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四十四章
 
  妲琳酒席间时不时对宁彦臣和衍之抛媚眼,宁婉清看见,不屑地冷哼一声:“狐媚子。”

  衍之权当没有看见,自顾自地品茶吃菜,偶尔和宁彦臣说上两句。宁彦臣倒是敢和她对上几眼,宁彦臣的眼神总透露出一种谋算。

  宁彦臣低声和衍之道:“看来这妲琳郡主对你很感兴趣嘛。”

  衍之目不斜视,仿佛置身事外。“我看她才是很看中你,宁兄。”

  祁家兄弟看见妲琳郡主对自己冷淡,但是总向衍之两人投去热情的目光,心中不是滋味。他们不能放弃,他们要抓紧机会。

  到了午夜时分,宴会才散。惊鸿早已困倦了,衍之不好在外人前对她过于亲近,只能让宁婉清扶她回去。宁婉清虽然不愿意,但也不能把她丢在外面。一路走来,城府里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花灯在夜风中吹得轻轻飘荡。

  惊鸿细细嗅着夜风:“这花灯,可真香。”

  宁婉清把她扶回房间,管她的话当是夜来梦呓,也不曾放在心上。惊鸿躺在软塌上,很快就进了梦乡里。

  她睁开眼,是衍之。

  衍之穿着红色的喜服,看上去很是喜庆。他骑在马上,风姿飒爽,后面跟着一顶大红花轿,后面还带着十里红妆。她站在道路的一侧看着衍之,她想跟上去,张口想喊衍之的名字,他回过头来看着她。

  她开心地上前拉住他的马绳:“衍之!”

  他却一反往常,冷漠地看着她:“你是谁?”他的眼神很是陌生。

  惊鸿愣愣地看住他:“你在说什么呀?我是惊鸿啊。”她刚想拉住他的手,他却一把躲开了。

  他冷静地看着她:“我不知道你是谁,但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自重。”说罢,他便下了马,掀开了轿帘。

  轿子里坐着个年轻女子,她一身华服,身穿凤冠霞帔,头帘下隐隐约约能看到她的模样,婉丽清秀。她甜甜地笑着,深情地看着衍之,衍之牵起她的手,把她牵入府内。旁边的人都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惊鸿。

  惊鸿看着衍之远去的背影,好疼,心好疼。

  她的眼泪掉个不停,这一定是个梦,衍之不会不认识她的。她努力想让自己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挣脱不了。她的意识渐渐变得薄弱,她的身体变得不受自己控制。

  忽然,场景一黑,她看见一团血肉向她匍匐爬来。

  她想拔出剑,却发现自己的腰间没有佩剑。她的妖力被封印,她只能节节后退。这是怎么回事?她退无可退,身后已无退路,她颤抖着声音问:“你是什么东西!你想要做什么?”

  那团血肉张开了血盆大口:“让我吃掉你,把你的皮给我!”

  惊鸿吓得跌坐到地上,腰间别着的玉蝴蝶应声掉地,清脆地玉声碎裂,让惊鸿好个清醒。

  她醒了过来,她赶紧摸了摸腰间的玉蝴蝶,已然不见了,她翻过身看地上,玉蝴蝶正在地上。她宝贝地把它捡了起来,用手轻轻擦拭,是玉蝴蝶,救了她。

  夜风轻轻敲着纸窗,窗上的风铃发出诡异的声音。

  城府不简单,她的直觉不会有错。

  她起身就去寻宁婉清,宁婉清的房间充斥着妖气,果不其然,惊鸿一下子踹开了房门。一团血肉正想对宁婉清下手,惊鸿拔剑而上。血肉发出像婴儿般的哭声,把宁婉清惊醒了。宁婉清瞬间清醒,她看到那团血肉,惊叫了一声,一脚就踹了它下床。

  惊鸿手起刀落,血肉被切开的时候化成了一团血雾,散开在空中。

  宁婉清看傻眼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她梦见她登上了女帝之位……然后遭人暗算,她就被囚困在了牢笼里。梦中也是这样的血团,想把她一口吞噬。她又发现自己无力抵抗,几近在梦中就被吞噬。

  血雾散开,溅得一地上都是。

  宁婉清对惊鸿道谢,如果不是惊鸿赶到,或许自己真会被那团血肉吃掉。

  “不知道大哥他们如何?”宁婉清担心地道。但男女居处不同,她们也不知衍之他们所住哪里。

  惊鸿宽慰她:“没事的,衍之和宁大哥都很厉害,不会被这种小妖所伤。”

  “是哪里出了问题,它竟可偷偷进了房间,而我全然不知?”宁婉清开始思索起来。

  惊鸿摇摇头,她也是玉蝴蝶救了一命。宁婉清仔细回想今夜的事,她也未发觉身边的侍女有什么不对劲。更不可能是祁家兄弟,她看得出来他两个是不通晓玄门道术的平凡人。

  身边暗潮汹涌,危险也在迫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