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100章 仅仅是开始(3)
 
全票通过。

宁诚来到市检察院院长刘庆同办公室时,刘庆同一脸苦笑地看着宁诚,边递烟边说道:“老领导,你这申请搜查令也太频繁了。这才几天啊,申请三回了。这案子有这么复杂吗?”

宁诚深吸了口烟,又将吸入口中的烟雾重重地呼出来,像是要借此来排遣掉心中的郁闷。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老刘,这次的案子,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我觉得周亚夫和李逢春很有可疑,要想查出真相,就必须要对医院进行搜查。”

刘庆同看了宁诚一眼,沉默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问道:“老宁,你真的相信刘子枫是无辜的?”

宁诚摇摇头:“我们是司法人员,凡事讲究的是证据。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你们也有疏忽。刘子枫杀人案背后有故事。首先对于刘子枫的所有指控都是来自于市局提供的现场证据,但现在这些证据有没有被动手脚,换句话说,李逢春有没有在私下操控此事,我们不能确定。第二,李逢春已经承认周亚夫曾经让他打招呼配合他去刘子枫家偷盗,而他的目的是刘子枫所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里刘子枫详细记录了关于案件的故事,从周亚夫的表现来看,他对刘子枫的这本小说很紧张,很可能就是因为这案子和他有关。这样一联系,他给刘子枫出具精神病证明,很可能是为了方便控制刘子枫,从他嘴里掏出些东西。当然,这些现在都只是猜测,归根结底还是要从李逢春和周亚夫两个人身上找答案。这个是环环相扣的,要想查清刘子枫杀人案,就必须要先从周亚夫和李逢春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的案子下手。这才仅仅是开始而已。”

刘庆同叹道:“说的不错。领导就是领导。不过你也有一点说的不对。我们身在金沙这个局中,有些事情没办法,也没能力查得太明白。”

宁诚想到自己查案以来遇到的种种困境,对刘庆同的话深有体会,知道他是有感而发,点点头道:“我懂。老刘,从现在开始,我希望咱们两个老朋友可以通力合作,一起把这趟浑水重新弄清。”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和刘庆同紧紧相握。

拿到了搜查令走出检察院,宁诚抬头看了看天。时至午后,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刺得宁诚有些睁不开眼。生平第一次,他觉得烈日如此美好,让人间的一切黑暗都无处藏身。

顶着烈日,宁诚等人踏上了前往第七医院的路。或许是因为最近来得过于频繁,医院的护士们对于宁诚等人的到来都产生了免疫力,并不显得特别惊讶和慌乱。值班护士长带着他们一间间房子查看,近乎地毯式的搜索工作让整个医院都陷入一种奇怪的氛围当中。

“宁副检察长,你们这是干什么?”正当检察人员忙着四处搜证的时候,林莉突然出现在房门口,一脸不满地问道。

宁诚将搜查令放在林莉眼前,说道:“我们是为公事而来。”

林莉冷哼了一声,似乎对搜查令并不感冒,续道:“你们这样频繁地进出医院,扰乱了我们的正常工作秩序。病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谁来负责?”

林莉的伶牙俐齿,宁诚早就领教过,他也不打算和她多说,只是再度强调道:“作为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我们有权利在得到司法机关认可的情况下进行搜证。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说完他继续投入到了工作当中,不再搭理林莉了。

林莉转过身来对值班护士长道:“你去忙吧,这里我来看着。”值班护士长嗅到了宁诚和林莉之间的火药味,忙不迭地跑开。

第七医院的大楼一共有五层,下面两层主要是办公区,上面三层则是病房,加起来大大小小有近百个房间。要如此细致地进行搜索,是一项极为费力的工程。但宁诚既然笃定了要查,就绝不会亲言放弃。搜查工作于是以极为缓慢地方式进行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所有人都累出了一身汗,第二层才仅仅查了一半。

这样不是办法,宁诚开始苦思对策。突然孟媛拽了拽他的衣角道:“宁检,这样不是办法,这样查下去等到查完,天也黑了。我想咱们能不能换个方式?”

宁诚知道孟媛肯定想出了什么办法,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孟媛道:“我见到过那个密室,里面的东西很多,一般的小办公室根本放不下,分开放也不太可能,不方便储存。所以我在想,咱们分开两批人,一批查找大的房间,另一批去下面看看有没有地下室之类的。这样有的放矢,比咱们现在这样盲目地找要好得多。”

宁诚点头道:“不错,就按你说的办,咱们分开行动。这样,你带一队人去上面,我带一队人去下面找地下室,有发现的话电话联系。”

分工完成,孟媛带着一队人就往上走。因为有了目标,搜查工作就快了很多。孟媛跟检察员们打了招呼,忽略那些面积不大的小房间,只针对治疗室、会客厅等比较大面积的房间进行搜查,但查了两层楼依旧没有收获。

再度进入五楼的走廊,孟媛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起来。她快步走到了刘子枫的房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向内望去,刘子枫正坐在床上呆呆地出神。他看见孟媛,居然朝着她面露微笑。

他还记得自己!孟媛心中一种异常的感觉在流淌,仿佛回到了初到金沙市的时刻,回到了当时的场景,回到了他依旧在身边的那一天。

她轻轻地推了推,门没有上锁,伴随着“吱呀”一声响,应声而开。

等到孟媛上楼之后,宁诚对留下的检察人员们嘱咐了几句,带着他们下了楼。林莉看到两批人突然分开,愣了一下,望了望楼上,跟在宁诚后面快步下了楼。

宁诚下到一楼大厅,见林莉跟在身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林大夫,你们这里有没有地下室?”

林莉脸色一变,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宁诚微微一笑:“那就是有喽?麻烦林大夫带我们去一趟,我们要下去看看。”

林莉看着宁诚认真的脸,沉默了几秒才说道:“那里是太平间。”

“不管是什么,我们的任务就是查医院。太平间也是医院的一部分,我们有权利搜查,请你带路吧。”见到林莉的神色,宁诚几乎肯定地下室的太平间里有玄机,他因此变得严肃,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

林莉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快步走到了宁诚的前面。宁诚等人跟着她向前走去。

“她忘记锁门了。”刘子枫咧嘴笑着,笑得很开心,看上去有些没心没肺。孟媛注意到他的左手被铐在了床头,铐得很紧,刘子枫的手腕处现出了一道暗紫色的痕迹,显然他经常被铐在这里。

“她是谁?是林莉吗?”孟媛好奇地问道。

听到林莉的名字,刘子枫收敛了笑容,摇着头道:“不,她是魔鬼,是撒旦。”

“你相信上帝?”孟媛一步步走进,坐在了床沿上。

“上帝?上帝会惩罚他们,会惩罚他们的罪恶。世界已经败坏了,在神的面前败坏了……地上充满了强暴……”刘子枫对孟媛的话置若罔闻,在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着。

“你怎么了?”孟媛看着刘子枫满脸痛苦的样子,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就在几秒钟之前,他还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发疯了?

突然刘子枫静了下来,无力地靠在床头,像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争斗,满面疲惫之色。孟媛看着他的模样,心知问不出什么了,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若你失去了什么,请相信,这是主的安排。因你失去,才会得到。”刘子枫突然说道。

孟媛娇躯一震,像是被刘子枫说中了心事,重新转过身来看着他。良久,她终于开口问道:“师兄是你杀的吗?”

出了大楼向后拐了一个弯,宁诚就看见了一个下坡,下面显然很深,站在上面什么也看不到。看上去,这就像是一个停车场。宁诚等人跟着林莉走下去。

坡修得很陡,终于走到平地时,宁诚远远地看见远处有两盏亮着的白炽灯,借着灯光可以看到一扇白色的、上面嵌着玻璃的门。显然这个地下室极深,站在下坡处的平地,可以感觉到阴风阵阵吹来,让人汗毛直竖。林莉道:“这里原来是想修个大的地下停车场,后来病人多了,去世的也多了,尸体没有地方放,就划了一块地方修了个太平间。”说着她当先向前走去。

站到太平间的门口,尽管是白天,但因为是地下室的缘故,光线并不好,里面虽然亮着几盏灯,也看不太清楚。宁诚伸手推开门,就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进去,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影子朝着外面走过来。饶是宁诚胆大,也被吓了一跳。

那白影越来越近,原来是个老头。林莉介绍说这是医院看管太平间的老吴,在这里干了很多年了,因为无家可归,平常就住在这里面。老吴显然对太平间的情况很熟悉,就带着宁诚等人入内查看。

第七医院的太平间很大,据老吴说,基本上每周都会有尸体送进来。宁诚觉得很奇怪,精神病人的死亡率怎么如此之高?问林莉时,林莉简单地回答道:“我们这里的太平间不只存放我们医院的死者,还有其他医院一些没有亲人认领的尸体,死后也会转到这里。”宁诚记在心里,再没有多问。

老吴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让宁诚看了一遍整体的环境。按照林莉所说,这个太平间已经有了十几年时间,因为地下室比较潮湿,墙面上都生出了霉斑,发出一阵阵霉味。墙面上还有些水渍,让整个环境变得更加阴冷。绕着太平间四周的墙壁造了巨大的冻库,尸体都被存放在里面。宁诚查看了两个,证实里面的确都是尸体,便没有再继续查看。看了一圈,放在最靠里的一个冻库引起了宁诚的注意。和其他冻库都是抽拉式的不同,这个冻库外面有两扇带把手的门,上面还上了锁。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宁诚举步走了过去。

还没等宁诚走出两步,林莉突然在身后叫道:“那里不能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