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103章 原来如此(3)
 
检察院的讯问室里,当宁诚等人拿着录音笔出现时,周亚夫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直觉告诉他,宁诚等人这么晚出现,一定是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而这些证据,很可能将就此改变他的命运。

当陈教授的声音从录音机里传出,周亚夫面如死灰,知道自己再无回旋的余地。此刻一切的辩驳都已无用,一切的话语都已苍白。他选择了沉默应对,算是对所有指控的默认,也算是对未来囚笼生涯的一种默哀。

宁诚却并不因此而轻松。周亚夫的沉默对他而言并非好事,默认犯下非法组织买卖人体器官罪名的同时,周亚夫也堵住了对他其他指控的询问。究竟是不是他潜入了刘子枫家盗窃,刘子枫杀人案和他有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没有了答案。

就在案件调查陷入又一个僵局时,宁诚接到了一个令他头疼的电话。电话是从秀水村打来的,被抽调到秀水村应付李长明的检察员们透露了一个信息:李三婶死了。

“怎么死的?”宁诚在惊讶之余问道。

“是从山上摔下来摔死的。现场已经进行过调查了,推断可能是因为这两天下雨山路湿滑,所以从山上摔下来了。我们到了现场,法医经过尸检之后证实死因没有可疑之处。”

“秀水村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

“李长明快急疯了,整天问我们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只能不停地拖延。感觉他已经起了疑心。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可能会有变故。”

“对李三婶的死,他有什么反应?”

“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也不太在意。李长明组织了几个人挖了个坑把她埋掉了,除此之外也没说什么。他现在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和我们交涉上了,整天催着我们赶紧落实项目。”

“好,我知道了,你们明天可以找个借口撤走了。”李三婶的意外身亡,让宁诚在秀水村寻找线索的希望已经基本破空,也没有必要再留人在那里了。

等到宁诚挂断电话,坐在一边的孟媛问道:“宁检,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宁诚苦笑道:“原以为陈教授招供了,案子就有了突破口。现在看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李三婶也死了,秀水村唯一一个肯说真话的人也没有了,咱们现在想要找线索,还是只能从头再来了。”

顿了一顿,宁诚又道:“咱们把手头上掌握的资料整理一下。陈教授已经承认自己和周亚夫勾结组织买卖人体器官,这件事和刘子枫一案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刘子枫在小说里没有提到这件事情,是不知情吗?他为什么要说林莉是凶手?还有,林莉存放在冻库的那具干尸是她的什么人?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她的妹妹,那么林莉是不是和刘子枫所说的一样参与了杀人?”

孟媛道:“看来咱们还要再问一问陈教授。”

陈教授此刻正坐在讯问室里回答检察员的提问。他的情绪比最初时稳定了许多,说话的条理也变得更清晰。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只希望能够尽量减轻罪名,因此对于讯问十分配合。

孟媛坐在旁边的房间里盯着监视器看了半天,正准备进入讯问室,竟然意外地看见陈傲雪在检察院的大厅里转悠,神情急切,像是有什么事。孟媛忙走过去打招呼道:“陈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陈傲雪看见了熟人,紧张的神情立刻松弛了许多,高兴地拉着孟媛说话。两人寒暄了半天,陈傲雪才问道:“小孟,你在这里上班吗?”

孟媛笑着摇头道:“不是。我们只是配合市检察院工作,临时在这里调查。”

陈傲雪又问道:“那医学院的陈教授是不是被你们带到这来了?”

孟媛点点头。

“他现在在哪?”陈傲雪着急地抓着孟媛的手问道。

孟媛指了指讯问室道:“在接受问话。怎么你也认识陈教授?”话刚说完,孟媛突然反应了过来:陈傲雪和陈教授都姓陈,陈教授还曾经说过他有个亲戚在医院上班,难不成陈傲雪就是他的亲戚?

果然陈傲雪证实了孟媛的推断。只见她犹豫了一下,回答道:“他是我叔叔。”

周亚夫的同伙是陈教授,陈教授的侄女是陈傲雪,一连串的信息让孟媛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当真是太小了。她想了想问陈傲雪道:“你怎么知道他在这里?他涉嫌参与一起非法组织买卖人体器官的案子,正在接受调查,你现在不能见他。”

听到孟媛的话,陈傲雪显得有些激动。她紧紧抓住孟媛的胳膊道:“他买卖人体器官?怎么可能?是不是弄错了?”

孟媛摇头道:“没有错,他自己都承认了。你先别激动,到办公室坐一会儿吧。”说着就将陈傲雪带到了办公室,给她倒了杯水,示意她坐下休息一会儿。

陈傲雪显然还没有从惊诧的情绪中缓过神来,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孟媛安慰她道:“你也别太担心了,他不是主犯,而且有悔过的表现,只要他能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法院会考虑对他从轻处罚的。”

陈傲雪含泪摇头道:“我只是不明白,他那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做违法的事情?”

孟媛刚准备将陈教授的话告诉她,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换了个方式问道:“你叔叔和你婶婶的感情是不是很好?”

陈傲雪点点头道:“他们一直感情都很好,婶婶生病的时候,叔叔一直在床边照顾,不眠不休,我们都劝他休息,别把身体累垮了,可他就是不听。后来婶婶去世之后,叔叔经常没事就往公墓跑,谁劝也不听。家里人劝得多了,也就不再管了,只要他自己开心就好。”说完她意识到有些不对,又问孟媛道:“怎么这么问?”

孟媛道:“没什么。就是听你叔叔说给你婶婶治病欠了许多钱,所以就随口问问。”

陈傲雪叹口气道:“叔叔就是这样,这一辈子从来不肯欠别人的。其实说起来都是一家人,谁还真能找他要债?”

听陈傲雪这样说,孟媛心中“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她又道:“听你叔叔的意思,他好像欠你们许多钱,到现在也没能还清,所以没办法下,他才铤而走险,找到了周亚夫。”

陈傲雪苦笑道:“也怪我没跟他说清楚。他写给我的欠条,我早就已经撕了,根本没当回事。是我害了他。”

话说到这里,孟媛已经心中有数。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她的心里掠过一丝寒意:要不是今天陈傲雪突然来找陈教授,又被自己套出了话,任谁也想不到,那个看似十分老实忠厚的陈教授,居然也是个谎话连篇的人。步入社会一年多,孟媛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人心叵测”这个词的含义。

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撒谎,陈教授的谎言背后,必然有其原因。只是他到底想要隐瞒什么,孟媛还没有弄清楚。会不会是和林莉有关?想到这里,孟媛转换话题道:“听陈教授说,你婶婶去世的时候,他最得意的门生林莉居然没有来看望,这让他很伤心。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和林莉之间还有些误会。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陈傲雪拢了拢头发道:“不知道。我和林莉虽然是同学,可是关系一般,并不是很好。我只知道叔叔对她很看重,经常拿她做例子说我要向她学习。叔叔好像还邀请过她到家里吃饭,不过我没去。一来我不想同学见面尴尬,二来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教授是我叔叔。后来听说她毕业之后找叔叔帮忙找实习医院,后面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她过了一年就到了第七医院。”

这么说来,这当中还有文章。如果林莉在毕业之后还主动去找陈教授帮忙的话,说明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闹矛盾,起码还没有彻底闹翻。这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教授既然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隐瞒,一定是因为这当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想要从他嘴里掏出来难度很大。看来只能选择从林莉那里下手了。

孟媛正盘算着,突然听到讯问室那边一阵扰攘。孟媛顾不得和陈傲雪说话,急忙跑出去看。只见几个检察员将讯问室门口堵得水泄不通,几个人正围在一起,一片喧哗。孟媛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其中一个检察员回答道:“周亚夫出事了。”

周亚夫出事了?“出了什么事?”孟媛急切地问道。

“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倒地不起了,而且还口吐白沫,我们已经打电话通知医院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孟媛脑袋里一片混乱,直到救护车呼啸而来,她不由自主地被人推上了车,向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