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十章
 
  惊鸿醒来的时候天才微亮,衍之正酣睡,他的手下压着一沓道经。明明只说替她罚抄一半,却把两百遍的经书都抄完了。

  衍之睡得很安稳,惊鸿蹑手蹑脚靠近过去,想逗弄一下他。只当惊鸿靠近他的脸时,衍之的眼睛却睁开了。

  “你想干嘛。”衍之看她不怀好意地靠近,本能地想往后退。

  惊鸿却越靠越近,近得只要稍微再过去一点,他们就可以脸贴着脸了。衍之甚至能感觉她的呼吸,她身上是桃花露的味道,像是野春刚至。

  僵持了片刻,惊鸿才惊喜地笑道:“你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好好看啊。”

  初升的太阳照进房间,一片暖光洒落在身上,在惊鸿身上覆上一层金箔。衍之被她夸得脸面一红,把经书丢给她便起身快步离去了。

  惊鸿刚踏出藏书阁,便碰到迎面而来的宁婉清。宁婉清今日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水蓝色的广袖裙别有一番风味。宁婉清看见她,笑着打了个招呼。“惊鸿妹妹这么早就来藏书阁了?”宁婉清分明知道她是一宿没有回去睡的,只当她是偷玩出去了,没曾想她是来了藏书阁……她也是从大哥那里得知,衍之去了藏书阁,才一大早想来送点早饭。

  “哪里是,我来罚抄道经的。”惊鸿嘟囔,虽然不是她抄的,但也是她陪着衍之抄的。

  宁婉清眼尖,一眼就认出那是衍之的字,酸酸地道:“这……不像惊鸿妹妹的字啊。”

  惊鸿是个不懂事的,哪里听得懂她话里的讽刺。“衍之抄的,他看我睡着啦,把我的那份也一并抄了。”

  宁婉清心中窝气,但又不好表面发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宁婉清跟她随意寒暄了几句,就找借口走了。

  宁婉清拎着早点,向先生的居所走去。这一回,她就要惊鸿吃不完兜着走。

  先生是个老道士,平日起早,鸡啼还没过多久,他便坐在小院子里研习法术,精益求精。

  宁婉清作揖:“先生起得真早。”

  老先生看是宁婉清,倒也笑得和蔼,平日宁婉清成绩不错,也尊师重道,也算得上是好学生了。“丫头片子,过来坐吧。”老道士给她斟了一杯茶。

  “先生还没吃早饭吧?婉清带了一点过来让先生尝尝。”宁婉清坐过来,把食盒打开,满满当当的早点香味扑鼻。

  老道士也忍不住一馋:“宁丫头,倒是有心了。”

  宁婉清笑得很客气:“这算得了什么?最近惊鸿妹妹进步才是真的大呢。”

  老道士听着,好奇心就起来了。“哦?那个小滑头?她有什么好进步的?”

  宁婉清温柔道:“我看惊鸿妹妹最近书法就进步了很多,从前四不像,今日我看她罚抄的道经,那字倒是写得有模有样了。”

  “当真?”老道士不太敢信,惊鸿那个小滑头,那个字扭扭捏捏,都是难看极了,他都很少仔细查看她罚抄的道经。

  宁婉清尽是一脸真诚,答道:“那是当然。”

  老道士越想越不对劲,应付着吃完早点,便招呼宁婉清先回去了。

  待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惊鸿把道经呈上给老头。老头开始查阅她的道经,确实……有问题。虽然字体尽量扭捏潦草,但一种浑然天成的风格冗杂在里面,道士老头沉思了片刻。

  “惊鸿,你写一下你的名字给我看看。”

  惊鸿拿起笔和纸,落下两个大字,老头一对比,就知道其中猫腻了。

  老头用力一掷那沓道经,“这是谁替你抄写的?”

  惊鸿得知大事不妙,老头子今天怎么会仔细翻阅她的道经,他从来都是过过眼就罢了。但是她也要讲义气,衍之已经帮她罚抄了,她再不能把他拖下水了。

  惊鸿知错,跪在老头面前领罚。

  只见衍之从座位上走出,“先生,是我替她抄写的。”

  哎呀,衍之这个笨蛋,平时还说她傻,这会就要两个人一起受罚啦!

  老头一看是衍之,自己的得意弟子,竟做出这种糊涂事,更是怒火难却。“你们两个,都去后山给我静修己过!今夜一夜都跪在蜀云祠!”

  蜀云祠是他们专门用来静己的功室,惊鸿称它为“小黑屋”。哎,她这种受惯苦累也就算了,这衍之还是第一次进小黑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