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一章
 
  月黑风高夜,杀人捉妖好时辰。

  一群穿着道服的道士举着桃木剑和黄符,小心翼翼地向寺庙靠近,越当靠近那座寺庙,他们耳边的妖风便越发作响。“师姐,”其中一名年轻男子轻唤道,“师父为何不来?”

  他身旁的女子白了他一眼:“师父还在闭关呢。”但是她的心里也忍不住一颤,此行她是瞒着师父来的……正是因为她想在师父面前表现得更加优异,她便和同门师兄弟讲,这是师父派遣给他们的任务。他们终于来到了寺庙门前,互相打了几个眼色,其中一人上前打开了寺庙的门。

  寺庙冷清,破败,何人能想象到它曾经人来车往的模样。它曾也是云京最繁华的寺庙,年年日日香油灯火不绝,前来拜神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如今寺庙只有冷清清可以形容,唯独寺庙院内的松树仍然茂盛生长,围墙旁的花早已凋落。

  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寺庙,最后一个人走入寺庙时,门突然砰地一声,关紧了。

  道士们做出防御的姿态,妖风吹得更猛烈了。他们此行……恐怕是有来无回了。此妖,正是当年屠戮满城的滕蛇之女,是师父才勉强将她封印在这寺庙的。

  一股淡淡的松香飘来,一名女子踏月而来,她身着雪白的素纱广袖裙,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她头戴面纱,只露出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如水般清澈,如月般温柔。

  她站在寺庙的屋顶上,打量了他们许久,“你们,是何人?”她的声音如风拂过心神,使人安宁。

  一名年纪稍大的道士向前作揖:“姑娘半夜还请不要在这寺庙内居住,不安全。”女子实在太过倾城耀眼,只当是哪家的姑娘半夜在此借宿,不曾怀疑她。

  女子轻笑:“哦?为何不安全?”

  “此寺庙封印了一个很危险的妖女,还请姑娘多小心,半夜还是不要在此处逗留了。”

  女子漫不经心地在屋顶坐下,眼神里露出伤心的神情:“你们皆说人有情,那妖便是无情的吗?”她一抬手,地上的树叶随风飘起,聚在了半空中。她的手腕一转,树叶如利剑一般射向了那群道士,霎时间,黄符,桃木剑,还有各个法器都被切碎。

  男子内心大呼不好,眼前人原来就是滕蛇之女……他们的法器竟在她的抬手间就被破毁,他们的命她更是能吹灰之力便拿去,想到这里,他的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滴。

  “惊鸿,你又何必吓唬这群小辈呢?”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身影从暗处走来,他身着玄黑的道服,一头长发随意用一根红色系带绑着,他神情冷漠如雪,一双丹凤眼又挑拨心神。他的俊美犹如天神,腰间系着一把白玉骨折扇,肃杀之意不言而生。他低眉抬手,让他们退后,抽出腰间的折扇,手腕一转,一道厉风便随着折扇喷薄而出。

  师父来了……他们缓了一口气,随着师父的命令退后了十多米,这场战斗,他们想插手只会帮倒忙。那名年纪稍大的男子斥声问责:“师父没有下命让我们前来伏妖惊鸿吧?莲瑶?”莲瑶自知做了错事,但是又无脸开口承认,眼睛一红,眼泪都摇摇欲坠了。“大师兄……我……”

  大师兄看她这副模样,叹了口气:“回去,你自己向师父领罪吧。”

  “好久不见啊,衍之。”惊鸿轻松地躲开了他的扇风。她眯起了双眼,恨意几乎充斥了她的情绪,她永远忘不了这个人,是如何摧毁了她的生活,她的一切。

  衍之从衣中掏出了一枚手令,墨黑色的玉雕琢着蛇身,蛇是双生蛇,栩栩如生。“我是带你回去的。”

  惊鸿一顿,这是她姐姐的手令,当年姐姐身亡的时候,也随着姐姐消失了。惊鸿冷然:“果真是你杀了姐姐,还敢拿姐姐的手令欺我!”当年她的暴走,正是因为姐姐被杀害。

  衍之不认:“是你姐姐临终前托付给我的,她临终前让我在五百年后的今日寻你,她说,”衍之握着手令更紧了,“惊鸿该长大了。”

  衍之眼前一晃,总觉得又回到了当年,他去寻游龙要棋谱,刚推开月阁的门,他就看到游龙躺倒在地上。游龙的嘴角还挂着一丝黑血,却还是如往前一般温柔地笑着。她从腰间取下了手令递给衍之,“阿衍,五百年后的今天,惊鸿该长大了。”

  衍之想作法救她,游龙却拨开了他施法的手,“没用的了,毒已经到我的心脏了。”她苦笑,眼角划过眼泪,虚弱地用手撑起自己:“保护好惊鸿,让她平安长大。”她的脸色苍白,“阿衍,不要让惊鸿为我报仇。”

  衍之接过她手上的手令,手令染上了游龙的血,双蛇的眼睛十分骇人。游龙终是支撑不住,她的泪划过脸边,她如逝去的春花一般,凋落了。

  衍之呆呆地握住她的手,游龙是他毕生的好友,她总是在一旁温柔地笑着,看惊鸿捉弄他,偶尔和他一起打趣两句惊鸿。他错愕地握着游龙的手,那么鲜活温柔的游龙,竟然在他面前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还在衍之错愕失神的时候,惊鸿闯了进来。她手中的两个苹果掉落在地上,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衍之,为什么?”

  惊鸿握紧拳头,指甲插进了肉里,鲜血随着流出来。她从腰间抽出了利剑,抵住了衍之的颈上,只要她稍一用力,衍之便会人头落地。

  衍之抬起头看她,只看到惊鸿紧闭着嘴巴,眼泪已经打湿了她的脸。他很想开口辩解,竟像是全身被抽走了力气一般,一个字都开不了口。

  惊鸿松开了剑,跪坐着把游龙抱进怀里,她垂下眼,头发遮挡住了她的表情,只听见她用冰一样的语气答道:“衍之,我们认识了三千年。我不会杀你。”她轻笑,“但我也会夺走你最在意的东西。”衍之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惊鸿,再一晃神,游龙和惊鸿都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了。

  第二日夜,云京满城火光,遍地哀嚎。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惊鸿,火光照亮了她的脸,烽火连天的夜,天空都被烧得通红。她再也不是过去单纯,只会调皮捣蛋的惊鸿了。

  “你在意的天下苍生,”惊鸿笑得妖魅:“只能替我姐姐陪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