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108章 (最终章) 烈火中的洗礼(2)
 
这个女人疯了!听到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看着她鬼魅一般的装扮,宁诚有点发怵。他没有说话,努力调匀自己的呼吸,让心情尽量平静下来。人真是一种恐怖的生物。昨天见到她时,她还是一副白衣天使的样子,转眼间就变得如鬼魅般不可接近。宁诚呼出一口气,以抵御冻库中的寒冷,说道:“你究竟是林莉,还是林芃?”

林莉愣了一下,突然又笑了起来。配合上她苍白的面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她笑道:“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你觉得我究竟是谁呢?”

宁诚道:“我不管你谁,我只想问你,到底十字架杀人案是不是你做的?”

“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很想亲手杀了他们。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一旦我这么做了,我立刻就会暴露,我的复仇计划就没办法彻底实施了。”林莉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

“那到底是谁?”宁诚沉声问道。

“你们不是查过他的病历吗?难道这还要我说明白?”林莉冷笑道。

是刘子枫?宁诚回想起孟媛曾经告诉过他,林莉和周亚夫在给刘子枫用药上动了手脚,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早就已经别有用心地想要利用刘子枫来杀人。

可是为什么是刘子枫?难道真的是像他的小说中所写的那样?宁诚在脑海中慢慢梳理着线索,形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

十年前秀水村的房屋倒塌事件中,林莉失去了自己的姊妹,刘子枫失去了自己的恋人--因为护送学生回家而意外身亡的方彤。失去恋人的打击让刘子枫痛不欲生,还为此大闹政府,被当做精神病人送进了医院。而此时的林莉得知了刘子枫的遭遇,就开始利用他完成复仇的计划。她自告奋勇地担任了刘子枫的主治医生,利用各种药物来麻痹刘子枫的神经,或许还透过精神上的暗示双管齐下,让刘子枫产生了复仇的心理。刘子枫于是在精神指示下成为了林莉杀人的工具。事后为了避免刘子枫节外生枝供出自己,她和周亚夫又借着为刘子枫开具医学报告将他控制在精神病院。只要继续给刘子枫用药让他精神不正常,长期下去刘子枫肯定会死亡。到时候她就安全了。好毒辣的女人!宁诚终于明白,为什么刘子枫要坚决不断地申诉了。他肯定已经洞悉了林莉和周亚夫的阴谋,甚至很有可能如果不是省级调查组下来调查此事,刘子枫已经被林莉和周亚夫灭口。

至于周亚夫,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林莉认定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姊妹,所以早在开始谋划此事时就在他的日常饮用水和食物里放入微量的砒霜,然后逐渐加大分量。她之所以选择这种慢性的方式,是因为她要利用周亚夫来控制刘子枫,同时也是未雨绸缪,将来万一事发,可以将全部罪名都推到周亚夫的头上。这个女人的心计之深,手段之毒,实在超乎自己的想象。

“用眼泪来搏人同情是没有用的,如果你没有其他话说,那么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剩下的你就留到法庭上再说吧。”孟媛冷冷地说道,再度站起身来。她摸准了陈教授一心想要从宽处理的心态,不怕他不上钩。

果然,一见孟媛又要走,陈教授立刻出声道:“其实我也不想。本来她当初来找我,是想要去外地的医院上班,没想到结果她没有去,反而到了市医院上班。过了几年她又来找我,让我帮忙给她调到七院去上班。我还记得她当时的神情,就像是做交易一样。她提完条件又往里屋走,我明白她是想做交易,理智告诉我我应该拒绝,可是我没有。看见她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我就忍不住了。我帮她找人调到了七院。其实我很奇怪为什么她要到精神病院去上班,但是我忍住了没有问。我知道我问了她也不会回答。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她带着个男人来找我,这个男人就是周亚夫。周亚夫告诉我他可以从精神病院太平间那些死者的身上盗取器官,想让我帮忙转移和出手。我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本来不答应。可是林莉拿出一盘录像带之后我就傻了。原来她上次来投怀送抱,其实是给我设了个套。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答应,就把录像带公开。我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事情就是这样,我再没有半点隐瞒了,该怎么样,你们看着办吧。”说完他把头埋进膝盖,久久没有再抬起来。

“你处心积虑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点私欲。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人也有自己的亲人,他们也因为你饱尝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宁诚对着林莉吼道。

“哈哈哈……”林莉又笑了起来,笑得很凄凉。“他们这些人活在世上只会害更多的人。那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人,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生生害死了七条人命;周亚夫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不但始乱终弃,为了自己的前途毁掉了一个女人的一生,而且还丧尽天良,利用他的职务偷取死者的器官买卖……至于那个陈教授,哼哼,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自私自利。这些人都是死有余辜!”

“那刘子枫呢?他又怎么惹了你,你们要这样害死他?”

林莉摇头道:“自始至终,我没有想过要害死他。我最初找到他的时候,只是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关于秀水村那起事件的消息,可是他接受了抑郁症的治疗之后,好像对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我本来没有想过利用他,是他不走运,发现了周亚夫贩卖人体器官的事情。周亚夫想要杀了他,如果不是我,他早已经死了。我的确是利用了他,但也保护了他。否则他就早就死了。案件宣判之后,我一直阻止周亚夫杀他。当然我也没安好心。我只是希望他活着,对周亚夫构成威胁。只要刘子枫还活着一天,周亚夫的身边就永远埋藏着一颗定时炸弹。我要他临死,也要饱尝担惊受怕的滋味。”

林莉又笑了,笑得很开心。宁诚感觉到一股恶寒由内而生,他终于知道得罪一个报复心极强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

“值得吗?”宁诚问道,他从内心当中感觉,林莉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每个人只有一次在这个花花世界里游走的机会,所以每个人都应当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享受生活的美好。为什么世间偏偏要有那么多的人用尽自己的一生去算计、去谋划,给别人带去痛苦,自己也得不到半点快乐。这样的人生,真的值得吗?

简单的三个字,居然触到了林莉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她愣了好久,似乎还有些抽噎。她用自己的生命去控诉着人世间的丑恶,付出的,是自己一生无法挽回的幸福。突然间宁诚觉得,其实她很可怜。

“没有值不值得了。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放弃了太多,失去了太多。各人各命,我的命就是这样,没有选择的余地。等待来生吧,或许上帝会因我的痛苦而予我慈悲,让我下一世能够快乐一点。”

这话听上去很洒脱,落在宁诚耳中却充满了心酸。宁诚叹道:“你还有别的路可选。过去的已经错了,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等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后悔。”

林莉笑道:“我还有可以退却的路吗?我的人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没有可回头的了。我只希望能够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完成我的心愿,算是一个交代了。”

宁诚隐隐觉得她的话中有话,忍不住道:“你究竟想怎样?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你想做的事已经做了,你还要怎么样?”

林莉道:“有的事,你只要一开头,就再也停不下来。我既然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就一定要走下去,走到尽头为止。”

宁诚看着她诡异的笑容,突然反应过来:不好!难道她想对陈教授和周亚夫下手?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还没等宁诚做出下一步反应,手机就开始吵闹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宁诚心中升起,他接通了电话。

“喂……”还没等宁诚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急切的声音:“宁检,不好了,周亚夫在医院失踪了!”

宁诚看了林莉一眼,淡定地说道:“我知道了。”

对方似乎对宁诚的反应有些奇怪,仍想继续解释什么,宁诚已经挂断了电话。空荡且黑暗的太平间里,两个人沉默地对立着,各怀各的心事。林莉似乎盘算好了一切,步步都行在自己前面,这让宁诚感觉很窝囊,一切都操纵在别人手上的感觉让他很郁闷,自己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林莉牵引着,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最终还是宁诚打破了沉默。他终于忍不住问林莉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莉浅浅一笑,道:“好戏还在后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