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95章 黎明前的黑暗(1)
 
孟媛站在客厅里,仔细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一进门首先进入眼帘的便是简洁大方的客厅,刷得雪白的墙壁,配上暖色调的窗帘,让客厅看上去很有些温馨的感觉。全套烤瓷白色的家具一尘不染,在清晨透入房间的光线照射下发出明亮的光芒,整个客厅看上去十分舒适,可见主人的高雅情趣。

“随便坐。”陈傲雪招呼孟媛道,自己走到厨房去给孟媛泡茶。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陈傲雪一边泡茶一边问道。

孟媛笑道:“我问小区的保安的。陈姐姐在小区很出名啊,我一问说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姓陈的姐姐,保安就知道了。”

虽然明知道是恭维,陈傲雪还是很受用。她嘴上谦虚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漂亮什么啊?”心里却是美滋滋的。然而想到曾经老公对她的甜言蜜语,神色又有些黯然。

她不愿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很快调试心情问道:“对了,你找到你亲戚家了吗?”

孟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的视线全被客厅里被扔得乱糟糟的物品吸引住了。屋子里的一片狼藉和整个房间的格调十分不和谐,孟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陈傲雪刚好端着茶出来,看见孟媛的表情,强颜欢笑道:“我正在家里收拾东西,所以乱了一点,不好意思。”

孟媛抬起头来看着陈傲雪,表情十分严肃,和她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这让陈傲雪有些莫名的紧张。她面部僵硬地笑道:“小孟,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对不起陈姐姐,我骗了你。”孟媛说道,“其实我不是来这里走亲戚的。”

陈傲雪手一抖,一杯茶差点全泼在茶几上。她有些慌乱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省检察院的一名公务人员,我叫孟媛。我们这次来金沙市,是彻底调查刘子枫杀人申诉一案。”说着她将自己如何接到指示,在金沙市如何调查此案的经历简要地向陈傲雪说了一遍。考虑到保密原则,当中省掉了一些细节性的东西,自己去金沙市七院偷资料的事也没有告诉她。

出乎孟媛的意料,陈傲雪非但没有因为被欺骗而生气,反倒显得十分激动。她拉着孟媛的手道:“真的?你的意思是说,子枫是被冤枉的了?”

“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因为从现在来说,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实在太少。所以我今天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如果你希望替刘子枫翻案的话,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可以可以,你想问什么说吧。”陈傲雪忙不迭地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期盼和希望的光芒。如何救出老公,一直是她内心隐藏的心结,她很清楚凭借她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如今有人找上门来要替她老公翻案,她如何不喜出望外?

“昨晚我的同事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你报警称家中失窃,而这也是从去年以来你第二次报警了。可是奇怪的是,我们从警察那里了解到,你不能清楚地说明家里究竟丢了什么东西,我想听听你的解释。”既然话已经说开,就没有必要再藏头露尾。因此孟媛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她在谈话里有意识地透露了昨晚宁诚调查的结果,目的是想给陈傲雪造成一种印象:自己已经掌握了关于她的大量资料,从而督促她实话实说。

陈傲雪长长地叹了口气,抹了把泪,双手捧着杯子,眼睛盯着地面,像是自言自语地道:“自从子枫出事之后,家里就没有安宁过。老实说本来庭审过后我已经死了心,觉得老公真的杀了人,我成了杀人犯的老婆。周围的人好心点的还出言安慰,大多数人见到我都躲,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甚至有一次我在医院给病人打点滴的时候,病人看着我大声叫,最后硬要我把护士长找来了,说我是杀人犯的老婆,会杀死他的,坚决不让我给他输液。这件事出了之后,院长来找我谈话,让我先休息一段时间。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关心我,只是害怕影响了医院的声誉。我做错了什么,要受到如此恶劣的对待?老实说我自己都不明白。我活得很累,有时候真想一死了之算了,直到一次我去医院看子枫的时候,他莫名其妙地对我说:‘家里的东西要收拾好,别粗心大意摆错了地方,到时候找不到。’这话让我觉得很奇怪。晚上回家之后,我一开门,就发现家里乱成了一团。房间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鞋子丢了一地,连子枫书房里的桌子都被人撬开了,文件资料满地都是。我很害怕,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问我家里有没有丢失什么贵重的东西,我才想起到房里一看,存折和首饰这些东西都在,一样也没丢。警察又问我有没有发现丢了什么,我当时脑子很乱,一片茫然,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东西丢了,只好摇摇头。后来警察就让我做了份笔录,要我有什么发现通知他们就走了。他们走了之后,我把家里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除了子枫书房里的东西都是他自己保管,我不太清楚之外,其他的重要物品我都点了一遍,一样也没少。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小偷不是为了钱,那他到底想偷什么?我又想到子枫的话,这才明白原来是他在提醒我,他的书房里肯定有重要的东西。可是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比钱还更诱人?我想不通,于是又跑去医院问他。这次他什么都不肯说了,只是呆呆地看着房外不停巡视的林莉。他好像很怕她,可是为什么怕她,我也不知道。我跑去问林莉,林莉告诉我说子枫的病情很不稳定,也不愿意积极配合治疗,所以有的时候他们会强行给他喂药,做治疗。他的那副样子很让我心疼,可是为了他的病情能够好转,我也没有办法。林莉还告诉我,子枫的病情严重,如果治疗没有明显效果,他很可能一辈子就要呆在那个地方了。我很想帮他,可是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他。

昨天晚上,我下班比较晚,刚回来就碰到了你们。和你们聊完之后,我就回家。刚打开门,又是同样的一幅情景。和上次不同的是,那个贼还在家里,在书房里面。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急忙从窗户爬出去了。我很害怕,也不敢去追,怕他会狗急跳墙对付我,我就急忙报了警。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你和贼打过照面?”听到陈傲雪这样一说,孟媛急切地问道。

陈傲雪摇头道:“我只觉得书房有动静,打开门看的时候,小偷已经从窗户跑出去了。”

“那你有没有看到他的样子,或者是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征?”孟媛追问道。

陈傲雪回答道:“他从窗户向下爬的时候往上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了他的眼睛反光,应该是戴着眼镜。”

戴着眼镜?难道是…?孟媛心中一惊,又隐隐有些欣喜,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那么这个人应当是周亚夫无疑。从时间上来推断,昨晚周亚夫在9点钟离开医院,驱车来到陈傲雪家,时间大约是9点半。陈傲雪大概在9点40分钟左右回到小区,在和自己碰面之后,回到家大概10点钟。时间上来说,周亚夫作案的可能性很大。再加上陈傲雪的描述,看来宁检的推断是正确的,周亚夫两次造访刘子枫家,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刘子枫的那本小说。这么说来,他和刘子枫杀人案肯定有关。

想到这里,孟媛又有些好奇道:“为什么这些线索昨晚你没有跟那些警察说?”

陈傲雪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我都告诉警察了啊,他们还做了笔录才走的。”

孟媛再一次吃了一惊。陈傲雪把这些线索告诉了警察?那为什么宁检去派出所调查的时候,那些警察却说她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莫非他们是在有意包庇周亚夫?孟媛感觉到一股恶寒由内而生,她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

她相信陈傲雪没有撒谎。既然她今天把这些线索都告诉了自己,就证明她没有心刻意隐瞒。再者,作为受害者,她也没有必要隐瞒这些线索。由此得出的结论就是,隐瞒的是派出所出警的警员,而他们隐瞒线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为了包庇周亚夫。

这一意外的发现让孟媛既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兴奋的是一直让他们纠结的内鬼已经呼之欲出,紧张的是如何想办法揪出这个内鬼,从而把周亚夫也一并揪出来?

想到这里,孟媛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宁诚的电话。

“喂,宁检,我是孟媛。我正在和陈傲雪谈话,有一点意外的发现。”孟媛看了一眼陈傲雪,接着说道,“陈傲雪说她昨晚曾经向派出所的民警提供过关于窃贼的线索,但是被派出所隐瞒了。我想通过这件事,关于那个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