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二章
 
  风吹开了惊鸿的面纱,面纱下的脸美得惊心动魄,像是勾人魂魄的精灵。惊鸿看着衍之熟悉的脸,三千年来的点点滴滴涌上了心头,她还是被姐姐保护,不谙世事的少女;他还是那个只会摆臭脸的道士。

  她说她想学下棋,苦苦去央了衍之三天三夜,衍之只淡淡回了她一句,知道了。隔天她正想去送苹果给他和阿姊吃的时候,只见到阿姊安静地躺在地上了。衍之在阿姊的身边一言不发,谁有这种能耐可以伤害阿姊?除了衍之,她再想不到别的人。

  她颤颤巍巍问:“衍之,为什么?”

  她再也忍不住泪了,明明杀害阿姊的凶手就在她的面前,她却怎么都下不去手。她可以放过他的命,但是她也不会让阿姊就这样死去。她要这个天下都为阿姊陪葬,她要苍生为阿姊填命。

  那夜的她杀遍了云京,血已经染红了她的羽衣,她的眼里只有空洞和麻木。她好累啊,她失去了她所在乎的一切,她心痛得却大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她走进了兰云寺,寺里的和尚早就逃跑了,只剩下方丈仍然跪坐在佛面前敲木鱼。她进来的那一刹,方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问她道:“施主,你望望寺外的火光,听听寺外的哀嚎,这是否就是你所想要的结果?”

  惊鸿回头一望,天空都被火光烧得通红,她丢下了手中的利剑,跪倒在地上。她哭得像个孩子般无助,她失去了她最爱的阿姊,可是杀害阿姊的凶手……

  忽地,她的身体像是被火烧一般,灼热疼痛。她从未受过这般疼痛,几近叫她睁不开眼来。这般厉害的伏妖之法,普天之下只有一人。也是,自己犯下了这滔天罪孽,他又怎会放过自己。她努力睁开眼,只看到熟悉的玄黑道袍,她用力伸出手去,想抓紧他的衣角。她的手却被他一脚踢开,毫不留情。

  她的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想抬起头再看一看他的脸,但已经渐渐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自此后的五百年,她都在兰云寺修生。

  惊鸿跳下屋顶,轻轻一跃想夺过他手上的手令,却被他一个侧身躲了过去,扑了空。惊鸿不服,又是几个身法,但都一一被他躲开。

  衍之忽然发力,一把抓住了惊鸿的手腕,把惊鸿揽进了怀里。惊鸿一愣,这熟悉的乌木沉香,让她又爱又恨。任凭惊鸿再怎么折腾,在衍之的怀里都只能像是一只小鸟一般。

  他对她的耳边吹了一道热气,念道:“我就知道你还是会这么不听话。”

  他一抬手,手上多了一串念珠。衍之眼疾手快就往惊鸿的手处缠上。

  惊鸿挣脱不了,待念珠一带上,她竟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去了一般,妖力一去,她便与寻常的凡人女子并无不同。她认出手上的念珠,这是她父母小时候历练她时所用的紫晶琉璃珠。

  “跟我走。”衍之低下头看着她,双眼里竟有些温柔。“我会替你查明游龙死因的真相。”

  莫非真的不是他杀害阿姊吗?

  惊鸿茫然。

  衍之牵起惊鸿的手,惊鸿只觉一阵暖流涌过。惊鸿挣脱不开,只好任由他牵着。惊鸿叹息,紫晶琉璃珠世上两串,一串早已遗世,另一串便在她的父王那里。这一串,也只可能是父王借给衍之的。父王能借衍之此等重要之物,想必是相信衍之的。

  难道事情,有些她不知道的蹊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