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105章 寻找嫌疑人(2)
 
黑夜之所以漫长,是因为它就像是一堵巨大的墙壁,堵住了你所有的去路。你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黎明的曙光降临,照亮你的世界。因为等待,所以漫长。

宁诚就在这种漫长的等待当中煎熬了一夜。迷宫般杂乱的局面让他头昏脑涨,关于周亚夫中毒事件,他所掌握的资料太少,以致于无法就此做出判断。这让宁诚十分焦心。

好容易捱到天亮,宁诚终于坐不住了,叫了一辆车就直奔医院。虽然还是清晨,医院里已经涌满了排队拿号病人。宁诚脚不停步,直接上楼进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昨夜也是彻夜未眠。宁诚他们刚走不久,医院就召开了专门的会议。会上院长布置了任务,要求尽快查清周亚夫的病因,做好抢救方案。听说市委郑书记亲自打电话到医院过问此事,这让他多少有些吃惊。因此此刻他见到宁诚,态度好了很多。他十分清楚,和市委书记过问同一件事,眼前这个人绝对来头不小。

等到宁诚坐定,医生才缓缓地说道:“我们昨夜对病人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现在报告已经出来了。病人的肾脏严重受损,身体上出现皮肤色素沉着的现象,我们通过对他的头发进行化验之后发现,他头发中的砷元素含量是正常值的7倍。通过这些症状,我们可以确定,病人是三氧化二砷慢性中毒,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中毒。”

砒霜中毒?宁诚吃了一惊,道:“那他还有没有救?”

“目前来说,病人体内的砷元素含量还没有达到致人死亡的地步,但因为长期服用砒霜,导致他的肾脏功能严重受损,估计存活的时间不会太长。”

“大概有多久?”宁诚显得十分着急。

“这个不好估计,看病人的体质。估计不会超过三年。”医生道。

周亚夫是慢性砒霜中毒,这让宁诚既有些意外,又有些欣慰。既然是慢性中毒,就说明和检察院无关,但同时也增加了调查的难度。凶手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足见他何等处心积虑。这个人可以长时间地利用慢性毒药来毒害周亚夫,说明他一定是周亚夫身边很亲近的人。究竟是谁要这样害他?

带着一肚子疑问,宁诚回到了宾馆。刚进门就看到了孟媛。听完宁诚转述医生的检查结果,孟媛也是一脸惊讶。虽然她证明了陈傲雪没有投毒,但在她的潜意识里也认为是凶手是在检察院内投毒杀人的。没想到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结果。这让她和宁诚都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宁诚率先打破了沉默:“小孟,这样,咱们两个各自把三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写下来,然后再讨论。”说完他拿过纸和笔,递了一份给孟媛。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作为调查组的成员,他们二人是最清楚整个案件的经过,也了解这些相互关系盘根错节的人。从他们的角度来找到最可疑的嫌疑人,或许就能找到下一步工作的方向。孟媛这样想着,认真地思索起来,在白纸上写下了三个名字。

另一边宁诚也写完了。两人同时摊开了纸张,只见宁诚的纸上写的是:李逢春、陈傲雪和陈教授,孟媛写的是林莉、刘子枫和陈教授。看到这一幕,两人同时笑了起来。除了在陈教授的嫌疑上两人一致之外,其他两个心目中的嫌疑人居然各不相同,足见此案的复杂程度。宁诚点了一根烟,示意孟媛先解释自己的思路。

孟媛用笔点在纸上,挨个评论道:“刘子枫的动机不用说了,周亚夫肯定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所以周亚夫想要害他。在这种情况下,刘子枫自保的可能性很大。他和周亚夫每天在一起接触,完全有这个机会。至于林莉,我是从身边人的关系去考虑。林莉和周亚夫是同事,而且经常在一起工作,她也有这个机会。动机方面,可能和刘子枫杀人案有关。陈教授毫无疑问是嫌疑最大的,据他所说,他之所以加入周亚夫的犯罪团伙,是因为不得已。以他的身份,他不会甘心接受周亚夫的胁迫,而且身为医生的他懂得药理,完全有机会害他。还有一件事情因为周亚夫中毒,我还没来得及汇报。就是陈教授那天跟我们说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他很可能是被周亚夫抓住了什么把柄,受到胁迫没办法才加入。”说完,孟媛又将那天和陈傲雪在办公室谈话的内容向宁诚转述了一遍。

宁诚思考了一下,在纸上划去了陈傲雪的名字。跟着放下笔道:“这样看来,陈教授的确嫌疑很大。而我怀疑李逢春,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以李逢春的狡猾,不可能没有考虑到事情有东窗事发的一天。而且根据纪委的调查,他已经有了移民国外的计划,所以周亚夫一旦死了,对他来说就是拔掉了最后一根可能引爆的炸弹引线。到时候他可以逍遥自在地辞职出国,从此销声匿迹。至于陈傲雪,我对她还是有点怀疑。她懂医理,而且和周亚夫之间有矛盾。她也具备了毒害周亚夫的条件。”说完宁诚顿了一下道:“你有什么意见?”

孟媛道:“李逢春我没有意见,不过关于陈傲雪,我始终认为她不是害周亚夫的凶手。第一,如果她真的知道内情,想要毒害周亚夫的话,始终不是那么方便,没办法做到长期在他身边下毒;第二,陈傲雪的确懂医理,但这不能作为她毒害周亚夫的理由。她要害周亚夫,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从刘子枫那里得知了真相。可是这样的话,她应该读过刘子枫的那本小说,怎么还会让周亚夫两次进到家里偷盗?第三,陈傲雪真要想害周亚夫,最好的方式一击致命。她为什么要选择这么拖沓的方式?”

孟媛的话让宁诚精神大振,道:“你提醒了我一点,就是关于凶手行凶的方式。他之所以选择让周亚夫慢性中毒的方式,很可能是因为他还要利用周亚夫来做些事情。这样的话,凶手的范围就可以缩小了。”

说着宁诚在纸上划去了陈傲雪的名字,道:“就像你说的,陈傲雪没有理由要用这种方式来害周亚夫,周亚夫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紧接着他又划去了陈教授的名字:“陈教授受到他的胁迫,应当恨他入骨,也没必要这样害他。”接着他又拿过孟媛那张纸,划去了刘子枫的名字,却没有再做解释。孟媛明白他的意思是说刘子枫和陈教授一样,点点头表示赞同。

如此一来两张纸上只剩下了两个名字,李逢春和林莉。李逢春的理由好解释,他要利用周亚夫来为他多赚些钱,为他出逃积累资本,林莉呢?表面上看来,她和周亚夫的关系很好,也没有利用周亚夫的理由,她的嫌疑无非是建立在凶手特征符合的基础上。她会是凶手吗?

孟媛看出了宁诚的犹豫,道:“我始终认为林莉这个女人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单是和陈教授、周亚夫之间都有说不清的关系这一点上,她就很值得怀疑。陈教授对和她之间的矛盾吞吞吐吐,不肯明言;身为周亚夫的同事,她不可能不知道周亚夫贩卖人体器官的事情,可是她却似乎可以飘然置身事外,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对她展开调查。”

宁诚放下笔道:“好吧,现在就按我们讨论的思路去办。我也同意你的看法,林莉这个女人,似乎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光是她藏在冻库里的那具和她相貌极为相像的女人就很值得去调查。咱们继续分一下工,你负责留在检察院讯问李逢春和陈教授,想办法从他们嘴里套出些话来。我负责去查林莉,有消息及时沟通。”说完宁诚站起身来,不等孟媛反驳,就快步出门了。

出了宾馆坐上出租车,宁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之所以走得如此匆忙,是不希望孟媛有别的想法。孙祖威牺牲之后,保护孟媛就成了他作为领导和同事义不容辞的责任。检察院的环境相对要安全一些,以孟媛的聪明机智,应当完全可以应付。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吧。

宁诚看了看窗外,整理了一下思绪,对司机说道:“市公安局,谢谢。”

自从李逢春被抓的消息传来之后,公安局内部就有一股极低的气压压抑着每一个人,除了副局长丁山。对丁山来说,年富力强的李逢春被抓,是他难得的升迁机会。要不是李逢春出了意外,以李逢春四十五岁的年纪,他很难在短时间内爬到一把手的位置。最近他频繁地和政府内部人员走关系打探消息,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接替李逢春的位置。这让他很兴奋,人也显得精神了很多。因此当他听到宁诚来到公安局的消息,急忙就从办公室跑到大厅迎接。如果能够在省领导面前表现一番,他的前途必然会更加光明。

丁山的办公室里,宁诚没有多说话,开门见山地说道:“丁局长,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

这声“丁局长”喊得丁山有些飘飘然,恍惚之间仿佛自己已经升职为一把手。他满面笑容地问道:“宁检有什么吩咐,我们一定全力而为。”

宁诚被他表决心的话语弄得有些好笑,摆手道:“没那么严重,只是想让你帮我查查林莉的户籍情况,家里有没有姊妹,还有哪些亲人什么的。”

宁诚一边说,丁山一边点头。等他说完,丁山立刻打电话让人去查,很快就有一个警员拿着一张纸来到了办公室。

丁山问道:“是林莉的资料吗?”

警员点头道:“是。不过……”

警员的吞吞吐吐让丁山有些不爽,皱眉道:“不过什么?”

“不过她的户籍上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亲属。”

宁诚第一次直接交办给他的任务就没有完成,这让丁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刚准备发火,就听见宁诚笑道:“是我疏忽了。你们部门有没有死亡人口登记记录?”

“没有。”警员老实回答道。

“宁检,我马上打电话给民政部门,让他们给我传真一份过来。是要哪个年份的?”丁山见机极快,立刻插话道。

宁诚对他的反应能力十分满意,笑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年份。要辛苦一下你们,帮我把有档案以来所有姓林的女性死亡记录找出来,我要找一个人。”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