之后我便跟着母姓,十几年了我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回到鸣霄帝国为我母亲报仇雪恨!...”

  雷凌音的双眼中满是仇恨,扯着长袍的双手不停颤抖,银牙紧咬脸上满是怒极的表情。原来雷凌音的母亲雷雅为了鸣霄帝国的周龙不惜与家族决裂,带着家族数不清的天材地宝嫁给了周龙,可十几年过去了雷雅只为周龙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周凌音,而后又过了十年雷雅再也没有诞下孩子,这让周龙有些不高兴随后便又娶了一个女子,那女子要远比雷雅漂亮,而且入门第二年便为周龙生下了一个儿子,这让雷雅母子直接失宠,周龙每天都陪着新人完全忘了雷雅母子。

  时间一长那女子便心生歹意在她的推动下周龙几乎每天都会暴打雷雅,这一切让年幼的周凌音看在眼里,看着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周凌音虽年幼却无比心疼自己的母亲雷雅,那时的雷雅也想过带着周凌音离开周家,但与家族决裂的她实在不知该去何处,为了周凌音雷雅选择了忍气吞声,而这也造成了不久之后的惨剧...

  “那天我亲眼看着母亲被那贱人下药浑身无力地倒在床上,周龙居然还用枕头捂住我母亲的脑袋,母亲根本没有力气挣扎没过多久就不动了,那一刻我便知道母亲永远离我而去了,自那之后我便开始更加努力修炼,可没想到周龙为了自己的利益要把刚刚十五岁的我送给你个城主当玩物!那天晚上我趁着夜色逃离了周家,费劲千辛万苦才回到我母亲的家族,他们接纳了我雷家的家主还说早已原谅了我母亲,若是我母亲早些带着我回到雷家那她也不会被周龙和那贱人合谋杀死!可没想到...没想到有一天晚上周龙联合几个家族把袭击了雷家,若不是雷家三位长老拼死把我救出逃到这奔雷帝国那我今日也不会坐在这了...”

  话说到这雷凌音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可入眼却是一片血红,雷凌音的眼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泪,仿佛带着无尽的血海深仇一般每一滴血泪都极其鲜红,殊不知雷凌音曾经哭过多少次,眼泪哭干了那流下的又怎会是晶莹的泪珠...

  “这就是你痛恨男人的原因?”

  “...”

  雷凌音没有说话而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火堆出神,仿佛还沉浸在曾经的回忆之中。而我却是有些惭愧,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也不会把你辛辛苦苦十几年打拼下来的复仇资本搞得一个不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