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二十四章
 
  可是阿姊早就和狐妖决裂了,又怎么称得上是朋友呢?“你跟我阿姊,不是早就决裂了吗?”惊鸿不解地问。

  她眼里的恨意藏得很深,“那也是旧人呀。”她躺在那里轻轻扑动蒲扇,那股狐骚子味又直冲惊鸿。

  惊鸿强忍着,问她:“那你今夜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她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衍之还在等我呢,我不能在这里和你玩啦。”

  “玩?”她笑得轻蔑。

  “谁有那个闲工夫跟你玩呢。”她转动手臂,丝带随之喷出,将惊鸿五花大绑。“你可是重要的人质啊。”她掀开珠帘,走了出来,一颦一笑,魅惑众生。

  惊鸿用力想挣脱,却发现越挣扎绑得越紧。“你和我阿姊不是老相识吗?你这是在干嘛?”

  她用蒲扇轻轻抬起了惊鸿的头:“游龙怎么会有你这样单纯愚蠢的妹妹?”她带着嘲笑俯视着她:“你跟你的姐姐,可真是一点都不像。”

  惊鸿才反应过来,她和阿姊已然是仇人了。“不许你这骚狐狸说我阿姊!”她生气地瞪圆了眼睛。

  骚狐狸?媛妃毫不留情,一巴掌扇了过去。她用尖长的指甲轻轻划着惊鸿的脸,玩味地说:“长得倒是跟你阿姊一般,白莲花,好欺骗男人。”

  “原来是紫晶琉璃珠啊,”她捻起惊鸿的手,端详着那串珠子,“难怪抓你这么容易了。”

  惊鸿冷笑:“你这种狐媚子也想和我阿姊比?”

  媛妃平生最恨别人拿她和游龙比较,她用力地捏着惊鸿的下巴:“你姐姐只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

  她的眼神冷得像块冰:“我也要让你姐姐尝一下,最心爱的人被抢走是什么滋味。”

  惊鸿吃痛,张开口想咬她的手指,却被她灵活躲开了。她用指甲轻轻划着惊鸿的脸:“这张小脸要是划花了,那该多可惜啊。”

  “不用害怕,还不到时候呢。”她用力手一甩,打开了一个密室的门口,将惊鸿丢了进去。

  惊鸿被黑暗吞没,她惊慌地拍打着密室的门口,她太害怕黑了。她心里一直呼唤着衍之的名字,衍之,衍之,快来救我!

  恐惧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脸,她在这一刻竟如此想念衍之。

  “姑娘,别哭。”忽然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她,声音温柔而有威严。

  衍之受到感应,但有人在故意扰乱,他不能确定确切的位置。他只好带着八宝葫芦先回到了居处在想办法。他果然不应该带惊鸿去的……

  若让他找到是谁伤了惊鸿,他必将其碎尸万段。

  他作法将秋凝的魂魄补齐,秋凝的灵魂才逐渐恢复了意识。她的眼泪簌簌落下,嘴里念叨着:“娘娘,娘娘……”

  衍之唤她:“秋凝姑娘。”

  秋凝跪下求他:“快救救我家娘娘。”

  衍之不解,皇后三年前,不是已经被处死了吗?“秋凝姑娘,皇后娘娘不是已经薨了吗?”

  秋凝声泪俱下:“那不是真的皇后娘娘,是媛妃搞的鬼。”

  当年她也以为皇后娘娘薨了,从此以后她就被分去了辛者库做洗衣的苦差。阴差阳错之下,她被派去了给长明宫送衣服。长明宫两位主子都是不好惹的主,她也想赶紧送完衣服就走,哪知她不小心撞进了殿里密室的门。

  她在里面竟遇上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劝她不要冲动行事,让她先出去写封信给陛下,告诉陛下。

  秋凝小心翼翼地出了密室,赶紧逃回了居处,将她所看到的事情写了一封信。她折好信放到暗袖里,此事不能拖着,她立刻就想起身寻陛下。

  还没等她出门,她的房门就被敲开了。

  她愣愣地看着来人,立刻跪下行礼:“媛妃娘娘。”空气都像静止了一般,她心跳的声音都变得如此清晰。她不敢抬起头,后背已渗出了冷汗。

  媛妃过来扶起她,笑得很是温柔。

  她往后退,她实在不敢得罪这位主。“不知媛妃娘娘……。”

  还没等她说完,媛妃就打断了她。

  媛妃拿出了一只耳环:“这是你的吧?你的东西掉了。”

  秋凝看见耳环,用手摸了一下耳垂,才发现掉了一只。“媛妃娘娘……一只耳环而已,娘娘实在不必劳烦亲自送来。”媛妃越是笑,她就越是害怕。

  媛妃松手,耳环重重掉落在地上。“耳环倒是不打紧,我只是来抓小老鼠的。”她在秋凝的耳边轻轻附和,像是在说一个玩笑。

  媛妃知道了她去密室的事情了!她惊恐地想逃跑,哪知门突然被关紧,任凭她怎么敲打都打不开。

  媛妃手一动,一根丝带缠上了她的脖子,她逐渐失去了呼吸。皇后娘娘……奴婢无能,她不甘心地想着。

  媛妃抽出她袖中的信,放到烛火处烧的只剩下灰烬。

  媛妃把门打开,“进来吧,”她吩咐:“把这个小贱人的魂魄给我收了。”

  谁都不能再抢走她的一切了。

  她嗤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