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88章 双面人(3)
 
黑暗,无边的黑暗。似乎天地都变成了一团混沌,自己则在这混沌中不停地旋转。远处突然有一对发亮的东西在不停闪动着,越来越近,光线也越来越刺眼。终于到身前时,孟媛才发现是一辆闪着车灯的汽车。它的双目不停闪动着,像是调皮的孩子在向他们眨着眼睛,对直朝他们冲过来……

孟媛的心里莫名地有一种焦躁的情绪在涌动,天地也开始剧烈地旋转起来。她微微晃动脑袋,想要摆脱这种失重的眩晕感,汗水顺着发丝在头上不断地渗出。她恍惚间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醒了,醒了,快通知医生!”跟着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远去。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沉重不堪,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挥。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人的气息在身边聚集,且越来越近。一只粗粗的手指拨开了她的眼睛,跟着一道光线射入,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阻挡对方的动作。她的阻挡起到了效果,那个人放开了她的眼皮,对身边的人说道:“病人已经恢复了意识,留一个专职护士继续观察病人的情况,其他人都出去吧,让病人好好休息一下。”

医生刚走出病房,宁诚就上前来急切地问道:“医生,病人情况怎么样?”

几天的接触,医生已经对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十分熟悉。自从那天晚上发生车祸之后,这个男人就一直守候在医院。期间不断又政府的领导前来看望,就连市委郑书记都特地跑到了医院和医生们开会,要求他们尽一切力量抢救这个昏迷的小姑娘。这让很多医护人员都觉得很好奇:到底这个看上去并不特别的中年人是什么来头,居然连市委书记都对他恭恭敬敬?

有了这样的背景,面对宁诚此刻的问话,医生的态度就很和蔼。他轻轻咳了一声,以便让自己的声音更加平缓,听上去更舒适:“病人已经恢复了意识和知觉,但是目前还没有完全苏醒。这是长时间昏迷之后的正常现象,不用担心。我们有护理人员一直在看护,相信病人很快就会苏醒的。”

听了医生的话,宁诚原本如严霜般冷峻的面容上稍稍有了些血色。他向医生道了谢,又重新回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医生忍不住劝他道:“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守在这里也没用。不要回头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放心吧,只要病人有了知觉,我们立刻会通知你的。”说着招呼一名护士带他去休息。

宁诚的身体也的确很疲惫了。自从出事之后,他就一直守候在病房外。一半是因为担心孟媛,另一半则是出自于自虐的心理。在心理面临巨大创伤时,人们会下意识地以折磨自己身体的方式来平衡内心中的伤痛。宁诚也不例外。尤其是孙祖威的死,让他内心充满了自责和愧疚,他不断地后悔着自己当初的决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想象着假如当初他没有同意的话,事情将会是怎样的结果。这种徒劳无用的脑力活动消耗了他的体能,让他越加疲惫。他真的累了。医生的话打动了他,宁诚不再坚持,准备跟着护士去休息。就在这时,病房里的护士突然冲了出来:“医生,病人醒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针强心剂一样,让宁诚本已有些萎靡的精神重新焕发,他冲进了病房,将医生堵在了外面。医生皱着眉看了看宁诚有些莽撞的举动,随即回头对准备说话的护士们摆摆手,示意让他去吧,然后跟在宁诚的后面进了病房。

好容易等到医生做完了检查,宁诚便急忙上前去和孟媛说话。孟媛刚刚苏醒,看到医院的陌生环境还有些懵,一见到宁诚,眼圈便立刻红了,叫了声“宁检”,便抽噎着说不出话了。

宁诚疼惜地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昏迷而变得憔悴的女孩,眼神中充满了父亲般的慈爱。他伸出手去轻轻抚着孟媛的头发,柔声道:“没事了。”顿了一秒又忍不住问道:“小孟,那晚到底出了什么事?”

听到宁诚这样一问,孟媛立时停止了抽噎,道:“宁检,那个周亚夫有问题。”说着将那晚他们两人如何偷偷闯进医院、如何意外发现那个密室,以及如何拿到资料跑出来的情形都告诉了宁诚。

思绪随着孟媛的描述回到案件当中,宁诚又恢复了冷静的态度和原来的判断力。听到孟媛说完,宁诚问道:“照你这么说,你们这趟去医院虽然惊险,但是还是有收获。可是你拿到手的资料呢?”

孟媛惊讶地问道:“您没有拿到资料吗?”

宁诚摇头道:“我当时一直打不通你们的电话,就到现场去找你们。结果快到医院的时候就发现路边横着两个人,我就叫司机停车跑过去看。当时那条路很静,在你们周围我没有发现有任何类似资料的东西。”

话说到这里,宁诚和孟媛都开始思考起来。很快两人异口同声做出了同一个推断:“难道是被那辆车上的人拿走了?”

有了这样的推断,宁诚的思路就变得开阔起来,很快他发现这起车祸的确存在着很多疑点:第一,第七人民医院处在金沙市的郊区,周围正处在建设当中,平常很少有人会在晚上去那里;第二,根据市交通局事故中队给出的现场调查报告,现场发现的刹车痕迹是在距离肇事地点将近100米以外的地方,而从两人受伤的程度以及现场被血拖出的车辙判断,肇事车辆的车速至少在120码;第三,按照孟媛所说,她手中应该拿着两份从医院里拿出的材料,可是在现场并没有发现。那条路本就少行人,路人也不会停下来拿走两份无关的医学材料,也就是说,资料肯定是肇事者拿走的。结合以上三点,宁诚做出了如下判断:肇事者根本就是事先预谋好要制造这样一起车祸杀害孟媛和孙祖威,他的目的就是孟媛他们手上的资料。在成功撞倒孟媛二人之后,他停下车,因为车速很快,还向前滑行了100米。下车之后,他拿走了两份资料。当时孟媛已经昏迷,孙祖威因为肺叶被刺穿也已经奄奄一息,凶手就此开车扬长而去。

这样一分析,凶手的范围就已经很明显:他的目的既然是孟媛手上的资料,那么他就一定跟这些资料有关。换句话说,他一定是这个医院里面的人。是周亚夫?林莉?还是其他人?

想到这里,宁诚问孟媛道:“你有没有看清当时撞你的是什么车?”

孟媛缓缓地摇头:“那辆车开着大灯,灯光很刺眼,我根本看不见。”说到这里她又抽噎道:“要不是师兄挡在我身前,帮我缓冲了一下,我…”她顿了一顿,看着宁诚问道:“对了,师兄怎么样了?”

宁诚鼻子一酸,看着她有些憔悴的面容和满脸期盼的神情,实在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只好说道:“他很好,就是受伤有点重,还不能下床……”

听说孙祖威没事,孟媛长舒了口气,道:“那我去看看他。”

宁诚急忙阻止了孟媛的举动,安抚道:“你才刚苏醒,又失血过多,医生要你多卧床休息。你放心吧,等过两天身体好了,我带你去看他。”孟媛神色有些黯然,但还是乖乖地点点头。

沉重的话题让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恰在此时宁诚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宁诚。”多日以来的心结随着孟媛的苏醒被解开,宁诚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语气缓和地说道。

“宁检你好,我是市交通局一大队事故中队孙峰。关于‘四.一三’事故,我们有些新的发现跟您汇报一下,您方便来局里一趟吗?”

宁诚看了一眼孟媛,站起身走出病房道:“我现在在医院,暂时走不开,有什么事情就电话里说吧。”

“我们调查了市内的监控,根据事故发生的时间找到了一辆可疑的肇事车辆,是一辆白色的丰田轿车,车牌号是江C-ZF723。根据车辆登记的资料显示,车主的姓名叫刘子枫。”

“刘子枫?”听到这个名字,宁诚差点将手机掉在地上。因为惊讶和愤怒,他的嘴唇微微颤抖,“你确定没有查错?”

“从监控录像来看,车辆行驶到附近路段的时间以及回程的时间都很吻合。目前我们已经派出警员去跟踪调查这辆车了,详细的情况要等调查之后才知道。”

“好,”宁诚回了一句,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又改口道,“这样,我马上过来了解一下详细情况。”

“是,那我马上安排人把所有资料都准备好。”

挂断电话,宁诚又走进病房跟孟媛打了声招呼。为了避免影响孟媛休息,宁诚没有跟她说明自己的去向,只是嘱咐护士照顾好她。在发生了这样一起事故之后,宁诚变得极为谨慎小心,他再也不愿孙祖威的悲剧因为他的失误而重演了。

坐在出租车上,宁诚一直望着车窗外,嘴里喃喃地念着刘子枫的名字。他实在无法将这起事故和那个看起来敏感、多疑又有些可怜的病人联系起来。难道这个人真的是有着两张面孔的双面人,一面是可怜兮兮的精神病人,一面又是杀人不眨眼的罪恶魔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